•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血色大眼
        小胖子走了,王铭望着安静的竹屋,再也没有小胖子的鼾声,也没有人在自己面前絮絮叨叨,一时间还有些不习惯,但想到小胖子有了好的去处,心里自然就解脱了不少。

         自己凝气六层的修为已经可以修炼易龙留下的第二式剑诀“天歌九剑”,天歌九剑需要庞大的灵气融入剑身,人剑合一,让剑意随自己所动,一瞬间能够刺出九剑,而且九剑重叠,使得威力巨大。

         不管王铭如何努力,就只能刺出三剑,最后灵力就会枯竭,怪不得凝气六层以后才能勉强修炼天歌九剑,凝气六层一下灵气根本不能支撑刺出第二剑。

         如果想要练成天歌九剑,王铭只有尽快提升实力,而现在提升实力的唯一办法就是去矿脉吸收血妖的灵气。

         “小子,今天我们需要再次深入,外围已经对你修为没有多大的帮助了,我们需要再往深处走。”神木天尊在王铭脑海凝聚了一个虚幻的身影,有白雾弥漫,让王铭看不清真实的样子,透出一股神秘。

         王铭起身便直奔山洞,王铭想好了,这次从山洞出来后就去内门,有些耻辱和仇恨总该面对的。

         “前面有人守护,你这样继续往里走会惊动他。”

         听到神木天尊的话,王铭赶紧停下了脚步,自己已经向里走了好久,这个矿洞就像无底洞居然没有尽头。

         “前方的人修为是元婴初期,怕是封剑宗的护宗老祖之一,他在此守护,说明我们已经离血妖不远了。”神木天尊的话再次传入王铭脑海。

         “那,老头,你有办法吗?”王铭向山洞内望了一眼,便询问神木天尊。

         “你小子,别想打我主意。”神木天尊虚幻的身影在王铭脑海里翻白眼,自从王铭和自己熟络以后,开口闭口老头,但神木天尊却无可奈何。

         “老头,你别这么小气,你想想,我们离血妖越近,吸收的血气越多,你恢复起来不就越快!”王铭眼珠一翻转,打算利诱神木天尊。

         “唉,你小子,算盘打的叮当响,也罢,我就帮你这次,要不是我虚弱需要快速恢复,那怕你跪地求我,我都不会答应。”

         “我用术法包裹你,能让你全身气息消失,可以避开他的神识,只有一柱香的时间。”

         王铭心脏剧烈跳动,一股青色能量快速蔓延包裹了王铭全身。

         王铭用将灵气汇聚在脚下,然后加快速度向里冲去。

         矿洞越往深处,红色的雾气变得浓郁,王铭感觉四周的血气变的粘稠起来,都慢慢变得的实质起来,王铭发现神识原本可覆盖方方圆三十丈,可此时延绵不到十丈便再也无法寸进。

         一株香很快过去了,王铭早就悄悄略过了护宗的老头,但王铭始终小心翼翼的前行着。

         “小子,虽然现在安全了,但是不要掉以轻心,在这里我的神识也无法覆盖太远。”

         越是往后王铭感觉灵气也变得浓郁起来,自己凝气六层的修为也隐隐有饱满的感觉,甚至有突破之感。

         最终一堵墙挡住了王铭的去路,王铭衣衫已被打湿紧紧的贴在王铭的身上,王铭靠着墙盘膝坐了下来。

         “小子,已经到血妖面前了,我在脑海里给你画一副聚灵阵图,凡是在白色光芒闪烁的点上将灵石放上。”

         神木天尊虚幻的身影在王铭的脑海里演示,一个聚灵阵图很快就在王铭的脑海里成形。

         王铭按照神木天尊的演示在一处白芒处将一枚下品灵石放下,然后继续按照神木的指示在另一处迅速将灵石放下。

         “小子,我所标注的阵眼处可是需要中品灵石的。”神木天尊轻飘飘的说了一句。

         王铭手上拿着一块下品灵石正要下手,听到神木天尊的话,嘴角一阵抽搐,现在布阵的下品灵石还是小胖子走时留给自己的,现在这死老头居然惦记起自己的几块中品灵石。

         王铭从怀里掏出一个紫色储物袋,一脸肉痛的拿出一块中品灵石放在了阵眼上。

         “阿紫,以后等我有灵石了,一定还你大个极品灵石。”王铭心里默默想着。

         “极品灵石,小子不是我寒酸你,极品灵石整个南域都数的过来,想要给你小娘子极品灵石,恐怕你搭上小命都不够。”神木天尊冷不丁的在王铭脑海里来了一句。

         “你别瞎说,谁的小娘子,你个老头,一天都不正经。”王铭脸色有点不自然。

         “还不承认,每天半夜都摸摸怀里的储物袋,是在想谁啊,小子,那个女娃子背景不简单,你还是断了念想吧。”神木微微有些叹息。

         王铭没有再言语,只是加快了布阵的速度。

         三个时辰过去了,在神木等的不耐烦时,王铭终于布好了阵法。

         “小子到阵法当中去。”

         王铭盘膝坐在了阵法当中,按照神木天尊的教的口诀启动了阵法。

         刹那间,源源不断的灵气便涌入王铭体内,王铭感觉身体慢慢变得膨胀起来,似乎快要被撑破。

         “小子快运转凝气心法。”

         神木天尊焦急的催促道。

         王铭赶紧运转凝气心诀,一股股红色粗壮的灵气迅速在王铭体内游走,王铭感觉经脉特别疼痛,甚至有几处经脉被粗壮的灵气冲断了,王铭心脏处迅速蔓延处青色能量帮王铭修复断裂的经脉。

         “小子,要不是之前麒麟帮你把经脉变得宽韧起来,估计现在你早已经经脉寸断了,恐怕我一时半会也都给你修补不好。”

         王铭忍着疼痛将灵气引入丹田,随着灵气的积累,王铭的修为从凝气六层突破了凝气七层,但灵气还是源源不断的从王铭体内游走。

         神木天尊看王铭体内局势已经安稳,没有多大危险后便开始吸收周围的血气来恢复自身,少量的血气还是停留在了王铭的体内,使得王铭的身体也一丝丝的变得坚韧起来。

         十天,很快过去了,王铭的修为已经稳固在了凝气八层,但仍然在吸收周围的灵气,可是就是强忍着不让自己突破。

         神木天尊看着王铭能够控制突破的欲望,不去不突破,欣慰的点点头,这段时间王铭为了报仇突破的太快,虽有自己的帮助,但终究根基有些不稳,现在王铭需要的是沉淀,让修为变得稳定起来。

         转眼之间,已经过去了一个月,王铭睁开眼,一口浊气从最终呼出,王铭修为停留在凝气八层巅峰,丹田内的灵气变得浑厚起来,比起凝气六层时已经浑厚了三倍不止。

         此时王铭没有注意到,在身后有一只血色大眼缓缓的睁开,死死的盯着王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