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血债血偿
        王铭被抓住后发现自己毫无还手之力,只能看着端木蓉一步一步走近自己,捡起地上黑色的匕首。

         “小子,只能怪你自己太弱,如果想要报仇,有本事就去南域端木家族报仇,我估计你也没有那个机会了。”端木蓉之所以如此说就是为了讨好大长老,将仇恨引向自己的家族,让大长老知道自己做事不会连累他,虽然她知道王铭活不过今天,但该说的言辞和该做的样子自己要做好。

         “你会后悔的!”王铭死死的盯着端木蓉。

         端木蓉测被王铭的眼神盯的发毛,一只手用力掐住王铭的下颌,黑色的匕首迅速刺入王铭的嘴里,快速的将王铭的舌头割了下来,鲜血从王铭嘴里大量的涌了出来。

         舌头离体瞬间,王铭感觉钻心的疼痛,但王铭就是死死的盯着端木蓉,如果眼神可以杀人,估计端木蓉已经死了千百次。

         王铭在心低发誓,如果今日能活着离开,自己定要用血债血偿。

         一股青色的能量无声无息从王铭心脏的位置散发,将王铭的舌头包裹,减轻了王铭的疼痛,王铭隐隐觉得自己舌头在青色能量的包裹下似乎会再次生长出来。

         “哈哈……”大长老赢冥看着面前的一幕,放生大笑起来。

         端木蓉将割下的舌头和黑色的匕首一起放在了一个由白玉制成的托盘之中。

         “师尊,徒儿幸不辱命!”

         “哈哈…好!蓉儿,你很和老夫胃口,以后就跟随我左右。”

         “是!”

         端木蓉知道自己已经得到大长老的信任了,只要跟随在大长老身边,就会知晓更多封剑宗的秘密,到时候完成家族所交代的任务就容易多了。

         “把他拖出去处理了。”大长老挥了挥手。

         两个黑衣人迅速就将王铭往外拖去。

         “慢!”

         一声大喝从门口发出,一身白衣的吕涛从门口踱步走了进来。

         “大长老,弟子吕涛奉师尊之命前来保他一命。”吕涛用手指了指王铭。

         “哼!丹阳仗着自己会炼几个丹,就占据第二峰,现在居然派一个弟子就来我这里要人,未免太看不起我赢冥了吧!拖出去,今天谁来了我也不会放了他的。”

         吕涛听闻大长老的话,心头一凛,赶紧从怀里摸出令牌,包裹着真气向大长老甩出。

         大长老一把抓住令牌,原本平淡的神色在看了一眼令牌后瞬间变的有些惊慌失措起来甚至有些恭敬。

         吕涛看着大长老的神色有些惊讶,大长老在面对宗主时也未必会显得恭敬,此时面对一个令牌居然会流露出恭敬的神色。

         “放了他!”大长老收起令牌,望了一眼吕涛,整理了一下慌乱的情绪轻声开口。

         “师尊还有话带给你,他说他与封剑宗老祖有旧,让你看在令牌主人的面子上收敛一点,如封剑宗气数尽的那一天,他不会插手。”

         吕涛言罢就要带着王铭离去,可是王铭却转过身,一步一步向赢冥走去。

         “小子,快走啊,你还过去干嘛,嫌自己死的不够快,有我在,那怕你脑袋掉了都能帮你接上,快走吧,保命要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王铭脑海又出现沧桑的声音,有些许焦急。

         但王铭置若罔闻,此时王铭口中鲜血不断低落,已经将衣衫全部染成红色,格外的凄惨,但王铭一步一步走到了赢冥面前,双眼一直冷冷的盯着赢冥以及赢冥身后的端木蓉。

         大长老看着王铭靠近自己,手上已经汇聚真气,随时准备出手。

         王铭在离大长老五步的时候停下了,伸手将玉制托盘里自己的舌头以及那把黑色的匕首拿在手中,转身向门口走去,即将出门时回头张开嘴对着端木蓉笑了笑,大量的血瞬间又涌了出来,看起来格外渗人。

         端木蓉看着王铭惨笑,眼中杀机闪烁,手中凝聚真气,打算出手了结了王铭的性命,正准备动手时,大长老伸手压住了端木蓉真气。

         “放他走!”

         “可是,师尊,这样放他走,万一他成长起来,后患无穷啊。”端木蓉看着王铭的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莫名的有些后怕。

         “无妨!再成长终究是蝼蚁。”大长老不屑的望着王铭的背影。

         吕涛带着王铭,很快就下了第三峰,王铭感觉舌头似乎在青色的能量下长了出来。

         “我是不是去晚了一步,他如此惨状,师尊会不会怪我。”吕涛暗自思索,觉得自己不能就这样把他带回去,否则自己肯定会受责罚。

         “这是止血丹,你先吞下。”吕涛从怀里掏出一枚丹药递给了王铭。

         王铭接过丹药就吞进了肚子里。

         看到王铭吞下丹药,吕涛感觉还是不妥,从怀中掏出一大把丹药,作为丹阳的弟子,什么不多就是丹药多。

         “这是活血再生丹,这是造化丹,这是……”

         王铭也没有注意是什么丹药,一股脑全部吞进肚子中,当然他不会告诉吕涛自己的舌头已经长出来了。

         “老头,你在吗?”王铭心里默默呼唤寄宿在自己身体里的那个神秘人物。

         “你在叫谁老头,我是有名字的,你要叫我神木天尊!本天尊才三千岁而已,还是少年。”沧桑的声音再次出现在王铭脑海。

         “咳咳…那个我的舌头似乎长出来了。”三千岁还是少年,王铭感觉这个神木天尊有些不靠谱。

         “那是自然,我神木天尊最大的本事就是自愈,别说你少了舌头,那怕你脑袋掉了,只要给我些时日,我都能给你接上,不过能用不能用我就不知道了。”

         “天尊,你之前说我是已死之人,是何故?”王铭终于开口问出了自己的疑虑。

         回答王铭的仍然是一阵沉默。

         “王铭!”

         听到有人呼唤自己的名字,王铭抬头望去,发现一道紫色长虹由远而近靠近了自己。

         “王铭,你怎么样?”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送王铭去试炼的阿紫,试炼结束后,阿紫去打听试炼的结果,正好听到王铭被大长老带走了,阿紫暗道不妙,赶紧动身前往第三峰,在山峰下正好看到有人从第三峰下来,所以试着呼喊了一声,没想到居然是被带走的王铭。

         阿紫远远看到一身血衣的王铭,心头十分愧疚,如果自己当初不送王铭去试炼,王铭就不会变成这样。

         “你怎么不说话?”阿紫发现王铭只是一直对自己笑,并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王铭看着阿紫担心的样子,一股暖意从心底流过,自己在封剑宗几天,唯一让自己感到温暖的,也就只有阿紫了,而此时不能暴露自己伤已痊愈的事情,自己要学会隐忍,自己在封剑宗所有的遭遇,只能怪自己没有实力,如果自己拥有自保之力,自己又怎么会遭到如此待遇。

         自己的仇自己早晚有一天会报,血债要用血来偿还,王铭用手摸了摸怀里的黑色匕首。

         “他已经不能说话了。”一旁的吕涛看阿紫缓缓开口。

         “什么!”阿紫感到难以置信。

         “我去找他们去!”

         眼看阿紫转身就要奔到峰顶,王铭用手抓住了阿紫的胳膊。

         阿紫回过头,王铭用力的摇了摇头,然后露出了一丝苦笑。

         王铭知道,即使阿紫去了也不能将大长老怎么样,反而会连累阿紫。

         “吕师兄,王铭是我带上来的,希望吕师兄能够把他交给我。”

         吕涛听闻阿紫的言语,转头看了一眼王铭,皱起了眉头。

         “如果自己这样将王铭带回去,肯定会受责罚,师尊让自己救他,并没有说一定要把他带回去,如果将他交给阿紫,自己回去也好交代。”吕涛权衡之后便有了决定。

         “既然阿紫姑娘开口,那我就买阿紫姑娘一个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