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大长老
        天空泛起了一丝鱼肚白,而封剑宗的试炼也伴随着初阳的升起结束了。

         此刻,高台之上站着十人,首位是白衣中年,也是封剑宗的宗主洛剑辰,一身白袍无风自动,给人几分飘逸之感,而中年身后九个红衣老者依次站列。

         而台下最引人瞩目的便是轩岚,一千零三道光束代表轩岚感悟了一千零三道剑意,其次便是黑色战甲女子,感悟五百零一道剑意。

         余下众人中有三男两女感悟剑意在三百之上,有九人感悟在一百到两百不等,八十九人人光束破十,而王铭也在其列。

         王铭醒来后,就发现自己头顶有十道光束,第十道光束特别微弱随时都可能会崩溃,而且自己怀里似乎多了什么东西,仔细一摸是一块青色玉佩,玉佩被一层青色光晕包裹,看起来很是不凡。

         “我封剑宗试练结束,未通过者速速离去!”

         广场上万人,多数人唉声叹气的离去了,剩下的便是封剑宗的通过考核的弟子。

         “轩岚,以后你便是我的亲传弟子,也是我宗的传承弟子,排行老九。”宗主洛剑辰温和的对轩岚言道。

         “谢师尊,这是弟子在感悟剑意时获得的三招剑式,以此孝敬师尊。”轩岚跪地对洛剑辰行了拜师礼赶紧从怀里取出一个玉简将三道剑式烙印在玉简上递给了洛剑辰。

         “跟我走吧。”洛剑辰赞赏的看了一眼轩岚,便带着轩岚离去了。

         虽然洛剑辰会前三道剑式,但每个人对剑式的理解和感悟不同,只有更多的感悟才能将易龙真人的剑式的最大威力发挥出来。

         望着轩岚离去的背影,众人无不羡慕,而大长老赢冥望着洛剑辰手中的玉简,眼低深出一丝贪婪一闪而逝。

         随后大长老扫视一周众人,在王铭身上停顿了一下,最后将目光停留在黑色战甲的女子身上。

         “你可愿拜入我的门下,做我的弟子。”大长老赢冥望着黑色战甲的女子缓缓开口。

         “弟子端木蓉愿意拜入师尊门下。”黑色战甲女子根据站位就知道除了刚离去的宗主洛剑辰以外就是此时开口的老者地位最高,而自己带着家族的使命,如果拜宗主洛剑辰为师,自己完成使命的几率很大,但现在已经无望拜宗主为师,那只能退而求其次拜大长老为师了。

         “好,那你随我走吧。”大长老说完转身时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王铭。

         而王铭似有所感抬起头正好看到大长老的阴翳的目光,自己似乎并没有得罪大长老啊,可为什么他目光暗藏杀机呢,王铭心里暗自思索。

         端木蓉的离去又是让众人一阵羡慕。

         待到宗主和大长老走后,剩下的八位长老才有资格挑取余下的自己早就钟意的弟子。

         而台下感悟破三百的五男三女被八个长老迅速瓜分后,余下感悟破百的个别也被长老记为记名弟子。

         其次便是剩下的八十九人。

         “你下山去吧,其余众人随我去外门做杂役。”最先主持考核的矮小红袍老者指了指王铭。

         众人都将目光集中在王铭身上,大多数都是幸灾乐祸,其余人都是一副冷淡的表情,也有一些人觉得自己感悟出十道剑意就很了不起了,但却是去做杂役,心里很不满,但却不敢表现出来。

         “请问长老,我也感悟了十道剑意,为什么我要下山,难不成封剑宗之前所言感悟十道剑意便是封剑宗弟子,都是儿戏不成。”听闻红袍老者的言辞,王铭一愣,随后怒气滋生,之前大长老看自己时眼里暗藏杀机,如今这小老儿还要把自己赶下山去。

         “我封剑宗一言九鼎,不会说话不算话。”

         王铭感觉似乎有些转机,但矮小的红袍老者却瞬间出手,一道白色的能量便化作一把剑将王铭头顶第十道微弱的光束击碎了。

         “你…”王铭感觉特别憋屈。

         “我说过我封剑宗一言九鼎。所以现在你可以下山了。”矮小的红袍老者轻蔑的望着王铭,红袍老者的笑在王铭眼里却无比讽刺。

         此时一个黑袍从人群中走出,站在了王铭面前。

         “此人大长老要了,你不用插手了。”黑袍人便是大长老身边的子丑。

         矮小的红袍长老双眼收缩,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王铭。

         也不知道王铭怎么得罪大长老了,如果王铭听自己的话,乖乖下山去,还能保留一条性命,但如果被大长老带走,十有八九尸骨无存,矮小红袍长老摇摇头,修真界弱肉强食,很多事又不是自己管的了的。

         广场很快就空无一人了,所有人都被安排了去处,只留下子丑和王铭两人。

         “你随我走。”子丑说罢一瘸一拐的走在前面。

         “自己该怎么办,跟他走,还是逃跑,大长老看自己的眼神阴毒,如果跟他走,肯定活不了,如果逃跑,自己手无缚鸡之力,恐怕会死的更快。”王铭思索再三,权衡利弊之后还是跟上了一瘸一拐在前方带路的子丑。

         察觉到王铭跟上自己的时候,子丑嘴边裂开一道缝,这道缝一直撕裂到耳边,看起来十分狰狞。

         此时,第二峰的老者,放下手中的洒壶,抬头望向第三峰。

         “吕涛!”

         “弟子在,不知师尊传唤弟子所为何事。”一俊朗的白衣青年从山峰一个洞府飞出,落在了麻衣老者身后。

         “你带此物,去第三峰救一个人,顺便告诉赢冥,我和封剑宗老祖有旧,让他看在令牌主人的面子上收敛一点。”老者没有转身,手上在摆弄一株药草,一枚令牌从虚空突兀出现在了陆涛面前。

         “弟子不知,要救的是何人?”吕涛收起面前的令牌,躬身问道。

         “你去了便知。”

         王铭一路跟随子丑,很快到达第三峰。

         “你在此等候。”子丑对着王铭说道,说完便转身去往大殿了。

         王铭打量四周,发现第三峰在无形之中被一股阴寒包裹。

         “好强大的一具阴尸,小子,你小心点。”沧桑的声音又出现在王铭脑海之中。

         “你是谁,为什么在我身体里?”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恐怕再劫难逃了,唉,可怜的我刚苏醒就又要再去寻找别的宿主咯。”王铭脑袋里沧桑的声音显的特此无奈,似乎王铭的生死对自己毫无关系,而自己去寻找另外的宿主显得很麻烦。

         “前辈,可否有什么方法帮我躲过一劫?”王铭眼神闪烁,如果寄宿在自己身体里的是神通广大之辈,自己似乎也不是没有一线生机。

         “小子,别打我的算盘,你其实早就是一个已死之人,我让你多活了这么久,你应该感激我。”

         “你说什么?为什么我是一个已死之人?你告诉我…”

         而回应王铭的只有沉默。

         王铭满脸的震惊,自己活生生在这里站着,为什么他会说自己是已死之人,自己没有以前的记忆,自己又是谁,一团团疑问犹如一朵阴云密布在王铭心头。

         “你随我来!”

         在王铭思索的时候,子丑阴冷的声音出现在王铭耳边,让王铭身体一颤。

         王铭抬头发现子丑站在大殿门口对自己狞笑着,虽然黑袍遮住了子丑大半的脸,不过王铭还是可以看到子丑黑袍下丑陋的面容。

         “纵然是鬼门关,我也只能去闯一闯了。”王铭摇摇头,随着子丑踏入大殿,他知道自己没有退路。

         大殿之中,大长老赢冥坐在主座之上,旁边站着正是赢冥前不久收的弟子端木蓉。

         子丑将王铭带到大殿便退了下去。

         “你可知罪?”

         王铭感觉进入大殿之后一股威压便迎面而来,使得王铭每走一步都很艰难。

         “小生无知,不知那里得罪了大长老。”

         “哼,既然你不知,那我就告诉你,在试练之时我看你不顺眼,这是其一,在高台之上敢直视我的目光,这是其二,到大殿之中,见我不跪拜,这是其三,其中任意一条都足以让我取你性命。”

         “大长老,试练之时上万人,为何唯独看我不顺眼,高台之上你可以看我,为什么我就不能看你,既然我不是封剑宗弟子,我见到你,我为何要跪拜!。”既然自己躲不过,何不让自己有尊严一点。

         “好,好,很好,牙尖嘴利之辈,我就先割了你的舌头。”

         赢冥语罢,就有两道黑影从外面进来,一左一右抓住了王铭。

         “蓉儿,你去,替为师将她的舌头给我割下来。”

         赢冥将一把黑色的匕首扔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