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四章
    秦妙的精神力往地下渗透,直到接触到一片铁层后受到阻力,再次深入却被莫名的力量弹回。

     她心下有些不安,却又对其中隐藏的神秘力量充满好奇。

     “你让开。”她将秦付弋推到一边,鞋子在潮湿的地上摩擦,掀起一大片黑色的污渍,进而显露出下面的水泥地面。她抬腿在水泥地上试了试脚力,确认好位置后毫不犹豫地往下跺去。

     地面猛然裂出缝隙,并以飞快的速度向四周蔓延开来,原本站立着的小白鼠还来不及反应,便掉进裂隙之中并被狭窄的裂痕夹在其中,它拼命挣扎,小爪子死死扣在潮湿的地面上,甚至划出了一道道指甲印记。

     幸而地裂很快平息,裂缝开到底层的铁层后便停止下来,仔细瞧去,还能看到露出的铁皮外壳。

     秦妙蹲下身子将小白鼠捞出来,随手丢给一旁的秦付弋,并同时敲了敲地下的铁皮层,自言自语道:“果然是空心的。”

     “你这是要弄开它?”秦付弋举着手电,看着秦妙的动作不由往后退了几步。

     果然,秦妙又抬起腿,高高地抬起,重重的落下,水泥碎裂成渣,铁皮壳子也留下一个大大的鞋印,只是铁皮并没有像水泥地一样裂开,而是稍稍凹陷下半寸。

     她又连续踏了几脚,效果却并不明显。

     “打不开……”秦妙收回腿,有几分气馁:“看来我们还得找其他入口。”

     她伸出手指按了按秦付弋怀里小白鼠的脑袋,轻轻诱惑道:“吱吱,找到入口,给你一箱香肠哦。”

     小白鼠仿佛真的听懂了,黑溜溜的眼睛散发着光芒,并“吱吱”地回应她,它行动迅速地挣脱秦付弋的怀抱,沿着他的身子爬到地面上。

     很快,小白鼠来到水道边上,又开始“吱吱”地叫,那声音活泼热情,像是邀请一般。

     水里传来浓郁的臭味,上面漂浮着油腻的脂屑,黑乎乎的都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秦付弋有些崩溃地看着小白鼠:“你的意思不会是从这里下去吧?”说完还用一脸“我不听”的表情应对秦妙。

     秦妙将小白鼠捞进手里,又释放出精神力将围住秦付弋的屏障加固后,坚定说道:“跳。”

     秦付弋挣扎了一下,有些不放心地叮嘱秦妙:“妙妙这次事关生死,你可别玩我啊。”

     “好!”秦妙微微一笑,答应得十分爽快,只是此刻的她眼睛眯成一道缝隙,有些似笑非笑的味道。

     秦付弋见她的模样心里有些毛毛的,只是秦妙却不再给他思考的机会,一脚就将他踹了下去。

     “……”秦付弋猝不及防地掉下去,四肢胡乱拍打,不过拍了两下才发现自己被精神力包裹着,并没有被污水浸泡,这才缓了一口气。

     水道比想象中深许多,漂浮在上的除了黏腻的垃圾之外竟还有许多腐烂的人骨,有些是新死的还带着皮肉,有些则只剩下发霉蛀空的骨头。

     “我去,什么玩意。”秦付弋随着精神力往下沉,发现水道的墙壁上竟有一扇长方形的铁门,铁门是由平行的栏杆围合而成,而那些栏杆都是镶嵌在石壁上,这么看来,这所谓的门反倒更像是一扇落地的铁窗。

     秦付弋惊讶的当然不仅仅是这里出现了一扇铁门,更是因为水道中的污水一接近栏杆便会被反弹回去,好像是有一层无形的屏障将水流隔绝在了外边。

     秦妙见状也觉得惊奇,便潜出一丝精神力朝那铁门游去,意料之中,那丝精神力也被弹回。这似乎与方才地面上的铁皮情况有些相似。

     那铁门同铁皮层一样,形成了一道无形的屏障,可以隔绝所有的东西,甚至是她的精神力。

     “这些栏杆相互作用形成磁场,变成了一道屏障。”秦妙试着去触碰栏杆,还没碰到,身上围绕的精神保护屏障急速消融其中,她的手指也却被电流穿过麻痹得她头发竖起全身麻木。

     她疼得立即缩回手,加固精神力阻隔污水沾染她的身体,神情严肃:“这东西带电,碰不得。”

     此时的秦付弋比秦妙更加严肃,甚至还带了几分怒意:“我之前得到的消息,想要寻到宝藏就必须得到这个钥匙。”秦付弋将钥匙项链举到眼前打量:“可是它到底有什么用?”

     铁栏杆连钥匙孔都没有,难不成第一个障碍他就过不去?秦付弋觉着自己快气炸了。

     “既然我们轻易就能遇到拥有同样钥匙的人,说明拥有这把钥匙的人绝对不在少数,依我看来,钥匙的形状不是关键,关键的应该……”

     “是材料!”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秦付弋明白了秦妙的意思,一手举着手电,一手拿着钥匙项链靠近铁门。

     那钥匙一靠近铁栏杆,那平行竖立的栏杆仿佛受到了力量的牵引,开始发生变形,就像有一只手从中间开始往外掰开。

     同时,周围的水流也失去了屏障的阻挡,猛烈地朝里面的空间奔驰而入。

     秦付弋因为触碰到栏杆,身上的精神力也随之破口,水流灌入精神平展之中,将他浇了个透心凉。

     这还不止,身后的秦妙见铁门屏障打开,一脚下去,又将秦付弋揣进了里面空间。

     “咳咳,救命。”秦付弋被水呛到,又被这臭气熏天的污水灌得头晕眼花,此情此景简直能用痛不欲生来形容。

     秦妙跟随在他身后进入,随手又将他护进自己的精神力中。

     “那栏杆又恢复原状了。”秦妙仔细盯着那道铁栏杆,只见栏杆又恢复了竖直,同时也将汹涌而来的污水隔绝在了外边,她有些欣慰:“看来你手上的项链真的不是寻常物件。”

     “我都说了这是宝贝。”秦付弋已经被污水浇成了一坨,语气完全好不到哪里去。

     他一边扒开身上黑色的厚厚的油脂层,一边吐槽:“真的倒霉透了,恶心死了。”

     秦妙见他头发上脸上都沾着恶心得发臭的垃圾,嘴角扯出一丝弧度,心情竟莫名大好。谁叫他老是坑自己,给他点苦头尝尝才能弥补一下她心灵和身体上的创伤呀。

     “把你钥匙拿来。”秦妙环视着这个进入的地方,这个空间是只有十多平米,方方正正的阶梯走道往上延伸,尽头则是一扇带锁的铁皮门。

     铁门上镶嵌着两排铆钉,外表的油漆层剥落,里面生出密密麻麻的锈迹,一看就十分具有年代感。

     铁门的钥匙孔也非常细小,显然不是现代划的钥匙,她立马就想到了项链上悬挂的复古钥匙,两者形状似乎更为贴合。

     秦付弋在蹲在楼梯中间剥自己身上的垃圾,只是无论怎么弄依然丑不拉几,听到秦妙叫他只能置气般地抓了抓脑袋上油腻恶心的头发,等将怒气发泄出去后,乖乖将攥在手心里的钥匙递给秦妙:“你自己看着办。”

     秦妙不客气地接过钥匙,转手就插入铁皮门的钥匙孔中。

     钥匙旋转,还剥出了一层灰尘。

     咔嚓,随着声音响起,铁门缓缓打开一角。

     里面的景象也毫无预兆地进入眼帘。

     “这……”一根一根铁栏杆围合成无数个格子间,一眼望去竟然看不到头。昏暗而狭长的空间,造型有几分监狱的味道。

     每个大笼子里都关着什么,有死的有活的,死去的基本已经化作了蜷曲一团的漆黑肉泥,而活着的却更加可怕,它们浑身毛发脱落,肌肉腐烂,獠牙尖锐。

     越往里边走去,活物就越来越多,而形状也更加千奇百怪,但是无一例外都丑陋无比,又凶猛异常。

     “是变异兽。”秦妙越看越惊心,没想到自己一直想躲避的变异兽就这样肆无忌惮地被关在这个城市的中心。

     秦付弋见到此情景倒是较为淡定,他又将小白鼠放出,并同它交流道:“给我找找我要的东西在哪里?”

     小白鼠已经吃饱喝足现在有些昏困,听了秦付弋的话后行动有些迟缓,飘乎乎地乱走。

     “吼吼。”一声狂躁的叫声响起,随后越来越多的声音共鸣。小白鼠被惊吓地猛然醒来,瞪着黑豆小眼盯着两边关押的呲牙咧嘴的怪物一动不动,而它那表情仿佛正在安慰自己,淡定淡定……然而显然淡定不了,它拔腿就跑,左右乱窜,根本停不下来。

     “吱吱,你给我慢点。”秦付弋跟在后面逮它,担心它一个不小心就被两边的变异兽捞走撕成肉泥。

     两人一鼠跑到尽头,手电照射在墙壁上,水流漫布在墙壁上,最顶头还生出了碧绿色的苔藓。

     身后是此起彼伏的野兽吼叫之声,小白鼠不要命地拍打着墙壁,撞得头破血流也没有停歇下来。

     秦妙的精神力面对前面这堵墙壁已经完全起不来作用,一面是未知的恐惧一面是宝物的诱惑,她思考了几秒钟,然后毅然选择了后者。

     猛地敲击墙壁,拳脚并用,墙壁逐渐裂出一道缝隙,有光芒从墙壁缝隙中倾泻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