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五章
    “先别进阶。”秦妙听秦付弋说出这话,就知糟糕。

     果然黑色木盒随之关闭,黑色光芒消失,周围的黑云随之聚拢到盒内,入眼之地瞬间也恢复了明亮。

     秦妙身上的白光此时仿佛也稳定了下来,不再分散出白色的类物质光芒与她身体内的花香融合。

     在她一眨眼的瞬间,甚至隐入了她的身体之中。

     秦妙不知道这东西对身体是害是益,但是身体似乎并没有感觉到不舒适。

     只是那白光在黑色木盒影响下散发出的的类物质光芒正是她进阶的关键所在,那东西蕴含着巨大的能量,方才短短几秒便让她的经验槽瞬间蓄满。

     此刻她的体内的能量已经达到顶峰,就差了一点点便能突破瓶颈进入四阶。

     只是这瓶颈看似触手可及,但真正要突破了又不是多嗑几颗晶体能解决的,这让她有几分呕血。

     “快把盒子给我打开。”秦妙不甘心,伸出手就要去抢黑色木盒,只是手掌刚刚靠近就本能往后一缩,似乎是怕极了。

     秦付弋见她要抢,快速往后退了两步,并将盒子藏在身后,急急忙忙说道:“你现在根基都不稳,就急着升级,这是在找死。”

     秦妙听他这么说,面色一沉,心想却也是有几分道理。

     她现在都已经是三阶了,却连普通的变异兽都应付吃力,对上罗颂谈晴萱几个更是一点胜算都没有。

     哪有这么菜的三阶变种体!

     秦妙自己随便想想都觉得气馁,作者菌给她开的金手指也不少了,她怎么还这么弱……

     就不能像主角一样碾压四方嘛!摔!

     不过就这么一想,秦妙又想到门口昏迷过去的几人,好像大家际遇也差不多,他们也是惨惨的。

     回到秦付弋这话,她虽觉得有道理,但是却并不信任秦付弋,很显然他阻止自己进阶绝不会是因为考虑到这个。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秦妙试图用精神力感应对方的大脑。或许从他粘上自己的那一刻开始,就怀揣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竟意外真能摸索到一点信息,只是她此刻的能力有限,那些信息像乱码一样,她现在还没有能力把它们拼凑成文字。

     难不成是方才那白光进化了她的精神能力?秦妙眼底露出一丝惊喜。

     “我是为了你好。”秦付弋不知道秦妙为何突然笑了一下,还有几分诡秘,弄得他有点心惊胆战。他表情难得严肃,生气道:“你又怀疑我?”

     “对于一个可以随随便便窥探自己思想的人,我可没有办法保持心平气和。”秦妙压制住心中的惊喜,冷眼瞧了他一眼,转身往门外走去。

     只见外面的天已经完全亮了,就连天边都升起橘红的太阳,没有一丝云朵遮盖,满目都是暖色的光芒。

     而阳光之下,坪地上坑坑洼洼到处都是打斗的痕迹,装甲车被甩出老远,不过幸好外壳坚固只是有几处凹陷,并没有太大的损伤。

     它四个轮子下的藤蔓也已经消失不见,不过依然有留下粗壮的缴绕痕迹。

     还有另外两辆越野车也是胡乱的停靠,里面的人暂时还没有什么动静。

     秦付弋随着秦妙出了门,见到眼前的情景,说道:“他们应该很快就醒了。”

     秦妙在坪地上连续找了几辆车子,每一辆的油都是所剩不多了,最多的也不够她开上十公里。

     她开了一辆小车到旁边的加油站,捣鼓了半天,却一滴油都没弄出来。

     这才一拍脑袋,难不成都被范小香悄无声息地收入了空间?

     因为自己身上的花香十分讨厌汽油的味道,所以她当时并没有关注,自然也不会想要亲自动手。

     烦死过来,她紧接着又将车子开回坪地,打算到装甲车旁边看看。

     秦付弋正在装甲车旁边踱步,见她过来,心情不太美丽地说道:“别想了,装甲车上的汽油都洒了。”

     雷电的痕迹遍地,汽油也烧得差不多了,仅剩的几个小坑里存留的汽油也充满了杂质。

     总想和主角们分道扬镳,却总是因为种种原因被捆在一起,这种感觉真是让她无力到了极点。

     她将车子开到一处积攒了汽油的小坑,尝试用精神力将那几处小坑里的汽油聚拢起来,只是她的精神力对于控物依然虚弱,方拢了一点起来就有些精神不济了。

     “这是怎么回事?”女人的尖叫声响起,打断了她的东西。

     秦妙一听就知道是孔涟漪那个女人的声音,随着她的声音响起,其他人也陆续有了动静。

     孔涟漪她们所坐的越野车就在离她不过十米的地方,她不得不朝她们走过去,见到里面的人安然无事后,语气平和地安慰道:“没事了。”

     “罗大哥呢?”孔涟漪的脑子乱成一团,急急忙忙的跑出来,朝着那辆甩出许远的装甲车跑去。

     而范小香还紧紧抱着重伤的陆飞,听到秦妙她们的声音后,微微抬起脑袋,眼中的光芒逐渐聚拢,有些虚弱地问道:“没事了?”

     “嗯,没事了。”秦妙应了一句,隐隐觉得现在范小香对陆飞的感情似乎有些不同。

     她不该是罗颂的小跟屁虫吗?

     秦妙还没来得及多想,就见装甲车和另一辆越野正朝他们几个开来。

     罗颂的脑袋从车窗伸出,精神似乎还不错的样子,对秦妙挥了挥手问道:“你们没事吧。”

     “没事。”秦妙淡淡回应。

     “你们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另一辆越野车停下,安菀菀搂着两个孩子,一脸茫然地问道。

     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纷纷摇头。

     “突然出现了一束白光,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谈晴萱捂着脑袋,好像还没有恢复正常。

     “我也是。”身为司机的修勤和姚风异口同声说道。

     “车子差点都开翻了。”姚风想起当时的场景,还有几分心惊胆战。

     “秦妙,你是醒得最早的,你看到什么了吗?”孔涟漪突然插话道。

     秦妙自然是不会承认的,随摇了摇头:“我醒来的时候便是这个样子了。总之很幸运,大家都没有什么大碍。”

     罗颂点头,舒了一口气:“我们还是尽快离开这,其他的到时再说。”

     秦妙不得不又上了越野车的驾驶室,秦付弋自然接替了孔涟漪不客气地坐到副驾驶上。

     “往哪走?”秦妙开动车子,问了一声。

     “这边。”开动装甲车的是那名叫修勤的男人,他示意了一个方向,又指了指车后,意思是叫秦妙尾随在他的车后。

     秦妙其实有几分不乐意,因为那人指的方向正是前往洱海城的路线,而她想去的却是东边潞城。

     “等等。”她踩下刹车,顺便熄了火,对秦付弋说道:“你来开车,我有点困了。”

     秦付弋上下打量她,确定她说的不是假话后,才同她交换了位置,并安慰道:“等你睡一觉起来,我们应该就能出易城地界了。”

     “嗯。”秦妙轻应了一声,心中却在盘算其他的事情。

     显然白光进了她的体内后,她的精神屏障又巩固了一层,而她所产生的精神力不但能感应到别人脑中的精神波动,甚至还能制造幻觉。

     然而这种幻觉已经不仅仅局限于视觉了,还能改变大脑的波动。

     方才就正是在利用这种能力试探秦付弋,显然他对自己看到的东西很满意,然而这都是她修改了自己大脑中传递出去的精神波动后的结果。

     这种感觉真的不错,秦妙闭目前眠,抿嘴一笑。

     行路半晌后,秦妙被一阵动静吵醒。

     前边的装甲车已经停了下来,一群人都围在马路边上,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元洲?”秦妙捕捉到谈晴萱的声音,那声音带着急切与关怀,还蕴含了一点点哽咽。

     秦妙初一听“元洲”这两字,心中便咯噔一跳。

     难不成是2号boss付元洲,当初在进入易城时不小心被她一手扎进胸口还被她同化了的付元洲?

     小说中唯一保持正常人类外表及人类思想的丧尸?

     他该不会还记得自己吧,不过想起自己已经不是林静的模样,秦妙又安心了几分。

     她原本是打算到大路上后,想办法再重新找辆车子脱离这个队伍。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半路竟杀出个人,这个人还和她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着实吓了她一大跳。

     不过消失已久的付元洲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当然付元洲的出现也许并不是一件坏事,毕竟他是被自己同化的,她现在还能感觉到那一缕蠢蠢欲动的精神力,可以沟通牵制付元洲。

     只是这种特殊的能力不到万不得已,她还不打算动用。

     越野车停下,秦妙也从中走出去,朝着前面一群人走去。

     几人围绕这的确实是付元洲无疑。只是此刻的他神智涣散,浑身都散发着恶臭味,显然长久未洗,因为与野兽厮杀,血肉在他的身上腐烂,而缓慢堆积出了“醉人”的味道。

     随着秦妙的靠近,一直不做声响的付元洲猛地抬头,眼睛直直盯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