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章
    精神力被巨狼重重拍打,不断往下凹陷,而车头没了引擎盖的保护,里面的机械在挤压下开始变形。

     “钥匙!”秦付弋抓住秦妙的手腕拉扯,急切说道。

     秦妙手脚并用开始踹他,可是脑子在接收秦付弋的话语后便不听使唤,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用精神力蛊惑她,反正她已经乖乖将钥匙交了出去。

     麻蛋!!!她都忘了这小子有这种能力了!怪不得她一直想甩他都甩不掉,每次一出现这种想法就会被什么力量左右而忘了这个事情。

     秦妙心脏“突突”地跳,觉着这小子又能读心又能蛊惑,自己分分钟就是当苦力的命。当然,在小说里能为*oss效力也并不是什么坏事,毕竟反派们只要不是脑子发热一心同罗颂对着干,最终还是有改邪归正的机会的。

     只是秦付弋这厮,太特么的不靠谱了,一点*oss的自觉都没有。说好的酷炫吊炸天呢,说好的运筹于千里之外呢,为嘛他这么菜,一遇事就蠢逼还老是无耻地推她上去当炮灰,重点是她很弱的好不好。

     秦妙瞬息之间已经想了巨多,而此时秦付弋已经迅速取下铜锁,并将黑色盒子打开。

     盖子掀开,一缕微弱的光芒散发出来,它的周围逐渐将夜色汇聚,形成一团黑云。

     光芒被黑云包裹,缓慢的转动,此刻秦妙身上的花香又开始沸腾,如颜料遇水一般悬浮在空气之中。

     而包裹车子的精神力也在向黑盒子汇集而来。

     巨狼发现车子外边的阻力消失,轻声吼叫一声,仿佛在咧嘴微笑。只是这带笑的声音并没有持续多久,便被惊恐替代。

     它的爪子压在挡风玻璃上,然而身体的力量正逐渐往巨爪聚集,同时越来越快地流向玻璃。它吓得嗷嗷大叫,想将爪子拔出,却发现纹丝不动,于是又伸出另一只爪子挥向挡风玻璃。

     玻璃受到重击碎裂开来,然而没了挡风玻璃后,那股力量变得愈加可怕,它站立的后腿被吸在了车头上,浑身的能量都被车子吸收。

     黑色盒子中的光芒旋转得愈来愈快,周边的黑云正逐渐形成漩涡,将周边的力量吞噬进去。

     巨狼疯狂地挥着爪子想毁掉车子,可是越用力,力量消逝得也就越快。然而它现在无法正常思考,在它眼中这两破碎的车子就像一个可以吞噬一切得黑洞,正在剥夺它体内的一切能量,必须毁掉,用力毁掉。

     此时的秦妙也是这种感觉,只是她心智较为成熟,而且一开始就有了心理准备,并没有像第一次那般慌张害怕。

     她迅速爬回驾驶室上,任由玻璃碎片割破她的凹凸不平的皮肤,也不管巨狼惊恐之下胡乱挥动的举爪,扭动车钥匙,开动车子,油门踩到最底。

     车头冒气黑烟,爆裂的车轮摩擦地面转动,将前面一堵墙一样的巨狼推得往后退了几步。

     此刻巨狼已经精疲力竭,而车子却打了鸡血一般,先是将它推后了几步,后面越挫越勇,又速度极快地将巨狼推了几百米之远。

     秦妙猛地踩下刹车,巨狼惯性之下往后飞出去,并在马路上滚了几个大跟头软趴在地。

     “吼。”它气息微弱,一副不甘心又惧怕的模样软瘫在路面上。

     想要爬起来,然而前方车灯突然打开照射进它的眼中。

     它惊恐地又往后退了几步,呜呜求饶。

     不过秦妙哪里肯放过它,要知道同方才被黑盒子吸收了许多能量,又被车子一撞,现在可是半点反抗的力量都没有了。

     巨狼见车子停歇了下来,却不敢放松警惕,可是它是在是一点气力都试不出来了。

     “呜呜!”它见车子又发出呼呼的声响,似乎又要发动朝它撞来,赶紧仰天发出一声凄厉的长啸。

     “不好!”秦付弋转头趴在后窗看去,只见那些狼群又有转回的迹象。

     秦妙也虚弱得很,她原本想着撞死巨狼顺便取了它的脑晶体,但此刻见身后的狼群发出回应,觉得还是先保住这辆四条腿的破车子比较要紧。

     毕竟这车子就快散架了,再撞一下,估摸着可以变成废铁了。

     她连忙转了个弯,越过巨狼疾驰而去,很快就融进了黑色之中。

     车子开了一段路后,秦妙见并没有狼群追上来,这才舒了一口气。

     也就这时才发现,她的周身都都被玻璃划伤,脸上也有被巨狼的爪子勾破的血痕。

     秦妙在后视镜中看了一眼,光秃秃的脑袋,凹凸不平的脸颊,现在再加上这几道深可见骨的血痕,真的是要多丑有多丑。

     “妈的,盖上你的破盒子。”作为一个爱美的小姑娘,秦妙再次被自己丑哭了,不由呵斥秦付弋。

     秦付弋被秦妙的粗话一吓,赶紧回过神来,将盖子重重盖上。

     光芒消失,附着在周边的黑云也如有生命一般潜回木盒之中。

     秦妙见吸收能量的黑洞消失,立即磕了几颗晶体,能量又开始在周身蔓延开。

     而身体周围浮动的花香则再次流过戒指,开始在的肌肤上交织,她的伤口也在快速复原。

     虽然是黑夜之中,但是离开那段山谷后月光变得非常明朗,秦付弋自是将这一段看进了眼里。

     眼见秦妙很快又恢复了原来模样,他深感奇妙,感叹道:“真是神奇。”

     秦妙瞥看他一眼,伸过手去,冷冰冰说道:“钥匙。”

     秦付弋乖乖将开将钥匙递给秦妙,还用顺道握住她的手腕,手指在她的肌肤上摩挲了几下:“跟真的一样,一点都摸不出来。”

     “滚。”秦妙抽回手,咬牙切齿道。罢了,将钥匙紧紧握在手心里陷入沉思。

     秦付弋既然能控制她的思想,其实钥匙在谁的手中也没有区别,但是秦妙偏偏就不信了,她千辛万苦将那黑盒子弄出来,却最终要白白便宜了秦付弋,她真的一点都不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