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丫鬟
        “这些事聪慧如林妹妹你,自然是一点就通,而且我想林姑父定是不知道林妹妹你在贾府的处境,又或者是老太太和林姑父有了什么约定,所以林姑父才会对贾家如此信任,将林妹妹你全心托付给贾府。林姑父身为巡盐御史,江南官场盘更错节,复杂多变,林姑父定是抱着托孤的心思,才会将林妹妹送到贾府,或许将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你林府几世累积起来的家产!”薛宝钗看着脸色愈发苍白的林黛玉,心有不忍,可随即想到,宁肯让她对贾府彻底失望,也比将来被贾府坑死的好!

         “还有,林妹妹,你是真的觉得宝玉他是个良人吗?”薛宝钗又狠狠敲下最后一击,“他是温柔多情没错,可他对每一个女孩子都是如此,他爱惜的不是哪一种花,但凡是花他都爱惜!这样的人,真的配不上你!”

         林黛玉听到这里,已经是泪如雨下了。她手里攥着帕子,捂着脸无声的大哭了一场。

         门外的紫鹃听到些动静,站了起来,“姑娘?”

         “无妨,你稍后再进来。”薛宝钗制止了紫鹃想要进来的想法,轻轻拍了拍林黛玉的肩膀,林黛玉立刻明白过来,宝姐姐这是连紫鹃也防着呢,想起紫鹃素日里虽然对自己忠心耿耿,贴心温厚,可她毕竟是老太太给自己的丫头,而且经常有意无意的说着宝玉的好话,自她来了之后,王嬷嬷雪雁都退了一射之地,自己的一应食物竟都被她把持住了。

         林黛玉想到这,抖了一下,自己是不是太没用了些,爹爹在江南生死一线,自己却没人蒙蔽到这个地步。林黛玉素来不是个矫情的人,她迅速拿帕子擦干泪痕,站起身来,对着薛宝钗福了福,“还请姐姐救我!”

         薛宝钗赶紧将林黛玉扶了起来,“妹妹快请起,我如何担得起!”

         林黛玉紧紧抓住薛宝钗的手,“宝姐姐,我知道你是个心中有丘壑的,你今日既来找我,定是有办法解我父女的困境的,是不是?”此时的林黛玉不再是那个清冷孤傲的才女,只是一个可怜又可爱的女孩。

         “妹妹如果相信我,我这里倒真有些想法。林妹妹你不如给林姑父写一封信,写的越详细越好,将你入贾府后发生的事情事无巨细全都写下来,写的越详细越凄惨越好,你也可以在信中撒撒娇,表达一下你对他的思念之情和对未来的担心害怕。一来,可以让林姑父知道贾府是怎样对你的,对贾府有了防范之意。二来,或许可以激起林姑父的求生之意。要知道,人最怕的就是生无可恋!”薛宝钗意味深长的说道。她这话可不是无的放矢,后世有红学家研究说,林如海之所以放心的将林黛玉托付给贾府,一来是因为形势所迫,他不得不这么做,二来,可能就是生无可恋了。爱妻已逝,爱女又有了着落,他别无牵挂了。

         林黛玉何其聪慧,立刻就明白了薛宝钗的意思,她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多些宝姐姐。只是宝姐姐,你为何执意要进宫呢?就算你不喜欢宝玉,也不用”

         薛宝钗笑着拍了拍林黛玉的手,牵着她来到梳妆台前,拿起粉扑,细心的帮林黛玉补着妆,不让人看出她哭过的痕迹。“我和你不一样。林姑父是二品大员,巡盐御史,而薛家再富贵也只是个皇商,身份低微。我家里的情况你也知道,都指着我能得主子宠,提携着家里呢!我虽没有青云之志,妄图攀龙附凤,可也想着忠心伺候主子,好盼的主子能看在我一片忠心的份上照拂薛家一二。我哥哥虽然鲁莽不堪了些,可对我是极好的,可我也不能昧着良心说他如何如何,只盼望着,他能好好活着便是吧!”

         林黛玉从镜中看着薛宝钗脸色苍然,心有所触动,她忽的抬起头来,“姐姐如果放心的话,让薛家哥哥去找我父亲吧!我父亲或许会有办法的。只要薛姨妈和姐姐能舍得就好。”

         薛宝钗大喜,是啊,她怎么没想到这个,林如海是何等人物,只要他肯出手,薛蟠不说脱胎换骨,最起码老实本分的做人也是可以的。“果真吗?那真的太感谢妹妹了!”

         林黛玉抬起头,巴掌大的小脸上尽是认真,“姐姐这话错了,姐姐真心待我,我自然回之以真心,姐姐对我言谢,岂不是生份了吗?”

         薛宝钗也笑了,此时的林黛玉父亲还在,身上还有着少女的娇憨,是啊,她忘了,此时的林黛玉才九岁,自己也才比她大三岁!“是是是,妹妹说的是。”

         林黛玉和薛宝钗交心过后,心情也好了许多,“既如此,我今夜就将信写好,到时候劳烦薛家哥哥亲自送去我爹爹那,我爹爹看了信,自然知道该如何做。只是宝姐姐,薛家哥哥毕竟年岁已大,性子已经定了,若是”

         “妹妹不必担心,我都明白。我也不指望着他能脱胎换骨,最起码知道生活不易,从此后老老实实的生活,不再像以前那样走鸡斗狗的,不拿人命当回事!”薛宝钗叹了口气。

         “对了,宝姐姐,如果薛家哥哥学好了,你还要进宫吗?不如不去吧?宫里岂是那么好待的,而且你这一去,恐怕就没有见面之日了。我舍不得姐姐你。”林黛玉忽的想起一事,拉着薛宝钗的手说道。和宝姐姐说了这么一会话后,她真心不希望宝姐姐去那见不得人的去处。

         “傻丫头,我是去做宫女,怎么会没有见面之日呢!宫女年满25岁就会被放出宫了,到时候你啊已经是儿女绕膝的贵夫人了,只要你不嫌弃我,我到时候给你女儿做教养嬷嬷去如何?”薛宝钗笑着在她耳边说道,鼻中嗅到一丝清香,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传闻说林妹妹体有异香,看来确有其事,不知道另一位传闻体有异香的人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解决了心事的薛宝钗想到。

         “宝姐姐!人家和你说真心话,你却拿我说笑,我,我不理你了!”林黛玉恼羞成怒,扭过身子嗔道。

         门外的紫鹃听到二人的说笑声,放心了,随后坐了下来。莺儿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好了好了,我是认真的,你还生气了。好,我和你说真心话吧,我今年已经十二了,眼看着一日日大了起来,虽说我和母亲没有金玉良缘的意思,可如果我继续留在贾府,恐怕到时候也容不得我了。而且,就算不是贾宝玉,也会有其他人。我这样的身份,门第高的看不上我,门第低的我母亲和哥哥也舍不得,索性进宫去当差,如果混的好了,出宫后或许另有一番造化。再不济,我也可以当个教养嬷嬷,这也是个好去处啊!”薛宝钗赶紧安抚道。

         林黛玉想着,的确如此,不由得替薛宝钗惋惜起来,宝姐姐这样好的人品,却苦在出身差了些,“咦,宝姐姐,不如我让爹爹收你为义女吧?这样你就真的成了我姐姐,而且出身也不会有人质疑了。你说好不好?”

         薛宝钗诧异的看着林黛玉,笑了,这样至情至性的人也只有她了。“傻瓜,哪有这么简单啊!你就别为我烦心了,好好想想该怎么和林姑父写信吧,至于我的事,我是真的暂时不想成亲,也不想随便挑个人嫁了,所以才想进宫当差的。你也知道,以我的资质,恐怕不喜欢我的主子不多。到时候,万一主子心血来潮,给我指个好婚事呢?而且,我们家现在的情况,哥哥不成器,年常日久,难保那些掌柜的听话,我如果进了宫,对他们也是个震慑吧!”

         林黛玉没有说话,看着这样的薛宝钗,忽然有些怜悯,她赶紧低下头,通过刚才的相处,她知道宝姐姐其实内心里也是个高傲的,她不会希望自己怜悯她的。

         薛宝钗哪里看不出林黛玉的心思,笑着摸了摸林黛玉的头发,“我知道你是好意,只是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我不能一位的靠别人,只有自己立起来了,才是最重要的。这句话你也要好好想一想。”

         林黛玉点点头,经过此事,她对薛宝钗有种本能的信服。

         薛宝钗仔细看了看她的脸,没看出哭过的痕迹,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叫人进来了。

         紫鹃一进来,就几步走到林黛玉身边,上下打量着林黛玉,没见有什么异常,这才放心了,可嘴上还是问道:“刚刚二位姑娘说什么悄悄话呢,我怎么恍惚听到姑娘哭了?”

         薛宝钗笑了,“紫鹃的意思是我欺负你们家姑娘了?”说着轻轻推了林黛玉一把,“悄悄你,身边有个如此忠心耿耿的丫头呢,看来真的是老太太心疼你,这样好的丫头也给了你,赶明儿我也找老太太要一个来。”

         林黛玉红着脸嗔道:“哪有哭啊,肯定是你听错了,莺儿你听到哭声了吗?”

         莺儿娇俏的抬着头,“没有,我没听到哭声,我好像听到我们姑娘在笑,是吧姑娘?”

         紫鹃红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想来是我听错了。”

         薛宝钗打趣道:“看到没有,定是你平日里哭多了,紫鹃才会听错了。愁多伤身,下次可不许这样了!”边说边安抚的在林黛玉手上拍了拍。

         林黛玉了然,宝姐姐这是提醒自己来日方长,不要轻举妄动,便轻轻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