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姐妹
        果然,林黛玉和薛宝钗进去之后,王夫人微微笑着问道:“咦,宝玉呢,怎么没和你们一起回来?”

         薛宝钗心道果然如此,看了林黛玉一眼,林黛玉嘲讽的笑了笑,没有说话。薛宝钗看着王夫人平淡中蕴含着风暴的眼睛,笑着说道:“宝兄弟也出去了?我们没看到啊!刚才我见林妹妹的头发有些乱了,领着她去后面的暖阁里整理了一下,并没看到宝兄弟啊!”说着她还左右张望了一下,“咦,是了,宝兄弟去哪了?对了,紫鹃呢?林妹妹可曾见到紫鹃了?”

         林黛玉知道薛宝钗这是在为自己开脱,便配合的摇了摇头,“刚才就不曾见到,或许是有事耽搁了吧?”

         贾母和王夫人心里咯噔了一下,不约而同的皱起了眉。

         惜春忽然冒出了一句,“刚才宝姐姐林姐姐刚刚出去,紫鹃姐姐也跟着出去了,然后二哥哥也出去了。”

         大家的脸色顿时不好看了,王夫人尤为明显,宝玉从小就爱吃丫鬟嘴上的胭脂,为了这个,没少被贾政责打,紫鹃和宝玉的事她也有所耳闻,原以为是林丫头示意的,现在看来,林丫头也不知情啊!难道是老太太的意思?是了,紫鹃可是老太太跟前的丫头啊!王夫人晦涩莫名的看了贾母一眼,迅速移开视线。

         而贾母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没有看到王夫人那意味莫名的一瞥,倒是探春眼尖,看了个正着,吓了一身的冷汗,对这位嫡母又惧怕了几分,打定注意要讨好这位嫡母。

         贾母心里则更多的是愤怒。对于紫鹃的心思,她心知肚明,府里的那些子长的稍微好点的丫鬟,都是一样的心思。紫鹃也是因为自己许诺,等两个玉儿结亲之后就将她抬成宝玉的姨娘,她才会为自己所用的。

         可如今看来,这丫头不成!这样沉不住气,等两个玉儿成了亲,多少事不能做?偏偏就这样按捺不住,幸好玉儿没有怀疑,否则,自己可解释不清啊!

         王熙凤最是个会看脸色的,见状,故意装作吃醋的样子,“哎呀呀,不过一时看不到宝兄弟,老太太和太太们就这样念着,眼看着我们这些人是失宠了,没人疼没人爱了,唉!赶明儿还是搅了头发出家做姑子去吧!大嫂子,你说是不是?”说罢倚在李纨身上故意哀叹道。

         大家听后都笑了起来。李纨撑不住,笑着推开王熙凤,“你自己爱拈酸吃醋,拉上我做什么。你要搅了头发做姑子,我还清静了呢!”

         王熙凤故意双手一拍,越发放肆起来,“哎呀不得了了,连大嫂子心里都没我了,哎呀我怎么这么可怜啊!”说着还拿帕子捂着脸假哭起来。

         贾母被逗得合不拢嘴,指着王熙凤笑的浑身发抖,只拍着鸳鸯让她去撕王熙凤的嘴。鸳鸯忍着笑,脆生生的说道:“老太太,您可千万别让我去。回头我撕了二奶奶的嘴,您无聊时没人给您说笑话逗您乐一乐,您又该怨我了!依我说啊,您还是多赏些好东西给二奶奶吧,都说笑一笑,十年少。您经常这么笑一笑啊,越活越年轻!您得多谢谢二奶奶才是!”

         鸳鸯的话让还没笑停的大家又哈哈大笑起来,王夫人笑的连手里的佛珠都差点掉了,邢夫人也笑的捂着肚子直喘气,薛姨妈更是笑的抬不起头来了。三春也笑的倒在了乳娘怀里。林黛玉也笑倒在了薛宝钗怀里,薛宝钗一边拿帕子捂着嘴,一边爱怜的帮林黛玉揉着肚子。

         薛林二人的形态被贾母和王夫人看在眼里,同时心里一动。

         正笑闹间,贾宝玉和自以为不知不觉的紫鹃一前一后走了进来。不同的是贾宝玉是正大光明的从大门进来,而紫鹃则是从侧门悄悄溜了进来,自以为不动声色的站在了林黛玉身后。

         贾母何其眼尖,看着贾宝玉嘴角的一点红色痕迹,和紫鹃微肿的丹唇,羞红着的脸蛋,如何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实上,在场的除了三春,其余人都将两人的异常看在了眼里。只是反应各异罢了。

         王夫人自然是怒不可遏,看向紫鹃的眼神就跟淬了毒一般,好在那样的眼神只是转瞬即逝,不曾被紫鹃察觉。而贾母也皱起了眉头,这个紫鹃看样子是不能用了。邢夫人则是看热闹一样的心态,事实上,她对于贾母偏疼二房尤其是宝玉心生不满已经很久了。如今宝玉出了丑,她自然乐的隔岸观火。李纨笔直的站在那里。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仿佛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不知道。

         林黛玉有心想说些什么,可薛宝钗暗暗在她手心里按了按,林黛玉便沉默了,是啊,这样的场合她原本就没什么立场说话。薛宝钗看着林黛玉瞬间低迷下去的神色,无奈的摇摇头,这丫头,又钻牛角尖去了。

         最后还是王熙凤插科打诨,将此事岔了过去。

         薛宝钗让人送着薛姨妈回了梨香院,王夫人此时心里有事,也没有多挽留。薛宝钗想了想,转身去了林黛玉的住处。

         薛宝钗进去时,林黛玉正靠在窗前落泪,紫鹃和雪雁无奈的站在旁边看着。

         “好好的,这又是怎么了?”薛宝钗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倒让林黛玉不好意思起来。她站起身来,随便拿帕子擦了擦眼泪,“没什么,姐姐快坐吧。紫鹃,倒茶去。”

         “先别忙着倒茶。紫鹃啊,我来的时候,好像听见袭人有事找你,你去宝玉那看看,到底是什么事?”薛宝钗坐下后,笑着说道。

         果然,紫鹃急了,看向林黛玉,“姑娘,这?”

         “你去看看吧,有什么能帮忙的就帮着,我这里有雪雁她们呢!”林黛玉不动神色,笑着说道。

         紫鹃没发现什么异常,赶紧应下出去了。

         雪雁见状,笑嘻嘻的端了两盏茶放在桌上,“我去门口守着,二位姑娘放心说话。”

         林黛玉在薛宝钗明镜一般的眼神里,不好意思的低着头,双手绞着帕子,沉默着不说话。

         “今儿你又多想了是不是?别否认,我看出来了。玉儿,你既教我一声姐姐,那我就托大一会,有些话我要和你说一说。”薛宝钗无奈的看着林黛玉,想起后世人对于林黛玉结局的猜测和分析,觉得她的死亡很大程度和她的心境有关系,寄人篱下的敏感,不容于世的孤傲。可是现在的林黛玉父亲尚在,还不是那个无依无靠的孤女,她的性格如果不能改善一下,对将来也是不好的。

         “妹妹有什么不是,姐姐尽管说。”林黛玉后来想想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宝姐姐或许没有别的意思,她只是单纯的觉得那样的场合不适合自己说话,是自己想多了吧。

         “刚才我拦着你不让你说话,其实是不想你被姨妈记恨。虽然你是好意,想为宝玉开解,可姨妈未必会领你的情。其实老太太和姨妈的心思你心里清楚,你讨好了老太太,就得罪了姨妈,我如今是避无可避,而且没几人就要进宫了,所以也无所谓了。可你不一样,林姑父还在江南,哪怕他在着急,你一时半刻也不能离开这里,所以如果没有必要,这些事你还是不要插手的比较好。别忘了还有琏二嫂子呢。”薛宝钗笑着说道,“玉儿,大概也就是这几日,我就要进宫了。母亲那我还算放心,等我进宫后,她就会离开贾府,到薛家老宅子住去。哥哥那我也不担心,既然托付给了林姑父,我也什么都不管了。只是你,玉儿,你性子高洁,见不得那些魑魅魍魉,龌龊的事,可是,人活在世上,这些事在所难免。我不指望着你改了性子,可是,我希望你凡事不要太计较,放在心上。我的话你可明白?”

         薛宝钗也不能把话说的太直接,只能这样模棱两可的说,不过,以林黛玉的聪慧,她相信林黛玉能够听懂。

         林黛玉低头想了半天,放在慢慢点了点头,伸手握住了薛宝钗的手,“姐姐的话我记下来。姐姐走后,我会闭门不出,安心等待爹爹的回信,不会在自怨自艾!”

         “这就对啦。好妹妹,你的好日子在后头呢!放开心怀,多想想美好的事,林姑父那样聪慧的一个人,我想他一定会有办法的,你只管安心等着就是了。”薛宝钗见状,心里安慰了许多,同时也有些好笑,自己这样老怀大慰的感觉是怎么个意思!

         “姐姐,我真的舍不得你。自从娘亲走后,再没人像姐姐这样真心对我了。“林黛玉伏到薛宝钗怀里,可怜兮兮的说道。

         薛宝钗心里又是好笑又是可怜,这林妹妹果然像书里描写的那样单纯可爱,难怪在书里被薛姨妈和薛宝钗几句话一哄,就认了薛姨妈当干妈,被她母女二人玩弄于鼓掌,现在看来,其实在所难免,林妹妹再怎么聪慧,灵巧,骨子里也是个极其缺爱的小姑娘,别人三言两语这么慢一说,她会被蒙骗也是在所难免。

         薛宝钗轻轻拍着林黛玉的背部,心里只希望林如海能料到女儿的性子,或找个老成干练的嬷嬷陪在黛玉身边,或是一劳永逸,给黛玉认一个精明能干身份高贵的义母什么的,免得以后被人用亲情给骗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