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重生
        第二日一早,雪雁就送了厚厚的的一封信过来了。彼时薛宝钗正在梳妆,雪雁珍而重之的从怀里将信拿了出来,双手递给了薛宝钗。薛宝钗接过信捏了捏,“你家姑娘昨晚写到什么时候?”

         雪雁年岁尚小,可人却聪明机灵,“我家姑娘昨夜写到三更方才睡下,一大早瞅着紫鹃姐姐去宝二爷那送东西的时候,特特让我赶紧给宝姑娘送来的。我走时,我们姑娘累了,又睡下了。”

         “这丫头,就是不听话。好了,信我已经受到了,莺儿,你将桌上的那碟子樱桃给雪雁带回去,旁人问起,你就说是我让你过来拿东西的。这件事的轻重你们家姑娘应该给你说过了吧?你自己心里要有分寸!”薛宝钗淡淡的看了雪雁一眼,这个丫头在原著中笔墨不多,可她想着,林如海既然特特挑了她和王嬷嬷跟着林黛玉进贾府,她身上定有什么过人之处。

         果然,那雪雁瞅着房里没有别人,猛地给薛宝钗跪了下来,“奴婢代我家老爷谢谢宝姑娘。奴婢早就知道事情不对,每每想要提醒姑娘,可姑娘一直信赖紫鹃姐姐,奴婢没有单独和姑娘说话的机会,又不知从何说起。”

         薛宝钗暗道,还真是个聪明的人呢!“罢了,你赶紧起来吧,既然心里有了打算,这些日子好好照顾你们姑娘吧,对了,我昨晚上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刚才才想起了,你们姑娘是不是还吃着那人参养荣丸呢?”

         雪雁顿时大惊,“宝姑娘的意思是那人参养荣丸有什么问题吗?不对啊,我一一检查过的,没问题啊!”

         薛宝钗心道果然如此,原来这雪雁竟然会医术,林如海真是苦心积虑啊,只是可惜啊,原著中的林黛玉被紫鹃把持住了,生生将这样的忠仆抛到一边。

         “我只是模糊听了几耳朵,仿佛不是那药有问题,只是那药里的人参不是什么好的,已经没什么药效了。而且,你能保证你检查过的药就是你家姑娘吃下去的药吗?”薛宝钗意味深长的看着雪雁说道。

         雪雁大惊失色,是啊,她怎么忘了这个。姑娘身边的一应事务都是紫鹃再打点,除了紫鹃,剩下的也是贾府的丫鬟,自己和王嬷嬷根本近不得姑娘的身。想到这里,她猛地脸色苍白起来,又猛地磕了几个头,“多谢宝姑娘!奴婢先回去了!”她要趁这个机会,仔细检查一下姑娘的屋子!

         薛宝钗看着雪雁匆匆离去的背影,叹了口气。其实还是薛宝宝的时候,她就很不喜欢紫鹃这个人,她觉得林黛玉之所以会爱上贾宝玉,最后落个泪尽而亡的结果,这个紫鹃功不可没!就是她一直有意无意的在林黛玉耳边说着贾宝玉的好话,也是多此一举的试探贾宝玉的真心,结果使得王夫人对林黛玉更加恨之入骨。

         不难想像,紫鹃之所以会如此做都是贾母的指使,只是林妹妹那样好的人品,她怎么忍心!

         薛宝钗想到这,也没了继续梳妆的心情,她将那封信藏在袖子里,起身去了薛姨妈的屋子。昨晚回来后,她将让薛蟠给林妹妹送信,好让林如海提携一下薛蟠的事告诉了薛姨妈,薛姨妈喜极而泣,原本还有些舍不得,也被薛宝钗三言两语说动了。只是薛姨妈不知道的是,林如海是调教薛蟠,而不是提携!这其中差别可大着呢!

         薛宝钗进门的时候,薛姨妈正和薛蟠盘算着该带些什么东西,薛宝钗无奈的看着地上的四五个大箱子,“母亲,哥哥,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啊!哥哥是去送信,不是去游玩,带这么些东西做什么!哥哥,此事事关重大,你务必轻车简行,赶紧将信送到林大人手上。记住,咱们薛家能不能就此起势,哥哥能不能就此做出一番事业,不坠我薛家紫薇舍人的名声就看这次了!”

         薛姨妈和薛蟠被薛宝钗郑重其事的口吻唬的一愣一愣的,尤其是薛蟠,本就是个十四五岁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被妹妹这样一说,顿时热血滚滚,“妹妹说的对,母亲,不必这么麻烦了,随便收拾几件衣裳,带几个下人,我们这就出发。妹妹的事要紧!”

         薛姨妈还要再劝,薛宝钗点点头,“哥哥做得对,就这么办!”随后,薛宝钗亲自点了几个素日里老实稳重忠心耿耿的下人,又亲自替薛蟠收拾了几件衣裳,塞给薛蟠几张银票,将那封信亲自塞到薛蟠的胸前,“哥哥,这封信你一定要亲自交到林大人手里,他看了信,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然后又走到管家薛忠面前,“忠叔,哥哥就交给你了。”

         薛忠是薛家的家生子,最得薛父信任,对薛蟠和薛宝钗也是忠心耿耿,此次薛蟠去的目的,他也是心知肚明。他郑重的点了点头,“小姐放心,老奴知道的。”

         说着就催促薛蟠等人骑上马离开了。

         薛姨妈泪眼蒙蒙的看着薛蟠的背影,薛宝钗在一边耐心劝诱。忽的,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哎哟,姨太太这是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哭上了?是不是薛大爷又惹事了?嗨,按我说啊,还是宝姑娘好,稳重大方,薛大爷比宝姑娘还不如呢!”

         薛姨妈和薛宝钗听到这里心里都不怎么高兴,可回头一看,说话的是王夫人的陪房周瑞家的,只能将心里的不满掩了下去。

         “周姐姐稀客啊,今日怎么有空来?”薛宝钗松开薛姨妈的手,笑着说道。

         “哦,太太说近日没见姨太太和宝姑娘往我们那边坐坐,正好宫里娘娘赐了些东西来,太太特地让我来请姨太太和宝姑娘去坐坐。薛大爷这是要去哪儿?”周瑞家的笑着说道。

         “哦,我哥哥他还能去哪?还不是和那些个狐朋狗友的玩闹去了!周姐姐先回去告诉姨妈,我和母亲换身衣裳,待会就过去。”薛宝钗抢在薛姨妈前面说道。

         薛姨妈也笑着点点头,“正是这话呢!刚巧铺子里送来了些西洋玩意儿,我觉得挺好的,看看有没有什么喜欢的,给娘娘送去。”

         其实薛姨妈心里是这样说的,不过是个常在而已,还娘娘,有本事,等你当了一宫主位再说吧!还敢说我家蟠儿不好,哼,等我家蟠儿搭上林如海之后,看你们这起子门缝里看人的人还有什么话好说!

         周瑞家的笑嘻嘻的将莺儿递过来的荷包收好,转身走了。

         薛宝钗眼见着周瑞家的走远了,才扶着薛姨妈的手往屋里走去,“母亲千万记得,哥哥的事可不能对姨妈说起啊!母亲应该知道,整个贾府里,姨妈是最不希望哥哥振作起来的那个人。”

         薛姨妈冷哼一声,“你姨妈是个什么性子我如何不知道,以前我还想着姐妹一场,她应该不至于如此吧,可现在知道了,还当我是傻子吗?”

         薛宝钗放了一半的心,自从哥哥查出自己上次小选落选的事真的有姨妈和舅舅的手笔之后,就对王夫人有了间隙,再加上自己有意无意的几句话,薛姨妈现在对王夫人的真实面目心知肚明!

         “母亲记得在姨妈和老太太面前可千万不能如此态度,万一露出什么痕迹,可就不好了。毕竟女儿还没入宫呢!老太太又曾是皇上的乳母,还有些情分在呢!”薛宝钗提醒道。

         薛姨妈慈爱的看了薛宝钗一眼,“放心吧,你母亲我不是傻子。我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你和你哥哥。为了你们,我愿意和她们虚以委蛇下去!”

         “这就好了。”薛宝钗笑着说道。

         与此同时,阿哥所内,一个小太监正跪在地上,神情恭敬的向正在书案前写字的男人禀报着什么。

         那年轻男人写字的手顿了顿,“你是说,薛家花了三万两给薛家姑娘在内务府买了个名额,指名要到卫贵人宫里伺候?”

         “是,那薛家姑娘之前也有一次小选的机会,最后被钟粹宫贾常在家出手给免了去。那次也是薛家心大,想去宁寿宫或翊坤宫伺候。可这次也不知道那薛家怎么想的,居然指名说要去卫贵人那边伺候。而且奴才暗自打听过,这好像是薛家姑娘自己的意思。”小太监恭恭敬敬的说道。

         “呵呵,有点意思,先不要出手,给我盯紧了那位薛家姑娘,最好能弄清楚她为什么要到卫贵人哪里的理由!”写字的男人放下手里的笔,抬起头来,那俊逸温和的面容,眼中却有着和其文雅形象不符的冷漠。

         “是,奴才听着,好像贾常在的母亲想要成就什么金玉良缘,可薛家似乎是看不上那位宝二爷,而且听说那位薛家大爷是个不成器的,或许薛姑娘想要以此来提携家里吧!”小太监依旧恭敬的看到。

         “先盯着吧,卫贵人那里,心思深沉的,背后有人的,都给我想法子撇了去。这个薛氏,再看看吧!”

         “是,爷。”

         小太监恭敬的出去了,年轻男子坐在椅子上,我,胤禩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