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进宫
        即使再放心不下,薛宝钗进宫的日子还是来了。头一天晚上,梨香院一夜亮着灯,薛姨妈在灯下帮女儿收拾着进宫要带的东西。薛姨妈看着小小的一个包袱,悲从中来,想着女儿一进了宫就再也难见面了,薛姨妈看着正在整理账本的薛宝钗,眼泪往下直流。

         薛宝钗听到母亲的动静,无奈的抬起头来,放下笔,挪到薛姨妈身边,拿着帕子帮薛姨妈擦着眼泪,叹道:“母亲不要这样,如今家里眼看着就要起来了,母亲该高兴才是啊!”

         薛姨妈握着薛宝钗的手,“我如何不知道这些,只是一想到从今后就看不见你了,我这心里,就”

         “母亲,您要记住我说的话,明日我前脚进宫,您后脚就跟老太太、姨妈说清楚,理由我已经给您想好了,您按我教给您的说就好了。我不在家的时候,您紧守门户,等着哥哥回来。姨妈若是找您说话谈天,您尽管去,可若是要伸手找您借银子,您就说银子被哥哥和我带走了,您身边只有一万两银子过日子用的。记住了吗?”薛宝钗叮嘱道。

         “我记住了,钗儿放心。宫里人心难测,我儿千万要保重自身,我只要你平平安安的就好,其余的,我都不要了!”或许是分别在即,薛姨妈心里也没有了要女儿攀权附贵的心思了。

         “母亲我知道的,母亲快别伤心了。”薛宝钗有些无奈的抱着薛姨妈,任她靠在肩头哭泣。上辈子的她没有体验过这样的情感,这辈子虽然有些头皮发麻,可却很享受。因为薛姨妈母子对自己的真情实意,所以她也愿意为他们做些什么。

         “对对对,正事要紧。钗儿,给,这里是五万两银票,我都让薛旺给你换成了五十两一张的银票,你在宫中处处需要用钱,千万别省着,缺钱了就让人跟我说啊!宫里用的上的人你都记住了吗?”薛姨妈递给薛宝钗一个紫檀木的盒子,上面一个精致的银锁锁着。“这是钥匙,你贴身收着啊!”

         薛宝钗没有推辞,接过盒子和钥匙,“对了母亲,说道这个,我想起一事。若是我真的要钱,会告诉对方一句暗语,如果对方说对了,那就说明真的是我的意思,如果没有,那就表面对方是来诈钱的,你可千万别给钱啊!”

         “那怎么行,万一人家到时候给你小鞋穿可怎么好?”薛姨妈知道这里面的厉害,元春不过是个小小的常在,宫里就经常有太监借着她的名头打秋风。

         “我又不指着那些太监,平白便宜他们做什么!母亲,你记住了,如果以后我有事让人跟你说,都会问一句紫轩斋廊下的鹦鹉可好?若是来人说了这一句,你尽可以相信他的话。记住了吗?”薛宝钗虽然知道这样也不稳妥,可是没有别的办法。

         “好,我记住了,紫轩斋廊下的鹦鹉可好?”薛姨妈重复了一句。

         “对,若是你有事找我,也让人说一句,汇芳阁的牡丹都开花了。这样我就知道是真是假了。”薛宝钗说道。“若是林姑父回信了,或是哥哥有什么消息了,母亲一定要使人告诉我。还有,林妹妹那里,母亲若是有机会,一定要多帮扶帮扶。若是您有什么解决不了或者无法决断的事就让莺儿跟林妹妹说一声。莺儿,你要好好伺候太太。”

         莺儿脆生生的应到:“知道了,姑娘。姑娘,我真的不能跟着姑娘一起去吗?我想继续伺候姑娘啊!”

         薛宝钗笑了,“我进宫就是给人当丫头的,哪还用得上丫头伺候啊!你好好的伺候太太就是了。我已经跟太太说好了,等你十八岁后就将你放出去,找一个忠厚老实的人嫁了,以后好好过日子吧,连你的嫁妆我都备好了。”

         莺儿红着脸,“姑娘别混说了,我不嫁人的,我等着姑娘回来,还伺候姑娘!”

         薛宝钗笑了笑,并没有将莺儿的话当真。

         第二日,薛姨妈让薛旺亲自驾着马车送薛宝钗到了地安门内的雁翅楼里,薛宝钗笑着对薛旺行了一礼,“家里就拜托旺叔了。”

         “姑娘客气了。姑娘自己好好保重。”薛旺低着头说道。

         薛宝钗拎着包袱,站在门外,抬头看着牌匾上的雁翅楼,淡淡的笑了。自己终于踏出了这一步,从此以后,自己和贾宝玉、贾府再没有什么牵连了。薛宝钗低下头,抬脚往里面走去。

         雁翅楼对面仙客居二楼一户窗户前,胤禟拿扇子指着对面说道,“八哥,那个姑娘就是薛家姑娘,薛宝钗!今年十二岁,虽然年纪小了点,可长的的确漂亮极了!爷看那些八旗秀女未必比得上她,就算有着八旗美玉之称的明月,也没有她好看。八哥好福气啊!”他和胤俄都以为薛宝钗选择良贵人是为了八哥,所以如此说着。

         胤禩看着那个姑娘的背影,没有说话。这几日来,他已经大概掌握了薛家的情况,并且通过宜妃娘娘安插了一个自己人,也在今日进了雁翅楼,到时候,她会和这个薛宝钗一起伺候额娘,既是为了好好伺候额娘,也是为了监视薛宝钗。

         “这个丫头挺聪明的啊!一步一步安排的天衣无缝啊!据江南那边的人说,林如海最近像是换了个人似的,做事也有章法多了,不再像以前那样锋芒毕露了。那个薛蟠,好像也被林如海带在了身边,请了两位师傅,日练武,夜读书,据说瘦了十几斤呢!”胤俄也笑嘻嘻的凑上来说道,“对了,八哥,你对这个薛宝钗到底有没有兴趣啊,你要是没兴趣,弟弟我可就收了啊!长的好看不说,又有心计,爷身边正好缺一个这样的人。”

         “少胡说!人是八哥的!你哪凉快哪待着去!”胤禟不满的瞪了胤俄一眼。

         胤禩没有说话,只是摸了摸鼻子,意味深长的笑了。

         贾家也得到了薛宝钗进宫的消息,反应各异。贾母愣了片刻后便释然的笑了,哼,你如意算盘打的倒好,可人家现在主动退出了,我看你还能找到比玉儿还合适的人选吗?王夫人则是气急败坏的扔了好几个杯子,枉她为了宝玉和宝钗的事费尽心机和老太太周旋,他们薛家竟然背着自己做出这样的事来!她这是预备和自己的元春争宠吗?王夫人不由得阴谋化了。

         至于其他人,因为事不关己,倒是看热闹的多。

         贾宝玉得知后长叹了口气,“又一个深宫寂寞人!宝姐姐什么时候也变得如此世俗了,她是富贵了,可从此后再无天伦之乐,她如何忍心啊?”

         林黛玉听后,抬眼看了他一眼,垂下眼睛,心里对贾宝玉失望不已,亏他一向自诩为护花人,却连宝姐姐的苦衷都不知道!转而想起,按时间算,爹爹的信这几日应该就要到了吧?不知道爹爹会在信里说些什么,有什么安排没有。如果爹爹能回京城父女团聚就好了。

         贾迎春和贾惜春听过之后,只是微微叹息了几句,倒是贾探春眼里闪过一丝艳羡,宝姐姐她还有机会能进宫一次,换成自己的话,恐怕一辈子都没机会踏入那个地方吧!

         此时,薛姨妈正红着眼眶坐在贾母和邢、王二位夫人面前,淌眼抹泪的说着自己的苦衷,“我哪里舍得钗儿进宫受那样的哭,可是怎么办呢?蟠儿那个不成器的,说是往江南走货去了,可谁知欠了一屁股的债。眼看着蟠儿是个不争气的了,我只能将希望放在钗儿身上。使了好些银子帮钗儿在内务府买了个名额,我也不指望着她能如何,只要能伺候好主子,将来能照拂蟠儿一二就够了。”

         王夫人阴沉着脸,一句话也不说。倒是邢夫人假模假样的安慰了几句,“姨太太说的是。不知蟠儿输了多少银子啊?”

         “带去买货的五十万两银子输了个干干净净!我如今也想明白了,银子在我身上,只有给他输干净的份,索性我只留了一万两当作家用,剩下的全给钗儿带进宫了,宫里蟠儿那个混小子总不能冲到宫里去要银子吧!”薛姨妈擦着眼泪说道。

         贾母倒是说了一句,恰好问到了点子上,“不知宝钗想分到哪个娘娘名下,我们也好帮着谋划一二啊。”

         王夫人听了,眼中精光一闪,目光灼灼的看着薛姨妈。

         “嗨,钗儿没有那攀权附贵的心思,她只是进宫去混日子的。我求人将她分到卫贵人哪里了。”薛姨妈苦笑着说道。

         “哦,这样啊!”贾母和王夫人顿时放心了,卫贵人体有异香,天姿国色,无奈身份太低,自从生了八阿哥后,皇上甚少宠信她。薛宝钗选了这么个地方,看样子是没打算和元春争宠,而是将目标放在了那些皇子阿哥身上,果然是个聪明的。

         贾母笑着说道,“我在宫里也认识几个人,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姨太太尽管吩咐。”

         “那就麻烦老太太了,我是真的不放心钗儿呢!”薛姨妈赶紧感激的说道。

         王夫人此时脸上也露出一丝笑意,她虽然不满薛姨妈自作主张,可是宝钗进宫已经成了定局,既不会和元春争宠,若是真的如宝钗所愿,被哪位阿哥看上了,那对元春也是个助力啊!再说,没了薛宝钗,她的宝玉还能配一个身份高贵、家财万贯、身子健康的千金呢!薛家除了宝钗,薛蟠就是个二愣子,薛姨妈则是个没脑子的,稍微哄一哄,薛家的万贯家财还不是自己的。

         王夫人很想当然的忽略了薛姨妈说的薛家的银子都被薛宝钗带走了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