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2|
        薛宝钗正对着镜子发呆,忽然听到窗外有人在叫自己,“宝丫头,宝丫头!”是八阿哥!

         或许是依仗着八阿哥的喜欢有恃无恐,又或者是脑子有问题,薛宝钗竟然气冲冲的推开窗户,压低了声音吼道:“别叫了,我知道我是丫头,别老提醒我好不好?”

         胤禩愣了愣,显然是没料到薛宝钗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他也不生气,或许是因为对面站着的那个人是她吧,所以他格外的有耐心。

         “好,那不叫你宝丫头了,叫你宝儿好不好?宝儿!”胤禩的声音低沉富有磁性,从他嘴里暧昧的叫出宝儿这个称呼,成功让薛宝钗红了脸,她觉得现在这个的感觉很不好,好像一切都不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了。

         从前世开始,薛宝钗就是个很没有安全感的人,因为童年父母的抛弃,幼年、青年的寄人篱下,薛宝钗喜欢将自己的一切都牢牢握在手里,按部就班的规划好自己的未来,这样的人生才让她觉得有些安全感!

         可是现在,胤禩的表现很明显不在她的规划之内!而且,更可气的是,自己对他的表现居然动心了。这真的是个很不好的现象!

         胤禩见薛宝钗没有说话,以为她默认了这个称呼,自己也觉得这个称呼不错,宝儿,宝儿,自己独有的宝贝!很好。

         他笑着将收在背后的手伸了出来,将手里的月季花递了过去,“宝儿,给你的。喜欢吗?”这是他在确定自己的心意后想做了很久的事,上辈子做游魂的时候,他也曾见过西洋人送花给女人,女人都会很开心,尤其是这个话,据说象征着爱情!虽然他不明白浑身是刺的月季花和爱情有什么关系,或许是想告诉大家,爱情会让人受伤?

         薛宝钗看着眼前的花,红灿灿的让人觉得有些刺眼。这是两世为人,第一次有人送花给她呢,这感觉,怎么说呢,好像还不错。

         就在这一瞬间,薛宝钗忽然做了个决定!既然避无可避,那么不如勇敢面对。即使知道前路是条死路,可如果争取都不曾争取过,那将来自己会不会后悔!最重要的是,站在自己对面的那个男人是他!八阿哥胤禩,这是两辈子的人生中,第一个让她动心的男人!

         即使知道他的下场会很凄惨,可薛宝钗也不怕,人生不就是那么几十年吗?如果一起爱过疯过,即使最后是死又如何!

         想明白的薛宝钗抬起头来,伸手接过鲜花,第一次毫无顾忌的对胤禩释放着自己的美丽,“是只有今天才有,还是以后每天都有?”

         胤禩惊喜的笑了,原来一个人要开窍真的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啊!“你喜欢的话,我每天都给你送!”虽然不明白薛宝钗为何改变了态度,可是这不正是他所希望的那样吗?只要结果是好的,过程如何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女人本来就是奇怪的生物,这个名叫薛宝钗的女人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好!”薛宝钗笑了,低头看着手里红的想火一样的鲜花,不管以后会如何,只要此时不辜负这美丽就好。

         很快的,胤禩的变化大家就都发现了,当然了,最先发现的绝对是他的亲亲九弟胤禟。胤禟发现他的亲亲八哥每天一忙完差事就回府,当然了在路上看见什么好吃的好玩的,比如风筝、香包等东西时还会悄悄叫人去买一份。聪明如胤禟,自然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

         这一日,他看着八哥匆匆回府的背影,摇了摇头,“唉!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果然没错!可惜了!”

         胤禛刚好路过,“什么美人关?”他看着八弟的背影,“你是说八弟?他看上谁家小姐了?”

         太子也正好路过,“八弟看上人家姑娘了?谁啊?走,找皇阿玛赐婚去!难得八弟开窍,皇阿玛也可以放心了!”

         同样路过的胤祉,“恩?皇阿玛要给八弟赐婚了?谁家千金啊?我怎么不知道啊!”

         目睹了现实版的三人成虎的胤禟囧了,他只不过一句感慨而已,怎么延伸到最后竟然变成了皇阿玛要给八哥赐婚了?

         胤禟废了不少口舌才解释清楚,他当然不会卖了他八哥,可事实上,胤禩的那点子事在他的有心泄露之下,该知道的都知道了。太子当然是乐见其成,虽然八弟没有野心,可他的能力和好人缘也是够让人忌讳的。弟弟们都大了,都开始有自己的圈子和人脉了,这不能不让太子担心。而胤禩喜欢上一个商户出生的宫女,多好的一件事啊!就凭这个,八弟这辈子都别想登上那个位子!太子决定,他一定要想方设法的促成这件事。

         胤禛则想的有些多,本心来说,他是不赞成的。薛氏出身太低了,可是架不住八弟喜欢,可顶天了也就当个侧福晋吧!八弟是个很有能力的人,如果找一个出身不错的妻子,也是他的助力!改天找个时间和八弟谈谈吧,如果只是当个侧福晋,自己也可以帮着劝劝皇阿玛。

         胤祉则更多的是不相信,身为皇子,说对那个位子没想法那都是自欺欺人的,都是一样的兄弟,为何有人生来就比自己高一等。因此每个皇子成年后,婚姻、差使等等都是增加助力的砝码,他才不相信八弟会喜欢一个身份低微的宫女!肯定是骗人的。

         胤禟、胤俄的想法则简单的多,八哥既然喜欢,那他们做兄弟的就尽力成全。胤禟甚至开始想着该怎么运作这件事了!不过,在这之前,是不是得让八哥去皇阿玛那表个白,毕竟这件事如果没有皇阿玛的首肯,无论如何也是不可能的。

         此时的八贝勒府里,胤禩正在书房练字,薛宝钗站在旁边磨墨。看起来真是一幅红袖添香的美好画面。

         只是,“好好练字,老是看着我做什么?”薛宝钗白了他一眼,笑着说道。

         “因为我的宝儿好看啊!”胤禩笑着回道,自从坦白之后,两个人的关系亲近了许多。在胤禩看来,自己这辈子已经不想去争抢什么了,又难道遇到了一个自己喜欢额娘也喜欢,容貌、性格样样都好的人,何苦要委屈自己去隐藏呢!而薛宝钗也是觉得人生苦短,何苦为了未知的明天压抑自己,乐的一天是一天!所以两个人的相处竟大胆了许多。

         “少来!你看看你的字,还不如我妹妹写的呢,还不专心!”薛宝钗这话倒没说错,她们姐妹都是少见的才女一类的,原主就不用说,大观园中仅次于林黛玉的才女,有的时候甚至能胜出林黛玉一筹。而上辈子的薛宝宝,诗才或许没有,可毛笔字可是在爷爷的要求下,从小练起,每天都练两个小时,没有一天间断,就连高考当天,她都在晚上补齐了时间。因此,光从书法来说,她对胤禩的指责完全没有压力。

         “说到这个,我似乎一直没见你写过字,不如今天就给我写一幅字吧?”胤禩扬眉说道。

         薛宝钗想了想,目光落在书案旁的那盆白海棠上,忽然想起了那首薛宝钗自指身份的诗,也不矫情,拿起笔,换了一张宣旨,信笔写了起来,“珍重芳姿昼掩门,自携手瓮灌苔盆。胭脂洗出秋阶影,冰雪招来露砌魂。淡极始知花更艳,愁多焉得玉无痕。欲偿白帝宜清洁,不语婷婷日又昏。”

         薛宝钗一行写,胤禩一行念,看向薛宝钗的眼神中不由得闪过一丝异样,薛宝钗放下笔,得意的冲他笑了笑,“怎么?我不像吗?”

         胤禩摇摇头,“不像,你比她更灵动,更有生机。”

         薛宝钗笑了,“你说的对,这诗不是我写的,是我在树上看来的,不过我很喜欢这首诗。”

         胤禩笑了,“这首诗里的主人公虽然稳重、端庄、淡雅、宁静,可我不希望你成为这样的人,你的身边,无论何时都会有我的存在,我不会让你一个人不语婷婷日又昏的!”

         不得不承认,从不说情话的男人一旦说起情话来,更让人面红耳赤!薛宝钗也笑了,她直视着胤禩的眼睛,“你若不离,我便不弃!这是我的誓言,更是我的心声。”

         胤禩也笑了,两个人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眼神交缠着。

         当晚,胤禩靠在窗口,忽然想了起来,为什么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会觉得薛宝钗这个名字耳熟了,原来是这样!他做游魂的那些年,曾无数次听人说起过一本书,《石头记》,里面的有一个主人公就叫薛宝钗,她很有文采,写过很多诗,其中最出名的就是这首咏白海棠。只是那个时候,自己更多的注意力放在朝政上,没有将这个放在心上。可今天看到宝儿将那首诗写出来的时候,他便想起来。

         原来自己重生的这个朝代,并不是曾经的那个空间吗?又或者,自己是重生到了一本书里,可是他记得石头记里的朝代是模糊的啊!

         好吧,现在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怎么感觉,宝儿也不是书里的那个宝儿了?难不成,宝儿和他一样,都是重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