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位
        事实证明,胤禩的担忧根本就是多余的。他们还没走到乾清宫,康熙对这件事的处置就已经传遍了整个皇宫,郭络罗氏不知礼节,蛮狠骄纵,对皇子、妃嫔出言不逊,看在老安亲王的份上,康熙饶她一命,只是见都没见她,派人将她赶出了皇宫,并下旨,剥夺她参加选秀的资格,有生之年不许踏入紫禁城一步。而安郡王教女不善,由多罗郡王将为奉恩镇国公。

         据说宁寿宫里,本来还仗着身份为明月说好话的安郡王福晋,听到康熙的旨意后,当场就晕了过去。最后是被人抬着除了紫禁城的!

         “哈哈哈!真是太过瘾了!八哥,你不知道,那安郡王福晋仗着和皇玛嬷同族,一直趾高气扬看不起别人,弟弟和皇玛嬷说起事情的经过时,她居然几次三番想要打断我的话,甚至言语之中,多为郭络罗氏辩解,就差没明说是八哥的错了!好在皇阿玛圣明,哼,你们是没看见,那安郡王福晋,哦不,现在该是镇国公福晋,当时脸色就刷的一下白了,然后眼一闭,晕了过去。该!”胤禟眉飞色舞的说道。

         胤俄得意的瞥了胤禟一眼,“这可都是弟弟我的功劳。皇阿玛哪里,可是我去说的。”

         说到这,胤禟十分感兴趣的凑了过来,“对了,你到底是怎么跟皇阿玛说的,皇阿玛居然这样生气,你可以啊!”

         胤俄笑而不语,实际上他也有些糊涂,不明白皇阿玛为何如此盛怒,不但处罚了他一向喜爱的郭络罗氏,甚至一下子就将安郡王连降三级。他想了半天都想不明白,最后只能归结于自己的个人魅力了。

         实际上胤禩也在思考这个问题。皇阿玛这次真的是火大了,居然直接将安郡王府由郡王贬为镇国公了。而且,明月也不许参加选秀,八旗女子不能参加选秀这意味着什么,大家都清楚!皇阿玛为什么会这么生气,是因为自己吗?还是因为额娘?胤禩不由得心里期待着。

         乾清宫内,康熙一个人坐在御座上生着闷气。李德全瞥了一眼师傅梁九功,只见他微微摇头,李德全担忧的看了阴影里的康熙一眼,低下了头。

         康熙现在心里五味陈杂,事实上,当他听到胤俄转述的那些话后,他恨不得当场杀了郭络罗氏,他是太宠这个贱人了,才会使得她如此有恃无恐,居然敢辱骂他的八阿哥,敢看不起他的妃嫔!

         可是后来,康熙的心由盛怒又变为自责,卫贵人和八阿哥的身份如此尴尬是谁造成的,归根结底还是自己,正是因为自己对卫贵人和八阿哥的忽视,别人才会揣度圣意,这样漠视鄙夷卫贵人!

         康熙不由得反思起来,自己对卫氏是不是太冷酷了点。就连身份比卫氏都不如的乌雅氏,在生下四阿哥时都已经是贵人了,生下六阿哥时已经是嫔了,如今更是四妃之一。可卫氏到现在还是个小小的贵人。

         康熙不由得想起先前说起婚事时胤禩的话,原来胤禩心里早就知道,他和卫氏的身份尴尬,知道就算郭络罗氏真的嫁给了自己,也不可能真心看得起卫氏和胤禩。所以他宁可娶一个身份低微的福晋,只求对方能好好对待卫氏。这样的尴尬,都是自己造成的!

         所以,即使盛怒之下,发作了安郡王府和郭络罗氏,康熙的心情还是没有好转。他很想做点什么,让人们不再看不起这对母子,可又怕做的太过分,反而惹出事端!可是,郭络罗氏这么一闹,他如果什么表示都没有,岂不是证明了郭络罗氏的话?

         康熙陷入两难之中。

         第二天一早,六宫中忽然接到一道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圣旨,圣旨的辞藻不算华丽,只是晋封钟粹宫卫氏为嫔,赐号良。若说晋封卫氏为嫔,诸位嫔妃们都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只是这封号,就有些意味深长了。

         永和宫中,德妃正在对镜梳妆,听到这个圣旨后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说了句,“这是她该得的。”然后便不再说话,只是对着镜子左顾右盼,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身边的宫女很有眼力劲,凑趣道:“四阿哥送的这副首饰真的很漂亮啊,娘娘带上去更显年轻了。”

         若是以往,德妃听到人说四阿哥时总会有些不自然,有些冷漠,可今天她却一反常态,笑容满面,“真的吗?本宫也觉得这套首饰挺适合我的。”说着,还对着镜子左看右看。

         宫女们纷纷低头微笑,昨天下午,四阿哥忽然来了永和宫,挥退了伺候的宫女,和德妃说了好长时间的话,最后母子俩好像都哭了。过了好长时间,德妃才唤人进去伺候,母子俩都红着眼眶,德妃对四阿哥的态度也自然多了,亲密多了,甚至自己拿帕子帮四阿哥擦脸。

         四阿哥对德妃的态度也来了个360度的大转弯,以往有些生疏、冷漠的四阿哥居然温顺的抬起了头,任凭德妃在他脸上动作,只是若是脸不那么红的话,一切都看起来那么自然。

         德妃想起昨儿个和胤禛的剖心之谈,母子俩终于解开了多年的心结,胤禛诉说了自己对生母的渴望,诉说了他见到自己和胤祯之间自然的相处时有多羡慕,然后又反思了自己对德妃的态度。德妃听着自己一出生就被抱走的长子这样说哪里还忍得住,她也向胤禛表达了自己当初的无奈,后来不和他亲近是因为答应了孝懿仁皇后,后来等胤禛回到了自己身边,自己有心和他亲近,可是却不知道从何做起,而胤禛对自己冷漠的态度更是让她以为胤禛心里惦记的是孝懿仁皇后。

         母子俩抱头痛哭,说了很多心里的话。后来她们才发现,母子俩的性格其实是那么相像,固执、倔强,如果没有今天这般剖白,恐怕她们母子有生之年都无法真正和对方成为交心的母子。而也是这个时候她们彼此才发现,原来以为一辈子都无法说出口的话,其实也并不是真的那么难以说出口。

         如今心满意足的德妃哪里还顾得上良嫔啊!她对四阿哥的母爱正开始泛滥,如今正琢磨着四阿哥的喜好,想要投其所好一番呢!

         而宜妃因为胤禟和胤禩交好,自然不便对卫氏封嫔有什么不满了。只是微微含酸的说了句,“总算是母凭子贵了!”同时心里也暗暗鄙夷了那个郭络罗氏,幸亏自己和她不是一支的,否则就凭这样的蠢货!自己的脸也被她丢尽了!

         惠妃年纪大了,卫氏又是自己宫里的人,她也没什么不高兴的,只是有些担心胤禩的反应,毕竟是自己亲手养大的孩子,以后不管好不好,也是老大的助力啊!

         荣妃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了,她生了四子三女,只活了一儿一女,她年纪也大了,身子亏损的严重,早已经失宠于皇上了,只是看在三阿哥和荣宪公主的份上,皇上对她也多加照拂罢了。如今她的心思都扑在三阿哥身上,哪里还管谁封嫔啊!

         至于其他的妃嫔,虽然满心含酸,可到底圣旨以下,她们就算不高兴,也只能在背后嘀咕几句了。

         当胤禩得知后,竟有些哭笑不得,上辈子,直到三十九年才被封嫔的额娘,这辈子居然因为这么可笑的原因提前封嫔,他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该欢喜呢还是该伤心!

         可是理智告诉他,他应该欢喜,发自内心的欢喜,这样才能证明皇阿玛的伟大、英明!

         胤禩整理好心情和表情,准备迎接兄弟们的祝贺。

         而疏朗斋里则是另外一番景象。原本安静沉寂的疏朗斋,忽然热闹起来,周围的一些答应常在纷纷前来道贺,卫氏强颜欢笑送走了前来道贺的诸人,看着手里金黄色的圣旨,忽然觉得这道圣旨那么烧手!

         这是她的儿子,用自己的尊严为自己换来的荣誉!这让她情何以堪啊!

         薛宝钗走了进来,看着卫贵人正对着圣旨掉眼泪,站在她身后的芳草正用眼神示意自己赶紧开解卫贵人,这若是让别有用心的外人看到了,还以为贵人对皇上的圣意心有不满呢!

         薛宝钗慢慢走了过来,接过卫贵人手里的圣旨,笑着说道:“主子可是欢喜的哭了?这很不应该呢!虽说册封礼在下个月初二,可主子也很该梳洗一番,去给皇上、皇太后磕头谢恩呢!”薛宝钗借着圣旨的遮挡,隐晦的掐了掐卫氏的手。

         卫贵人,不,应该是如今的良嫔,反应了过来,胤禩已经为自己付出了这么多,自己这个做额娘的不能再给儿子添祸了,“对,本宫高兴的糊涂了。芳草啊,快将这圣旨供起来,兰因、宝儿,你们替本宫梳妆,本宫先去宁寿宫给太后娘娘请安,再去乾清宫外给万岁爷磕头。”

         芳草等人松了口气,顿时喜气洋洋,忙了起来。

         良嫔此去宁寿宫并未受到什么冷待,皇太后一向是以康熙的意思为主的,康熙现在摆明了要给自己的妻儿做主,皇太后也不会逆着康熙的意思,于是这对婆媳气氛融洽的说了一会话。皇太后倒是有些惊喜,良嫔居然会说蒙古话,宫中会蒙古话的嫔妃本就不多,别的也只是能说上一两句罢了,而良嫔居然能对答如流,这让皇太后很是高兴,临走时叮嘱了好几句,让她有事没事来陪自己说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