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掌掴
        看着沿途经过的宫女太监都以一种八卦、诡异的眼神看着自己和八阿哥这对组合,甚至走的老远了,薛宝钗都能听到她们在身后还在窃窃私语。薛宝钗有些无奈的想着,好嘛,自己这下是一朝成名天下知了,都是托了这位心血来潮的八阿哥的福!

         眼看着八阿哥领着自己都快将御花园逛了个遍了,可还是一句话都没说,薛宝钗隐晦的锤了锤腿,脑子里忽然冒出了个有些可笑的想法,八阿哥他该不会是故意在耍自己玩吧!

         八阿哥忽然停下了,薛宝钗差点没刹住,一头又撞了上去。她有些无奈的看着八阿哥,怎么了这是。

         胤禩看着眼前波光粼粼的水面,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感觉自己的心情好了不少,“薛宝钗是吧?你有没有嫌弃过自己的出身,还有你的家人?”

         薛宝钗愣了好一会,才明白八阿哥说的是什么意思,她眨眨眼睛,八阿哥这是在康熙那碰钉子了,还是康熙给他委屈受了,听这话音,好像还跟卫贵人有关啊!

         薛宝钗沉吟了一会,才斟酌着开口道:“奴婢不知道八阿哥有没有听说过这样一句话,民间有句俗语是这样说的,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

         八阿哥没听过这样的俚语,有些意外,嘴里喃喃念叨着,忽然笑了起来,“你说的很对,可是今天居然有个人问我,有没有嫌弃过额娘的出身!呵呵呵,真是好笑!更好笑的是,问出这句话的人竟然是我的”

         胤禩嘲讽的笑了,到底没有继续说下去。薛宝钗也暗自松了口气,她终于明白八阿哥今天为什么这么不正常了,她想了一会,才犹豫着开口使着劝道:“奴婢在家时常听得父亲说过这样一句话,行事但凭心意,俯仰无愧人心。奴婢觉得这句话说的极好,凡事怎能尽如人意,只要问心无愧就好了。”

         胤禩有些意外的回过头来,看着那个才到自己胸口的丫头,以她的年纪,这样的身高已经算高的了,可是在自己面前还是矮了些。他开始有些明白,为什么额娘这么喜欢这个丫头了。胤禩低低的笑了起来,“你很好。”

         薛宝钗有些莫名其妙,我很好,什么意思啊?这是褒义还是贬义啊?可是看着忽然心情变得明朗的胤禩,薛宝钗识趣的低下了头,得了,他高兴就好,自己总不能上去揪着人家的衣领问你到底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啊!

         只可惜,这样安静的气氛没有持续多久就被一阵尖利的女声破坏掉了,“爱新觉罗胤禩,你为什么拒绝我!”

         八阿哥听到有人当众叫着自己的名字顿时脸色就沉了下来,回头看去时,发现那个人居然是郭络罗明月时,脸色更黑了。“格格请自重!这里是紫禁城,不是安郡王府!还有,谁给格格的胆子,可以直呼本阿哥的名讳!”

         明月脸色一白,有些心虚,刚才盛怒之下她直呼了八阿哥的名字,此时想来的确有些不妥,可这丝心虚顿时被拒绝后的羞辱掩盖了,再加上她觉得八阿哥只是个身份低微的阿哥,额娘更是辛者库出生,如何比得上自己,出身高贵,顿时又耻高气扬起来,“你不过是个辛者库出身的贵人所出的阿哥,本格格就是直呼你的名字又如何?这是你的福气!我问你,你为什么要拒绝我?我哪里不如你意了?娶了我你能得到什么你不知道吗?”

         薛宝钗见八阿哥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顾不上猜想八阿哥为何拒绝官配的原因,只想着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否则的话难保一会战火不会烧到自己身上!

         “站住,你是哪个宫里的宫女,见到主子也不下跪请安!”明月眼睛尖,薛宝钗稍动一下就被发现了,她打探的目光在八阿哥和薛宝钗之间来回游移着,以一种恍然大悟的表情说道,“原来如此,怪不得你不肯娶我,原来就是因为她啊!哼!真是好笑!放着身份高贵的宗室格格不娶,却和这个身份低贱的宫女谈情说爱,你就和你生母一样,是个下贱”

         “啪”的一声打断了明月格格的口不择言。

         胤禩面沉如水的瞪着明月,薛宝钗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看着八阿哥,原来再温和的人一旦发起脾气来也是这样厉害的啊!

         得知情况匆匆赶来恰好目睹这一幕的以四阿哥为首的几位阿哥面色也很是不满,九阿哥冲上去就想再给那个郭络罗氏几巴掌!不过一个和硕格格说出的女儿而已,没品级没封诰,看在皇阿玛的面子上称呼她几声格格,就真以为自己出身多高贵了!居然敢看不起八哥!老子非抽死她不可!

         四阿哥一把拉住九阿哥,“九弟,且慢!”胤禟不解的看着四哥,不明白四哥为什么组织自己!胤俄也是一脸的不满。胤禛同样愤怒的很,不过他毕竟年长些,想事情也周到些,“九弟,你口齿伶俐,赶紧去皇玛嬷那,趁着安郡王福晋还在,将这件事从头到尾说清楚!记住,一定要当着所有人的面说!”胤禛目光森冷,不管八弟的生母是什么出身,可八弟是皇子阿哥,一个没品级的郡王府的格格,居然敢对皇子阿哥出言不敬,由此可见,宗室内真的该好好整顿一下了!

         “十弟,你性子憨厚,你去找皇阿玛,也不必多说,只管将事实和皇阿玛说清楚。”

         胤禟和胤俄恍然大悟,不由得由衷的佩服起四哥来,要不怎么说人家是哥哥呢,想的就是自己周全,自己光凭着一时之气冲了上去,可事情就难收拾了,搞得不好,还会被指责目无宗室,以大欺小呢!四哥这么一来,就坐实了郭络罗氏的罪状!皇阿玛和皇玛嬷有心偏袒也不行了!而且,以他们对皇阿玛的了解,皇子阿哥这样被人鄙夷,说不定皇阿玛表现的会比他们更生气愤怒!

         “好,四哥,我们这就去。老十,学着点!知道到了皇阿玛面前该怎么说吗?”胤禟边走边教训着胤俄。

         胤俄性子急,干脆跑了起来,一边跑一边回头嚷道:“我不是傻子!我知道该怎么说。”

         那边,胤禩目光森冷,直直的盯着被打蒙了的明月,“爷从来不打女人,你是第一个!”明月惊慌失措的看着胤禩,心里有些害怕,可转眼间看到了往这边走着的四阿哥胤禛,她立刻又恢复了底气,她瞪着眼睛,“你居然敢打我,你居然为了一个宫女打我!”

         薛宝钗无言的翻了个白眼,她是招谁惹谁了啊!从头到尾,她一句话也没说过好不好?这样狗血的剧情,她真的无力招架啊!

         胤禛板着张脸,但说的话却是一针见血,“郭络罗氏你不要含血喷人!事情的始末我们都看在眼里,你以为凭你一个人就可以扭转是非吗?谩骂皇子,侮辱嫔妃,不知道是谁给郭络罗氏,或者说是谁给安郡王府这个胆子的!”

         明月见四阿哥胤禛上来就说的这样严厉冷酷,心里更加发慌了,“我去找太后娘娘和皇上!皇上会为我做主的!”明月转身就往乾清宫跑去。

         胤禩并没有去追,即使是盛怒之下,他也留意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自然看到了九弟、十弟去哪儿了。胤禩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向胤禛拱手行了个抱拳礼,“多谢四哥了!”

         胤禛的脸色也十分不好,他拍了拍胤禩的肩膀,“别跟他一般计较!走,我陪你去皇阿玛那!”

         胤禩点了点头,转头看向薛宝钗,叹了口气,“今天这样的状况,你一时是走不了了,这样吧,你先跟我一起去乾清宫。不必担心,爷不会让你出事的。”

         薛宝钗很想大声说不,可是她知道,在这个皇宫大内,是轮不到她发表自己的意见的!于是低着头保持沉默,只是身体已经站在了胤禩身后,默默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愿。

         胤禩有些担心,今天这件事,不知道能不能善终,自己肯定是不会有事,只是这薛氏上辈子的这个时候,皇阿玛的确很疼爱明月,一来是因为她的性子爽朗,二来是因为她的额娘和和硕柔嘉公主关系不错,皇阿玛看在柔嘉公主的份上,封了她一个和硕格格,因此对明月也格外优待些。

         明月谩骂皇子是肯定有错的,可她若是将所有罪责推到薛宝钗身上,不过一个宫女而已,皇阿玛不会在乎的。按说以前,自己也不会在乎一个宫女的性命。可额娘喜欢这个薛氏,如果薛氏真的无辜枉死,不用想也知道,额娘会如何伤心欲绝!

         唉!胤禩觉得有些头疼!他捏了捏眉心,想着待会该如何在皇阿玛面前帮薛氏转圜。胤禛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回头看了看一直低眉顺目保持落后三四步距离,没有惊慌失措,态度淡定的小宫女一眼,低声问道:“这是卫贵人身边的丫头?”

         胤禩点了点头,“我从皇阿玛那出来,心情不好。正好撞上了她,便想问问额娘的近况。结果反而害了她!额娘挺喜欢这个小丫头的,如果她嗨!”胤禩为难的摇了摇头,一脸的担忧。

         可看在胤禛眼里,他却有些羡慕,八弟也是一生下来就被抱离了卫贵人身边,可八弟他对卫贵人还是如此思念孺慕,相比之下,自己对额娘的态度是不是稍显冷淡了一下?毕竟,当初的事也不是额娘一个贵人可以做主的,而且,自己去了孝懿仁皇后身边,对自己也更有好处,自己是不是该换位思考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