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4|
        薛宝钗顾不得什么仪态了,双手拎着裙角快步走上台阶,刚跨进大门,就看见薛蟠和薛宝琴正一左一右的扶着薛姨妈走了过来,薛蝌和莺儿则跟在身后。

         双方视线一对上,都愣住了。薛宝钗这才知道,她是真的很想念薛姨妈和薛蟠,尽管他们有着各种各样的缺点不足,可怎么办呢,这就是她的家人啊!这时候的她才了解,为何原著中薛宝钗那样聪明的一个人,会心甘情愿的为了母兄答应所谓的金玉良缘,或许这就是好亲情的力量吧!

         薛宝钗先反应过来,快走几步,在薛姨妈面前跪下,“不孝女宝钗见过母亲!”没等薛宝钗拜下去,薛姨妈早已经挣脱了薛蟠的搀扶,一把拉着女儿,将她搂在怀里,心肝肉的叫着大哭了起来。

         “我的钗儿啊,你这样说不是在拿刀剜我的心吗?我的心肝啊!”

         薛宝钗被薛姨妈的情绪感染了,母女两抱头痛哭了起来,当下,薛蟠、薛蝌、薛宝琴等人都掩面哭了起来。

         薛蟠到底是男儿家,又经过一番历练,早已非昔日的吴下阿蒙,他擦擦眼泪,上前扶着薛姨妈的胳膊,“母亲,妹妹不在家时你总是惦记着,好容易妹妹回来一次,不好好说话,把时间都浪费在哭上了,岂不可惜?我看着妹妹瘦了,吃饭了不曾?莺儿,你快去厨房说一声,将姑娘素日爱吃的都赶紧端上来。”

         薛姨妈这才想起来,是了,不能这样浪费了。她擦擦眼泪,拉着女儿的手不放,“是啊,你哥哥说的对。你怎么出来的?什么时候回去?”

         薛宝钗也不好意思的擦着眼泪,对着薛蝌和薛宝琴笑了笑,方才说道:“是八阿哥带我出来的。酉时一刻就得回去。”

         薛姨妈大惊,这么快,她还以为可以在家待几天呢!“怎么快就要回去?”

         薛宝钗笑着拍拍薛姨妈的手,“母亲,这是宫里的规矩,这次能出来,还是托了八阿哥的福呢!母亲,我好容易回来一次,这老宅我还是第一次来呢,不让我进去看看吗?”

         薛姨妈点点头,“对对对,瞧我糊涂的,走,我们进去坐。”

         一行人到了暖阁内分别坐下,薛姨妈拉着女儿的手不肯放,一双眼睛贪婪的打量着女儿,薛宝钗也不扭捏,仍凭薛姨妈打量着,自己和宝琴、薛蝌等说着闲话。

         “瘦了好些了。”薛姨妈流着眼泪说道。

         薛宝钗没有回答薛姨妈的话,只是笑着看着薛蟠说道:“听说哥哥如今长进了,妹妹本来还不信,今日一见,果然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后家里就要指望哥哥了!”

         薛蟠红着眼睛,郑重的对薛宝钗施了一礼,“哥哥和薛家能有如今,多亏了妹妹!还请妹妹受我一礼。”

         薛宝钗赶紧站起来想要避开这一礼,薛姨妈按着她不让动,“这是你该受的!若不是你,薛家哪有今日?内务府对咱们家多方照顾,还不是你在宫里伺候良嫔得力的原因!人贾家的大姑娘还是常在呢,也没见她为家里带来什么好处!反而还要家里接济!哪像我的宝钗,就是能干!”

         薛姨妈一脸骄傲的说道,只是说着说着眼泪又下来了,“只是苦了我的宝钗,咱们家虽不是什么大富大贵,可你们姊妹几个也是从小娇养着长大的,何曾吃过苦。如今好好的从千金小姐变成了伺候人的宫女,你看看你,都瘦了一圈了!”

         薛宝钗无奈的摇摇头,“真的瘦了吗?我倒觉得我现在的精神好了很多啊!”眼看着薛姨妈还要哭,薛宝钗赶紧说道,“母亲,我好容易来一次,您就没什么话嘱咐我的吗?”

         薛姨妈愣了愣,“对,你说的对。”

         恰好此时,香菱和莺儿端着几碟子点心进来了,“太太,大爷、二爷,大姑娘、二姑娘,点心来了,这都是素日里大姑娘爱吃的,姑娘好容易回来一次,赶紧尝尝吧!”

         薛宝钗见香菱气象一新,很不像原来的样子,不禁有些好奇,询问的眼神看向薛蟠,薛蟠有些不好意思,薛姨妈也是笑而不语,最后还是薛宝琴在宝钗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薛宝钗听后惊喜的笑了,是了,她怎么忘了这一茬啊!“太好了!恭喜哥哥,恭喜嫂嫂了。”

         薛蟠倒是满不在乎的笑着,香菱害羞的躲了回去。

         薛宝钗笑着对薛姨妈和薛蟠说道:“如果哥哥说的是真的,那倒真的是件好事了。只希望哥哥从此以后,能好好善待嫂嫂!积德行善的人家,必能福荫后代。”

         薛蟠郑重的对薛宝钗说道:“妹妹放心吧!哥哥如今已经改过自新重新做人了,以后妹妹大可放心!哥哥必定会重整家业,等妹妹回来时,给妹妹一个全新的薛家!”

         薛宝琴也俏生生的挽着薛宝钗的手说道:“是啊,大姐姐放心,大哥哥如今和从前可不一样了,大哥哥还说等大哥哥回来,让哥哥去读书考科举呢!”

         薛宝钗惊喜的说道:“真的吗?这太好了,哥哥想的很对,兄弟齐心,定可以重振薛家门楣!宝钗如今也帮不了兄弟们什么忙,还要麻烦兄弟们照顾母亲,实在惭愧的很!”

         薛姨妈嗔道:“胡说什么,若没有你,哪有这样的机会。对了,还有件事要告诉你,前几天,你林妹妹来了。林大人如今回京了,皇上让他做了户部侍郎,如今就在京城定居了,你林妹妹也早早的就被林大人接回去了。她那日来时,还问起过你呢!因为不能见你,难过的很呢!对了,她还给你留了点东西,嘱咐我有朝一日能见到你的话就拿给你。莺儿。”

         “是,奴婢知道了。”莺儿欢喜的应了一声转身走了。

         “说起东西来,我也给母亲妹妹们带了好些东西呢!”薛宝钗笑着打开自己带出来的包袱,一一拿起来给大家看,“这都是宫里娘娘们赏的,款式虽不新颖,可胜在上面的宝石珠子都是上好的。还有几件衣裳,都是主子们没穿过的,我瞧着妹妹穿很合适,妹妹也可以选几件送给梅家的姑娘们。我记得梅翰林家还有两个未出阁的女儿吧!”

         说起了梅家,薛宝琴羞红了脸,上次特特下了帖子请了梅家上门做客,自己也在花园里悄悄见了那梅家少爷一面,很是合意。而梅家太太的态度也亲热和蔼,言谈举止中对这门亲事和自己十分满意,还将手上戴了二十多年的镯子褪下给了自己。

         这态度和自己才进京时的不闻不问全然相反。薛宝琴虽不曾外出,可也知道,这样的转变大概也是因为大姐姐入了宫里贵人的眼吧!后来哥哥特特出去打听过,才知道是八阿哥在梅翰林面前无意的夸了薛家几句。

         因此,薛宝琴心里很是感激这位大姐姐的。

         “还有这两块玉佩,也是主子们赏的。我瞧着正适合哥哥和蝌弟带。”薛宝钗笑着将盒子递给薛蟠,薛蟠打开一看,玉质清透,是上好的玉石。玉佩下坠着的如意结真是妹妹的手笔。薛蟠也不和妹妹客气,自己随手拿了一块递给薛蝌,又将剩下的那一块带在了身上。

         薛姨妈慈爱的看着她,“你自己留着吧,我们都有的。”

         薛宝钗笑着说道:“宫女的穿戴都是有规矩的,这些我都不适合戴,留着也是白留着,倒不如给母亲妹妹戴,我见了心里也欢喜。”

         “大姐姐快吃些点心吧!看看味道可还好?”薛宝琴也劝道。

         “对了,母亲,贾家如今怎么样了?”薛宝钗随手拿了一块红豆酥咬了一口。

         “贾家?还不是老样子?”提起贾家,薛姨妈语气里满是不屑,“也不知道是不是坏事做多了,报应来了,你姨妈啊,中风了!”

         “什么?中风了?”薛宝钗手里的红豆酥掉在了桌子上,诧异的问道。

         “是啊!良嫔娘娘封嫔那一日,不知怎么回事,你姨夫也被叫进了宫,等消息的小厮不知怎么听的话,阖府上下以为是元春封嫔了,你姨妈高兴过了头,居然当场顶撞老太太,结果消息传回来说弄错了,你姨妈当即就晕倒了。后来请医诊脉的,人参燕窝什么的养着,身子也还算不错。最近不知怎么搞得,居然又晕倒了,醒来后发现半边身子不能动,太医来看说是中风了。”薛姨妈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还没享到女儿的福呢,如今就成了这个样子。”

         薛宝钗心下黯然,看来自己这个蝴蝶翅膀改变了许多啊!要不然王夫人不会像现在这样失了分寸,结果弄得这样的下场。

         “太太,姑娘,林姑娘送来的东西拿过来了。”莺儿捧着一个木盒笑嘻嘻的说道。

         “快来看看,也不知道是什么好东西呢!”薛姨妈笑着说道,薛宝琴也伸过头去,感兴趣的看着。

         薛宝钗其实也很好奇,她打开盒子一看,是一支精美华贵的簪子。薛宝钗眼眶有些湿润,古代女子讲究十五岁及笄礼,林妹妹这是知道自己及笄礼的时候她肯定不能到场,所以提前给自己送了这份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