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5|
    薛姨妈见了,也笑了,“林姑娘还是这样慧黠。你不知道,如今的林姑娘比之前可开朗多了,或许是有亲人在身边吧,底气也壮了些。说起这个,还有好笑的呢!你凤姐姐家的琏二哥不知怎么的,走了林大人的门路,如今外放到外地做官去了,前些日子已经上任去了。老太太不许,结果贾府大老爷几句话差点没将老太太气的半死。”

     薛宝钗诧异的扬了扬眉,“真的吗?凤姐姐呢?她没有阻拦琏二哥哥吗?”凤姐不是一向和姨妈交好的吗?如今姨妈病重,她怎么舍得放弃这唾手可得的权利,和琏二哥哥外放呢!

     “夫荣妻贵,琏儿知道上进,凤丫头哪有舍不得的道理!她如今有了身孕,早就已经卸了管家之职了,如今在家里安心养胎,只等着给琏儿生个大胖小子,就拖儿带女的去和琏儿一家团圆了!”薛姨妈得意洋洋的说道,凤丫头能有如今,还不得多亏了自己。

     薛宝钗从薛姨妈的神态中也猜到了这其中或许也有薛姨妈的一份功劳。

     薛宝琴接着说道,“这还远远不止呢!大姐姐你不知道,林姑父去贾府接林姐姐的那日,那贾家老太太还妄图以身份压人,说要为贾府的凤凰蛋贾宝玉聘了林姐姐为妻呢!还是当着所有人的面说的。害的林姐姐都哭了。结果林大人说了什么姐姐猜猜?”

     薛宝钗哪里知道,老实的摇了摇头,薛姨妈当日在场,笑的合不拢嘴,“林大人故意当着所有人的面诧异反问老太太,林姑娘乃是在旗秀女,未参加选秀如何能擅自婚配?难不成老太太忘了吗?”

     薛宝钗一下子笑了出来,这林如海说话还真不客气啊,或许林如海和老太太对此早已经有了默契,可如今林如海得知了贾府是如何对待林黛玉的,哪里还肯同意这门婚事!更何况,当初贾敏是暗中抬到了镶蓝旗,才得以婚配林如海的,这样的内幕也是薛宝钗无意中听惠妃说起过的,估计贾母也不知道吧!

     “只是,若不是林大人自己说,谁知道林家居然是旗人啊!西林觉罗氏,满洲镶黄旗人,林姑娘的人品身份,宝玉如何配得上!不过是痴心妄想罢了。更何况,如今宝玉身边也多了个活泼俏皮、宜喜宜嗔的史湘云,宝玉估计对林姑娘也没那么在意了。老太太对宝玉那真是真心疼爱,只可惜,惯子不孝,这句话一点都没说错。”薛姨妈感慨的说道,然后故意看着薛蟠,直看的薛蟠不好意思的扭过头去。

     薛宝钗见了,颜面而笑。

     薛宝琴缠了上来,追问着薛宝钗在宫里生活如何?薛宝钗当然是报喜不报忧,说自己如今学着下厨做些药膳,良嫔娘娘很喜欢吃,储秀宫里和睦友爱,大家对自己都很好之类的。

     大家虽然知道这些话真假参半,在宫里当差,哪有那么容易的事。可当着宝钗的面,谁也不肯拆穿这件事,只是不住的笑着点头,继续听宝钗说话。

     相聚的时间总是十分短暂,一转眼,离开的时间就要到了。薛宝钗心中再不舍,此时也只能笑着站起来和大家告辞了,“母亲,哥哥,蝌弟,琴妹妹,我该走了。以后还有机会再见的。”

     薛姨妈的眼泪一下子就飚了出来,她紧紧拉着薛宝钗的手不放,心知这一松手就不知道何时再见了。

     薛蟠也红着眼睛,不过他毕竟是男人,不会像薛姨妈那样失态,他一手搀扶着薛姨妈,一手想要像小时候那样将妹妹搂在怀里,可看着如今纤侬合度的妹妹,他的手在空中伸了又伸,到底没落下去。妹妹已经长大了,不再是小时候偎在自己身边哥哥长哥哥短叫着的小女孩了。

     薛蝌和薛宝琴虽然也伤心,可到底比薛姨妈、薛蟠好一些。薛蝌是男子,到底顾忌着一些,只站在薛蟠身侧关心的看着,薛宝琴则上前一手拉着薛宝钗一手拉着薛姨妈,“伯母、姐姐这是在做什么。姐姐如今万事都好,伯母这样哭,岂不是让姐姐在宫里也不能安心?姐姐今日既然能出来,以后说不定还可以出来呢!以后的时间还长着呢,伯母何苦争一日之长短呢!”

     薛宝钗擦擦眼泪,笑着说道:“琴儿到底长大了,说的很有道理呢!母亲放心,八阿哥说了,以后有机会,他还会带我出来的。”

     薛姨妈听后只顾着高兴,倒是薛蟠和薛蝌听出了什么,“妹妹?”

     薛宝钗回头看着薛蟠,“放心吧,哥哥,妹妹知道哥哥的意思,妹妹只告诉哥哥一句话,薛家女,绝不为人妾室,即使是皇子阿哥也不行!”

     薛蟠叹了口气,“我不是说这个,我只是担心你会受伤!说到底是哥哥没用,不能为你撑腰。”

     薛宝钗笑的明媚,“哥哥既然知道,就更应该努力上进才是。蝌弟也是如此,要知道我和琴儿日后过得好不好,就全看兄弟们了。”

     薛蝌坚定的说道:“大姐姐放心,我一定会努力的!将来我也要成为姊妹们的依靠!”

     薛宝钗看着时间,再耽搁下去就该迟了,“时间真的不早了,我该走了。蝌弟,琴妹妹,家里和母亲就拜托你们了。母亲,请一定要保重身体,就当是为了女儿。哥哥,希望你快点立起来,以后光耀门楣还指望着哥哥呢!”

     一家人泪眼迷蒙,依依惜别,直送到门口。却看见,马车早已经停在路边等着了。薛宝钗擦擦眼泪,狠狠心,转身不去看薛家人,直到上了马车,一直忍着的眼泪才流了下来。

     薛家人大概知道马车里坐着贵人,也不敢一味的痴缠,只是一直站在门口,看着薛宝钗的背影流眼泪。薛宝钗透过晃动的车帘缝隙看到,薛姨妈已经哭倒在了薛蟠的怀里,顿时心里五味陈杂,百感交集!

     胤禩还是第一次看到薛宝钗这样脆弱的样子,直觉得她顺着脸颊滑下的眼泪是那样的刺眼,刺得自己心里也有些不舒服,“别难过了,以后若是有机会,爷再带你出来就是了。”

     薛宝钗低下头,努力平复着情绪,然后擦干净眼泪,抬起头来对着八阿哥牵强的笑了笑,“多谢八阿哥,只是不必麻烦了。知道他们过得很好,奴婢也就放心了。”

     胤禩皱着眉,他很不喜欢看到她强颜欢笑的样子,“不想笑就不要勉强,没人逼你!”

     薛宝钗愣了愣,迅速看了一眼八阿哥,然后移开视线,或许是今天和亲人的团聚让她心情很好,又或者是分别的气氛让她的脑子还处在混沌状态。总之薛宝钗脑子一抽,说了些她平时绝对不会说的话。

     “人生在世,没有人能随心所欲。就连神仙也还有天规天条拘束着,更何况奴婢这等凡人呢!”

     胤禩扬了扬眉,“哦,是吗?爷也不能?”

     薛宝钗笑了笑,“八阿哥说笑了。您自己觉得呢?”或许是觉得自己已经说了这么多了,也不怕再多说一些,薛宝钗看着八阿哥,索性趁这个机会把话挑明了吧,人各有命,以八阿哥的人品,应该不会生气吧!

     薛宝钗直视着八阿哥的眼睛,“奴婢只是一个小小的宫女,身份低微,向来没有攀龙附凤的心思,也没那个命!奴婢尽心伺候良嫔娘娘,只求着八阿哥对薛家照拂一二。奴婢觉得这样的关系定位挺好的,八阿哥认为呢?”

     胤禩忽的笑了,“你是爷额娘的宫女,伺候爷额娘不是应该的吗?你凭什么认为爷照拂薛家就是理所应当的,你是不是弄错了一件事,爷是主子,你,包括薛家,爷如果想要动一动的话,轻而易举,没人敢对此说些什么!”胤禩用手指挑着薛宝钗的下巴,上下打量着薛宝钗。

     薛宝钗也不害怕,“奴婢知道八阿哥不是这样的人。奴婢相信自己的眼睛。”言下之意就是八阿哥你可以别装了,反正也装不像。

     胤禩笑着松开手,爷是哪样的人爷自己都不知道,你一个小丫头可能知道吗?不过胤禩不会直接说出来,“你相信你的眼睛,爷相信爷的心!罢了,现在说这些为时过早,不过你放心,你若不愿意,爷也不会勉强,所以,你不必一直躲着爷。若是做的太过明显,反而会被人发现。你觉得呢?”

     薛宝钗认真盯着八阿哥的表情,见他神情郑重,不想是在说谎骗自己,她认真想了想,好像是这么回事,“是,奴婢知道了,八阿哥放心吧!奴婢知道该怎么做。”

     胤禩听后,嘴角微扬,左右日子还长着呢,爷有的是时间陪你慢慢玩,温水煮青蛙什么的,也很有意思。薛宝钗啊,爷这辈子对那个位子不再感兴趣了,爷只想着孝顺额娘,带着老九老十好好过日子,你的出现是个意外,不过爷挺喜欢这个意外的。虽然爷很高兴,在你心里对爷的评价那么高,可是爷可不是什么大善人,爷看中的东西,也会想法设法的得到它。上辈子,那个位子是这样,这辈子,你也是这样!

     所以,咱们慢慢来吧!日子还长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