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4|
        到了贾府,薛姨妈一行人先去了老太太的院子。进去时,薛宝钗自己都恍如隔世,记得才来这个世界的时候,贾母的房间一向是最热闹的,两个儿媳妇不管高兴不高兴,都要笑容满面的陪着,孙子孙女们绞尽脑汁的说笑话,哄她开心,还有个极善活跃气氛的王熙凤,那时候的这里,老远的就能听见笑声。

         可如今呢,自己进宫不过堪堪二年多光景,老太太这里就萧瑟了许多,林妹妹回家了,最能说善道的王熙凤走了,邢夫人也走了,没什么存在感的木头美人贾迎春也走了,王夫人瘫了,李纨虽在,但她一向沉默寡言惯了,如今也还是如此。贾探春倒是个活泼伶俐的,可她还管这家,诸事繁杂,鲜少有时间能来看看老太太,贾惜春则被贾珍接了回去,送回外祖家教养去了。贾兰则忙着读书,如今的贾母面前,竟然只有贾宝玉一个心肝宝贝了。

         薛宝钗跟着母亲行完礼,贾母吩咐她们坐下喝茶,薛宝钗冷眼看去,贾母这几年竟似老了好几岁,精神也不似从前了,连眼里的精明都不见了。

         贾母怀里搂着贾宝玉,笑容满面,“宝丫头来了啊!要说你们姊妹中除了娘娘,就属宝丫头福运最好。说来也奇怪,娘娘是正月初一生的,宝丫头也是正月里的生日吧?”

         这话是问薛姨妈的。薛姨妈笑着点点头,“是啊,宝丫头是正月二十一的生日。”

         “是啊,正月里出生,那得多大的福气啊!你们看看娘娘,再看看宝丫头就知道了!”贾母大笑道,看向薛宝钗的眼神里温和慈爱,倒让薛宝钗背后有些发冷。

         事实上,贾母一直不喜欢薛宝钗,虽然无数次在人前人后夸奖宝钗,可是薛宝钗心里清楚,贾母不喜欢自己。不管是为了什么,可贾母不喜欢自己是事实,可如今贾母这样的作态,薛宝钗倒是弄不明白她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宝丫头啊,如今在贝勒府里可还好?良嫔娘娘哪里你还去看过吗?”贾母殷勤的问道。

         “挺好的。良嫔娘娘哪里,出宫到现在还没时间进宫去看看呢!”薛宝钗笑着说道。

         “这样啊!宝丫头啊,以前呢是不大方便,如今你既然出了宫,贝勒爷也让你进宫去看良嫔娘娘,你也可以顺便去看看你大姐姐。如今你琏二哥哥不在家,很多事也没个主事的人,你大姐姐一个人在宫里煎熬着,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贾母半真半假的哭道。

         薛宝钗恍然,原来是为了这个啊,只是私相授受这种事,她可不会做的。她又不是贾府的人,贾常在如何跟她有什么关系。

         薛姨妈微微蹙眉,刚想说些什么,可薛宝钗却笑着说道:“老太太想要我怎么做呢?”

         贾母本来见薛姨妈蹙眉,还以为这件事不成了,那也罢了,总之她的最终目的也不在这里,只是又听得薛宝钗这样说,顿时高兴的笑着说道:“也不是什么为难的事。只是希望宝丫头你进宫的时候,顺便去看看你大姐姐,如果能帮着带些东西给你大姐姐,或者你大姐姐有什么话转告就更好了。”

         薛宝钗笑着说道:“这样啊,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老太太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得闲才能进宫。毕竟我现在出了宫,进宫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贾母只要薛宝钗答应帮忙就行了,别的她自有办法让薛宝钗上钩,不得不帮自己和娘娘做事,“那没什么关系,只要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来个人提前说一声就好了。”

         薛宝钗笑而不语,只微微点头。

         贾母的第一个目的达到了,看着坐在自己身边,不停打量着薛宝钗薛宝琴姐妹俩的宝玉,笑着说道:“我的好玉儿,你今日怎么这样乖巧?半天了,一句话都不说。可是见了你宝姐姐才如此的?”

         然后笑着对薛姨妈说道:“姨太太看看,到底是表姐弟,感情就是好。罢了,我也知道你们心里惦记着二太太,也不多留你们了,宝玉啊,你领着你姨妈和姐姐妹妹去见你太太吧!”

         说着推着贾宝玉起身。

         贾宝玉抬头看了看薛宝钗和薛宝琴,居然红着脸,“宝姐姐,琴妹妹,我们走吧!”

         薛宝钗诧异的看了看薛宝琴,心想这贾府的宝贝蛋怎么忽然转了性子,往日里他对姐妹们虽然也是伏低做小,温和有礼的,可鲜少见他这样羞怯的啊!未语脸先红啊!

         薛宝琴也是一脸的惊奇,往日里她也曾陪着薛姨妈来过几次贾府,贾宝玉虽然也经常往自己身边凑,可鲜少见他这样啊!到底怎么回事啊!

         贾宝玉走在最前面,虽然言笑晏晏的和薛姨妈说着话,可脑子里却想着老祖宗昨日和自己说过的话,老祖宗说,宝姐姐和琴妹妹都是极好的,若是能得其一为妻,宝玉下半辈子富贵无虞了。自从太太病了之后,虽然老太太还是一如既往的疼爱自己,可贾宝玉深刻的感受到很多东西都和以前不一样了。没有了太太的管束自己虽然自由了很多,可以前常见的一些东西也没有了。

         贾宝玉为此还曾委屈的问过老太太这是怎么了。老太太抱着他苦口婆心的说,以前因为二太太管着家,你又是她的嫡子,她将来都指望着你,所以你娘拿着自己的私房贴补着你。如今二太太病了,她自身难保,对你也就有心无力,不能事事亲力亲为,难免疏忽了。

         贾宝玉吓了一跳,那怎么办?

         老太太当时只神秘莫测的笑了笑,只摸着自己的头说不要害怕,祖母会为你安排好一切的,必定会让我的宝玉一辈子安享富贵,高枕无忧的。

         贾宝玉虽然不大明白为什么自己想一辈子富贵和娶宝姐姐琴妹妹有什么关系,可是对于宝姐姐和琴妹妹的花容月貌,他还是很动心的。如今林妹妹不在了,云妹妹也被接回家去了,据说还要说亲了,二姐姐四妹妹都不在家了,家中姐妹越来越少了,如果宝姐姐和琴妹妹能在咱们家长住,那也是十分美好的。

         一行人来到了王夫人的院子,还没进门,就听见赵姨娘尖利的嗓子响起:“天天人参灵芝的养着,也不看看咱们家如今到底是什么光景呢!还有那宝二爷,一个小人儿,一个人的花销就赶上咱们整个二房的花销了。”

         贾宝玉听见赵姨娘这样尖酸的话,只是微微皱眉,却没有任何表示,倒是他身后的袭人和麝月等人皱起了眉头。袭人看了一眼薛姨妈等人,又转头看了看麝月,麝月微微颔首,越过众人,先走了进去。

         “姨奶奶这是在做什么!姨奶奶什么人物,这府里哪里就轮到姨奶奶操心了!二太太出身王家,王家舅老爷如今还是九省都检点呢!就凭着这个,别说什么人参灵芝,什么样好的二太太吃不起!再者说了,二太太吃的用的都是二太太自己的份例,超过了份例也有二太太的嫁妆呢!姨奶奶操的是哪份心!姨奶奶话里还牵扯到宝二爷!宝二爷的一应供应都是老太太屋里的,半点也不曾动用到姨奶奶的份例!姨奶奶未免也操心太过了!就算二太太如今病着,二爷还未成家,还有大奶奶呢!什么时候也轮不到姨奶奶,姨奶奶还是回去歇着吧,老太太前儿嘱咐姨奶奶抄的佛经不知道抄的如何了!看姨奶奶如今这模样,像是已经抄好了。婢子这就去告诉鸳鸯姐姐,好转告老太太,也一起高兴高兴!”

         麝月这劈头盖脸一顿骂,成功让赵姨娘变了脸,又看到薛姨妈等人,立刻灰头土脸的溜了回去。

         薛宝钗和薛宝琴交换了个眼神,平日里贾宝玉身边的丫鬟们,温柔敦厚的袭人,娇俏泼辣的晴雯等,就属这麝月最不显山不露水的,可如今看来,这个麝月也不像她表现出来的那么泯然于众人啊!最起码,这番话有棱有角面面俱到的话可不是一个老实忠厚的人说的出来的。

         最让人感到奇怪的是麝月成功骂退了赵姨娘后,脸上又恢复了老实敦厚的表情,只对了贾宝玉笑了笑,便又站回了袭人的身后,袭人看着她脸上也露出了微笑。

         薛宝钗心中感慨,贾府果然处处卧虎藏龙啊!怪不得红楼梦原著中,贾宝玉身边的丫鬟死的死走的走,最后只剩下一个麝月。

         可是这些到底和她没有什么关系,所以薛宝钗只是淡淡瞥了一眼麝月,便移开了视线。

         彩云、彩霞二人迎了出来,见来人是薛姨妈并宝玉,脸上又惊又窘,不由得低下了头,“姨太太来了,宝姑娘、琴姑娘也来啊!太太,姨太太和宝姑娘、琴姑娘来了!”

         薛姨妈满面笑容,只当做没看到也没听到刚才那场闹剧。

         薛姨妈边走边问道:“你们太太如今可好?”

         彩云脸上带了丝苦笑,“姨太太见了就知道了。”

         一行人进了王夫人的屋子,一进门,薛宝钗就被扑面而来的一股热浪熏得有些作呕,薛宝琴也颇为不适应的拿帕子捂着口鼻,这什么味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