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6|
        李纨又转身跟王夫人告辞,“太太,我去了啊!”

         王夫人微微伸出右手,“等等!”然后又唤道:“彩彩云~”彩云应了一声,走了过来,王夫人吃力的举起右手,指着对面的柜子,“给给”

         彩云点点头,“知道了,太太,您是说让奴婢把柜子里的那个匣子给大奶奶吗?”

         王夫人点点头,脸上带着笑。

         彩云笑了,从王夫人枕头里侧拿了钥匙,打开柜门,拿出一个匣子后,复又将柜子锁上了,将那个匣子递到王夫人面前,问道:“太太看看,是这个匣子不是?”

         王夫人看了看,点点头,又看了看李纨,口齿不清的说道:“留留给兰兰儿!”

         彩云便要将那个匣子交给李纨,李纨忙摇着双手,“太太这几日已经给了不少好东西了,我伺候太太是身为儿媳的本分,兰哥儿孝敬太太也是应该的,哪里能担得起太太这样的好东西。”李纨推拒着不要。

         薛宝钗有意帮李纨一把,走了过去,将那个匣子拿了过来,不由分说的塞到李纨手里,“大嫂子说的这是什么话!你是姨妈的长媳,兰哥儿又是姨妈的长孙,姨妈的东西不给你们还能给谁?难不成给我吗?大嫂子也忒拘礼了些。知道的人说大嫂子这是懂礼呢,不知道的还以为大嫂子嫌弃姨妈给的太少所以才不要的呢!”

         薛宝钗这话一说,李纨也不好再推辞了,只好接过匣子,“薛妹妹这话说的我真无言以对了。只好偏了太太的好东西了。”

         薛姨妈也笑着说道:“钗儿说的很对。你孝顺太太是应该的,太太爱护儿媳也是应该的。你们这是欺负我儿媳妇不在身边,故意来碍我的眼的吧?”

         王夫人被薛姨妈和薛宝钗这母女两的话捧得舒心极了,笑着说道:“拿拿着!”

         李纨只好捧着那盒匣子,又谢过了王夫人,和薛姨妈薛宝钗告辞后才出门去了。

         李纨走后,薛宝钗也无意表现什么,让彩云端着清粥喂王夫人喝了,薛姨妈看了看左右,“咦,琴儿呢?怎么还不回来,天色也不早了,咱们也该家去了。”

         薛宝钗笑着说道:“琴儿和金钏儿姐姐去园子里玩了,劳烦彩霞姐姐叫个人去唤她们回来吧!”

         王夫人有些舍不得薛姨妈她们走,她瘫在床上不能动弹,除了李纨母子,也就只有薛姨妈能陪她说说话了,当下听到薛姨妈要走,饭也顾不得吃了,“妹妹!”

         薛姨妈脸上带着笑,“姐姐放心,我过几日再来看姐姐,姐姐且安心休养!”

         王夫人还有些不舍,薛姨妈笑着再三保证,“我过几日一定来好不好?家里一大摊子事呢,我也不好在这过夜的。”

         薛宝钗也笑着说道:“姨妈和母亲说了这么半日的话,一定也累了,喝完了粥,好好歇着吧!母亲白日里也没什么事,以后有的是时间来陪姨妈说话呢!”

         王夫人话又说不清楚,想起来也站不起来,只好眼睁睁的看着薛姨妈并薛宝钗出去了。彩云忙又安慰着王夫人。

         薛姨妈和薛宝钗刚走出王夫人的院子,就看到薛宝琴也来了,三人回合后,笑着和金钏儿说道:“时间也不早了,我就不去和老太太告别了。劳烦你替我们回一句吧!”说着从手上褪下一个黄金镯子,塞到金钏儿手上。

         金钏儿掂了掂,足够四五两重呢,怪道是金陵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果然出手不凡呢!

         忙笑着应道:“姨太太放心,奴婢替您去回去!姨太太好走啊!”

         殊不知薛姨妈是懒得和贾母打交道,母女三人出了贾府,上了轿子,薛姨妈叹道:“唉,今日见了你姨妈,我这心里啊,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你姨妈费尽心机,住进了荣禧堂,可如今呢,一朝病了,还不是被挪到了偏院里!还沦落到被姨娘辱骂的下场!她素日里当做心肝宝贝宠爱的宝玉,在她病了之后却是那样一个态度,真是!嗨!我都不知道,你姨妈她这辈子到了最后,能剩下点什么啊!”

         薛宝琴也有些唏嘘,她想起才进京时看到的王夫人,再想想今天看到的王夫人,不由得也叹了口气。

         薛宝钗却没有什么感觉,在她看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王夫人落得如今这样的下场,未必不是她自己做的孽!“母亲,以后还是少去几次吧,我看彩云彩霞几个还算忠心,大嫂子也十分孝顺,姨妈应该不需要担心的。”

         “恩,我也是这个意思。我也怕见那个老太太,总感觉她好像在算计着什么。以后还是小心些!”薛姨妈也皱着眉说道。

         “是了!伯母你也有这个感觉吗?我也是啊!我老感觉老太太的眼神一直落在大姐姐和我身上,还有那贾宝玉,感觉怎么那么奇怪啊!”薛宝琴对贾宝玉很不满,虽然平时只觉得他软弱了点,纨绔了点,可今天看来,他连母亲都不孝顺,避之唯恐不及,这样的男人有什么用啊!

         薛宝钗笑着说道:“你理他做什么。以后即使母亲来贾家,你也不要跟着一起来了。你看看那贾宝玉多大了,还在内纬厮混。你去的多了,传到梅家人耳朵里,难保不会想差了。”

         薛宝琴脸色一肃,是啊,自己怎么忘了这个了,当即就有些后悔。薛宝钗看出她的心思,心中叹了口气,拍拍她的手,“无碍的,咱们家和贾家也是亲戚,亲戚之间来往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梅家不会那么武断的。只是日后注意些罢了。”

         薛宝琴微微点头,心里却五味陈杂,自己自幼和父亲走南闯北,去了很多地方,虽然很多人说起来都会称赞一声爹爹的爱女之心,可是落在梅家眼里,恐怕不会这样想吧!一时之间,薛宝琴也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婚约到底是好是坏。

         薛姨妈今天情绪起伏有些大,此时已然靠在车厢上闭眼小寐一下了。薛宝钗倒是看出了薛宝琴的心事,只是,这件事是她自己的事情,自己也不好多说什么了。

         一时车厢里安静了下来,一直到回了薛家,也没有人再继续说话了。

         刚刚进了薛家的大门,薛忠就上来回报了,“太太,梅家那边送了帖子来,说是听说大姑娘回来了,明日想请太太并大姑娘二姑娘一起过府坐坐。您看?”

         薛姨妈闻言诧异的回头看了看薛宝钗,然后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好,明日我们会去的。”

         等进了花厅,薛姨妈才将手里的帖子递给薛宝琴,“你说好好的,梅家怎么要请你过去啊?”

         薛宝琴嘲讽似的说道:“还能为什么?还不是因为大姐姐如今在贝勒府当着差吗?八阿哥才17岁就被封为贝勒,是此次受封的诸皇子中最年轻的一位,朝臣们想方设法攀附还来不及呢!”

         薛姨妈蹙眉,不赞同的看向薛宝琴。

         薛宝钗摇摇头,“你这样说就错了。攀附强者乃是人的本性,梅家这样做也无可厚非。宝琴,你要记住,你如果真心想嫁进梅家,这样的态度是很要不得的。我之前跟你说的话只是为了提醒你,可不是要你这个样子对待梅家人的?”

         薛宝琴沮丧的低着头,半天没有说话。

         薛蝌的脚步顿了顿,微微叹了口气,当初父亲临死前为妹妹订下这门婚事的时候,自己就不是很赞同。薛家祖上是不错,可如今和梅家实在是门不当户不对。其实这都怪自己,如果自己也能考中科举,成为举人,或者更近一步,相比妹妹也不会这样忐忑不安了吧!

         想到这里,薛蝌不由得暗中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读书,将来给姐妹们撑腰!

         薛蝌打起精神,脸上挂着笑容,迈步走了进去,“伯母,大姐姐,琴儿,你们回来了啊?”

         当晚,薛宝钗本想和薛姨妈一起睡的,可是看着薛宝琴这样的态度,她想了想,还是和薛姨妈说了一声,继续和薛宝琴睡了。薛姨妈对此本来就无可无不可,她们姊妹们感情好她更加喜闻乐见呢。

         薛宝琴洗漱过后,情绪低迷的坐在床上,薛宝钗见状,走了过去,扯了扯她的耳朵,“过来吧,我给你通通头。”

         薛宝琴闻言笑着抬起了头,然后坐在梳妆台前,薛宝钗搬了个凳子坐在她身后,昏暗的灯光下,薛宝钗拿着梳子,一下两下的帮薛宝琴竖着头发。

         薛宝琴看着镜子里自己和大姐姐的倒影,只觉得这副画面真的太美了,不行,她要将这画面画下来,一定。

         “宝琴,女人的幸福不能寄托在男人身上,也不能寄托在父兄身上,而是完全取决于自己。靠山山倒,靠水水流,只有靠自己,才能够随心所欲的生活。宝琴,我知道你是个爱憎分明的好孩子,可是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并不是除了黑只有白,还有一种过渡的灰色。我们都生活在这个现实的社会中,更加要学会如何保护自己。要不要嫁进梅家,完全看你自己,可是不管结果是还是不是,你都要学会隐藏自己的情绪,比如今天这样的话,以后万不可再说了知道了吗?”薛宝钗淡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