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3|1
        薛宝钗记得,前世的自己虽然不是什么铁杆的红楼粉,可也看了不少关于红楼的书和节目,关于薛宝琴的婚姻,存在很多疑问,梅翰林家的走马上任去了,为何不通知薛家人,反而让薛家急急忙忙的带着嫁妆上京呢,所以很多人说,很可能薛宝琴压根就没嫁给梅翰林家。

         现在联系这情况看来,很可能就是梅翰林家从一开始就不赞成这桩婚事,故意悔婚啊!

         薛宝琴耐心听着薛宝钗的话,沉默了许久,然后将头靠在薛宝钗怀里,“大姐姐,谢谢你!”

         薛宝钗拍拍她的手,笑着说道:“你心里有数就好。记住,我们薛家的姑娘,在任何时候都不能委屈了自己!梅家人对你好则罢,不好,就算了!记住一点,千万守好你的嫁妆,就算是梅家公子伸手找你要也不可以!女子要在婆家安身立命,除了娘家的得力,就是自己的嫁妆了。若你连自己的嫁妆都守不住,那么哥哥和蝌弟也无能为力了。”

         薛宝琴抬起头来,脸上又是欢快明媚的笑容,“你放心吧!大姐姐,我知道的!我不会给薛家丢脸的,也不会让哥哥们为难的。”大姐姐说得对,看不起薛家又如何,你们还不是得低着头将我求回家去吗?只要大姐姐一日在贝勒府里待着,只要哥哥们上进努力,梅家即使再不喜欢我,也不敢对我如何!当然了,首先得要我自己立起来才行!

         窗外,月色清亮,屋子里,姐妹两头靠着头,说着悄悄话,时而欢声大笑,时而嘻嘻闹闹,直到远处的长街敲响了三更的更鼓,姐妹二人才终于沉沉睡去。

         第二日,薛姨妈起来后,发现宝钗宝琴姐妹俩都没来,有些奇怪,不过很快便笑了,“她们姐妹俩昨晚闹到几点才睡的?”

         同喜一边伺候薛姨妈梳妆,一边笑着说道:“一直到三更天才睡呢!姐妹俩说说笑笑,好不热闹。”

         薛姨妈笑着说道:“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罢了,不管她们了,让她们自在多睡会吧!吩咐厨房,给她们留个灶。”

         “放心吧,太太,早吩咐下去了。”同喜笑着回答道。

         薛宝钗和薛宝琴直睡到日今中午才醒,醒来后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同时笑了起来,“大姐姐,你说伯母会不会在心里笑我们是个懒虫啊,这么大了,还赖床!”

         薛宝钗笑着点了她的额头一下,“你就促狭吧!昨晚也不知道是谁死活拉着我不让我睡觉,说东说西,谈古论今的!母亲就是说,也是说你!”

         薛宝琴憨笑着不说话。

         等姐妹二人洗漱梳妆完后,携手去了饭厅,薛姨妈早已经等在哪里了,看着薛姨妈脸上的笑容和眼里掩饰不住的打趣,薛宝钗和薛宝琴有些不好意思,姐妹二人互相看了一眼,薛宝钗对薛宝琴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上!

         薛宝琴看了看薛姨妈,然后有些得意的笑了笑,松开薛宝钗的手,上前去挽着薛姨妈的胳膊撒娇:“伯母,中午都有什么好吃的啊,我和大姐姐肚子都饿了呢!”

         薛宝钗也跟着落座,脸上挂着温婉的笑容。

         薛姨妈撑不住,拿手点了点薛宝琴的额头,“你啊,若有你大姐姐一半稳重,我就放心了!”

         “伯母!”薛宝琴拉着薛姨妈的手不停的摇晃着。

         薛姨妈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转身向薛宝钗说道:“上午,荣国府赖大媳妇来了,说是老太太想你了,知道你回来了,来请你去坐坐。我说你身子不好,正歇着呢!她什么也没说就走了。我估摸着待会下午还是要有人来。”

         薛宝钗蹙眉道:“老太太如今是越发的”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毕竟是长辈,她也不好多置喙什么,“母亲放心,若是再有人来,去一趟就是了。不过母亲放心,我有分寸的,不该做的事不会多说的。”

         薛姨妈点点头,“我是知道你的。”

         一时间,饭菜上桌,薛宝钗和薛宝琴都有些饿了,虽然还顾忌着礼仪,可下筷子的速度都快了些。

         吃完了饭没多久,就有人来回报说贾府三姑娘来了。

         薛宝钗和薛姨妈对视一眼,都有些讶异,什么时候起,贾府已经沦落到要未出阁的三姑娘肚子出门见客了?

         “好,知道了。你将贾家三姑娘带去花厅,我换身衣裳就过去。”薛宝钗深吸了一口气,该来的总是会来的,顺其自然吧!

         “大姐姐,要我陪你一起去吗?”薛宝琴也想跟过去看热闹,闻言积极的说道。

         薛姨妈看着她无奈摇头,“罢了,左右下午没什么事,一起去看看也好。我也有些日子没去荣国府看你姨妈了。宝琴也一起去吧!”

         贾探春坐在花厅里,手里端着茶杯,看似专注的喝着茶,其实却不着痕迹的打量着薛家的环境,没有富丽堂皇彰显身份的古董书画,百宝阁上只随意摆着几个看不出年代的花瓶,而那花瓶也真的只是当花瓶用,里面斜插着几枝桃花。虽然简单,但却舒服。

         回想起贾府的日常布置,贾探春不由得叹了口气。薛家祖上是比不上国公府的贾家,可是如今世易时移,薛家渐渐起来了,但日日常生活布置还是如此简单朴素,而贾府,还在摆着国公府的谱。明明已经没有了往日的辉煌,可还用古董字画来堆砌颜面,何苦呢!

         贾探春也是管家之后才知道贾府的财政状况的。她看完账本后,不由得佩服起琏二嫂子管家的本事和及时抽身的聪慧,如今的贾府竟是一个烂摊子,只可惜,二太太如今中风躺在床上,大太太又带着迎春姐姐和琏二嫂子一起去了琏二哥哥的任地,大老爷向来骄奢惯了,十天半个月就要往账上支银子,不是看中了什么古董字画就是看上了什么美人。二老爷不理俗物,虽不像大老爷那般喜好享受,可却养着一大帮门人清客,整日里花费也不少。琏二哥哥倒是个肯干的,但是外出当官去了,虽然因此家里有些事情没人出面,可若是琏二哥哥以后出息了,对府里也是个助益。二哥哥就更别提了,老太太宝贝的跟什么似的,整日里就知道和丫鬟们调脂弄粉,劝他读书上进还被骂做禄蠢!兰哥儿倒是个好的,只可惜年纪太小。

         贾探春叹了口气,诺大的荣国府,竟找不出一个可以担当的男儿来!凡事只能靠自己一个闺阁少女来出面。

         想起临行前老太太的嘱咐,贾探春叹了口气。说实话,这么多姐妹中,她最佩服的就是宝姐姐,壮士割腕,以一己之身入宫,却换回了薛家的起复和薛家哥哥的上进。若是她也有这样的机会就好了。

         贾探春正想着,只听到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她抬头一看,只见薛姨妈和宝姐姐、琴妹妹都出来了。

         贾探春站起身来,迎了上去,“姨妈,宝姐姐,琴妹妹。”

         贾探春目光看向站在薛姨妈右侧的宝姐姐,不由得呆了呆,她和薛宝钗也有几年不见了,猛然一见,只觉得薛宝钗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往日里宝姐姐也是很美的,像极了艳冠群芳的牡丹,只是宝姐姐身材微丰,颇有杨妃之风。可如今的宝姐姐,还是那样美丽,虽然瘦了些,可身材浓纤合度,风采更胜从前。最让她意外的是,宝姐姐如今的气质,如果以前的宝姐姐是灿烂艳丽但又亲和的牡丹花,如今她整个人就跟温润的古玉一般,沉静内敛。

         “三妹妹今日怎么有空来了?听母亲说,如今姨妈面前都是三姐姐服侍的,连管家的事也一并交给了三妹妹,这样的大忙人今日能来,真是荣幸极了!”薛宝钗笑着说道。

         贾探春脸上的笑容更热情了几分,笑着说道:“还不是为了宝姐姐。宝姐姐进宫以后,鲜少能见面,我们都想得不行,尤其是太太,日日惦记着,如今听到宝姐姐回来,无论如何都要我过来请宝姐姐家去坐坐。”

         薛宝钗脸上有些愧疚,“是了,回家两日了,一直没时间去看看姨妈,今日巧了,母亲,一起去看看吧!”

         薛姨妈也点点头,“是啊,我也有些日子没去看看姐姐了。这样吧,我让人收拾些药材什么的。当然了,府上这些东西都是不缺的,可到底是自家铺子里出来的,放心些,药效也比外面卖的好些。”

         贾探春心中苦涩,府中这些药材自然是有的,可大多是些年深日久的,药效也大不如前了。“那就偏了姨妈的好东西了。”

         “都是自家人,说这个就见外了不是。”薛姨妈笑着说道。她虽然现在和王夫人已经撕破脸了,可也不想为难一个姑娘家,毕竟贾探春在贾府也是很尴尬的存在,王夫人如今瘫在床上,二房基本是被赵姨娘把持住了,可王夫人毕竟当了那么多年的管家太太,如今女儿还宫里当着娘娘,手底下的陪房不少,赵姨娘做事处处受阻,贾探春夹在中间也十分为难。

         没一会儿,她们收拾好了,便坐着马车往贾府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