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5|
        饶是薛姨妈和王夫人心结已生,彼此间也撕破了脸,可当薛姨妈看到王夫人的那一刹那,还是被吓了一跳,“姐姐,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了?”薛姨妈的话音里都带了哭腔!

         薛宝钗看去,不禁也吓了一跳,这么长时间未见,王夫人整个人就像老了十岁一般,本来保养的很好的脸上也露出了皱纹,两鬓斑白,“姨妈!”薛宝钗也不由得惊了。

         王夫人躺在床上,半边身子不能动,说话也不大利索,看见薛姨妈来了,惊喜的眼泪都流了出来,颤颤巍巍的伸出还能动的右手,“妹,妹妹!”转眼又看到站在门口的宝玉,眼泪流的更多了,手也在空中换了个方向,“宝玉,宝玉!”眼神中闪耀着期盼的光芒!

         贾宝玉站在门口,眼神不敢直视王夫人,听到王夫人在呼唤自己,他只是低着头对着王夫人的方向做了个揖,“宝玉给太太请安,太太身子可好些了?有什么吃的喝的尽管吩咐儿子,宝玉一定为太太找来。”说完后还咳嗽了几声。

         袭人紧张的上前去拍着贾宝玉的背,“二爷,这屋子里太闷了些,我们去院子里待着吧,你的孝心太太都知道的。”

         贾宝玉果真就顺着袭人的话很快的闪了出去。

         不光是薛姨妈等人,就是彩云彩霞这些丫鬟,也没想到宝二爷会是这样的反应!

         薛宝钗第一时间往王夫人脸上看去,果然,王夫人眼里的期盼变成了浓浓的伤心失望和沮丧。薛宝钗想也知道,恐怕自王夫人生病一来,别说贾政,就连她最疼爱的宝玉,也不曾来看过她吧!

         薛姨妈拉着王夫人的手,哭着说道:“我的好姐姐,你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了?你说你素日里费尽心思,又有什么用,落得如今这样的下场,你让我怎么说你好啊!”

         薛宝钗实在觉得这屋子里气味难闻,倒不是什么脏味臭味,最起码王夫人还是贾常在的母亲,是贾府的二太太,即使如今瘫在床上,处置几个丫鬟的能力还是有的,所以丫鬟们伺候的还算周到,王夫人身上也干净清爽,只是这屋子常日关着窗户,又不透气,气味实在难闻。

         薛宝钗叫过彩云,“大夫有没有说过不能开窗?”

         彩云有些犹豫,“这个倒没有,只是开窗的话,太太万一着凉了怎么办?”

         薛宝钗皱着眉头,“如果怕着凉,在床前立个屏风就是了。这屋子里这样闷,开窗透透气,说不定姨妈的精神也好些。听我的,去库房搬个屏风,就立在那里。你们去把窗户打开,门帘也掀起来。”

         彩云等人只稍愣了愣,便立刻行动去了。

         没一会儿,果然屋子里空气好多了,彩云等人看去,王夫人的脸色果然好多了,薛宝钗笑着说道:“姨妈如今感觉是不是好些了?以后每天早晨都这样开窗开门通个风,天再冷,也要留一扇窗户。”

         王夫人看着薛宝钗的眼神里充满了慈爱,“宝宝丫头!”

         薛宝钗看到这样的王夫人,觉得她很可怜,但是也不想和她多废话,以往的经验告诉她,王夫人绝对不会因为现在瘫在床上不能动了就改性子了,所以薛宝钗只笑着说道:“姨妈和母亲好好说话,我会做一点药膳,宫里娘娘们也爱吃呢!我给姨妈去做点尝尝吧!母亲,你好好和姨妈说说话,开解开解姨妈。琴儿,你也来。”说完不等王夫人反应,就笑意盈盈的带着薛宝琴出来了。

         彩云彩霞等一脸感激,“还是宝姑娘有心。”

         薛宝钗心中有感,“好了,琴儿,我去厨房,哪里烟熏火燎的,别熏坏了你,你不是一直喜欢贾家的花园子吗?麻烦金钏儿姐姐带琴儿去园子里逛逛吧!”

         薛宝琴知道大姐姐肯定有事,也不点破,乖巧的点点头,然后拉着金钏儿的手出去了。

         薛宝钗跟在彩云的身后,去了小厨房,考虑到王夫人如今的身体,再加上对王夫人没什么好感,因此薛宝钗也不打算做什么精致繁琐的吃食,只准备熬点小米粥。她一边忙着,一边问道:“姨妈病了以后,老爷来过吗?宝玉呢?”

         彩云、彩霞都是王夫人的陪房生的丫头,对王夫人是很忠心的,因为薛宝钗刚才做的事情,对薛宝钗也多了几分真心。“老爷倒是经常来,只是从来不进屋子,只隔着门帘问一问太太如今吃的如何,用的什么药,晚上睡得怎样!宝二爷吗!”彩云苦笑着摇摇头,“宝二爷倒是每天都来,可和老爷一样,从来都只站在门口,给太太请完安就走了。无论奴婢们怎么劝,二爷都不肯进去看看太太。”

         薛宝钗摇摇头,“其他人呢?也是这样吗?”

         彩云接着说道:“那倒不是。大奶奶和兰哥儿倒是每日都来的,大奶奶帮着太太端茶倒水,擦身换衣的,周到细致,兰哥儿也每日坐在太太床前和太太说话,给太太背书。只是太太说兰哥儿念书要紧,不肯耽误兰哥儿,每每坐不到一会,就让大奶奶带着兰哥儿回去。三姑娘每日也来,只是她如今管着家,忙得很,略站站就走了。婢子们私下都说了,日久见人心,大奶奶和兰哥儿才是纯孝之人呢!将来,我们太太少不得得靠着大奶奶和兰哥儿呢!”

         薛宝钗笑了,点点头,“谁说不是呢!那太太如今对大奶奶和兰哥儿是什么态度?”

         彩云没什么心机,又或者她把宝钗当做了自己人,事无巨细的都说了出来,“太太如今对大奶奶挺好的呢!前几日还说兰哥儿身上穿的衣裳旧了,拿了钥匙,让我拿了几匹好布料和几张银票给了大奶奶呢!”

         “哦?这样啊!”薛宝钗笑了笑,心中却想着,这李纨倒真有些心思啊!如今这纯孝之名已经在贾府的下人中传扬开了,说不定哪一日就传到外面去了,贾兰本就聪明,再加上一个纯孝之名,将来走科举之路也就容易多了。再加上王夫人如今正是最缺乏亲人关心的时候,她们恰到好处的出现,王夫人难免将往日嫌弃她们母子的心都抛去了。

         等薛宝钗端着清粥小菜进来时,正看到贾兰站在门外,见到薛宝钗,他彬彬有礼的对着薛宝钗行了个礼,“薛姑姑好。薛姑姑是给祖母做吃的去了吗?薛姑姑辛苦了。里面母亲正在给祖母擦身换衣呢!”

         薛宝钗看着小大人一般的贾兰,心想不管她们是真心还是假意,最起码比连装都不愿意装的贾宝玉好多了。“恩,兰哥儿也是。听说你最近读书很用功,可是读书再用功,也要注意保重身子。要经常在园子里逛一逛。要不然,将来科举的时候,在考场里几天几夜身子可怎么受得了啊!”

         薛宝钗的话让贾兰愣了愣,是啊,他只一心埋头读书,想将来给母亲挣一个诰命,于武艺骑射上也只是平平,并不十分用功。如今听到薛宝钗这样说,贾兰有些恍然大悟,是了,读书虽然重要,可身体也很重要,若是身子不争气,哪怕考上了状元,也没那么个命去享!

         “贾兰多谢薛姑姑,日后必会注意的。”

         薛宝钗满意的点点头,彩云也笑容满面的对贾兰笑了笑,然后掀开帘子,让薛宝钗进去了。

         屋子里,李纨正满头大汗的帮王夫人翻着身子,然后用温热的水帮王夫人擦着身子。王夫人看着李纨的眼神前所未有的慈善,薛姨妈对李纨印象不错,此时也帮腔道:“还是姐姐有福,有这样孝顺的儿媳妇,我儿媳妇虽好,可比不上大奶奶啊!”

         王夫人点点头,“你很好!”

         李纨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话,等她艰难的帮王夫人擦好身子,换好衣服,又将铺在王夫人身下的毯子抽了出来,重新将被子盖上,才笑着说道:“姨妈客气了,都是我该做的。”然后又低头看了看王夫人,“太太,刚刚帮您擦身子的时候看见,您的脚指甲也长了,媳妇给您剪短一些吧!”

         王夫人点点头,李纨便坐在床尾,膝上搭着一块方巾,将王夫人的脚从被子里搬出来,身边的小丫鬟递过来工具,她动作轻柔的帮王夫人修剪起来。

         薛宝钗见她这一系列动作,不嫌脏也不嫌累,再看看王夫人的神色,显然对李纨是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

         薛宝钗笑着将粥放在桌上,“姨妈好福气,大嫂子这样好的媳妇那可是打着灯笼也难找呢!我刚还看见兰哥儿在外面等着呢!姨妈有这样的好媳妇好孙子,肯定有什么秘籍,母亲还不赶紧和姨妈取经?”

         一席话说的大家都笑了。王夫人看向李纨的神色更加满意了。

         过了一会后,李纨帮王夫人剪好了指甲,又帮王夫人穿好袜子,盖好被子,这才站了起来,“回吧,兰儿读书要紧。”

         “是,媳妇知道了,晚上再来伺候太太。”李纨笑着说道,然后又对薛姨妈和薛宝钗说道,“麻烦姨太太和薛妹妹陪太太说话了,我先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