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处罚
        小方子走后,薛姨妈命人撤去屏风,有些失魂落魄的坐在那里发呆,倒是林黛玉欲言又止,似乎有什么话要说的样子。

         乌雅嬷嬷见林黛玉的眼神一直往刚才那座屏风上看去,心想姑娘应是想到了什么,却不知该怎样开口吧。于是用鼓励的眼神看着林黛玉,希望林黛玉可以勇敢一点,说出自己的想法。

         林黛玉看到乌雅嬷嬷的眼神,顿时心情有些小小的雀跃,自从母亲去世后,她一直没有女性长辈教导,来了贾府之后,也没有人教导自己什么,整日里就是和姊妹们一处玩耍。可自从两位嬷嬷来了之后,教了自己很多,她发现自己原来做了很多不对的事。

         如今的她有了嬷嬷的教导,很多事也知道一点了。尤其在人情来往、人事相处方面,明白了不少。所以刚才看见薛姨妈毫无顾忌的拿出那架屏风,林黛玉本能就觉得不对,想要提醒一二。可是又怕会被人误会。嬷嬷鼓励的眼神使得林黛玉既激动又兴奋,能得到嬷嬷的肯定,这才是林黛玉最想要的事情。

         乌雅嬷嬷看着这样的林黛玉,眼神中闪过一丝温和和欣慰,姑娘即使再聪慧灵巧,毕竟还是个孩子。如果不出意外,自己和李氏这辈子就指着黛玉过日子了,姑娘日子过的好坏,也直接关系到她们的晚年。所以乌雅嬷嬷和李嬷嬷对林黛玉的教育十分尽心,如今看着她一点一滴的成长,乌雅嬷嬷是既欣慰又自豪。

         “薛姨妈,黛玉有件事想要和姨妈说说,若是有哪里说的不对,姨妈听听就好,千万别往心里去。”林黛玉斟酌着开口说道。

         薛姨妈醒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在林黛玉面前失礼了,赶紧拿帕子擦着眼泪,“大姑娘这说的是什么话,你我两家之间现在还讲究这些吗?有什么话你尽管说吧!”

         乌雅嬷嬷听着薛姨妈这话不大像,可看着薛姨妈的样子也知道她是无心之失,所以便忍着没有说话。

         林黛玉倒没什么意见,横竖林薛两家现在也算有了来往,宝姐姐之举救了自己,也救了父亲,而宝姐姐又将薛蟠托付给了父亲,薛姨妈这话说的也不算错。

         “我看刚才那个屏风十分珍贵,大概价值连城吧?”

         说道刚才那个屏风,薛姨妈立刻自豪的炫耀道:“还是大姑娘有眼光,那个屏风是我太婆婆的嫁妆,我太婆婆本是江南世族出身,这屏风可不是价值连城?所以特特从金陵带到京城,本想着将来你宝姐姐出阁,当作嫁妆带过去的。可没曾想,唉!”薛姨妈也不是什么傻子,顿时就明白了林黛玉话里未尽之意,立刻变了脸色。

         “多些大姑娘提醒了。我今儿个真是糊涂了!”薛姨妈立刻叫来莺儿,吩咐下去,关于今日的事,尤其是那个屏风,不许任何人往外说,否则一律打死!

         吩咐完这些,薛姨妈转身抓着林黛玉的手,“好姑娘,今儿个多亏了你提醒,要不然,唉!”薛姨妈边说边摇着头,“我也不知道我这姐姐如今是怎么了?明明当日在家的时候不这样啊!现在怎么就,就跟钻进钱眼里一样!”

         或许是孩子们都不在身边,和亲姐姐又有了隔阂,薛姨妈找不到可以说话的人,如今见林黛玉投了自己的心意,立刻抓着林黛玉的手大诉苦水,也不管这些事适合不适合跟林黛玉说。

         “你不知道,自打我搬进了贾家,前前后后孝敬了她一万多两银子,也折进去好些古玩珍品,远的不说,上个月,婆子们收拾库房的时候,看见一株半人高的珊瑚一角有了破损,拿出来修补,修补完后我一时舍不得放回去,便摆在炕头上把玩。不知是哪个缺心肝的跑去她面前说三道四。第二日我找她说话,她就愁眉苦脸的说惠妃娘娘做寿,咱们家的娘娘手里每个合适的贺礼,还说惠妃娘娘最喜欢珊瑚,可府里一时竟找不到合适的。你瞅瞅,这话不是指着我的脸在说吗?买办法,我只得说我家有一株珊瑚,不知道合不合适。”薛姨妈越说越气愤,“她前前后后在我这划拉走的宝贝不知道有多少。我也想过不给,可我现在住在人家家里,有什么办法呢!”

         林黛玉只是静静的听着,没有多话,听到这里,忽然问道,“姨妈为什么不搬出去住呢?”

         薛姨妈慈爱的看着林黛玉,“你宝姐姐也这么说过,可一来,两个孩子都不在家里,哥哥又不在京中,除了她我也没什么别的说话的人。二来,说来不怕你笑话,我也不大放心你一个人,我在这里,万一有什么事,我还能帮上一把,这也是你宝姐姐的意思。左右不过是些身外之物,能买的一时平安就罢了。只要蟠儿能就此走上正途,只要你宝姐姐在宫里能平平安安,那些又算得了什么呢!姨妈只不过是随口抱怨几句而已!”

         听到这里,林黛玉和乌雅嬷嬷都有些动容。林黛玉眼眶微红,“多谢姨妈,也多谢宝姐姐。”

         薛姨妈看着她叹了口气,“姨妈以前有些糊涂了,可能有些地方做的对你不住。姨妈那也是为了你宝姐姐。好在,如今都过去啦,你宝姐姐进宫前,一是担心她哥哥,二就是你了。我也不知道你们俩怎么有这样大的缘分呢!”

         林黛玉低头浅笑,薛姨妈见了,心中感慨一声,这样好看的人,配那个贾宝玉的确委屈了!

         乌雅嬷嬷站在林黛玉身后,自然将二人脸上的神色看的清清楚楚,她久经深宫,自然知道薛姨妈说的都是真心话。如今薛姨妈这么一说,乌雅嬷嬷也是感慨良多。贾府的事她来了这些日子也知道了一二。贾家老太太希望将她们姑娘配给贾家的凤凰蛋贾宝玉,而王夫人则不满意,一开始是想让自己的外甥女取而代之,现在薛姑娘进了宫,她又将注意力转移到了王家女孩的身上。为此更是不远千里,将在金陵的大哥王子胜的幼女王熙鸾接了过来。

         可是她也不想想。大房承重子贾琏娶得就是王熙鸾的堂姐,王子腾的长女,贾家怎么可能再接受一个王家的女儿做媳妇呢!

         这也就罢了,最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林黛玉和薛宝钗这两个原本应该是情敌关系的女孩,居然成了莫逆之交。如果不是薛宝钗点醒了她们姑娘,估计老爷如今已经心死如灰,命不久矣了,而没有了父亲的姑娘也会被贾府捏在手心里,依着姑娘的性子,左右也逃不过一个死字。

         如今这样的局面,真的是缘分使然啊!

         想到这,乌雅嬷嬷不由得开口说道:“如此,薛太太可以开始准备了。”

         “嗯?”薛姨妈不知道乌雅嬷嬷这是什么意思,却看到林黛玉害羞的样子,突然明白了,“你是说林大人他?”

         乌雅嬷嬷笑着点点头,“少则数月,多则半年,林大人就要进京了。”

         薛姨妈大喜,她是由衷的为林黛玉高兴,“太好了!人家再好,始终不是自己的家,如今林大人进宫了,回了自己的家,姑娘就自在多了!”

         林黛玉心里也是十分高兴的,只是她性子向来如此,做不了那等炫耀之事,因此只是低着头抿嘴笑着。心里却忽然冒出一句,“如果能见见宝姐姐就好了。”

         而被林黛玉惦记着的薛宝钗,却看着被打翻在地的竹篮无奈的叹了口气。她深吸了口气,跪在地上请罪,“奴婢无状,得罪了阿哥,还请阿哥赎罪!”

         九阿哥胤禟嗤笑了一声,努力移开视线,尼玛,这丫头近看怎么这么好看啊,不能再看了,再看下去,估计爷就狠不下心来处罚她了!不过这个皇商家的女儿,居然敢让八哥为难,哼!若不是看在卫贵人的面子上,一个宫女,弄死了便弄死了吧!

         “既然知道得罪了爷,那就给爷在这跪半个时辰吧!小叶子,你给爷在这看着。不到时辰不许她起来!”

         小叶子无奈的看了一眼自家爷,心想,爷,您这样自作主张八爷知道吗?您是主子没错,可人家是卫贵人身边的丫头啊,您这样责罚人家,摆明了是没给卫贵人面子啊,不知道传到八爷耳朵里会怎么想呢!

         胤禟哪里管这些,话说完就扬长而去了。

         薛宝钗淡定的跪在那里,目不斜视。

         小叶子见状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姑娘莫怪,九爷向来就是这个脾气。姑娘意思意思就好,不必真跪那么长时间。”

         薛宝钗看都没看他一眼,“公公说笑了,主子的话奴婢哪敢不听啊,主子说跪半个时辰,奴婢不敢躲懒!”

         薛宝钗心里也有些气,我好好在这摘着桃花,也没碍着谁,谁知这个九阿哥疯了似的直接冲了过来,撞散了自己的桃花不说,还不由分说惩罚自己!自己到底哪里碍着那位九爷了!既然你说要跪,那就跪吧,不就一个小时吗?我就不信这膝盖还能废了不成!

         小叶子见状,只好无奈的守在那里。心里不停的祈祷,希望卫贵人那里能尽快有人发现这件事,这样的话,也好转圜一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