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四哥
        胤禩看出了卫贵人心里的为难,又是心酸,又是感动,“额娘不必担心,儿子既然来了这里,自然是得到皇阿玛的默许的。”

         卫贵人听后,惊喜万分,“你是说皇上他默许了?真的吗?皇上真的默许了,这代表了什么?皇上到底是怎么个意思?他会不会是在试探你?不行,胤禩,你还是少来这里比较好,要不以后还是别来了吧,万一皇上怪罪起来,你”

         胤禩忽的起身跪在了卫贵人面前,抱着卫贵人的双腿,将头埋了进去,“额娘,额娘!”

         卫贵人听出了胤禩在哭,自己也是心酸无比,她颤抖的摸上了胤禩的额头,“我的儿啊!”一句话说完,母子俩抱头大哭了起来。

         花蕊和芳草听到了里面的动静,担忧的朝里面看了一眼,不约而同的往门口站了站,挡住门口。不让人看到里面的情况。

         母子俩哭了一会后,渐渐停下了。胤禩不好意思的低着头,自己这是怎么了,前后两辈子加起来五十多的人了,居然这样控制不住情绪,害的额娘也跟着哭了一场。

         胤禩抬起头,从袖子里抽出一块帕子,细心的帮额娘擦着泪水,好在卫贵人素日里不喜欢擦脂抹粉的,哭了一场后也只是眼眶微红,不需要重新洗脸上妆。

         卫贵人看着儿子亲昵的举动,心满意足了,现在就算让她即刻死去,她也愿意。

         “额娘放心,儿子心里有数。迟早有一天,儿子会光明长大的孝顺额娘,儿子发誓,会让额娘接下来的日子开心快活的过日子。”胤禩认真的看着卫贵人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这辈子,儿子绝不会让您因为儿子的野心被世人诟病,被皇阿玛厌弃唾骂!

         “好好好,额娘都知道。胤禩啊,你的心额娘都明白,可是额娘只希望你能平平安安的就好了。额娘有时候都在想,额娘当初执意生下你,是不是做错了?或者当初生下你后,额娘就该去死的,额娘出身低微,也连累了你”卫贵人因为儿子亲昵自然的举动,不知不觉的将埋藏在心里多年的话说了出来。

         “额娘千万不要说这样的话,也不要有这样的想法。您是儿子的额娘,是将儿子带到这个世上的人,如果儿子因为您的身份而嫌弃您,那儿子成了什么人了。额娘放心吧,儿子如今没有别的想法,只要额娘您幸福快乐就好。儿子会努力成为太子的好弟弟,好帮手,只等着有那么一天,儿子能好好的孝顺额娘!”胤禩急切的说道。

         卫贵人看着胤禩的眼睛,那么明亮,那么坚定,她开心的笑了,那一刹那,胤禩满足了,这辈子能看到额娘这样真心快乐的笑容,他真的知足了!

         卫贵人到底顾忌着惠妃和皇上,没有和胤禩多说什么,其实能这样近的看看儿子,摸摸儿子,听着儿子叫自己额娘,她真的很满足了。卫贵人亲自将胤禩送到了门外,忽然想起了什么,“胤禩啊,额娘是真的很喜欢宝钗,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胤禩一开始没明白额娘的话是什么意思,后来明白了,有些哭笑不得,“额娘说的是哪里话。薛姑娘能让额娘开心,儿子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生气!至于九弟为难她,大概是想为我出头吧!额娘放心,儿子会说九弟的,以后不会再有人为难她了!”

         卫贵人拍拍胸口,“这就好,这就好,我好怕你会不开心,可我真的喜欢和她说话,她又聪明又可亲,还会做好吃的,我真的喜欢她。”

         胤禩看着这样单纯的额娘,满足的笑了,这辈子要是能让额娘这样简单的快乐幸福下去,就是他最大的功德了。“额娘喜欢她就留着她吧,她家里我也会照顾一二的。只要她能尽心伺候额娘就好。”

         卫贵人也放心了,“这就好,你赶紧回去吧,以后能少来,还是尽量少来。别碍了别人的眼。额娘好好的呢,放心啊!”

         胤禩也知道如今还不是时候,所以没有多做停留,径直踏出了疏朗斋的院门,顺着六棱石子路往外走去,直走的老远的,快要拐弯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发现额娘还倚在门边,痴痴的看着自己的背影。胤禩的眼眶湿润了,此时额娘的身影和上辈子无数次额娘的背影融合在一起。上辈子也是这样的,自己每次给额娘请安走后,额娘都会这样倚在门边看着自己的背影。

         一开始自己从来不知道,直到有一次,自己落下了什么东西,回过头去想要看看是不是丢在路上时,才看到了这一幕。而额娘在看到自己回头时,开心的冲着自己笑了。

         那时候自己才知道,自己每次毫不留恋的走了,额娘却要在门口痴痴的看着自己很长时间。

         从那以后,自己每次离开,都会刻意放慢步伐,偶尔还会回头看看额娘。就为了让额娘能多看自己一会。额娘对自己,要求的向来都是这么简单,只可惜自己上辈子被*野心迷住了心,忽视了这一点。

         这辈子,不会了。

         胤禩看着远处额娘模糊的身影笑了,那笑容宛如春风拂地,成功让不远处的一个少女红了脸颊。

         郭络罗氏明月是来拜见太后的,她是安亲王的外孙女,额娘是和硕格格,阿玛是郭络罗氏,和宜妃虽然不是一支的,但好歹是一个姓,宜妃素日里也挺照顾她的。

         明月知道那个人是八阿哥胤禩,舅舅的打算她是知道的,想让自己嫁给皇子,自己虽然父母双亡,可舅舅还是安郡王,在宗师里还是很有影响力的,以自己的出身,别的皇子高攀不上,可像八阿哥这样没有母族势力的皇子,她还是绰绰有余的!

         若是之前,明月还是有点不甘心的,她的身上也流着爱新觉罗氏的血液,额娘是和硕格格,外祖父是安亲王,她凭什么要委屈自己,嫁给有一个出身微贱的额娘的八阿哥。可今日八阿哥那春风拂面般的笑容,成功让明月的一颗少女心沉溺了进去。

         明月左右看了看,没人注意自己的失常,身后的宫女也一直低着头,她笑了笑,继续往宁寿宫走去。现在想来,嫁给八阿哥也没什么不好,最起码,他长的好看,身份虽差了点,可这样的话,他就不敢不对自己好。自己身后可是站着安王府呢!

         郭络罗氏明月因为额娘生她的时候难产去世的,所以一出生就被安亲王接回安王府抚养,自幼被安亲王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又因为她长的漂亮,舅舅也将筹码寄托在她身上,所以整个安王府无人敢与她争锋。这样养成了她嚣张跋扈、自私自利的性格。

         加上有一次舅舅在皇上面前有意无意的提起她的性格,皇上当时心情好,说了一句,很好,很有我八旗贵女的风范。郭络罗氏明月就更以自己的性格为傲了,横冲直撞,我行我素!

         打定了主意的明月,自信满满的往宁寿宫走去,她预备着回府后就跟舅舅说这个事。

         胤禩心情好的不得了,虽然表面上看上去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文尔雅,可熟悉他的人看到他的眼神里的喜悦都了解他的心情。

         胤禩径直往阿哥所走去,却迎头撞上了四阿哥。

         看着这个自己跟他斗了大半辈子的四哥,胤禩心情有些复杂,其实死后那几年,自己日日跟在他身后,看着他的日常生活,也明白了四哥这个人其实也有很多不易。他是一个有着精神洁癖的人,但凡要做的事,就一定要做的十全十美。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看四哥对十三弟和对自己的态度就知道了。只是,被四哥恨上的滋味不好受啊!

         而且,已经打定主意这辈子不再继续追逐太子之位的胤禩,更是不想和这位睚眦必报,有些小心眼的四哥做对了。

         当然了,此时的太子,地位还是很稳固的,而兄弟之间的感情也是蛮不错的。

         四阿哥胤禛看到八弟胤禩心情很好的一路走来,嘴角眉梢都带着淡淡的喜意,有些诧异,转而想到最近听到的传言,猜到了八弟是因为卫贵人才会如此高兴,顿时也由衷的为老八高兴起来。说来也奇怪,胤禛觉得,从某些方面来说,他和八弟有些同病相怜的感觉,唯一不一样的是,他的养母造势,而生母更得皇阿玛喜欢。

         “八弟今天心情很好?”

         胤禩调整好心情,笑着迎了上去,“四哥安好。四哥看起来心情也不错啊,有什么喜事吗?”

         胤禛笑了,他最近是挺高兴的,嫡福晋乌拉那拉氏为他生了个嫡子,而太医也把脉也说李氏肚子里也是个男孩,这让年纪轻轻夭折了一女的他着实高兴了很久。“八弟看出来了?是我家大阿哥,如今会吐泡泡了,可爱的紧。八弟你说小孩子怎么就那么容易满足,我家大阿哥一个人吐泡泡自娱自乐也能玩上半天。就是脾气大了点,稍不如意就哭闹不止,福晋被他搅得觉都睡不安稳。我记得十三弟、十四弟小的时候乖的很啊”

         胤禩看着拉着自己的手不停嘚啵嘚啵的四哥,有些茫然,虽然成为游魂的那几年,知道了四哥其实是个隐形的话痨,只不过硬生生被皇阿玛给逼成了他们见到的那副喜怒不形于色的深沉模样,可上辈子在他们感情最好的时候,也没有见识过四哥话痨一面的他,面对四哥这样的热情,还真的有些不大适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