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侄子
        康熙见儿子们笑的前仰后合,心里也高兴极了,都说皇家无亲情,可是他看自己的儿子们就很好嘛!

         “还有保清,他小时候就不爱读书,每次一让他读书他就装肚子疼。太医院的太医都是老油条,知道他装病也不说什么,只说清清静静的饿几天就好了。保清每次都被饿的不得了,惠妃心疼孩子,故意让嬷嬷在他房里放点点心之类的,以备他晚上饿了的时候吃。谁知道小孩子饭量大,那些点心根本不够。保清饿的受不了,大半夜的偷偷跑到御膳房想弄点吃的,结果被巡视的侍卫发现,差点打了个半死!”康熙说到了兴头上,开始说起了其他儿子童年时的糗事,“还有保成,别看他现在这样斯文儒雅的样子,小时候可黏人了,朕要去上朝了,他却哭着喊着不让朕走,最后没办法,只好让他乳嬷嬷抱着他站在角落里。好在他也乖的很,只要能看到朕就不哭了。还有你三哥,他”

         胤禛和胤禩的脸色同时暗了下来,片刻后又自嘲的笑了,这是怎么了,心里不是早就知道了这个事实吗?皇阿玛心中不是没装着自己,而是装的人太多了,好久才能轮到自己一次。胤禟和胤俄倒是颇有兴趣的听着皇阿玛吐槽着各个兄弟们的糗事,以备不时之需。

         短暂的亲子时光过去后,康熙回了乾清宫,胤禛胤禩等人也往阿哥所走去。一路上,胤禟胤俄走在前面,叽里呱啦的讨论着刚才得到的信息,胤禟:“嘿嘿,原来五哥五岁了还尿裤子啊,尿了裤子还不让人知道,把被子衣服什么的藏起来!哈哈哈,下次他在对我说教,我就拿这个威胁他!”

         胤俄也连声附和。

         胤禛和胤禩则沉默的走在后面。胤禛想的更多的是皇阿玛对诸位兄弟的态度,而胤禩则是漫无目的的胡思乱想,想前生,想今生。进了阿哥所,胤禛忽然开口道:“八弟若是没什么事的话,到哥哥那坐坐吧!”

         胤禩笑了,这应该是个良好的开端吧,“好啊,那弟弟就打扰了。九弟十弟你们去不去?”

         “去,当然去了。早就听说四哥院子里桃花酥最美味,弟弟们早就想尝一尝了。”胤禟虽然不明白胤禩为何突然和四哥交好,可多年的兄弟默契还是让他及时做出了合适的反应。

         胤禛似乎很欣喜于弟弟们的示好,笑着说道:“别的山珍海味四哥那没有,不过这桃花酥倒是有的是。”

         只有胤禩,在胤禟说起桃花酥的时候,愣了愣,眼神别有意味的看了看胤禟,胤禟也知道了疏朗斋的事,有些心虚的别开眼,但是转念想到若不是自己来了这一出,八哥也未必有理由能踏入疏朗斋啊。这样想着的胤禟觉得自己挺理直气壮的。

         胤禩无奈的摇了摇头。胤禛见了,小声的问道:“八弟,九弟怎么了?”

         胤禩既然决定和一个人交好,那就有的是办法让对方喜欢上自己,更别说上辈子他一直跟在四哥身后,观察着他,研究着他的性格。最重要的是,胤禩知道,其实四哥在后宫还有一股隐形的势力,所以上辈子四哥才会在紧要关头做了很多正确的决定。自己的所作所为四哥肯定早就知道了,现在他只不过在观察自己。因此,胤禩便将事情都和盘托出了。

         胤禛听后,先是感到欣慰,额娘临死前将佟家在后宫经营了两代的势力都交给了自己,所以疏朗斋发生的事情他都知道,只是没想到八弟居然毫无保留的告诉了自己,可见,他对自己这个四哥是极为尊重的。之后胤禛又感到责任很重,这几个弟弟都有些不着调,还得自己看着才可以。胤禛板着张脸,“九弟,不是做哥哥的说你,这件事的确是你不对。”

         原本胤禟最反感的就是四哥这样的口气,可是看到八哥传递过来的眼神,胤禟聪明的闭嘴了。站在原地认命的听着四哥的教训。

         “无论那个薛氏到底有什么不对,她毕竟是卫贵人身边的人,你这样不由分说的责罚她,让别人看了怎么想?他们或许以为这是宜妃娘娘授意的,又或者认为你是在下八弟的面子。幸好八弟和宜妃娘娘补救的及时。”胤禛皱眉道,“还有八弟你,你胆子也太大了。”胤禛压低声音说道,还四处张望,生怕被人听到他们的谈话。

         “四哥知道你担心卫贵人,可是事无不可对人言,你大可以道惠妃娘娘面前说出你的真实想法,然后光明正大的将人送到卫贵人那里。你这样被人知道了可不得了!不光是你,连卫贵人都得跟着你吃瓜落!”胤禛接着说道。

         胤禩认错态度十分诚恳,“四哥说的对,是弟弟一时糊涂了。还请四哥帮忙啊!”

         胤禛显然很享受这种弟弟的信赖和依托感,“你啊,到底是还年轻,等你成亲了,办事就稳妥了。这件事交给四哥了,四哥会帮你把尾巴扫干净的。”

         胤禟瞪大了眼睛看着八哥,八哥太聪明了,他怎么知道四哥会帮忙啊,原来八哥当初是故意留下一点点痕迹啊!果然,爷选择跟着八哥实在太明智了。

         胤禛以一副过来人的姿态拍拍胤禩的肩膀,“四哥知道你的心思,放心吧,等过两年,皇阿玛就会让你出宫建府,到时候好好努力,为皇阿玛、太子办差,爱屋及乌,皇阿玛心里明白的。”

         胤禩心中有些酸涩,上辈子自己固然是可怜,明明有生母却不能承欢膝下,四哥也是一样吧,不,他比自己更惨一点。他的生母德妃娘娘明明在世,却在孝懿仁皇后死后说出了自己不愿抚养四阿哥的话来。虽然后来还是以母子相称,可结局却那样凄惨无奈,虽然其中少不了自己的挑拨,可德妃娘娘本身对四哥就有隔阂。虽然他不是很明白当初孝懿仁皇后和德妃娘娘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可归根结底,上辈人的恩怨最后吃苦的是四哥!

         “多谢四哥,弟弟知道了。”

         说话间,他们已经到了四阿哥的院子了,乌拉那拉氏早就得到了消息,迎了出来,“爷回来了,八弟九弟十弟今儿个稀客啊!”

         胤禩胤禟胤俄老实的给乌拉那拉氏请安,“四嫂安。今天打扰了。”

         乌拉那拉氏笑着说道:“这是什么话,八弟九弟十弟能来,四嫂开心着呢!”

         胤禛在福晋面前还是很有威严的,“大阿哥呢?”

         提起宝贝儿子,乌拉那拉氏的眼神都柔软了不少,大阿哥健康又活泼,连德妃都喜欢的不得了,他又是爷的嫡长子,哪怕太医说李氏肚子里怀的孩子是个男孩,乌拉那拉氏都不以为意。

         “大阿哥睡得刚刚才醒,乳嬷嬷抱着在后面玩呢!”乌拉那拉氏一看胤禛的样子就知道他是想在弟弟们面前显摆儿子,笑了,“爷要看大阿哥的话,我这就让嬷嬷给您抱来?”

         胤禩一进门就打量着乌拉那拉氏,看着她提到弘晖时的喜悦和高兴,不由得有些愧疚,上辈子,明月不知道是为了给自己出气呢还是不忿四嫂有儿子呢,居然联合李氏除掉了弘晖,这件事被四哥查到了,四哥一直隐忍不发,直到登基后才发作了出来。自己也是在那个时候才知道,弘晖的死居然和明月有关,难怪四哥对明月恨之入骨,要将她挫骨扬灰啊!

         胤禩感慨,不知道明月是如何狠得下心的,明明当初,她也很喜欢那个白白胖胖的娃娃,笑着说要给他做干娘。想到这,胤禩不由得吐了口气,笑着说道:“四嫂且慢,大侄子还小,经不得风,还是我们走一趟吧,四哥您看呢?”

         其实胤禛也舍不得,见胤禩这样说了,送了口气,看着胤禩的眼神透着满意和赞赏,“八弟说的对,孩子还小呢。九弟,十弟,劳烦你们了。”

         胤禟笑着说道:“四哥说的哪里话,弟弟们多大的人了,还和大侄子计较什么啊!走吧。”

         胤俄也笑了,“大侄子的哭声可嘹亮的很啊,弟弟隔得那么远都能听到,以后肯定是个出息的,和他十叔一样!”

         “得了吧,要像也要像四哥,像你有什么出息啊,只知道吃喝玩乐,我大侄子以后那可是要干大事的!”胤禟习惯性的和胤俄抬杠。

         胤禛和乌拉那拉氏听到几人一口一个大侄子,高兴的不得了。

         一行人来到后院的厢房内,乳嬷嬷正抱着大阿哥哄着,乌拉那拉氏听到儿子在哭泣,心疼的不得了,也顾不得其他,几步小跑了进去,“怎么了,怎么了?大阿哥好好的怎么哭了?刚才不还好好的吗?”

         胤禛见乌拉那拉氏如此失态,有些不满,胤禩赶紧劝道,“四哥,母子连心,四嫂这也是关心则乱啊!弟弟就不信四哥你听到大侄子的哭声不心疼!”

         胤禛不自然的咳嗽了几声,移开了目光。

         胤禩心想,四哥就是爱面子,讲形象!

         几人跟着走了进去,乌拉那拉氏正抱着大阿哥在怀里哄着,“哦,宝贝不哭啊,额娘的大阿哥不哭啊,额娘在呢!”

         胤禩感慨的说道:“弟弟还记得四哥大婚时四嫂那一手漂亮的指甲,如今为了大侄子,四嫂全给剪了,而且怕弘晖到处乱摸,脸上连脂粉都不搽了。真是一片慈母心啊!”

         胤禛听后仔细看去,果然,乌拉那拉氏那漂亮修长的指甲都已经齐齐剪去了,脸上也脂粉未施,透着淡淡的黄,素日里自己还有些嫌弃她这样邋遢,更多的时候都会去李氏的院子里坐坐。现在听八弟这么一说,胤禛便感觉有些不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