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剖白
        薛宝钗坐了起来,从床边拿了件外衣披上,“谁啊?”

         门外面一个稍显嘶哑的声音说道:“我家爷有事想问薛姑娘,还请薛姑娘出来一下。”

         薛宝钗心中大骇,会是谁呢?不过转念一想就明白了,估计是八爷吧!薛宝钗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知道了,麻烦公公稍等片刻。”

         薛宝钗翻身下床,一边穿着衣裳,一边在脑子里思考着待会见到八爷该怎么做,该说些什么。不过,她也有些疑惑,怎么会这么快呢!按说这个时候的八爷不是应该将注意力放在怎样博得皇上的喜欢上吗?而且就算他关心卫贵人也不至于反应这么快啊!

         薛宝钗换好衣服,对着镜子看了看,脂粉未施,一头乌黑的秀发垂在身后,罢了,时间来不及了,就这样吧。

         薛宝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转身打开了门。廊下的阴暗处,一个身影候在那里。

         “薛姑娘这边请。”

         薛宝钗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不远不近的跟在那个小太监身后。二人绕过长廊,穿过正堂,穿过小花园,来到一个院墙的拐角处。

         八阿哥胤禩正背着手站在花丛前,抬着头看着漫天的星辰。

         “爷,人带来了。”

         胤禩回过头来,点点头,“知道了,你到那边候着吧!”

         小太监恭敬的低着头,下去了。

         薛宝钗低着头,行了个蹲礼,“奴婢给八阿哥请安,八阿哥吉祥!”然后保持着蹲着的姿势,等着八阿哥叫起。

         今晚的月光还算清亮,月光下,胤禩打量着面前的这个小丫头,身材微丰,肌肤胜雪,一头乌黑的秀发披散在身后,在月光下仿若绸缎一样,让人很想去摸摸看。

         “你就是薛宝钗?”

         “是。”薛宝钗摸不清这位爷到底要做什么,难道是想通过自己争取四大家族的支持,可是不对啊!宫里不还有个贾元春吗?她可比自己重要多了啊!

         “听说你很会说话,又会读书识字,额娘很喜欢你?”虽然胤禩用的是疑问句,可语气里的肯定却是显而易见的。

         “八阿哥谬赞了,贵人只不过是觉得奴婢还有些可巧,喜欢和奴婢说话罢了!”薛宝钗心中一愣,八阿哥对卫贵人那里的情况真的这么了如指掌吗?自己到卫贵人哪里才几天啊!他就什么都知道了?

         “呵呵呵!”胤禩发出一阵低笑声,“好了,明人面前不说暗话。你到底想要什么?”

         薛宝钗心中如同擂鼓一般,心跳的都快要蹦出来了。这是第一次,她深刻的感觉到了不要和古人玩心眼,尤其是面前这位还是九龙夺嫡中最有人望的一位,老谋深算、计谋百出,真的不是自己一个小老百姓能抗衡的!

         薛宝钗努力稳定心声,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自己再装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她恭敬的改蹲为跪,在地上向胤禩磕了个头,“奴婢想请八爷照拂薛家,仅此而已。”

         胤禩玩味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小丫头,果然如此,“就这么简单?”

         薛宝钗抬起头来,目光直视着胤禩,“就这么简单。自小,奴婢父亲就对奴婢寄予厚望,琴棋书画、诗词歌赋、经济账目等等都悉心教导奴婢,为的就是有朝一日,奴婢可以担负起整个薛家。奴婢哥哥不成器,母亲又是个耳根子软的。奴婢前番落选后,奴婢姨母出于种种考虑,想要奴婢嫁给她的幼子,只是,奴婢不喜欢那贾宝玉!奴婢也不想随便许人。而且奴婢始终只是个女子,振兴家族最终还是要靠奴婢的哥哥,因此奴婢托人调教哥哥,奴婢自己进宫当差,希望可以获得主子的信任,还让别人看在奴婢和主子的面子上,给哥哥立起来的时间。”

         看着眼前这个宛若神仙妃子的小女子,胤禩想着,就凭着这张脸,她如果想出头的话,也不是不可以的吧!再加上她的这份心智,说不定比那个贾元春走的更远也说不定啊!可她选择了这条路,到底真心与否他不想计较,只要她不要伤害额娘酒可以了。

         “爷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薛家我会让九弟暗中照拂一二的。至于你,好好伺候额娘便是。你记住了他,以后薛家有什么事我会让他告诉你,你有什么话要跟薛家说,也可以告诉他。内务府那条路就先别走了。当心被人发现!”

         薛宝钗心中一禀,果然皇宫里没有不透风的墙,连这个八阿哥都知道的清清楚楚,枉费自己还自得自己的小聪明,自以为是!“是,奴婢多谢八爷,定当用心伺候贵人。”

         胤禩不置可否,转身离开了。

         薛宝钗直等到胤禩的身影看不见了,才从地上爬了起来,只是因为跪得时间有些长,双腿有些发麻,而且膝盖那里微微刺痛。薛宝钗有些无奈,这个身子真的是娇养着长大的啊,不过稍微跪了那么一会,就受不了了!

         “我叫小方子,薛姑娘,我们回去吧!”那个小太监忽然出现,薛宝钗没有表现出被吓到的样子,这是礼仪课上必备的项目,薛宝钗从小学到大的,虽说不至于达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程度,但这点小试探只是小儿科了。

         “多谢公公了。”薛宝钗低头言谢。二人又如来时一样,一前一后保持着三四步的距离往回走去。

         “林大人已经来信了,随信而来的还有林大人花重金请的教养嬷嬷二人,大丫头四人,二等丫头六人,另外负责洒扫杂役的丫头婆子数十人,一起进府的还有整整一千两雪花银,说是给林小姐并丫鬟婆子们花的。还说少则半年,多则一载,就要接林小姐家去住呢!如今林小姐单独住了一个院子,身边伺候的都是林家送来的人,一应吃穿用度都是林家自己的。哦,据说贾府有位少爷听后,因舍不得姐妹,病了。林小姐心善,将自己身边一个叫紫鹃的丫头送给了这位少爷,说左右紫鹃原也是贾府的丫头,身契什么的也不在自己手里,如今也算是物归原主了。”小方子一边走,一边小声的说着。

         薛宝钗听后心中大定,果然林如海就是林如海,一招招一步步,走的恰到好处,只是,薛蟠呢?薛蟠如何了?

         “林大人还送了一封信,原本是给薛姑娘你的,只是你进宫了。那封信就由林小姐读给薛太太听了。薛公子如今挺好的,白天练武,晚上读书,虽然幸苦了些,可身子健壮了不少,瘦了十来斤呢!如今能拉开一石的弓了,幼学琼林也会背了。林大人说让薛太太和薛姑娘不要记挂,不要担心,他定会不负所托的。薛太太听了信后,哭了一场,不过并没有心疼不舍。如今薛太太每日除了陪贾家老太太说话,就是去林小姐的院子和林小姐说话。一切都好!”

         薛宝钗如今总算真正能放心了,她笑着说道:“劳烦公公给我母亲托句话,就说她做的很好,如今哥哥吃些苦,日后就少受些罪。母亲千万不要妇人之仁,拖哥哥的后腿。还有,请母亲多照拂林妹妹一二。”

         小方子忽然回过头来,看着薛宝钗笑了,“不用说什么暗语吗?”

         薛宝钗猛地红了脸,窘迫的说道:“公公这是在打趣我呢!那不是我年幼不知事吗?还劳烦公公替我谢谢八阿哥,就说奴婢无以为报,定会伺候好卫贵人,请八阿哥放心!”

         小方子笑了,“八爷有什么不放心的。你好自为之就是了。薛姑娘,已经到了,好生歇着吧。爷说,让姑娘劝着贵人多用些膳。”

         “是,知道了。”薛宝钗看见熟悉的门,放心了。辞别小方子进了屋子,关灯脱衣,上床睡觉,一夜无话。

         而不远处的钟粹宫主殿内,惠妃正靠在榻上,宫女正帮她蓖着头发,一个嬷嬷走了进来。

         “人走了?”惠妃闭着眼睛问道。

         “回娘娘的话,走了。八阿哥没有靠近卫贵人的去处,只是将伺候卫贵人的一个丫头叫出来问了几句话,然后就送回去了。”

         “嗯,老八是个聪明的,皇上没有流露出让他认卫氏的意思,他不会明目张胆的和卫氏亲近。”惠妃动了动,身后的宫女赶紧停下,等惠妃不动了,再继续帮她蓖头发。

         “八阿哥如此做,娘娘不生气?”那嬷嬷问道。

         “皇上都不生气,本宫有什么好生气的。”惠妃嗤笑了一声,“这个宫里,有什么事能瞒得了皇上,皇上不说话,那就表示他默认了老八的行为。再说,老八虽然在本宫跟前养大的,可毕竟不是本宫亲生的,本宫待他也和老大不一样!卫氏身份再低微,那也是他的亲生母亲,不知道也罢了,如果知道了,还当作不知道,那老八的心也未免太狠了。这样才是最让人害怕的。老八这样挺好的。”惠妃睁开眼睛,挥手示意宫女退下,打了个呵欠,“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歇了吧。多了,以后卫氏那里,注意着些,别让人怠慢了她!”

         “是,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