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9|
        薛姨妈在薛宝钗不在家的时候,基本是将薛宝琴当做女儿一般疼爱的,而薛宝琴细心乖巧,对薛姨妈也十分孝顺听话,所以此时薛姨妈安抚的拍了拍薛宝琴的手,“这有什么,女孩子家的,本来就有很多悄悄话要说。没事,伯母有什么话,白天就可以和你大姐姐说,明晚啊,你跟你大姐姐一起说啊!别听既哥哥的。”

         薛蝌满脸的无奈,“伯母,你别老惯着她。她也不小了。再过两年也该嫁人了。还这样不懂事,以后嫁到梅家,怎么和婆婆妯娌们相处啊!”

         薛姨妈笑着说道:“这不是咱们自家人在一起说话吗?当着外人的面,你妹妹什么时候不懂事了!咱们薛家如今就宝琴和宝钗两个女孩儿,姊妹之间自然应该多亲近亲近。不过一晚上时间而已,有什么而已,值得你这样说我们琴儿?”

         薛宝琴有了薛姨妈的维护,得意的朝哥哥做了个嘴脸。

         薛宝钗这一觉感觉睡了很长时间时间,她醒来时,只觉得万籁俱静,睁开眼时只见屋子里黑暗一片,只有窗外透出一点点的光亮!

         薛宝钗摸索着下了床,走到窗外,推开窗户,外面天色微微发亮,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了。不过,薛宝钗侧耳听着远处偶尔的几声鸡鸣声,笑了,看样子,天已经快亮了啊!原来自己竟然睡了这么长时间,难道真的是在家睡觉睡得很香一点吗?

         薛宝钗慵懒的伸了个懒腰,顺便活动活动四肢,扭扭脖子扭扭腰什么的,然后接着窗外的光亮,换好衣服,又铺好被子,这才走出门去。

         刚走出没几步,就听见莺儿的笑声传来,“我就想着姑娘你也该醒了,所以过来看看,没想到姑娘真的醒了。”

         薛宝钗笑着说道:“莺儿。”

         莺儿一路小跑了过来,“姑娘您先歇着,我这就去打水来给您洗漱去。”

         薛宝钗刚想要说些什么,莺儿已经一路小跑走了。薛宝钗只好呆在原地,等着莺儿回来。事实上,虽然她当奴婢久了,已经习惯了事事自己亲力亲为了,可是她这是第一次在薛家留宿,她一时还真摸不清方向。

         没一会儿,莺儿带着两个小丫鬟,带着洗漱用品过来了。

         “姑娘,这都是太太给您新制的,太太说不定您什么时候就用上了呢!所以一直给您留着呢!姑娘您看,这个是奴婢在贾家跟那个宝玉学的,拿新开的玫瑰做的胭脂膏子,颜色明亮艳丽,还有玫瑰的香味,您闻闻,还有这个是我和琴姑娘制的口脂,您尝尝。”

         或许是许久没见了,莺儿的话特别多,边伺候着薛宝钗洗漱,边说个不停。薛宝钗也没有觉得不耐烦,事实上,她还真的蛮想念这个忠心耿耿又机灵识趣的小丫头的,“你最近过的好吗?”

         莺儿笑嘻嘻的帮薛宝钗挽着头发,从妆台上拿出一个几层高的梳妆匣,一层层的抽开,“我过的挺好的啊,没事帮着太太和二姑娘做些事。太太说了,我还是姑娘身边的丫头,别的人不能使唤我。莺儿一直等着姑娘呢!姑娘你看,这个梳妆匣是大爷在江南帮您打的,大爷无意中救了个人,后来才知道,那个人居然是苏州有名的木匠,大爷请他一气打了三个梳妆匣,大奶奶一个,姑娘一个,二姑娘一个。不过款式都是不一样的,姑娘这个是牡丹花的,大奶奶是灯笼花,二姑娘是芍药花。这里面的首饰也是大爷为姑娘备的,姑娘看看喜欢吗?”

         说完还一支支的拿出来在薛宝钗脑后比划着,薛宝钗赶紧说道:“随意插一支就是了。带多了脑袋疼。”

         莺儿笑着选了一支牡丹花的簪子插在薛宝钗的脑后,“莺儿伺候姑娘这么多年了,哪里不知道姑娘的喜好吗?对了,姑娘还不知道吧,嘻嘻,大奶奶有身孕了!”

         薛宝钗闻言惊喜的转过头去,不想扯到了头发,她顾不得疼痛,连忙问道:“真的假的?嫂子真的有孕了?”

         莺儿心疼的看着手里扯断的几个发丝,懊恼不已,自责自己怎么这么不小心,姑娘的头发就跟那最顺滑的绸缎一般,自己却扯断了姑娘的头发。但嘴上还认真的回答着薛宝钗的问话,“是真的呢!昨个晚饭时二爷亲口说的。大爷本来准备动身回京的,不想大奶奶查出有孕了。亲家太太死活不肯让大奶奶这个时候回京。听二爷的意思,大爷是想等大奶奶胎稳了之后再回京的。亲家太太可能也会跟着一起搬过来呢!”

         薛宝钗这才松了口气,“那就好,亲家太太和大嫂子失散这么多年,当然舍不得大嫂子了。她一个人住在兄长家里本来也不方便,如今这样挺好。家里也热闹了,母亲也不会觉得无聊了。等日后小侄子出生了,家里就更热闹了。”

         莺儿笑着向往道:“是啊!若是姑娘也回来了,就更热闹了!”话一说出口,莺儿立刻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低着头不好意思。

         薛宝钗却笑着摇摇头,拍拍莺儿的手,示意自己不介意。为了转移莺儿的注意力,她笑着说道:“我饿了,有什么吃的吗?”

         莺儿立刻来了精神,“姑娘想吃什么?莺儿这就给你做去?”

         薛宝钗想了想,“早上不想吃油腻的,面条吧,多放些辣子。”

         莺儿清脆的应了声,“哎!我这就去。”话刚说完,就风风火火的转身走了。

         薛宝钗看着莺儿的背影,笑着摇摇头,转身对另外两个小丫头说道:“你们也去忙吧,这里不需要伺候了。”

         两个小丫头是薛家搬来后才从人牙子手里买来的,对薛家这位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大姑娘不是很了解,此时见她态度和蔼可亲,这才放了心,端着东西就走了出去。

         薛宝钗坐在镜子前,又仔细端详了镜子中的自己,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趁着这个机会,薛宝钗漫步在薛府中,仔细观察着这座有些年头的宅子。

         薛蝌习惯早起,去铺子里处理事情,然后再回来陪薛姨妈和薛宝琴用早膳,此时听见人回报说大姑娘早就起来了,顿时收拾好了出来找她。远远的看见薛宝钗正抬头打量着一棵大树,薛蝌唤道:“大姐姐。”

         薛宝钗回过头去,“蝌弟,你起的这样早?”

         薛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恩,得先去铺子里看看。”

         薛宝钗从头到尾的打量着薛蝌,笑着说道:“大哥哥不在,辛苦你了。”

         薛蝌微红着脸,“大姐姐客气了,都是一家人,何来辛苦一说呢!对了,大姐姐,年前您过生日,我也没什么好送你的。这是铺子里收的,弟弟看很好看很漂亮,又是新的,所以就给大姐姐你留着呢!大姐姐看着可喜欢吗?”

         薛宝钗接过来一看,是一块怀表,金色的外壳,上面还刻着一朵玫瑰,打开盖子一看,里面还有一张西洋女人的画像。薛宝钗留心看去,镜面是宝石的,指针是镀金的,看上去既大方又精致,是个好东西。

         这个时候,钟表之类的都是稀罕物件,尤其是这类做工精致的怀表,更是难得。薛蝌得了这样好的东西,没有给他亲妹妹,而是留给了自己,眼见着是真心将自己当成了姐姐。

         薛宝钗笑着说道:“多谢了。我正缺这个呢!屋子里没有钟,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薛蝌见薛宝钗是真心喜欢,不由得笑了,“大姐姐喜欢就好了。铺子里还有事,弟弟就先了。”

         “等一下,吃点东西再走吧。”薛宝钗叫住他。

         “不了,待会回来再吃。大姐姐饿了就先吃吧。”薛蝌边往前走,边回头说道。

         薛蝌走了没一会儿,莺儿就来找人了,“姑娘,面条做好了,您赶紧过来吃吧。辣子不敢多加,怕您受不了。咱们家有个四川来的,这辣子就是她们家祖传的,辣的很呢!姑娘您好好尝尝吧!”

         “真的吗?我得好好尝尝了。”薛宝钗吃完了饭,辣的满头大汗,莺儿端来一杯凉茶,薛宝钗赶紧端起来一口一口的喝着,虽然太辣了,不过真过瘾啊!“莺儿啊,你替我向那位大婶多要些辣子来,太辣了,真过瘾!”

         莺儿笑着应道,“家里准备了好多呢!不过太太和二爷二姑娘都不喜欢吃辣,所以都没怎么动。就姑娘你和老爷一样,喜欢吃辣。”

         薛宝钗笑了笑,拿出怀表看了看时间,这才早上六点多。薛宝钗问道:“莺儿啊,太太素日里都什么时候起啊?”

         莺儿笑着说道:“还是冬天的时候,太太不忍心二姑娘每日早起请安,又说二姑娘还在长身体,便改了时辰,如今习惯了,每日总得到将近七点的时候才起呢!”

         薛宝钗笑了笑,“琴妹妹每日都会给母亲请安吗?”

         “是了。不管刮风下雨,一日不拉。二姑娘说,大姐姐不在家,我很该将大姐姐的那份也带着呢!”莺儿笑着回答道,然后又收敛了笑容,“姑娘您不知道,您才进宫那会,太太整日以泪洗面。那会子大爷又不在,每日都是太太一个人,虽然林姑娘也时常过来陪太太说话,可大多数时候都只有太太一个人。直到后来二爷和二姑娘来了,二姑娘整日里陪在太太身边,太太才好了许多。”

         薛宝钗心中有些异样,可面上却不显出来,只是微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