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1|
        胤禟和胤俄是来找八哥蹭饭的,可刚刚踏进八阿哥的院子里,胤禟就一把拽住胤俄,把他往后拖,“走走走,赶紧的,别让八哥看见了。”

         胤俄觉得莫名其妙,“什么啊,都到了门口了,干嘛不进去啊!难不成八哥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胤禟使劲拍了拍胤俄的头,“你个呆瓜!你也不看看什么情况!”说着胤禟将胤俄拉到了院门口,悄悄探出半个头,从这个角度刚刚好可以看见胤禩的饭厅,饭厅里,胤禩和薛宝钗正面对着面坐在一起吃饭,那情景,看着就跟新婚的小夫妻一般。

         胤俄瞪大了眼睛,“那不是薛”话还没说完,就被胤禟捂着嘴拖走了。

         “干嘛啊九哥,你干嘛不让我说话啊!”胤俄挣开胤禟的手,瞪着眼睛说道。

         胤禟见离八哥的院子有些距离了,应该听不到了,才松开胤俄,摇着扇子说道:“我可告诉你,别打扰八哥!”

         胤俄摸了摸刚才被九哥打疼的脑袋,“九哥你的意思是八哥喜欢那个薛氏?”

         胤禟紧张的看了看四周,收起扇子又想往胤俄头上招呼,胤俄也不躲闪,就站在那让他打,胤禟拿扇子比划了半天没舍得下手,悻悻然的放下扇子,“小声点!你不怕让别人听见啊!万一给八哥招来麻烦怎么办?你个笨蛋!笨死你算了!”

         胤俄不以为然的撇撇嘴,然后说道:“九哥,你既然怕给八哥找麻烦,就不应该放任八哥喜欢那个薛氏,那个薛氏虽好,可是身份太低,配不上八哥!”

         胤禟白了他一眼,“我管她是什么身份。只要八哥喜欢她,光凭这一点就够了!”说道这里,胤禟笑了笑,“素日里八哥受的委屈还少吗?左右八哥现在对那个位子又没什么兴趣,咱们跟在八哥后面,将来不管是谁坐上了那个位子,还能委屈了咱们兄弟不成!其实这样也好,没有束缚,我们才能更加随心所欲。不就是一个女人嘛?八哥喜欢了就喜欢了!身份地位又有什么关系,皇阿玛的后宫中,比薛氏身份低的又不是没有!”

         胤俄紧张的四处张望,见四周没有人,这才松了口气,“九哥,你还说我,你怎么说话也这样啊!这些话是我们做儿子的可以随便说的吗?你不怕被人听见了,到皇阿玛哪里告你一状!还有,九哥,我觉得这件事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即使八哥不想争那个位子,可皇阿玛也不会允许八哥的福晋是薛氏的。”

         胤禟不耐烦的说道:“谁说要娶她做福晋啦!薛氏的身份,多个侧福晋就顶天了。我的意思是说,八哥难得喜欢一个女人,咱们做弟弟的得帮他!至于薛氏,只要八哥喜欢的是她,身份低一点又怎么样!”

         胤俄摇摇头,他可没有九哥这么乐观,他总觉得,八哥和那个薛氏之间,差的不是一点两点,身份地位什么的都先不说,他看那个薛氏,对八哥好像没那个方面的意思啊!虽然吧,八哥这么英俊潇洒,气质高远,是个女人都会被八哥的魅力所倾倒,可这个薛氏看着八哥的眼神很平静。他觉着悬,不过这都是没有发生的事,他才不会急着发表意见呢!

         “好了,不说这个了。九哥,既然八哥有客人在,咱们中午咋办?”

         胤禟看了看,打了个响指,“走,去五哥家蹭饭去!”

         胤俄哈哈大笑,“五嫂脸会绿的!”

         胤禟翻了个白眼,“切!五哥是爷的亲哥哥,弟弟来哥哥家吃饭,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她有什么好生气的!哼!无知妇人!”

         胤俄偷笑,如果你不是每次去五哥哪里都对五嫂视而不见,还连吃带拿的话,五嫂也不会那么有意见。

         这一顿饭吃的是相当难受,最起码薛宝钗都不记得自己到底吃了那些东西,她始终觉得八阿哥的视线一直落在自己身上,她不明白,吃饭有什么好看的,看了这么长时间眼睛不累吗?

         胤禩如果知道薛宝钗心里在想些什么的话,肯定会笑着说不累。他从没见过一个人脸上的表情可以这么丰富,他也知道,这顿饭,她肯定是食而不知其味,可是怎么办呢,他就是觉得这样的她看起来十分可爱。

         吃完了饭,宫女们上来将桌子收拾了一下。薛宝钗看着宫女给胤禩端了杯茶,胤禩端了起来,吹了吹就想喝。薛宝钗忍了又忍,到底开口阻止道:“八阿哥,饭后还是不要立即喝茶吧!对身体不好。”

         “哦?是吗?可有什么出处?”胤禩放下茶碗,笑着问道,见薛宝钗还站在哪里,指着旁边的凳子说道:“坐着说罢!”

         薛宝钗可不想坐,要说她对这个身体最不满意的地方就是有点丰满,她也不好意思称体重,总觉得应该超过一百斤了吧!要知道,后世可流传这样一句话,叫好女不过百!意思就是女人的体重不能超过一百斤。所以她一直就有注意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比如饭后站立半个时辰等等。

         “回八阿哥,奴婢饭后不喜立马坐下,而是会站立一会。”

         胤禩用眼神示意她继续说。

         薛宝钗想了想,“饭后立刻坐下的话,时间长了,腹部会发福的。站立一炷香的时间再坐下,这样的话会好一点。”

         胤禩哦了一声,然后又意味深长的盯着薛宝钗看,好半天才说了一句,“你这样正好,再瘦了不好。”影响手感!胤禩在心里默默加了一句,然后又想起她吃饭时的样子,“你吃饭吃那么少,该不会就是在刻意瘦身吧?爷告诉你,不许啊!”

         薛宝钗看着胤禩忽然严肃起来的表情,眨巴眨巴眼睛,你管的未免也太宽了吧!但嘴上还是答应的干脆,“是,奴婢知道了,不会的!”

         胤禩站了起来,走到她面前,盯着她的眼睛,“爷告诉你,别以为爷是随便说笑的。爷会让人盯着你的,如果要是发现你敢不吃饭或者少吃饭,爷不介意亲自喂你吃!”

         八阿哥的脸凑得很近,说话时气息碰在薛宝钗脸上,薛宝钗不可抑制的红了脸,后退了几步,低着头不敢看八阿哥。

         胤禩看到薛宝钗耳后根都染上了红晕,满意的笑了笑,显然是很满意于自己对薛宝钗的影响力。他又重新坐了回去,看着手边的茶碗,忽然想起前事,“你还没告诉爷,为何饭后不能立即喝茶?”

         薛宝钗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然后说道:“李时珍认为茶性苦寒,适当饮茶,确能降火健身;但饮茶不当,非但对身体无益,还有可能伤身。大夫也曾说过,‘苦寒必伤脾胃’,过度饮茶首先会伤脾胃,脾胃一伤,则百病由生。”

         胤禩嘴角含笑,“你还看医书吗?”

         薛宝钗有些茫然,不是说饭后不宜喝茶吗?怎么扯到医书身上去了。但还是点点头,“闲暇时看过几本。”

         胤禩笑着点点头,“还喜欢看什么书?”

         薛宝钗如实回答道:“什么都喜欢看一点。”

         胤禩想了想,“我书房里有几本孤本,你看看喜不喜欢?如果喜欢的话就拿去看看吧!”

         薛宝钗本来想要推辞的,她从来不做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事,对于八阿哥,既然不会有结果,那么她宁愿不要再继续纠缠。可是转念一想,孤本,难得一见啊!若是抄录下来,以后送回薛家,也是件好事啊!

         “既如此,那奴婢就多谢八阿哥了。”

         胤禩很满意于她的表现,让人去书房拿了那几本书。薛宝钗草草看了一下,的确都是些难得一见的孤本,薛宝钗即使对这个不是很在意,也有些见猎心喜。

         二人又说了几句话后,胤禩终于挥挥手,大发慈悲的让薛宝钗回去了。薛宝钗一手拎着食盒,一手捧着书,心情好不错。

         这份好心情一直持续到回到储秀宫。薛宝钗一回来就看到储秀宫乱成一团,“怎么回事?”

         薛宝钗拉着一个宫女问道。

         “宝姐姐,你回来了啊!是十六阿哥,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好的,突然吐了,主子都急坏了,正在让花蕊姐姐帮着看看呢。”小宫女焦急的回答道。

         薛宝钗听后,赶紧将孤本放回房间柜子里锁好,然后赶了过去。只见王庶妃也来了,正抱着十六阿哥默默流着眼泪,十五阿哥握着十六阿哥的手眼眶里含着泪,良嫔则靠在芳草身上,焦急的看着十六阿哥。

         太医还没来,花蕊正在帮十六阿哥把脉,薛宝钗悄悄走了过去,问着兰因,“怎么样了?”

         花蕊站了起来,王庶妃立刻紧张的问道,“怎么样?胤禄他怎么了?”

         “王庶妃不用着急,十六阿哥这是受凉了!所以才会呕吐的。”花蕊恭敬的说道。

         “受凉?好好的怎么会受凉?”王庶妃还在回忆,小十六是哪里受凉了,身后站着的一个宫女突然跪了下来,“回主子的话,都是奴婢不好,奴婢昨晚守夜的时候,不小心睡着了,等奴婢醒来时,发现十六阿哥将被子踢掉了,也不知道多久了。奴婢该死,奴婢该死!请主子恕罪啊!”

         王庶妃大怒,原来是这么回事,她还意外是在储秀宫吃坏了东西才会呕吐的,差点甩脸子给良嫔看了,“还不把她拉走,等着我发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