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0|
        因为身高差距很大,所以薛宝钗在伺候八阿哥换衣服的时候,难免会有身体接触。薛宝钗只想着硬着头皮赶紧将差事办完,而八阿哥则闻到了一股幽香。

         他不禁吸了吸鼻子,最后确定那股幽香是薛宝钗身边散发出来的。

         “你用的是什么熏香?”

         薛宝钗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她是什么身份,如何能用的了熏香,一般的宫女是连妆都不让化的,只有各位主子身边得宠的宫女才能简单的描描眉什么的。

         “爷说笑了,奴婢没那个资格熏香。”

         “怎么会?爷问道你身上有一股幽香。”胤禩肯定般的点点头。

         薛宝钗愣了愣,低头在衣袖上闻了闻,“哦,许是冷香丸的香味吧!”

         胤禩是知道冷香丸的,从花蕊口里听到过。“哦,这个冷香丸还有这样的异效,倒是有点意思。”

         薛宝钗也没在意,“恩,奴婢自打吃了这个冷香丸,身上就有了这个香味。”

         “哦,那岂不是体香?”胤禩的话一说完,两个人都愣了,这个话在这个年代,已经算得上是调戏了。薛宝钗犹豫着,她是装作没听到呢,还是尖叫两声表示自己的惊恐呢!

         时间仿佛停顿了那么几十秒,薛宝钗眨眨眼睛,决定当做没听到,于是踮着脚尖继续努力,终于,伺候好八阿哥换好了衣服,薛宝钗松了口气,终于完成了,自己能走了吧!

         薛宝钗刚准备行礼告退,八阿哥发话了,“帮爷帮这件衣服给洗了吧!”

         薛宝钗很想大声回一句,浣衣局的宫女们是吃干饭的吗?八阿哥又加了一句,“这件衣裳是额娘亲手为我做的,那些人爷不放心!”

         薛宝钗顿时无力了,好嘛,看在良嫔的份上,薛宝钗气鼓鼓的将衣服收拾好,“是,奴婢知道了!若八阿哥没什么话的话,奴婢就先告退了。”

         胤禩故意疑惑的说道:“你也不抬头看看爷这衣裳穿着合不合适?若是回去额娘问你呢你怎么回答?”

         薛宝钗气急,她只好悻悻然的抬起头,飞快的打量了一下八阿哥,准备蒙混过去,可这一看却发现了有些问题,八阿哥的肩那里似乎紧了点。薛宝钗赶紧凑了上去,仔细一看,真的是紧了些啊!

         薛宝钗有些尴尬,怎么会这样啊!“八阿哥,这衣服肩膀这里紧了些,您还是脱下来让奴婢带回去重新改一下吧!”

         胤禩耸着眉,“这件衣服是你做的?”

         薛宝钗更尴尬了,这件衣服其实是芳草做的,只有肩膀那里,芳草临时有事,自己一时技痒,就上去帮忙了,结果别的地方都合适,就肩膀那里紧了些。

         胤禩心中了然,嘴角微微上扬,“好了,都已经穿上了,就不必麻烦了。”这是这丫头为自己做的第一件衣服啊,就算再不完美,他也要穿着啊!

         很久以后,胤禩和薛宝钗聊天时说起这件事,还将这件衣服拿出来献宝。薛宝钗当时的表情是很尴尬的,她看着那件衣服被保存的很好,心中想着,还是不要和他说实话了,就让这个美丽的误会继续下去吧!

         薛宝钗回到储秀宫,手里捧着一件男子的衣袍,兰因迎头撞上了她,笑着说道:“呦,这是怎么了,拉着一张脸,谁得罪你了?”

         薛宝钗看了她一眼,“怎么?你要帮我打回去?”

         兰因笑了,走到她身边,捏了捏她的脸蛋,“我可没这个本事。说吧,怎么了?”

         薛宝钗也没有为难她,举了举手里的衣服,“纳,这是八阿哥的衣服,问问咱们宫里有谁愿意帮八阿哥洗衣服的!”

         花蕊蹦了出来,“你胆子挺大的啊,这应该是八阿哥让你亲自洗的吧,若真是随便找个人洗,八阿哥还不如直接送到浣衣局呢!”

         薛宝钗白了她一眼,“你真聪明!”其实她也是随口一说而已,所以认命的准备去洗衣服了。

         花蕊在后面叫道:“宝丫头你去哪儿啊?主子说今儿个想吃藕。”

         “知道啦!”薛宝钗扬声说道。

         “我想吃肉,粉蒸肉!”花蕊笑着说道。

         “好啊,你想办法给我弄些荷叶来,中午我给你做!”薛宝钗很爽快的说道,被花蕊这么一说,她也怀念起荷叶粉蒸肉的味道来了,上次只给花蕊说了一次,没想到她就记住了。“我记得夏天时好想收了好些荷叶,你找找看。”

         花蕊很痛快的去了,对于吃货来说,吃向来都是很重要的。

         薛宝钗仔细的洗完衣服,又将衣服晒在了院子里,然后定着花蕊灼热的眼神,施施然的擦干净手,抹上自己制的护手霜,还想要坐下来喝杯茶什么的。可花蕊等不及了,一把拉着薛宝钗往小厨房跑去。

         所谓的荷叶粉蒸肉其实很简单,就是用新鲜的荷叶,将炒熟的香米粉和经过调味的猪肉包裹起来,蒸制而成。这样做出来的肉,清香粉嫩,滑而不腻,一般不喜欢吃肉的人都会喜欢吃这道菜的!

         当然了,这个季节是没有新鲜荷叶的,她们倒是存了一些荷叶,用这个代替,味道也差不多。

         至于藕,也是这个季节少见的,还是八阿哥孝敬来的,总共也不多,两节而已。薛宝钗想了想良嫔最近胃口不是很好,索性做个凉拌藕片吧,酸辣开胃。薛宝钗将一节藕去掉两边的结,然后去皮切成薄片,烧了半锅开水,将藕片倒进去煮上一小会,然后捞出来放在凉开水里冷一会儿。最后将水分滤干,倒一点酱油拌匀了,再加上切碎的辣椒和蒜蓉,最后再加一点醋和香菜,搅拌均匀就成了。

         午膳的时候,良嫔用的最多的就是凉拌藕片和荷叶粉蒸肉,凉拌藕片酸辣开胃,良嫔吃着胃口大开,那粉蒸肉肉质鲜嫩又不滑腻,良嫔吃着很高兴,比平时多用了半碗饭,然后像想起什么似的,指着这两道菜说道:“宝丫头啊,这粉蒸肉和藕片还有吗?给胤禩送一份去吧!”

         薛宝钗能说没有吗?就是没有,她现做也得做一份出来啊!

         “是主子,奴婢这就送去。”

         薛宝钗哀怨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她还没吃饭呢!可是主子的话她也不敢不听啊!转身去了厨房,粉蒸肉是有的,可藕片那样珍贵,她只用了一半,剩下的准备晚上再给良嫔用的,既然良嫔发话了,她只有照做的份了。

         薛宝钗领着食盒,留恋的看了一眼小厨房,花蕊忍着笑,“放心吧,我会记得给你留点饭菜的!早去早回啊!芳草姐姐,咱们吃饭吧,好馋啊!”

         薛宝钗到阿哥所的时候,胤禩正在用膳,听到小太监说储秀宫的薛氏来了,胤禩还有些好奇,这个时候她来阿哥所做什么。

         “奴婢给八阿哥请安,八阿哥”薛宝钗话还没说完,就被胤禩扶起来了,薛宝钗有些意外,胤禩却笑着问道。

         “这个时候你怎么过来了?可是额娘有什么吩咐?”他看着薛宝钗手里拎着的食盒说道。

         “回八阿哥的话,良嫔主子让奴婢给八阿哥送两道菜过来,主子说她用的很香,想让八阿哥也尝一尝。”薛宝钗从食盒里将两道菜端了出来,摆在了饭桌上。

         胤禩看去,一道是凉拌藕片,一道是粉蒸肉,“是额娘让你送来的?”

         薛宝钗心里嘀咕道,这不是废话吗?刚刚我不是说的很清楚吗?可是面上她还是面带微笑的说道:“是的。”

         胤禩坐了下来,夹了一块藕片,入口的酸爽让他情不自禁的眯起了眼睛,将嘴里的藕片嚼碎咽了下去,他满意的说道:“这道菜不错,额娘也喜欢吃吧?明儿我让人再送一些过去。额娘想吃些什么,你只管说。”

         薛宝钗站在一边点了点头,心里却在想着,八阿哥怎么还不让自己退下啊,也不知道花蕊有没有给自己留吃的,她肚子好饿啊!

         胤禩一边吃着一边抬头看着她,发现她的是视线落在饭桌上,顿时觉得有些好笑,好笑过后又有些心疼,“没吃饭吗?”

         薛宝钗反应过来,眨眨眼睛,“奴婢不饿,待会回去吃也是一样的!”

         胤禩摇摇头,让小太监拿了一副碗筷,亲自帮薛宝钗盛了一碗饭,然后将她按在凳子上坐下,“你是傻子吗?做菜的时候不知道趁机先吃一点垫垫啊!明明是你做的饭菜,结果自己却最后一个吃,能不能吃到也是个问题。”

         薛宝钗被八阿哥的一系列动作弄得有些糊涂了,他这是让自己和他一起吃饭?薛宝钗瞪大了眼睛,刚想站起来,却被八阿哥一个眼神镇住了。

         薛宝钗嗫嚅着开口,“八阿哥,这不合规矩!奴婢还是回储秀宫吃吧!”

         “在爷这,爷说的话就是规矩,爷让你吃就吃!”胤禩淡淡看了她一眼,轻声说道,可语气里的威胁之意却十分明显。

         薛宝钗只好端起饭碗吃了起来。只是她不敢夹菜,只往嘴里扒着米饭,最后还是胤禩看不过去,拿筷子帮她夹了些菜放在她面前,“吃菜!”

         薛宝钗低着头,老实的吃了起来。胤禩盯着她看了一会,才满意的吃自己的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