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章 赏赐
        宜妃等人一开始还不明白薛宝钗说的是什么意思,片刻之后反应了过来,三个人面面相觑之后就是哄堂大笑,宜妃笑的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了下去,急的宫女赶紧过去扶着她。德妃也笑的趴在了良嫔身上,捂着肚子叫肚子疼的慌!

         良嫔则叫着芳草去拧她的嘴,“这丫头胆子太大了!这话也是能随便说的?”

         薛宝钗觉得很无辜,不是你们让我说的吗?我说的是实话啊!我才十三岁!在21世纪还是个小学生呢!再说了,我又没有恋父癖,对康师傅真的没什么意思!

         大笑了一场后,虽然有些疲惫,但也打消了宜妃、德妃对薛宝钗的最后一丝疑虑。宫女跪在两位妃子的前面举着镜子,宜妃和德妃对着镜子,在宫女的帮助下整理着妆容。薛宝钗也在帮良嫔整理。

         宜妃瞥了一眼薛宝钗,“你这个丫头啊,的确是个宝贝,是个活宝!怨不得良嫔妹妹离不开你,我竟也有些舍不得你了。”

         薛宝钗立马接话道:“娘娘若是舍不得奴婢,就多来储秀宫坐坐。正好我们主子是个不爱往外跑的,奴婢又不能整日里撵着我们主子出去,可又怕闷坏了主子。”

         宜妃笑道:“敢情我成了给你们主子解闷的?”

         良嫔心中一禀,脸上不免带了些堂皇,薛宝钗赶紧说道:“娘娘可别吓坏了我们主子,我们主子胆子小!”

         宜妃哭笑不得的看着德妃,“妹妹你看,这丫头真是个忠心护主的呢!我怎么就没那么好的福气呢!”

         “娘娘这话说了,紫兰姐姐她们该哭了!奴婢不是那个意思,奴婢是说,娘娘们能来,是咱们储秀宫的福气!奴婢一定会使出浑身解数,多弄些好吃的好喝的给娘娘们尝鲜,娘娘们既能吃到好吃的,又能和我们主子说话解闷,一举数得,多好啊!是吧娘娘?”薛宝钗拍了拍良嫔的手,无声的安慰道。

         “好话都被你说尽了,我们还有什么话好说。只有一点,若是哪一日没好吃的,可别怪本宫砸了你的厨房!”宜妃故意板着脸说道。“德妃妹妹你说呢?”

         薛宝钗又将期待的眼神投向德妃,德妃见了,颇有种见到自己的九儿的感觉,“本宫也是一样的话!”

         薛宝钗放心了,脆生生的应道:“娘娘们放心!”

         送走了宜妃和德妃,良嫔这才松了口气,拉着薛宝钗的手叹道:“多亏了你了,这样替我周全。”

         薛宝钗这些日子跟在良嫔身后,如何不知道每次外出应酬回来,良嫔都会身心疲惫的瘫坐在踏上好一会才能醒过神来,八阿哥也曾说过几次,让她不要勉强,可当母亲的,都想为儿子多做点事,和妃嫔们交好,也就等于和她们身后的阿哥、家族、势力交好,尤其是宜妃、德妃,她们身后站着四个阿哥,更别说这四个阿哥身后代表的势力了。

         所以尽管疲累,良嫔仍咬着牙坚持着。如今这么一来,宜妃、德妃答应日后经常来储秀宫做客,良嫔日后就轻松了不少。

         “主子不必多说。主子有主子必须要做的事,奴婢也有奴婢必须要做的事,这都是为了自己的心罢了!”薛宝钗握着良嫔的手笑着说道,“不和主子多说了,主子今日也累了,早些歇着吧,奴婢去厨房,想想还能弄出什么新鲜吃食来,既然答应了二位娘娘,可不能食言啊!”

         薛宝钗笑着离开后,兰因走了进来,“主子,太后那边有赏赐,还有各宫也送来了礼物,主子可要看看?”

         良嫔嘴角噙笑,“罢了,你们按规矩处理吧,我累了,想歇会。”忽然想起什么来,“等等,我记得,内务府前些日子送来一些金丝燕窝,你拿过来。”

         兰因以为是良嫔想要吃,便说道:“主子想吃燕窝吗?八爷昨儿个送了些血燕来,那个是极珍贵的,主子不如吃那个!”

         良嫔摇摇头,“我不爱吃那个,你将血燕交给宝丫头,随她弄些什么吃的吧!这些金丝燕窝你让小连子跑一趟,给薛家太太送去。我估摸着宜妃、德妃待会也会有赏赐,我比不得她们,这些燕窝对女人身子是极好的,你赶紧送去吧!”

         兰因有些诧异,但也知道今日一事良嫔和八阿哥大出了风头,顺带着宜妃和德妃而已受了益,知道这是宝丫头应得的,因此也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点点头就下去了。

         倒是芳草、花蕊几个知道了,想要去打趣一番,结果走进厨房却看到正对着烤箱发呆的薛宝钗,知道她正在琢磨着什么新鲜吃食,便将那丝玩闹之心收敛了,算了吧,以后还得靠这些吃食替主子做人情呢!

         而薛姨妈,此时正在对着林黛玉流眼泪,倒不是为了别的,而是薛蟠出去这么久之后,终于亲自手写了一封家信回来,只不过这份家书是和林如海送给林黛玉的东西一并送到了林黛玉手里,林黛玉亲自带着家书过来,薛宝琴拿着信读给薛姨妈听了。

         薛姨妈这辈子第一次收到儿子的家书,薛蟠在家书中又对过往举动深切悔悟了一番,表示要好好做人,如今什么都好,希望母亲保重身体,等儿子回来享福云云。

         薛姨妈好容易擦干净眼泪,抬头看到林黛玉正在晃神,可眼里的喜悦却是无法掩饰的,便笑着说道:“是不是有好消息了?大姑娘这样高兴?”

         林黛玉闻言害羞的低下了头,复尔抬头看了看四周,见没其他人,便小声的说道:“姨妈,我爹爹再过一个月就要进京啦!”

         薛姨妈由衷的为林黛玉感到高兴,“这下可太好了,只是这消息没透露出去吧!若是被老太太知道了,这最后一个月里闹出什么事可就不好了!”这话说的林黛玉包括乌雅嬷嬷和李嬷嬷在内,都黑了脸。

         原来这贾母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又想法设法的想将林黛玉和她的心肝宝贝贾宝玉送作堆,每天不是在林黛玉去请安时,拉着林黛玉不放手,就是让贾宝玉借着给林黛玉送东西的名义往林黛玉的院子里闯!花样手段多种多样,让人防不胜防!有一次,差点就让贾宝玉闯了进去。

         薛宝琴自幼聪慧,她忽然想起一个主意来,只是不知道合不合适,于是皱眉,“我倒想起个主意来。只是不知道合不合适!”

         薛姨妈赶紧催促道:“你不说怎么知道合不合适呢?当着我和你林姐姐的面还有什么不好说的。快说。”

         薛宝琴笑着说道:“我记得大伯母曾说过,林姐姐母亲的冥寿就在下个月吧?倒不如林姐姐你借着这个名义去躲上一阵子。直等到林大人要进京的时候再回来。”

         林黛玉低头想着这个借口的可行性,越想越觉得可以。乌雅嬷嬷也是连连点头,“薛姑娘这个理由很好,贾老夫人不是每每说起和先夫人的母女情深吗?我想她应该不会阻拦姑娘为母尽孝的吧!”

         林黛玉激动的站了起来,“姨妈,我先回去了,好好琢磨琢磨该怎么跟老太太说。”

         薛姨妈点点头,亲自送了林黛玉出门,想起林黛玉和她母亲,又看到身边的宝琴,想起了自己和宝钗,不由得暗自垂泪,抬眼看到薛蟠的家书,不由得又高兴起来。薛宝琴在一边软言劝慰着,

         忽然,门外传来薛蝌惊喜的声音,“伯母大喜啊。”

         薛姨妈赶紧擦擦眼泪,迎了出来,“什么大喜啊?”

         薛蝌笑着说道:“伯母,外面宜妃娘娘、德妃娘娘、良嫔娘娘都派人送了东西来,伯母快去看看吧!”

         薛姨妈顿时大喜,她如何不知道,好端端的几位娘娘派人送来赏赐是因为看在宝丫头的面子上,一来这是莫大的荣誉,二来,这也说明宝丫头如今在宫里过得很好,这让薛姨妈如何不高兴。

         不光是薛姨妈,薛蝌、薛宝琴等人都高兴不已,薛姨妈知道的,他们也知道,不管以前两房关系如何,如今他们可是真正的一家人,自然一荣俱荣了。

         只是当小太监们进来时脸色却有些不自然,薛姨妈很快便想到了是怎么回事,自己姓薛,如何还继续住在贾家,万一别人将宝钗归于元春一党那可怎么办?她的宝钗清清白白的一个人,可不能被这些所牵绊!

         薛姨妈想着便和薛蝌使了个眼色,薛蝌聪明的领会了伯母的意思,在和小太监的攀谈中便无意的透露了,薛家举家来京,老宅正在修葺,所以才会暂时借居在贾府,不过一应吃穿用度都是薛家自己的,不过占着贾家的房子而已。

         宫里出来的人也是聪明的,如何不知道薛家这是不着痕迹的在和贾家撇清关系,也是,那贾家的大姑娘元春至今还是个常在呢!小太监们便笑呵呵的说道什么时候乔迁让人送个信,咱家也去喝杯酒。

         薛蝌也知道这是客套话,送信?给谁送信?谁敢有那个胆子往宫里送信?不过是些冠冕堂皇的客套话罢了。

         恭敬的送走了几位小太监后,薛姨妈长舒了口气,“蝌儿?咱们家在京中的宅子修的也差不多了吧?选个好日子,咱们也搬了吧!总不能属于我们薛家的荣光,最后让贾家的人得了益。”薛姨妈想的很清楚,林如海就要进京了,林黛玉有了亲生父亲在身边,自然是不必担心的了,她也要为薛家打算打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