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02|
        康熙看着桌上的奏折,随手翻开一个,胤祉,只看到这两个字,康熙就气不打一处来,随手扔到了地上,李德全躬身捡了起来,担忧的看了康熙一眼。

         康熙又翻开一个,胤祉,再翻开一个,还是胤祉!康熙气急,将面前的那堆奏折都推到了地上,拍着桌子吼道,“胤祉到底给了他们什么好处,竟然一股脑的全都保举胤祉!”

         李德全赶紧叫着小太监收拾着,“皇上息怒,皇上息怒。”然后看到了什么宝贝似的,“皇上,也不是全都是保举三阿哥的,皇上您看,您看。”说着赶紧将那份奏折拾了起来,递给了康熙。

         康熙喘着粗气,闻言看了过去,他也不耐烦细看内容,只看到了胤礽两个字就够了。康熙顺势坐了下来,接过那份折子,往后一看,“老四?是他啊!这也难怪,他素来和胤礽关系最好。你找找看,老八的折子呢?”

         李德全只好低着头在地上的那堆折子里翻找着,“皇上,这是八贝勒的折子。”

         康熙打开一看,上面只写了寥寥数字,“皇阿玛圣明烛照,儿臣唯皇阿玛之命是从。”康熙冷哼一声,“他倒是会逃避!”

         紧接着,康熙又看了九阿哥十阿哥的奏折,都是这个意思,康熙心中虽不满意这个答案,但也悄悄松了口气,他不怕胤禩他们有野心,只怕他们也被拉拢了过去,毕竟三个阿哥,姻亲、故旧、门人无数,若是联合起来,也是一股不小的势力。如今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只是,老三,不能再放任下去了。想到这,康熙疲惫的闭上了眼睛,且不说这些保荐老三的人都是什么心思,可是居然连蒙古那边都有人上折子保荐老三了,可见荣宪出了不少力啊!唉!胤祉,荣宪,你们太让朕失望了。

         没几日,康熙将文武百官王公贝勒都召集在了一起。胤祉意气风发,他以为是要宣布百官举荐太子的结论了,他对结果心知肚明,以为太子之位自己志在必得,因此站队的时候,得意洋洋的站在了诸阿哥之首。

         胤禛站在胤祉身后,面无表情。胤祉忽然想起了什么,转过身来,“呵呵,四弟对那位还真是忠心耿耿啊,都已经这样了,居然还不肯放弃!也不知那位许了什么好处给四弟,让四弟这样哈巴狗儿似的巴着不放,不说说给三哥我听听,或许不必那位开口,三哥我也可以答应四弟啊!”

         胤祉这话太过分了些,胤禛瞳孔微缩,可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只冷冷盯着胤祉说了一句,“三哥慎言!”

         胤祯年轻气盛,听到胤祉这样说四哥,早已经不耐烦的冲了上来,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拳!胤祉文人一个,哪里受得住胤祯饱含怒火的一拳,立刻倒在了地上,手捂在鼻子上,鲜血从鼻间流出!

         朝堂之上片刻安静过后,顿时乱哄哄起来。

         胤禩和胤禟一边一个拉住了胤祯,胤祯冷笑着说道:“好叫三哥知道,我四哥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说的!三哥这还没怎么呢,就这样挖苦讽刺自家兄弟,若是真有那日,那还有我们这些兄弟的活路吗?哼!三哥你也别瞪着我,就是当着皇阿玛的面我也敢打你!四哥不和你计较,那是他大度,但小爷我没那么好的脾气!”

         胤祉早就被人扶了起来,手里拿着个帕子慌乱的擦着鼻子,“好你个老十四,居然敢跟哥哥动手,你胆子越发大了!”

         “哥哥?有说自己弟弟是哈巴狗儿的哥哥吗?有你这样的哥哥我臊也臊死了!”胤祯自幼也是被宠大的,除了自家福晋面前,还从未给谁服过软,当下就顶了过去。

         “好了,十四弟,不许再说了。”胤禛怕闹大了,待会皇阿玛来了不好说,赶紧阻止道,拦在胤祯身前,眼神示意着胤祯不许再说了。

         “不用你在这做老好人!哼!显见着你们这是亲兄弟呢!等皇阿玛来了,我倒要问问皇阿玛,身为弟弟对兄长动手,身为臣子对”胤祉想了想,还是把那句话忍了下去,还没到时候,“这是什么道理!”

         “说就说,我还怕你不成啊!”胤祯原本已经被胤禩胤禟拉到了后面,听到胤祉这样说话,立刻吼道。

         “有什么要告诉朕的?”康熙的声音忽然传来,众人皆惊,纷纷抬头看去,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康熙已经悄悄的站在了上面,也不知他来了多久,听到了多少。

         胤祯见状,眼珠子一转,顿时挣脱了八哥九哥的手,冲到了最前面,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胤禩听了,都替老十四疼得慌,这也太实诚了吧!

         “皇阿玛!你要给四哥和儿子做主!三哥他太过分了!四哥和儿子上折子保荐二哥为太子,三哥他居然说四哥是哈巴狗儿!儿子年轻,受不得气,因此打了三哥一拳!身为弟弟对兄长不敬,儿子知错,不论皇阿玛怎样惩罚儿子,儿子都认了!可还请皇阿玛为四哥做主!三哥他身为兄长不友爱兄弟,反而恶语相向,又该如何处罚?”胤祯快言快语的告完状,得意的回头瞥了胤祉一眼。

         胤祉气急,自己还没说话呢,他倒恶人先告状了,“皇阿玛你听儿臣说,十四弟他太”

         “朕只问你,胤祯说的是不是实情?”康熙冷冷的盯着胤祉,说道。

         胤祉眼神有些惊慌,“儿臣不过和四弟开个玩笑而已,当不得真的。”

         “开个玩笑?”康熙冷笑了一声,“开个玩笑你敢说自己的弟弟是哈巴狗儿?你把你自己当成什么了?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性奸心妄吗?你不过是个贝勒,虽有些文才,可生性狡诈,当初太子还在的时候,你就曲意奉承,后太子被诬,你又和胤禔交好,可最后出面告发胤禔的也是你!像你这样出尔反尔的奸诈小人,何德何能敢奢望太子之位?”

         康熙的声音越说越大,到最后就跟咆哮没什么区别了。

         满朝文武早已经跪下了,低着头不发一言。

         康熙说完后,喘着粗气,盯着胤祉的眼神越发严厉!

         胤祉早已经呆在了那里,他是荣妃夭折了四个儿子后好不容易才得来的宝贝儿子,当时宫里满打满算也就三个男孩,为了让他平安长大,他特意被送到了宫外外祖家抚养,直到三岁后才被接进宫。可是不管是外祖家,还是荣妃宫里,他都是被千娇百惯,万般呵护下长大的。再加上皇上也怜悯荣妃连失四子,对他也是比较宠爱的。

         胤祉的人生里顺风顺水了三十多年,不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也差不了多少。再加上他本人也十分聪敏,身边的人对他向来都是赞誉有加,这是他第一次被人这样唾骂,言词之犀利,让胤祉羞愤难当,恨不得立时死了去!

         胤禩低着头,心中冷笑,估计三哥到这会子也还不明白,一向对他赞许有加的皇阿玛,为何会突然改变态度吧!其实,这能怪三哥吗?是皇阿玛你给了三哥希望,现在,却又亲手打破了这份希望!

         胤祉这时候也明白了,怕是从头到尾,皇阿玛就没有立自己为太子的意思吧!一切都是自己的妄想吧!可是,真的是妄想吗?胤祉头抵在地上,眼泪一滴一滴滴在青石砖上,他说不清现在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伤心?失望?后悔?还是释然?原来一切不过是自己的一场梦!如今,梦终于醒了!

         胤禛想了想,膝行了几步,“皇阿玛息怒,皇阿玛息怒,三哥没有这个意思,请皇阿玛明察。”

         康熙盛怒之下,来一个骂一个,“你也一样!你素来和胤礽交好,胤礽被人陷害,性情大变的时候,你为何没有及时发现?为何没有及时劝阻?如今又来做好人给谁看!”

         胤禩差点忍不住笑了出来,皇阿玛这是怎么了?骂人上瘾了?感觉身边的胤祯有异动,他怕胤祯鲁莽之下得罪了老爷子,赶紧死死拉住他。

         康熙眼尖,看到了这一幕,怒道:“哼!老八老十四你们这是在做什么?你们兄弟俩都是很投契啊!也难怪,你们比较有共同话题啊!堂堂皇子阿哥,受制于内宅妇人,很出息吗?”

         这下连胤禩也生气了,皇阿玛你好好的怎么扯到宝儿身上去了?你这话说出来,以后宝儿还怎么有脸面在女眷中行走?

         “皇阿玛!不知儿臣福晋何处做的不好让皇阿玛有此评论?还请皇阿玛明示,好让儿臣心服口服!”胤禩抬头问道。

         胤祯在一边猛点头,“八哥说的没错!儿臣福晋可是皇阿玛亲自下旨指婚的,祭过祖先,上了宗室玉牒的。自嫁给儿臣以来,上孝顺太后额娘,下侍奉儿臣十分得宜,大婚不过一年就为儿臣添了嫡子嫡女,儿臣府中上上下下没有不称赞儿臣福晋的。皇阿玛的话对儿臣福晋十分不公!”

         朝臣们很困惑,不是要立太子吗?怎么好好的又和内宅福晋扯上关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