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01|
        有了心爱孙子们的陪伴,太后和康熙都好了不少。或许是胤禩父子娱乐了康熙,康熙也就没有在找胤禩的茬了,直接大手一挥让他回去了。胤禩眨眨眼睛,这就让自己走了,不逮着大骂一顿,或把自己也圈起来?

         胤禩虽然疑惑,但也不会上赶着找虐。丢给儿子们一个保重的眼神,转身出宫了。虽然还是不放心,可是好在太后身子已经好转,有太后护着,儿子们在宫里不会吃亏的。太后虽不是什么有能力的人,可太后身边伺候的人可都是太皇太后精心□□出来的,为的就是护着她这个可怜的侄孙女在宫里安享尊荣。

         朝堂之上,胤祉等人见康熙身子好转,又开始蹦跶了。先后不少大臣上书,说储位不明,人心浮动,为了稳定人心,请皇上重新册立太子。康熙坐在上首,冷眼看着自己的儿子们。老大如今和老三混在了一起,老四自被放出来后就沉默了不少,老五老七面无表情,仿佛这一切和自己一点关系没有。老八双眼放空,不知道又在想些什么,老九老十则你掏我一下,我打你一下胡闹这。老十二和老十四凑在一起,小声的说着些什么。康熙都不用想,只看老十二一脸的无奈,就知道老十四又在炫耀他的宝贝闺女呢!

         哼!不争气的东西!和老八一个德行!

         康熙越想越生气,这些人怎么就不明白朕的心思呢!康熙前几日命人去看了胤礽的情况,来人的回复让他老泪纵横,胤礽是他最钟爱,最寄予厚望的孩子啊!他到底舍不得放弃这个在手心里捧了三十多年的孩子啊!又是他和赫舍里唯一活下来的孩子。康熙到底不忍心,他的胤礽还是好的,只是被小人蒙蔽了而已。

         康熙到底怎么想的,胤禩知道一点,胤禛也知道一点。胤禩是凭着前世的记忆,而胤禛则是凭着一些蛛丝马迹猜测出来的。

         他们都在等,等着看康熙想要怎么做。

         很快的,康熙就召见了直郡王,还留直郡王用了膳,期间多次谈到胤禔儿时的事情,说到动情处,康熙还老泪纵横,胤禔自己也感动的无以复加。这件事传出去后,很多人对直郡王又燃起了希望。虽说皇上说了直郡王不适合当太子,可是看皇上这样子,明显是很看重直郡王啊!

         在这之后,康熙不断有赏赐到直郡王王府。一时之间,立长只说,又开始甚嚣尘上了。

         胤祉听到人回报,说皇上又有赏赐到了直郡王府了。胤祉走到窗前,迷了眯眼睛,“哼!大哥好手段在,这一手示弱玩的漂亮啊!只可惜,弟弟也不是吃素的!”

         胤禩府中,胤禩、胤禟、胤俄三人正坐在一起喝酒,“八哥,你说三哥会忍到什么时候?”

         胤俄不屑的笑了,“切!不是我看不起三哥,就他那脑子”

         “不许胡说!”胤禩瞪了老十一眼,举起杯子,“外面的事与我们何干,喝酒!”

         胤禟胤俄都笑了,一同举杯,“八哥说的对,喝酒。”

         隔壁府中,书房内,胤禛正背着手站在窗前,手里不停的捻动着佛珠,“三阿哥动了?”

         “回四爷的话,是。”

         “很好,下去吧!”胤禛深吸了一口气,挥了挥手,动了就好,他还怕三哥不上皇阿玛的当呢!也只有三哥这样被恭维和自以为是冲昏了头的人才没意识到这是皇阿玛的挑拨离间之计!二桃杀三士,皇阿玛好计谋!

         储位不明,朝堂上人心浮动,立太子势在必行。只是如此看来,皇阿玛心中属意的还是他啊!

         想到这里,胤禛也不免对那位心生羡慕,到底是元后嫡子,皇阿玛一手养大的孩子,即使做了再多的错事,皇阿玛还是会对他心存不忍。还想着再给他一次机会。

         胤禛闭上了眼睛,不愿再继续想下去,可脑子里却忽然冒出一个念头,会不会这只是皇阿玛的障眼法。胤礽当初做的事情,皇阿玛虽然尽力隐瞒,可到底还是有蛛丝马迹露出来。更何况,能惹得皇阿玛那样生气,直接废了太子,也可以猜到,胤礽做的事到底有多大逆不道。

         这样的情况下,即使皇阿玛再心疼胤礽,也不会放心将大清交到他手里。可皇阿玛却流露出了这样的意思,莫非,皇阿玛只是想推一个幌子出来,暗地里观察其他阿哥们的表现,从中考察到底谁,可堪大任?

         胤禛想到这里,猛地睁开眼睛。对,一定是这样!胤禛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兴奋,以他对皇阿玛的了解,这样的猜测有□□分是准的。如果真的如此,那么他就要好好考虑一下以后该怎么做了。

         十月五日,三阿哥胤祉上奏皇上,说直郡王胤禔与蒙古喇嘛巴汉格隆合谋魇镇于废太子胤礽,致使其言行荒谬。

         康熙看到后大怒,虽然他之前做的事就是为了分化胤禔和胤祉,可胤祉上奏的内容还是让他大吃一惊!胤禔真的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怪不得,他的胤礽那样孝顺懂事的一个人,怎么会变得这样大逆不道!原来是这样。

         康熙本就偏心胤礽,如今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自觉为胤礽的改变找到了很好的理由。于是对胤禔的怒意就更高了,他直接下旨夺了胤禔的王爵,幽禁在了自己府内。下旨的时候,康熙愣了愣,想起了至今仍被他圈在养蜂夹道的胤祥,罢了。于是,也下旨,让十三阿哥回府关着去了。

         可让胤祉失望的是,即使大阿哥和二阿哥先后失势,皇阿玛也没直接下旨册封他为太子,反而下旨让王公大臣们上书,令众人与诸阿哥中择一人立为太子。

         胤祉虽有些小小的失望,可很快就放下了,赶紧联络门人们为自己奔走拉票才是要紧的事啊!

         和胤祉的急切躁动想反的是四贝勒胤禛,他不但没有联络朝臣,反而为没人关心的大阿哥、十三阿哥奔走着,先是内务府申饬了一番,要他们不要慢待了大阿哥府上,虽说没了爵位,可他到底还是皇阿哥!然后又去太医院找太医为十三阿哥看病,又帮着整顿了十三阿哥府,然后留下一些银票药材,嘱咐十三福晋有什么需要就来府中找他。

         胤禛做的这些事没有隐瞒其他人,胤禩得知后,扬了扬眉,不愧是四哥,果然猜中了皇阿玛的心思。上辈子也是这样,在他们忙着拉拢朝臣的时候,四哥却默默的关心着失势的兄弟们,皇阿玛心中这一对比,高低立现啊!

         “好了,让人也送些东西去大哥和十三弟府上,其余的就算了吧!”

         胤禟和胤俄见状,也有样学样,送了些东西过去。

         乾清宫东暖阁内,康熙正在闭目养神,花蕊站在他身后帮他不轻不重的揉着脑袋。“他们都在做些什么?”

         李德全低着头,“三阿哥极其门人四处奔走着,先后去了不少大人府上。四阿哥去了内务府,申饬了一顿,又去了太医院,找了太医,最后去了十三阿哥府上。五阿哥、七阿哥闭门不出,八阿哥九阿哥十阿哥让人送了些东西去大阿哥和十三阿哥府上,人却没有到。十四阿哥也没什么动静。”

         康熙叹了口气,挥了挥手。李德全站在了一边。一时间,东暖阁内一点声音都没有,安静极了。

         花蕊心里有些不安,可面上却看不出什么来,动作依旧不紧不慢。

         “你怎么看?”康熙忽然问道。

         李德全微微抬头,发现康熙并不是在问自己,于是又低下了头。花蕊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康熙是在问她。

         “奴婢不敢。后宫不得干政,奴婢也不懂这些。”

         “朕想问你,若是一般平民百姓,会将家业交给哪个儿子?”康熙淡淡的说道。

         花蕊见康熙势必要自己回答这个问题,只好斟酌着该怎么说才不会让康熙怀疑,“奴婢妇人之见,如果奴婢说错了,皇上请不要见怪。如果是奴婢,自然是选奴婢最喜欢的孩子了。”

         “最喜欢的孩子?”康熙笑了一声,问道。

         “是啊!手指头有长有短,人也有所偏爱,这事人之常情。奴婢喜欢哪个孩子,自然希望他好,就算奴婢以后不在了,也要为他安排好一切才放心啊!”花蕊陪着笑说道。

         “如果他品性不佳,不足以托付呢?”康熙问道。

         花蕊愣了愣,这很明显说的是太子,她该怎么说才合适呢!忽然,花蕊想起了以前宝钗说过的一句话,做人,老实最重要。“奴婢不知道,奴婢没想过这个问题。”

         康熙笑了,“好了,你下去吧!李德全,起驾宁寿宫。”

         花蕊跪在地上,直到康熙的身影消失在眼际,她才终于松了口气!好险,不过,她今天算过关了吧?

         只是皇上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自己要不要把这个消息告诉四爷或者八爷呢?花蕊心中纠结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