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00|
        康熙尴尬了,他低着头咳嗽了一声,“你先下去吧!”他故意留花蕊在场只是为了试探一下胤禩的反应,却忘了弘昭他们也在。自己这个做玛法的怎么好意思跟他们说,你们口中的姐姐,如今已经是你们的庶祖母了。不对,一个答应而已,算什么庶祖母啊!

         花蕊低头应是,匆匆下去了。

         弘早扁着嘴,见哥哥们都不理自己,可怜兮兮的看着阿玛,“阿玛!”胤禩看着康熙尴尬的样子,忍着笑,低头将弘早抱了起来,“你真的看错啦!那不是花蕊,那是你皇玛法身边的人,花蕊她回老家了。那个人只是和花蕊长得有些像而已。”

         弘晅弘曈一副我就知道是这样的表情,看着康熙摇了摇头,转过来安慰自家四弟去了,“是啊,是啊,她们其实长得还是不一样的,你看花蕊姐姐没她白,但是比她要高一点,花蕊姐姐经常笑嘻嘻的,你看她一天到晚板着脸,肯定不是花蕊啦!”

         弘早半信半疑,眼神在众人脸上扫视了一圈,最后还是相信了大家的话。只叹了口气,“我只是担心额娘,花蕊姐姐如何回来了,额娘就不会伤心了。”

         康熙闻言,脸色更加尴尬了。胤禩心中暗暗偷笑,笑着说道:“不如让人带你去储秀宫找玛嬷去吧?阿玛和哥哥们待会去找你?”

         弘早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给康熙行了一礼,“皇玛法,孙儿先告退了。”

         康熙笑着点点头,示意李德全亲自送他去储秀宫。李德全弯着腰,牵着弘早的手,送去了储秀宫。

         弘早一走,弘晅弘曈就蹬蹬蹬跑到了康熙身边,“皇玛法,你过分了哦!若是小四知道了真相,会生气的。”

         “就是就是。不过,皇玛法怎么会让我们见到她的?此事不是应该避嫌吗?”

         弘晅弘曈一贯得康熙宠爱,所以和康熙说话也就没大没小惯了。此时的康熙,虽然被孙儿的话堵的难受,可对于如今急需亲情抚慰的他来说,这样的坦率真诚真是他所缺的。康熙笑着摸了摸弘晅弘曈的头,“皇玛法一时糊涂了,以后不让她出来了啊!”

         “可别!花蕊姐姐是个很好的人,又会些医术,有她在皇玛法身边照顾着,孙儿也放心。虽然这样,玛嬷和额娘会很尴尬。不过皇玛法您是大清的皇上,整个天下都是您的,旁人也不能置喙什么!只是孙儿毕竟和花蕊姐姐好了一场,也希望她能有个好下场。只要不让小四知道就好了。毕竟他是个一根筋。”弘晅小大人似得叹了口气,颇有些无奈的说道。

         康熙见状,心里更加尴尬了,虽说当时他留下花蕊,的确有着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可后来他收用了花蕊,让她做了答应,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毕竟,留下花蕊在身边伺候,方法可以有很多。事后,康熙甚至还怀疑过,当初老八让花蕊去塞外的原因,莫非就是打着这个主意,可今日一见,康熙知道,是自己多疑了。

         康熙叹了口气,他是真的老了。

         “皇玛法,您是不是龙体欠佳?要不要传太医来看看?”弘昭心细,看出康熙的脸色不好。

         康熙笑了笑,“无碍的。倒是太后那边,自打就一直病着。今日召你们进宫,一来是许久没看见你们了,想见见你们,二来,就是要你们好生陪伴太后,或许太后看到你们,能开心些。”

         弘曈眼珠子转了转,“皇玛法,我觉得乌库玛嬷或许是担心您才会生病的。如果您没事了,乌库玛嬷自然也就会没事了。”

         康熙哦了一声,“为何你会这样认为?”

         “这是人之常情啊!我和哥哥们生病的时候,额娘也会脸色不好,她担心我们呢!可我们好了以后,额娘自然而然的也就好了。您和乌库玛嬷是母子,她担心您不是正常的吗?”弘曈眨眨眼睛说道。

         康熙心中一动,是啊!他一直以为太后是因为胤礽被废,担心胤礽才会病的,所以回京以后,只去看了太后一次,其余时间都是让人代去探望的。而亲去的那一次,因为自己心情也不好,又误会太后是伤心胤礽,所以只草草说了几句话就走了。如今,听弘曈这样说,康熙颇有种拨开云雾见青天之感,“你说的对,是皇玛法自误了。走,朕带你们一起去宁寿宫。”

         说着康熙站了起来,一手牵着一个,往宁寿宫去了。

         胤禩眨眨眼睛,和弘昭对视了一眼,无奈的跟了上去。

         当了宁寿宫,果然和弘瞳说的一样,太后看见康熙就又哭了,“皇上,几日不见,你怎么瘦了这样多?”

         康熙见太后言词恳切,感情真挚,话语里满满的都是对自己的关心和担忧,顿时感动的不得了,上前扶住了太后。

         太后哭着说道:“我知道,胤礽不孝,伤透了你的心,可你也要好生珍重啊!你是天子,是大清的皇帝,大清可以没有胤礽,可是不能没有你啊!你若有个好歹,你让我有何颜面去见太皇太后啊!”说完抱着康熙痛哭了起来,康熙也被感动的留下了眼泪。

         母子俩抱头痛哭,底下伺候的人也纷纷掩面而泣。

         胤禩父子四人面面相觑,觉得还是出去比较好,免得小心眼的老爷子时候尴尬。于是父子四人齐齐去了外面,弘昭看了看,在台阶上坐下来,胤禩等也跟着一起坐下了。

         弘晅回头看了看殿内,“大哥,你说皇玛法和乌库玛嬷还要哭多久啊?”

         弘昭无聊的把玩着坠在腰间的玉佩,叹了口气,“不知道啊,不过等他们哭完了,估计应该就没事了吧!额娘不是说过吗?有什么不开心的,一定要说出来,说出来心里就舒服了。如果长时间不发泄,那些负面情绪积压在心里,会变态的。”

         “变态?什么是变态啊?”

         “笨死了。你知道蝴蝶是什么变得吗?”

         “知道啊,毛毛虫啊,大哥你不是带我们看过吗?”

         “毛毛虫变成了蝴蝶,这过程就是形态的变化,简称变态。不过,额娘说的变态好像和这个不大一样,总之,变态是不好的,你们不要学啊!”

         胤禩悠悠的坐在一边,听着儿子们的话题一路歪楼下去,偶尔还能听到殿内皇阿玛正在和太后哭诉着些什么,或许是在和太后诉说自己内心的失望和无奈吧!没见宫女们都出来了吗?

         胤禩抬头看了看天,这太阳还真是刺眼啊!不过照在身上还是蛮舒服的,让人很想睡觉啊!

         等康熙在太后面前,将自己内心的失望、愤怒、痛恨、愧疚等负面情绪通通发泄过后,感觉整个人都身心舒畅了许多,太后见康熙精神了不少,自己也轻松了许多,她是个寡妇,唯一依靠的就是康熙对自己的孝顺,虽说孙子上位一样会孝顺自己,可到底差了一层。所以无论如何,她都希望康熙能好好的活着。

         母子俩哭了一场后,都有些饿了。太后身边的嬷嬷赶紧让人端了些吃食来。宫女清风一边伺候太后用膳,一边好像在忍耐着些什么。康熙察觉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清风没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然后赶紧跪在地上请罪。

         “朕恕你无罪,你起来。到底在笑什么啊?”康熙哪里会因为这点小事发作太后身边得力的宫女,更何况,他刚刚在太后这边得到了亲情的抚慰,正是高兴的时候。

         清风听康熙没有生气的意思,大着胆子说道:“皇上和太后不觉得少了谁吗?”

         康熙听后,诧异的四处看了看,然后猛然想了起来,“是啊!胤禩和弘昭他们呢?”

         太后也诧异的问道:“啊?弘昭来了啊?什么时候?在哪里啊?”康熙听后,心中更高兴了,太后一向疼爱弘昭,这次弘昭分明是跟自己一起来的,可太后居然没看到弘昭,可见当时太后眼里心里只有朕这个儿子啊!太后对朕,当着是一片慈母心肠啊!

         清风笑着说道:“刚刚太后和皇上情绪激动,八贝勒爷见状,就带着阿哥们避了出去,恐太后和皇上一会召见,也没走远,就在殿外的台阶上坐着。或许是太阳晒得太舒服了些。奴婢刚才进来的时候,看见贝勒爷和几位小阿哥好像在台阶上睡着了。”

         太后和康熙一愣,然后都笑了。太后笑了一会后觉得不对,“你还笑,那石阶上这样冷,万一冻着弘昭他们可怎么好啊?还不快把他们叫起来,冻坏了弘昭,看我怎么收拾你!”

         康熙笑着说道:“皇额娘,不如我扶您一起去叫他们起来吧,也看看他们是不是真的睡着了?”

         太后见康熙兴致这样好,整个人和刚进来时都不一样了,心中也高兴,“好,我们一起去。”

         母子二人互相搀扶着出了殿外,见石阶上胤禩父子四人在太阳下果然东倒西歪的睡着,宫女们哪里真敢让他们就这样冻着,地上铺着蒲团,身上也盖了毯子。

         太后和康熙见了,更乐了。康熙更是哈哈大笑起来,太后到底心疼重孙子,一迭声的叫道:“还不快叫阿哥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