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16|
        一阵兵荒马乱之后,黛玉被安置在了床上,胤祯苍白着脸坐在旁边,紧紧握着黛玉的手,“太医呢,怎么还没来?”

         “已经派人去二门外候着了!”丫鬟怯生生的说道。

         “再派人去看看!”胤祯看着黛玉苍白的脸色,急的不行。

         “好了好了,没什么大事,不过起猛了头晕而已,你别这样大惊小怪的,让人看了笑话。不是说四哥也来了吗?我没事了,你去陪四哥说说话吧!”黛玉看着胤祯这样紧张自己,心中又是高兴又是喜悦,她不像胤祯那样乱紧张,刚刚的反应她心中已经有数了。

         “不用!四哥又不是什么外人,再说还有弘明他们呢!你就别管了,安心躺着,等太医来了,让太医好好看看。你啊,就是素日操心太多了。”胤祯关切的责怪道。

         没一会儿,太医来了,胤祯放下床帐,黛玉从帐子间伸出纤纤玉手,胤祯见了,赶紧找了块帕子盖上了。

         太医对此已经习以为常了,仔细把了把脉,然后笑着站了起来,“恭喜十四爷,贺喜十四爷,福晋这是有喜了。”

         胤祯原本坐在桌前的凳子上的,听了这话,一下子站了起来,匆忙间将凳子也带倒了,“你说什么,福晋,福晋有喜了?”

         太医看着这十四阿哥脸色不对啊,这神情不像是高兴啊,难不成福晋这一胎有什么问题吗?不应该啊,据说十四福晋前两次有孕时,十四阿哥都高兴坏了啊,这是怎么回事啊!

         “福晋大概有了一个半月的身孕,福晋此次有孕,胎相很好,大人和胎儿都很健康,竟是连安胎药都不必吃了。十四爷不必过于忧心。”

         胤祯就跟傻了一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躺在床上的林黛玉说话了,“多谢太医了,劳烦太医跑这一趟了,兰心,请太医下去喝茶吧。”

         丫鬟送走了太医出去。床帐也被掀开了,林黛玉坐了起来,看着胤祯傻呆呆的样子,笑了,“又不是第一次当阿玛了,怎么这样傻?”

         胤祯反应过来,见黛玉要下床,急的不行,“你快躺着,别乱动,当心身子!”

         黛玉见他这样,觉得有些好笑,“你做什么这样紧张?哪里就这样娇弱起来,快让开,四哥还在呢,我去吩咐厨房,中午准备些你们素日爱吃的,你和四哥好好喝一杯。”

         “别管四哥了,他爱吃不吃!”胤祯无所谓的说道,“我倒是担心你。女人有孕最是辛苦,偏偏我又不在你身边,黛儿,这样我如何放心的下啊!”前两次有孕,胤祯都在黛玉身边朝夕陪伴,有孕的辛苦他是亲眼见过的。自己即将出征,黛儿却又有了身孕,这下可如何是好啊!

         黛玉噗哧一声笑了,“我以为什么事呢!我自己心里清楚,你若是真担心我,就好好努力,早日打败那个狂妄的策妄,赶在孩子出生前回来!要不然,孩子跟你不亲,我可不管啊!”

         胤祯直点头,“你说的对!都怪那该死的策妄!我一定要砍下他的人头!”胤祯面露凶光,狠狠的说道。转瞬又反应了过来,摸着黛玉的肚子说道,“好孩子,不要跟爹爹学啊,你要乖啊!”

         灿星兴奋声音传来过来,“额娘,额娘,我真的要有小弟弟了吗?”

         没一会儿,灿星和弘明先后跑了进来,弘暟年纪小,腿短,跑在最后面,转眼间,黛玉身前的位置已经被孩子们占据了,胤祯被挤到最外面,无奈的看了看这几个小祖宗,对了,弘明他们进来了,四哥呢?

         胤祯转身出去了,四哥正背着手站在院子里的一棵桂花树下,“嘿嘿,四哥,我又要当阿玛了。”

         胤禛转过身来,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总算想起我这个四哥来了啊!”

         “嘿嘿,四哥,弟弟又要当阿玛了,您不为弟弟高兴吗?”胤祯不以为意,笑嘻嘻的凑了过去,“呦,四哥,您身上这是怎么了?泥巴?四哥你什么时候也喜欢玩泥巴了啊?”

         胤禛听后,脸更黑了,什么玩泥巴,刚才他带着弘明、灿星他们去花园子里玩,被弘暟硬拉着玩了好长一会的泥巴,不跟他玩,他就要哭不哭的看着你,最后没办法了,只好陪他玩。直到十四福晋有孕的消息传来,弘暟一个激动,将手里的泥巴团随手一扔,刚好砸到自己身上,自己才上身的一件衣裳就成了这样。

         胤祯也猜到了一些,家里的三个孩子,就最小的弘暟最喜欢玩泥巴,还喜欢拉着人陪他一起玩,不陪他玩就哭,自己这个当阿玛的也陪着玩了好机会泥巴。胤祯笑嘻嘻的说道:“嘿嘿,四哥,弘暟还小,您大人有大量,可别跟他计较啊!上次做了几件新衣裳,弟弟穿着小了些,不过我看四哥穿应该正好的,四哥去换了吧。今儿个中午就在弟弟府里用膳吧!弟弟又要当阿玛了,心情高兴呢,四哥陪弟弟喝一杯吧?”

         胤禛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既然要喝酒,把老八他们也叫来吧!皇阿玛有旨,让八弟和我一起管着户部。”

         胤祯恍然大悟,“是,多谢四哥,弟弟明白了,四哥先去换衣裳,我这就让人去请。”

         胤禩等人一请就到,胤祯干脆在外面酒楼叫了一桌酒席,兄弟几个齐齐坐下,推杯换盏,多少事情都在酒桌上谈好了。

         康熙五十七年十月,胤祯被任命为抚远大将军统率大军进驻青海,讨伐策妄阿拉布坦。康熙封他为大将军王,并以天子亲征的规格出征。十二月,胤祯统帅西征之师起程时,康熙为他举行了隆重的欢送仪式,大将军胤祯跪受敕印,谢恩行礼。诸王、贝勒、贝子、公等以及二品以上大臣俱送至列兵处。

         这样隆重的欢送仪式,让所有人都纷纷侧目,也有些人将幸灾乐祸的眼神投向了雍亲王,是雍亲王自己保举十四阿哥为主帅的,没想到皇上竟这样器重十四阿哥,也不知道雍亲王此时有没有后悔。

         胤禛的表情一如既往,并没有任何异常。康熙看在眼里,心中很是欣慰。老四是个好的,并没有因此对胤祯起了嫉妒之心,为帝王者,就该有这样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气魄!好老四。

         胤祯倒并没有因为康熙这样的器重而飘飘然,他此时满心满眼都只有黛儿。黛儿如今快四个月了,已经能看到肚子了,唉!也不知道此时黛儿有没有哭?唉,希望八嫂能好好安慰黛儿。黛儿,等着我得胜归来的好消息吧!

         宝钗拿着帕子,帮黛玉擦着眼泪,“好了,别哭了。就是不为了自己,也要为了肚子里那个小的啊!”宝钗有些羡慕的看着黛玉微微凸起的小腹。她自打生了弘昆之后,就没了动静,一开始她还有些急,请医吃药的,折腾了些日子,后来始终没有好消息。胤禩也心疼她,左右已经有了弘昭他们,罢了。可是话虽然这么说,可她看着黛玉有孕,还是有些羡慕。

         黛玉擦干净眼泪,“让宝姐姐笑话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此番有孕,就是容易情绪激动,动不动就哭。”

         宝钗笑了,“或许啊肚子里又是个格格呢!这样也好,两男两女,两个好字。”

         黛玉也笑了,“灿灿也这么说呢!她也想要个妹妹呢!”

         “妹妹好福气,我如今啊,是不想了。”宝钗叹了口气。

         “宝姐姐还想着要个格格呢?这样简单啊,等弘昭明年成了亲,给宝姐姐生个小格格就是了。”黛玉捂着嘴笑道。

         “你个促狭的,就知道笑话我。”宝钗在她脸上轻轻拧了一下,嗔道。弘昭已经由康熙做主赐婚了,女方是西林觉罗氏,鄂尔泰的嫡幼女,不过和林如海不是一支的。对于鄂尔泰,宝钗知道的不多,不过她知道鄂尔泰和李卫、田文镜三人都是雍正的心腹,他的一个孙女还做了著名的叉烧五永琪的嫡福晋。

         “一转眼,我们都是要做祖母的人了。时间过得可真快啊!”宝钗感慨道。

         “这世上哪有宝姐姐这样年轻的祖母呢!”林黛玉笑着说道。宝钗比胤禩小五岁,今年也三十二了,可是看上去就跟二十出头一样。

         “你现在嘲笑我,别忘了,你也有那一日呢!而且看十四弟和你这恩爱劲,说不定啊,孙子比叔叔一般大呢!”宝钗笑着说道,“我可等着那一日呢!”

         林黛玉害羞了,不依不饶的上来要撕宝钗的嘴,“宝姐姐,你胡说什么呢!有你这样当姐姐的吗?看我不撕了你的嘴!”

         门外,灿星听到额娘的笑声,松了口气,“额娘总算是笑了。还是八婶有办法。”

         “可是,姐姐,额娘这样闹没关系吗?会不会伤着妹妹啊?”弘暟颇为苦恼。

         “是哦!额娘,额娘您慢着点。”灿星急忙冲了进去,抱着林黛玉的腿哀求道。

         宝钗再也忍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