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11|
        “你也觉得很不可思议吧?当时我知道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想法!”胤禩不屑的笑了,“六哥出生的时候,废太子已经六岁了,出过了天花,功课又好,师傅朝臣们都夸赞他,那时候大哥还是个毛孩子,三哥四哥连书都没摸过。六哥不过是个孩子,能对他有什么威胁。可就是因为这个名字,最终为六哥招来杀身之祸。”胤禩叹了口气说道。

         “或许德妃娘娘知道六哥的名字遭人嫉恨,所以将六哥保护的很好,可是再严密的保护还是会有疏漏的时候,也就是那一次的疏漏,就会造成意想不到的后果。六哥不知怎么的,在没有人跟着的情况下,一个人跑到御花园里玩。御花园里有一棵千年古树,被雷劈死了,因为觉得不详,所以命人将那棵古树挖走了,剩下的坑一时疏忽没有填上。前几日又刚好下来场雨,坑里汪了些水。六哥不知怎么的失足跌了进去,等到伺候的人找到六哥的时候,六哥已经没气了。”胤禩想起那个白发苍苍的老太监在寒冬的夜晚和一个才入宫的小太监回忆这件事时的表情,只觉得浑身冰冷。

         “当时赫舍里氏就在边上,甚至是她引诱六哥往水坑那边去的。六哥掉进去的时候,她就站在不远处的树丛里悄悄看着,直到六哥在水中停止挣扎她才离去。只是,这一切,没人看见。或许就算有人看见了,也不会说出来。”

         “皇阿玛或许曾经怀疑过,但苦于没有证据。其实就算真有证据,皇阿玛也不会做什么。赫舍里氏毕竟是仁孝皇后的亲妹妹,太子的亲姨母,就算是为了太子,皇阿玛也不会做什么的。可是,从那以后,皇阿玛就像忘记了宫里还有这个人一样,直到康熙三十年,才招幸了赫舍里氏,不久后赫舍里氏产下一子,未满周岁即丧。自此后,她郁郁而终,最后在五年后死了。直到死后,皇阿玛才追封她为平妃,在此之前,从她康熙二十三年入宫到她死,都只是个无名无分的庶妃而已!或许这就是皇阿玛对她的惩罚吧!”胤禩深吸了口气,感慨道。

         宝钗也是一脸的苍凉,“你说这一切德妃娘娘和四哥他们知道吗?”

         “谁知道呢!或许知道,又或许不知道。每个人心里有杆秤,孰轻孰重他们自己心里有数,只看他们自己选择罢了。”胤禩摸着宝钗的手,觉得触手冰凉,不禁皱了皱眉,将她的双手放在自己手心里,给她取暖。“你看看你,就喜欢听这些,听了之后又害怕,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才好。”

         宝钗笑了,“你不知道,每次听了这些后,我才知道现在的生活多幸福啊!胤禩,真的,幸好我遇到的是你。”说完扑进了他的怀里。

         胤禩愣了愣,也笑了,“知道就好。我对你这样好,你该怎么报答我啊?”

         宝钗把玩着他胸前的白玉扣子,“不是都以身相许了吗?还给你生个五个儿子,你还要怎么报答啊?”

         “光生儿子怎么够,你还差我一个格格呢!”胤禩笑着拍拍宝钗的背说道。

         宝钗一下子坐了起来,“可别再提了。我可不想再生了,万一又是个儿子呢!如今都已经是奥运五福娃了,难不成还真要凑齐七个葫芦娃召唤神龙吗?”

         胤禩虽不懂宝钗说的奥运、神龙、葫芦是什么意思,但也能猜到宝钗的想法,赶紧凑上去说道:“不会了,不会了,这次绝对不会了。我找了宫里一个积年的老嬷嬷,她对怎样生男生女最有经验了,她先后伺候过三个妃嫔,两个生的都是儿子,只一个想要个女儿,结果也如愿了。咱们试一试吧,啊?”

         宝钗摇摇头,“不要!你看咱们年纪也不小了吧?孩子们如今也慢慢大了,弘昭再过几年都可以娶媳妇了,还生,多丢人啊!再者说了,生男生女本就是注定的,怎么可能轻易改变呢!”看着胤禩失望的样子,宝钗叹了口气,“最重要的一点是,不是我不想生,其实从年初开始我就没有避孕了,可是迟迟没有怀上,你让我也没办法啊!还是说,你想和别人生女儿去?”

         胤禩听到宝钗这样说,有些无奈,“真的假的?我还以为你不想生呢!难不成真的是天意,我这辈子没有可爱乖巧的小格格?”

         宝钗也觉得很可惜,只是她也没办法,大概老天觉得她生的够多的了吧!“若是你实在喜欢女儿,我记得蝌弟好像新添了个女儿,不如我写信给蝌弟”

         “还是不要了。”胤禩摇摇头,“上次老九还说呢,那么喜欢格格的话,他家的格格们随我挑。不是你生的,我不喜欢。还是算了吧!或许我这辈子没有女儿缘吧!”上辈子他是没有子嗣缘,快三十了才得了一子一女,这辈子虽然有了五个嫡子,可想要个格格却难之又难,唉,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啊!

         宝钗也叹了口气,正在此时,弘昆摇摇摆摆的走了进来,乳母在门外紧张的小声唤着:“五阿哥,五阿哥,咱们出来玩吧!王爷和福晋正说话呢!”

         弘昆看见宝钗,咧着嘴笑了,上来抱着宝钗的大腿,“额娘,抱!”

         宝钗无奈的叹了口气,将小儿子抱了上来,顿时什么废太子、六阿哥都抛到了脑后。胤禩也凑了过来,“你说他都两岁了,怎么还流口水啊?我记得弘昭他们那会不这样吧!要不叫太医来看看?”

         宝钗一边帮弘昆擦着口水,见他颈子上围着的围兜已经湿了大半,赶紧给他换了个干净的,“太医来看过了,说是没什么。过段时间再看吧!昆儿乖,这个不能吃啊!”一个不留神,弘昆就抓着自己的头发往嘴里塞了。

         “你个傻小子,怎么什么都吃啊?是不是饿了?”胤禩点了点他的小鼻子,问道。

         弘昆点点头,拍了拍肚子,“肚肚饿!吃糕糕。”

         宝钗笑了,“你哦,饿了就跟乳母说啊!真是的,额娘让厨房给你炖了好吃的肉糜哦,昆儿自己吃好不好?”

         弘昆想了想,“额娘喂,额娘喂。”

         胤禩笑着凑到他跟前,“阿玛喂你好不好?”

         弘昆一把推开胤禩的脸,依旧喋喋不休,“额娘喂,额娘喂。”

         宝钗见状,笑的合不拢嘴,胤禩黑着脸,“哼!这就是我为什么想要个格格的原因!”臭小子们都太不听话了,只跟额娘亲,将我这个阿玛视作无物,太过分鸟!

         “好了,别耍宝了,明年的万寿节不是说要举行什么千叟宴吗?你想好怎么办了吗?”宝钗笑着问道,然后从丫鬟手里接过肉糜,喂弘昆吃了起来。弘昆自幼乖巧,吃东西的时候也是如此。

         “四哥主办呢!我只是从旁协办而已!明年是皇阿玛的六十整寿,所谓千叟宴,无非是请一千个六十以上的老人家前来赴宴,估计要在畅春园举办吧!”胤禩伸了个懒腰,靠在榻上。

         “呵呵,这么多人,来回接送,食宿安排,这可都是很琐碎的事啊!”宝钗又喂了一口,盯着弘昆嚼碎了再咽下去。

         “放心吧,来回接送都是地方官府的事,食宿安排自有四哥,他什么性子你不是不知道,最是认真细致了,有他在,我可以偷懒了。”胤禩往嘴里扔了一个椒盐花生米,却差点呛到了自己,咳得死去活来。

         弘昆见了,立刻冲着胤禩的方向笑喷了,嘴里的东西也全都喷到了胤禩脸上。胤禩好容易将花生米咳了出来,又被儿子喷的一头一脸,脸都气黑了!

         宝钗赶紧让人将弘昆抱下去,自己拿着帕子亲自帮胤禩擦拭起来,“好了好了,谁让你作怪来着。赶紧去换身衣裳吧!好好的穿什么白色衣裳啊!”

         胤禩不高兴了,“我发现你现在越来越不把爷放在心上了,你以前说过的,我穿月白色袍子最好看,说,你是不是嫌我老了?”

         胤禩忽然这样无理取闹起来,宝钗觉得很新奇,“哪有,你才三十二呢!男人三十一枝花,你正是最风华正茂的时候呢!谁嫌你老了啊!只是如今我喜欢成熟一点的,你穿蓝色袍子更好看!”心中却暗笑,那会子你刚二十出头,穿月白色袍子是显得你风度翩翩,姿容俊秀,可如今你都而立之人了,还跟年轻那时候比啊!

         “真的?”胤禩将信将疑的问道。

         “老夫老妻了,我还能骗你不成!衣裳我都给你做好了,我亲自做的呢,好几件呢,走,我陪你去换啊!保证好看!”宝钗哄道,然后推着胤禩往里间走去。

         胤禩换了一身蓝色常服,外穿一件同色马褂,站在西洋穿衣镜前左看看右看看,“好看吗?”

         “恩,好看!帅气!有一种成熟男人的韵味!”宝钗站在一边,好话不要钱的往外冒。总算将胤禩哄得高兴了。宝钗吐了口气,爱吃醋的老男人可真不好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