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92|
        夫妻二人哭了一会子,只将自己心中的积郁、负罪等负面情绪都随着泪水倒了出来,反而觉得心里好受多了。胤禩想起了宝钗刚刚小产,这样痛哭,将来对眼睛不好,便用袖子抹了把脸,然后又四下里找了找,拿了块帕子细心的帮宝钗擦着眼泪,“好了不哭了,当心伤了眼睛。”他不忍再提宝钗流产的事,只恐又勾起了宝钗的伤心事。

         宝钗也知道轻重,因此忍住了悲意,然后说道:“我本名叫薛宝宝,来自21世纪,我父母离婚后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我喜欢做药膳,开了家药膳馆。一日回家后出了车祸,醒来后就已经在薛宝钗的身子里了。之后的事,你应该都知道了。”

         胤禩坐在了宝钗身后,小心翼翼的将宝钗揽在怀里,“我是爱新觉罗胤禩,不知怎么回事,死后一直没有转世投胎,而是以游魂的形式飘荡在紫禁城中,直到大清最后一个皇帝溥仪退位的时候,我被盘龙柱上的龙珠吸了进去,醒来后发现自己身在康熙三十六年的紫禁城里。”

         宝钗动了动身子,扯到了右腿,疼的她浑身冒汗,胤禩紧张的说道:“小心些,你要做什么就跟我说。现在知道疼了吧?也不知道那时候你怎么狠得下心来的!”

         宝钗强撑着笑了笑,“没什么,只是靠的有点不舒服。想换个姿势而已。原来你是重生的,怪不得我看不出你有什么破绽来。要知道,我那时候可是借病在家躲了好些天,结合了原主的回忆,才瞒过别人去的。也亏了薛姨妈和薛蟠两个人都不是什么精明的人。”

         “重生?这个词形容的倒也恰当!好了,既然咱们都已经说开了,以后有什么事可不许再瞒着我了,我有事也不会瞒着你。你不许再随意伤害自己了!”胤禩心疼的看着宝钗的右腿,“这得多疼啊!”

         “只要你不嫌弃我,我也就没什么好害怕的了。我的爸爸妈妈离婚后,谁都不愿意带着我,后来他们分别有了新的家庭,新的孩子,就更加不愿意搭理我了。我只能跟着爷爷奶奶。我那么听话,那么懂事,他们说什么我做什么,努力让他们满意,就是希望他们不要抛弃我。因为我害怕失去,所以我从不轻易对人和物动心。”宝钗这是第一次和别人说起自己的内心。“胤禩,我真的害怕失去你。我曾经犹豫过,在这样落后的时代里能不能将我的心交付出去,是你让我愿意尝试,哪怕最后一败涂地。我当时以为,这是一场赌博,赢了,我就获得了幸福,输了,大不了和在21世纪一样,关上自己的心,过自己的日子。可是后来我知道我错了,感情这东西,一旦付出了,想要再收回去是不可能的。越和你相处,我就越舍不得,我舍不得你,舍不得我们的孩子,舍不得我们的感情,所有的一切,我都舍不得。我曾想过和你说清楚的,可是我不敢赌,我怕我会输。我输不起。”

         胤禩这是第一次听到宝钗诉说对自己的感情,他心里既高兴,又难过,高兴的是宝钗对自己的心,难过的是自己为何不早早的和她说清楚!“好了,一切都过去了。宝儿,你看看,你我都是这个世界的异数,你我在一起,那是上天注定的缘分,否则世上的人何止千万,为何偏偏就你我二人有此奇遇?宝儿,我的心思你也明白了,这辈子的我,只想当一个逍遥自在的闲王,好好孝顺额娘,好好陪着你,至于谁当皇帝,大清日后会走上什么样的未来,我都不想再操心了。世间万物都有其存在的必然性,非人力可以阻止的。宝儿,我只想我们都好好的。”

         宝钗点点头,“恩,我知道,我都知道!”夫妻二人搂在一起,心中却觉得比任何时候都要安宁。

         宝钗忽的想到一个问题,连忙从胤禩怀里坐了起来,“我都这样了,弘昭他们还要去塞外吗?”

         胤禩没好气的敲了敲她的额头,“稳重点,当心你的腿,你还好意思说,弘昭他们知道你从马车上摔了下来,并伤到了退,还有小产的迹象,当即就哭着闹着要回来,连额娘都急坏了。皇阿玛只好放他们回来了。我估摸着,应该不会带他们去了。”

         宝钗这才放心了,“这就好,这就好。他们不去就好。”

         胤禩凝眉问道:“你知道塞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当年我们没有随行,并不知道事情的真相,而十四弟虽去了,却被德妃娘娘拘在帐子里,知道的也不多。居然还牵扯到了十三弟。”胤禩百思不得其解,当时他和四哥还远没有后来你死我活的地步,甚至一废太子还是他们联手的结果,只是当初十三弟触怒皇阿玛后,他们落井下石的没有去求情而已。只是,到底怎么牵扯到的老十三他也不是很清楚。

         “我也不是很清楚。历史书上只简单写了几行话,倒是后世关于这件事有很多猜测,有的说是太子起兵谋反,被皇上镇压了,而去丰台大营调兵的信是十三阿哥的亲笔。还有的说十三是被你和九弟十弟陷害的,说法很多,谁也不清楚。毕竟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皇阿玛让人知道什么,别人就只能知道什么!”宝钗说道。

         胤禩长叹一声,“你说的对啊!历史,都是由胜利者书写的。”

         宝钗忽的笑了出来,胤禩奇道:“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地方吗?”

         宝钗看着胤禩的脸,虽没有九弟那般美貌精致,倒也真的是英俊不凡,她忍着笑说道:“你知道吗?在后世,有一种小说叫*文,所谓的*文就是男男之间的爱情故事。在jj上,有很多以你和四哥为主角的*文,他们说你和四哥是相爱相杀,还说你们之所以争得你死我活,只为了争谁上谁下?”话还没说完,宝钗的嘴已经被恼羞成怒的胤禩捂住了。

         “你以前就看这些伤风败俗、有伤风化的东西吗?还拿出来说嘴!我和四哥之间清清白白,我们所争得不过是那个位子,为的不过是实现自己的理想抱负。哪有他们说的那样龌龊!欺人太甚!”胤禩怒道,虽然自古以来,断袖之癖由来已久,甚至连他们的好二哥太子也有这样的爱好,只是胤禩向来厌恶这些,四哥也不可能是这样的人。

         宝钗挣脱出来,“除了你和四哥,还有你和九弟,四哥和十三弟等等,好了好了我不说了还不行吗?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胤禩内宝钗这么拉着胳膊一撒娇,哪里还生的起来气啊,只好叹了口气,“我这辈子算是栽在你手里了!说实话,那什么*,你看过了吗?看了多久?我告诉你啊,全部给我忘记听到没有?”

         宝钗吃吃的笑着,“听到了听到了,我早就忘了。那些人只是太喜欢你们了,所以才会凭着历史的蛛丝马迹yy你们的故事而已。”

         胤禩又听到一个新名词,yy,只不过他没有追问,他怕又会引起什么让他接受不了的话来。

         “好了,不说这个了。无论如何,今年是不能去的。我明儿就进宫和皇阿玛说,说你受了伤,小产后心情抑郁,所以让弘昭他们留下来陪你。到时候等皇阿玛他们一走,咱们就躲到庄子上去避暑,京里的一切事情,都与咱们无关。”

         宝钗点点头,“恩,都听你的。只是九弟十弟那里,要不要说一声?”

         胤禩摇摇头,笑了笑,“放心吧,兄弟这么多年,这点默契还是有的,他们自然知道该怎么做。如今的我们不过是胸无大志的阿哥而已,没有结党营私,没有那么多实力,自然可以全身而退了。”

         夫妻二人正说着话,门外,今央嬷嬷忽然说道:“启禀贝勒爷,福晋,四贝勒和十四阿哥来了,说有要事要见贝勒爷。九阿哥和十阿哥也来了,都在书房等着贝勒爷呢!”

         胤禩听后,皱起了眉毛,到底是什么事,居然都来了。宝钗赶紧说道:“这样,你先去吧!我没事的。”

         胤禩小心翼翼的让宝钗躺好,“那你好好休息,我去去就来,若是闷了,就让弘昭他们来陪你说话。”

         宝钗点点头,“我心里有数,你去吧!”

         胤禩走后,宝钗躺在床上,想起刚才的情景,不由得叹了口气,夫妻之间的坦诚何其重要,若是他们早些剖白心迹,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不过这样也好,若没有这样的契机,以胤禩和自己的性格,恐怕一辈子也不会向对方说明白的。他们都是一类人啊!

         那边,胤禩出来后径直去了书房。

         书房里,胤禛木然的坐在那里,胤禟胤俄则和老十四愤愤不平的抱怨着什么,看到胤禩来了,胤禟焦急的追问道:“八哥,八嫂怎么样了?我和老十得到消息,马上赶了过来,想着八嫂今日也没心思见人,明日再让董鄂氏过府看望八嫂。”

         “右腿骨折了,孩子,也没保住。”胤禩叹了口气,语气沉重。

         胤祯看着胤禩眼眶微红,显是刚刚哭过,他自认为现在也是当阿玛的人了,自然能了解八哥的心思,“八哥,八嫂是在我府门口出的事,老十四我责无旁贷,八嫂一出事,我就让人逮住了那个肇事者,然后又找了四哥一起查。虽然此事做的天衣无缝,可总算被我和四哥查到了点什么。”

         胤禩猛地抬起了头,直直的盯着老十四,怎么?宝儿此事难道不是意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