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94|
    康熙沉吟了片刻,转头问着太医,“此法可行吗?”

     太医捋了捋胡子,“此法未曾听闻过”还没等他开始掉书袋,一个俏丽的女声响起,“那是你孤陋寡闻!《分类草药性》上说了,仙人掌专治气痛,消肿毒、恶疮,不知道就不要乱说!”

     胤禛皱眉,“放肆!万岁爷面前,岂容你多嘴!”然后向康熙解释道:“皇阿玛恕罪,她是良妃娘娘身边的宫女,祖籍在云贵地区,会一些医术,八福晋向儿臣推荐了她,说有她在,凡事可以轻便些。”

     康熙仔细看了看那脸上仍有不平之色的女子,认出她了,“哦,是,朕在储秀宫见到过,你叫什么来着?”康熙想不起她的名字了。

     “奴婢名叫花蕊。奴婢来之前和八福晋研究过了,八福晋说的方法或许可以一试,左右现在太医也束手无策不是吗?何不死马当作活马医呢?”花蕊向来胆大,直截了当的说道。

     “你可知道后果?”康熙有些犹豫,毕竟是他疼爱的皇子,而太医又未曾听说过这个法子,未免太冒险了。

     花蕊急了,“皇上,俗话说,富贵险中求啊不对!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也不对!哎呀,算了,我也不跟您拽文了。来之前,八福晋已经将这里面的利害关系都跟奴婢说了,可奴婢还是来了。其实不光是奴婢,出这个主意的八福晋,送奴婢来的四贝勒,都担着干系,可皇上您想想,其实我们可以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的,这样的话我们就不会承担任何风险!可是,我们还是说了,还是这样做了。八福晋和四贝勒不求别的,只求问心无愧。奴婢没那么伟大,只是见猎心喜。奴婢也没听过这个法子,可八福晋既然说有,那奴婢就想试一试。努力尝试任何一个方法,来挽救病人的生命,这是每一个医者最基本的素养!当然了,皇上若不敢冒这个险,可以当奴婢的话没说过,把奴婢拉出去斩了吧!”

     胤禛在心中哀叹一声,明明路上都教好的,怎么这丫头就这么不按常理出牌呢!真是

     十五阿哥和十六阿哥对视了一眼,同时奔到康熙面前跪下,“皇阿玛,儿臣相信八嫂不会无的放矢,她向来喜爱弟弟,她不会害弟弟的。”“是啊,皇阿玛,既然太医都没办法,为什么不试一试呢,或许真的有用呢!”

     康熙眼中闪过一丝纠结挣扎之意,来回踱着步,整个蒙古包里陷入了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在等着康熙的决定。只有躺在床上的胤祄偶尔传来几声□□声,“额娘,我好疼,额娘。”康熙听的心都碎了,他坐在床前,握着十八的小手,“胤祄,小十八,皇阿玛在呢,皇阿玛会救活你的。”

     康熙做了决定,他转过身来,“先让你带来的太医给十八看看,你”康熙看向花蕊,“你按你的方法准备着,如果太医拿不出新的法子,就按你说的做!”

     花蕊眼前一亮,“是!”然后兴奋的拿眼睛看着胤禛,胤禛点点头,身后的一个侍卫将手里捧着的蒙着黑布的花盆递给了花蕊。花蕊将花盆放在了桌上,然后拿出了自己带着的工具箱,忙活开了。

     胤禛从太医院带了五位精于儿科的太医,一一看过之后,商量了一会子,或许是真的没办法,或许是没胆子下重药,又或许是想置身事外看热闹,又或许别的什么原因。个个摇头说没办法。

     康熙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这帮庸医!

     那边花蕊已经准备好了一切,见太医没办法,哼了一声,端着瓷碗来到床前,“来个人,帮我将十八阿哥扶起来。再打盆清水来。”胤禛抢在了前面,扶起了十八阿哥。

     花蕊拿着帕子将十八阿哥的脸仔细擦洗了一遍,特别是高高肿起的部位,同时轻声说道:“十八阿哥,奴婢准备了很好吃的爆米花哦,还有你最爱吃的鸡米花、炸鸡腿。你八嫂还准备好吃的冰激凌哦,一个都没给,等着你回去尝鲜呢!王嫔娘娘也正等着你呢,她给你做了好些新衣裳,好看极了,就等着你回去呢!十八阿哥,你要坚强啊!”花蕊一边说,一边把捣成泥的仙人掌均匀的敷在患处,然后用纱布一层层的固定好。“这个纱布是热水煮过好几遍,又在太阳下暴晒过的。八福晋说,这样才干净。以后,十八阿哥用的所有东西都照此例处理。再打盆温水来,你们帮十八阿哥擦身降温。”

     太医中有人想要开口阻拦,但却被人拦下了,“这个法子八福晋之前用过的。”

     胤禛轻轻的放下十八阿哥,对康熙解释道:“这个法子以前八弟妹都用过的。皇阿玛忘了那次南巡吗?至于温水擦身降温,十四弟家的灿灿也用过,有一定的功效。皇阿玛不妨试一试。”

     康熙点点头,看着胤禛眼里的诚恳,罢了,老四一向方正,不擅说谎,还有老八家的,也是个不错的。罢了,就听他们的吧!

     花蕊指导着随行的宫女如何帮十八阿哥擦身,“主要是头,腋下,四肢这几个地方,水温一定要保持这个温度,不能太冷,也不要太热了。万岁爷,您去休息吧,这里交给奴婢,最好再留下几位太医看着,等十八阿哥退了烧,还得劳烦太医开了清热解毒的方子。”

     康熙见一番动作下来,十八阿哥的呼吸平稳了许多,也不再呓语喊疼了,对这个法子又相信了几分。“不必了,你开方子,朕相信老老四!”他本想说他相信老八福晋的,可是觉着不大像,于是又改了口。

     花蕊脸上不说什么,去桌上开方子去了,其实心里却在吐槽,明明一开始死活不相信的那个人是你吧!

     胤禛对花蕊使了个眼神,让她安分点,然后劝着康熙下去休息了,又劝着十五十六两个人去休息,十五十六执意不肯,要留在这里看着弟弟,胤禛无奈,料想二人肯定担心的吃不下饭,干脆让人做了些吃的送了过来,好说歹说才劝他们吃了。

     花蕊一直待在十八阿哥身边,不时的查看着十八阿哥的脉象,等药熬好后,又在胤禛的帮助下捏着鼻子将药灌了进去,一连喝了三服药下去,期间,宫女一直不停的帮十八阿哥擦着身子。

     到了晚上,花蕊摸了摸十八阿哥的额头,又把了把脉,笑道:“好了不烧了!”

     此话一出,原本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的十五十六两个人顿时惊醒了,手忙脚乱的想要站起来,“花蕊姐姐,你说的是真的吗?弟弟真的不烧了?”

     花蕊笑眯眯的让宫女帮十八阿哥穿上衣服,“你们不信的话,可以自己去摸摸看啊!”

     十五阿哥抢先过去,摸了摸弟弟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感觉不是很明显,干脆低着头,用自己的额头贴在弟弟的额头上,感受着弟弟的温度,“真的不烧了,真的不烧了。花蕊姐姐,弟弟是不是有救了?”

     胤禄也期待的看着花蕊。

     花蕊得意洋洋的说道:“你去叫太医来看看吧!我说的可不算。”胤禄迫不及待的下去找太医了,不一会儿,太医们蜂拥而至,仔细查看着十八阿哥的情况,啧啧称奇,高热已经退了,脉象也已然平稳,正好花蕊帮十八阿哥换药,太医看去,十八阿哥的脸上肿胀处也似乎消了一点。

     太医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一个年轻的太医走上前去,对着花蕊拱了拱手,“不知这位姑娘到底给十八阿哥服了什么药?可否说出来大家一起研究一下,也好造福百姓。”

     得知消息连饭也不曾好好吃的康熙也赶来过来,以同样灼热的眼神看着花蕊。花蕊不自在的瑟缩了一下,“其实也没什么。我的方子没什么好隐瞒的,拿给你们看也无妨。其实诸位的医术都是好的,诸位走的是正途,用药讲究一个稳字,我走的是野路子,用药比较大胆。其实我刚才说的那本《分类草药性》一书,是云贵川一地地方性草药书,是经过数代多人累积的经验编著的,我也是机缘巧合之下看过这本书的半成品。诸位若感兴趣,回京后我会默写下来交给太医院的。”

     那年轻太医眼中闪过一丝欣喜,“果真?那多谢姑娘了。姑娘此举,造福多人了。”

     花蕊连连挥手,“可别这么说。那本书我看过后就忘了,若不是八福晋说起这个偏方,我也想不起来。你若要谢,就去谢八福晋吧!”

     康熙笑了,“好,老八家的也好,你也好,还有老四,你们都有赏!等回了京,朕都有赏!小十八如何了?什么时候会醒啊?”

     太医们见康熙来了,很有眼色的退了下去,只是还在讨论着那什么《分类草药性》一书,其中一位来自四川的中年太医感慨道:“我曾听过这本书的,只是家父说那都是旁门外道,不许我沾惹!所以才错过了,真是遗憾啊!”

     “是啊是啊,都说高手在民间,果真如此啊!”

     花蕊见太医们走了,眨了眨眼,他们怎么走了?十八阿哥不是没事了吗?自己不是应该功成身退回去了吗?宝钗说的让我早些回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