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93|
        胤祯被八哥的眼神看的心里毛毛的,不由得后退了几步,挥着手说道:“八哥,你别瞪着我啊,不管我的事啊!”

         胤禛见状,终于抬了头,看着自家弟弟没出息的样子,摇了摇头,“是弘皙。”

         胤禟、胤俄不约而同的叫道:“什么?”

         怨不得他们大惊小怪的,弘皙平时最得皇阿玛宠爱,更难得是他不骄不矜,对待诸位年幼的叔叔、弟弟们也是礼待有加,尤其喜爱弘昭他们,怎么会做这样的事?

         胤禩却明白了些什么,“这次出巡,名单上没有弘皙的名字?”

         胤禛点点头,“对,是太子的意思,说弘皙前些日子病了一场,功课拉下许多,因此让弘皙留在京中。”

         原来如此,联系起宝钗说过的话,胤禩终于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此次出巡,太子必有所作为,他怕牵连到弘皙,又或者是为了保全弘皙,所以将弘皙留了下来。而不明真相的弘皙却嫉妒弘昭他们可以跟在皇玛法身边,所以头脑发昏,想了这么一个昏招。

         “四哥可能确定?”胤禩问道。

         “幕后指使者是弘皙奶兄的表哥家的下人。那位表哥从小离家,去年才回来,因此很少人知道他和弘皙奶兄之间的关系。他一向只爱舞文弄墨,前几日忽然来了兴致要学骑马,还特特为此买了匹马。八弟妹到了十四弟府中不久,他就牵着马出门了。等到八弟妹出来后,马不知怎么的就惊了,直往八弟妹的方向而来。若非后来有人制住了惊马,而八弟妹的车夫驭马有术,否则八弟妹就不会伤的这样轻了。”胤禛面无表情的说道。

         “小小年纪,竟这样心狠手辣!真不愧是他的种啊!”胤禟咬牙切齿的说道。

         “就是,亏得他平时对弘昭他们处处关爱,原来都是装的!暗地里竟这样坏的心思!”胤俄也是气坏了,卷了卷袖子,“我找他去!”

         “老十,不可冲动!”胤禩忙拉住胤俄,胤俄回头瞪着他,“八哥,难道就这么算了?”

         “这些只不过是我们的猜测,没有真凭实据,你如何让皇阿玛相信!”胤禩板着脸说道,“若论生气,我只比你多生气一百倍,可是生气又有什么用!如果不能一发即中,那还不如积蓄力量!”胤禩心中再愤怒,也知道这时候最好不要闹出什么事来,免得影响了太子的计划,他可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不可一世的太子被拉下马的样子!

         胤禛也开口道:“八弟说的很对,此事我们心中有数就好,万不可轻举妄动!”

         胤祯也劝道:“四哥说的对啊!十哥,你不要冲动!”

         胤禟翻了个白眼,“在你心里,四哥什么时候说的不对过?”转头又对着胤俄说道:“不过十四弟说的也是,老十,且忍住了这口气,留待日后再说!”

         胤俄气呼呼的坐在了椅子上,觉得浑身就要冒火了,四处看了看,站起来夺过胤禟手里的扇子呼喇喇的扇了起来。

         胤禩见状,无奈的摇了摇头。刚才在谈正经事,因此书房里没有安排丫鬟,“来人,端几碗冰镇酸梅汤来。”

         胤俄火气太大,一连喝了两碗,刚要喝第三碗的时候,被胤禩阻止了,“不是八哥舍不得酸梅汤,实在是喝多了伤胃!若实在是火大,脱了衣裳去池子里游个来回吧!”

         胤俄瞪着眼睛,“八哥以为我不敢吗?”说着就要解衣服。

         胤禟赶紧阻止,“老十,别胡闹!八嫂还伤着呢你就这样闹?八嫂那么多好东西白给你吃了。八哥,下次八嫂下厨别叫他了啊!”

         胤俄顿时没话说了,低着头生着闷气。

         胤禩笑了笑,“这样也好,我正好也不想让弘昭他们太露头了。留下来也好。只是老十四你也确定了不去吗?”

         胤祯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我当然不去了,灿灿如今还没痊愈呢!我可舍不得离开她,再说塞外到底比不上京城,我不放心。哼,塞外有什么好的,我才不想去呢!”说到最后,语气有些酸酸的。

         胤禛和胤禩相视一笑,知道胤祯说的是谁。

         兄弟们说了会话,就走了。胤禩亲自送到门外,看着弟弟们一一离开。胤禩看向紫禁城的方向,沉默了片刻,眼神冰冷。我的好二哥,这辈子我胤禩自认为没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为何你的儿子却阴毒至此?我该庆幸,他没有直接对弘昭他们下手吗?不,如果不是皇玛嬷和额娘将弘昭他们保护的很好,我想如今躺在床上起不来的就是弘昭他们了吧?真不愧是你的好儿子啊!

         六月份,康熙带着大部队去了热河。因为宝钗的伤,弘昭兄弟三人不仅没有随行去塞外,甚至都没有去送行。康熙或许是知道了些什么,又或许他什么也不知道,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借着宝钗受伤的理由赏赐了很多奇珍异宝。

         宝钗见孩子们不愿意离开自己,只好让胤禩进宫一趟,好好安慰良妃,省的她胡思乱想。

         康熙走后,胤禩也打着福晋受伤的理由闭门不出,连礼部的差事都推了。胤禟和胤俄见状,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也老实了许多,只关起门来在家里胡闹。

         胤禛一开始怀疑老八是不是真的知道了些什么,可是想起老八平时的表现,或许他只是借着这个机会表达自己的不满吧!毕竟,老八没有那个途径知道那些事情!胤禛看着桌子上的密报,拿起火折子,点燃了,扔在了炭盆里。

         老十三啊,希望你要把持住啊!

         康熙的心情还是很不错的,先是《清文鉴》一书全部编成,总计二十一卷。这本书是由康熙帝亲自审订,大到天字地理,小到名物象数,十二字母,五声切音,全都包括在内。前后经过三十多年努力,《清文鉴》终于告成。康熙兴奋之余,亲自撰写序言。

         紧接着,七月初,《平定朔漠方略》也编成了。这本书前后历经了十二年方才完成。这本书的序言也是康熙亲自写的。

         因为心情高兴,康熙甚至亲自教起了几个小阿哥骑射,期间对十三阿哥胤祥大加赞赏,将随身带了多年的手串赏给了胤祥,让胤祥再次受到众人的瞩目。

         胤禩得知后,冷冷的笑了,所谓乐极生悲,往往变故就是在你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发生的,从天堂一下子跌落到地狱,这滋味,一般人受不了啊!老十三,希望你这辈子也能坚持住啊!

         很快的,康熙就高兴不起来了。十八阿哥胤祄生了重病,昏迷不醒。胤祄和十五阿哥胤禑、十六阿哥胤禄同母,都是密嫔王氏所处,是最得康熙疼爱的孩子之一。尤其是十八阿哥,年纪小,被母兄保护的很好,人很单纯,也很孝顺。康熙或许是被几个大儿子伤透了心,所以对这个天真不知世事的小儿子格外疼爱,走到哪都带在身边。前几日还亲自教他骑射,十八阿哥还天真的说要给皇阿玛猎个兔子,可一转眼就昏迷不醒了。

         胤禑和胤禄眼泪汪汪的守在床前,一人握着弟弟的一只手,不停的叫着弟弟的名字。离京前,他们和额娘保证过得,会好好照顾弟弟的,可如今弟弟却病了,他们改怎么办啊!

         康熙面沉如水,“十八阿哥到底得了何病?”

         年迈的太医跪在地上,颤颤巍巍的说道:“十八阿哥左侧面颊近耳垂处肿大,并伴有高热不退,如今”

         “好了,朕只想知道,有无方法可以治好十八阿哥?”康熙不耐烦了,直接问道。

         太医沉默了,跪伏在地上,不敢抬头。

         康熙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耳边传来十五十六的呼唤声,“弟弟,弟弟,你快醒醒啊,哥哥带你去骑马,哥哥把小白马给你,你不是最喜欢哥哥的小白马吗?你快醒来吧?”

         “小十八病后,有谁来看过他吗?”康熙忽然问道。

         李德全迟疑了片刻,说道:“除了十五阿哥和十六阿哥,只十七阿哥来看过几次。十三阿哥奉您的命令去应承蒙古亲王去了。其余的”李德全没有继续往下说。

         康熙眼神中闪过一丝悲伤,他站了起来,走到窗前,看着昏迷不醒的小十八,眼泪流了下来。“小十八,小十八!”康熙念道。

         “启禀万岁爷,四贝勒求见。”门外忽然传来侍卫的禀报声。

         “老四?他来做什么?哦,是了,朕让他带太医来的。”康熙眯了眯眼睛,“让他进来吧。”

         胤禛行色匆匆的走了进来,先是给康熙行礼问安,康熙叫起后,他先探身看了看小十八的状况,“好在还赶得及。启禀皇阿玛,您要的太医儿子已经带来了,只是,小十八的病,儿子得知了一个偏方,或许有用。”

         康熙眼前一亮,就连十五十六两个人都期待的看着四哥,小十八已经看过好些个太医了,都说没办法,希望四哥真的有办法。

         “你赶紧说。”

         “其实这法子还是八弟妹想出来的。八弟和八弟妹说起十八弟的病状,八弟妹想起年幼时曾在民间听过一个偏方,将仙人掌的刺拔掉,洗干净后捣碎了敷在患处,用纱布裹上,三五天就可以消肿止疼。至于高烧不退,可以用温水不停的帮十八弟擦身,再配以药物,或许可以一试。”胤禛没有贪功,如实回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