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91|
    好在良妃也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些不妥,很快便转移了话题,说起了弘昭等人的趣事,胤禩和宝钗松了口气,笑着附和着。

     时间进入康熙四十七年,那个波云诡谲的一年。胤禩和宝钗不同程度的都开始紧张起来。可看着自四月份明珠死后,越来越躁动的直郡王,以及越来越诡异,让人无法捉摸的太子,胤禩知道,即使有些人或事已经不一样了,可是历史还是朝着他该去的方向去了。

     眼看着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塞外游的时间了,毫无意外的,弘昭弘晅弘曈的名字又在随行名单上。若是往年,胤禩或许会想法子自己跟着去,可今年,无论如何他也舍不得让弘昭他们去。当初在塞外发生了什么皇阿玛一直命所有随行人员闭口不言,他们只知道太子胤礽触怒了皇阿玛,可到底是怎样触怒的,没人知道。

     宝钗也一直在想着这件事,她也舍不得孩子去冒险。可是有什么办法可以不让他们去呢?

     宝钗一直为着这件事苦恼着。

     直到这一天,她来到十四阿哥府上做客,恰好看见林妹妹抱着灿星不停的哄着,“怎么了这是?灿灿怎么哭的这样伤心啊?”

     林黛玉看见宝钗来了,欣喜的迎了上去,“宝姐姐,灿灿病了,前几日太热了,乳母贪凉,吃了一碗冰,恰好被灿灿看见了,乳母拗不过她,就让她吃了一口。后来又和弘明一起疯玩,出了一身的汗,被风一吹,就病了。昨晚上都烧了一夜了,药也喝不下去,我都急死了。”

     宝钗就着林黛玉的怀里摸了摸灿星的额头,“是有点烧。哎呀,你怎么给她穿这么多啊?这样的天,你也不怕捂坏了她!”说着从林黛玉的怀里抱过灿星,将她放在床上,解开她的衣裳。

     “弘明呢,十四爷呢?怎么不见?打盆热水来,不要太烫啊。”宝钗边解开灿星的衣裳,边拿帕子沾着热水擦拭着灿星的身子。

     “弘明叫我们爷送到额娘宫里去了,等灿灿好了,再接回来。我们爷去太医院找太医了,他说这个太医不中用。唉!原本还打算今年带着孩子们去塞外玩玩的呢,可看见灿灿这样,就算好了,我也舍不得让她跟着我们去了。可若是孩子们不去,我也不想去了。我们爷正想着怎样回了皇阿玛,今年就不去塞外了。”林黛玉认真看着宝钗的动作,随口说道。“宝姐姐,这样做有用吗?”

     宝钗听了林黛玉的话心中微微一动,随即回答道:“这样不停的用温水擦拭她的身子,可以达到降温的目的。还有,药是一定要喝的,不要因为心疼,就不舍得喂。早点喝药才能早点好,孩子也能少受点罪。实在不行,就捏着鼻子灌。”

     林黛玉双手捂着胸口,摇摇头,“我舍不得,我下不了这个手。”

     “你不行,就让十四弟来。”宝钗白了她一眼说道。

     “我们爷就更别提了,他向来心疼灿灿胜过弘明,看见灿灿哭他恨不得抱着灿灿一起哭,哪里下得了那个手。”林黛玉咬着唇说道。

     “那就让嬷嬷们来。喂药的时候你们不要看,不要听,不就好了。心疼孩子也不是这么心疼的啊!”宝钗没好气的说道,站了起来,将手里的帕子递给站在一边的乳母,“就这样不停的擦啊,水要保持这个温度,不能太冷了。”

     乳母接过帕子,赶紧照着做。

     正说着,胤祯风风火火的拉着一个太医进来了,“太医来了,太医来了,黛儿,灿灿可好些了?太医,快瞧瞧看。”

     宝钗见这里实在忙乱,再加上心中有事,于是拉了拉黛玉的衣角,“我就先回去了,别担心啊!”

     林黛玉点点头,想要送宝钗出去,宝钗挥挥手,“不必了,你且照顾灿灿吧!”

     宝钗刚欲走,胤祯忽的想起了什么,“八嫂,我和皇阿玛说了,今年巡幸塞外我就不去了。你问问八哥可要去?弘昭他们不是都去了吗?”

     宝钗愣了愣,她拉着胤禩躲还来不及呢,如何还敢让胤禩去,不过胤祯这也是一片好意,毕竟前几年胤禩为了能随行塞外,可是想了不少法子。“多谢十四弟了,我回去会和你八哥说的。”

     宝钗出了十四阿哥府,慢慢向马车那里走去,脑子里却在想着刚才的事,若是出了什么事,使得弘昭他们不能去呢?可是,出什么事才能严重到让弘昭他们都留下呢?宝钗咬着唇想着,在云露的搀扶下上了马车。

     忽的,耳边传来尖叫声。

     宝钗抬眼看去,一匹惊马朝这边狂奔而来,不远处一个人跟在后面追着。行人们尖叫不已,惹得自家的这匹马也开始狂躁不安起来,车夫竭力安抚着。

     眼看着马车离这边越来越近,宝钗眼前一亮,咬咬牙,狠了狠心,借着马儿受惊养蹄的机会,摔下了马车。

     宝钗清楚的感觉到右腿腿骨咔擦一响,然后便是一阵疼痛袭来。这也罢了,这本就是宝钗想要的结果,可是小腹处的阵阵坠疼让宝钗慌了,不会吧!千万不要是那样啊!

     云露也摔倒在了一旁,此时还说不出话来,倒是跟着的嬷嬷们七手八脚的围了上来,“福晋,你怎么样?摔着哪里了?哎呀!福晋,你见红了!”

     宝钗颤颤巍巍的在身下摸了一把,看见手心里的鲜血,终于忍不住晕了过去。

     等宝钗迷迷糊糊醒来,听到屋子里乱哄哄的一片,其中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说话,“福晋她怎么样了?”

     “回贝勒爷的话,福晋她右腿骨折了,这倒无妨,只要好生保养也就行了。只是福晋这一胎保不住了,福晋怀孕时日尚浅,恐福晋自己也不知道,只要好生调养也是无碍的。”

     “多谢太医了。烦请太医开个方子,嬷嬷。”胤禩疲惫的声音响起。

     “是,太医这边请。”

     “好了,你们也下去吧,等你们额娘醒了你们再过来看她吧!云烟,你带阿哥们下去歇息。”胤禩又说了几句,屋子里顿时安静了。

     宝钗忽然很不想睁开眼睛,她害怕看到胤禩失望的眼神。此时她后悔的不得了,后悔自己不该那样轻率,结果害死了自己的孩子。她好害怕胤禩知道真相后会就此丢开自己。她真的好后悔!

     宝钗紧闭的眼睛里,两行清泪流了下来。胤禩见后,心中一动,满腔的怒火此时也烟消云散了。他知道后,立刻叫来车夫和云露等人询问了一番,又联系到宝钗和十四弟妹的谈话,聪明如胤禩,立刻明白了宝钗此举的意图。胤禩是又气又惊,气的是宝钗不爱惜自己,不和自己商量一下就贸然行事,结果因此没了孩子。惊的是宝钗果然知道将要发生的事,为了挽回自己和孩子,不惜以身涉险!

     想起那个未曾谋面就夭折了的孩子,胤禩心中难过的要死!都怪自己,若是自己早点和宝钗说清楚彼此的来历,而不是这样含糊过去,宝钗就会和自己商量着办,不会因为担心而贸然行事了。当时自己只是为了看到宝钗的真心而试探她,得到满意的答案后就将这件事抛在了脑后。觉得就这样也没什么不好,每个人都要有自己的秘密,有自己的空间。可谁知道,后果竟会是这样!

     看到宝钗因小产后脸色苍白的样子,胤禩心中又是愧疚,又是心疼,他半跪在床前,握着宝钗的手,“你何苦要这样呢?你这样,让我情何以堪!为何不和我说清楚呢?都怪我,若是我和你说清楚了,或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宝钗颤抖了一下,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他知道了什么?

     “我什么都知道了,我知道你也知道了。你我本就是这个世上的异客,能够走到一起,相依相伴,是我前生修来的福分。我知道你担心的是什么,我后悔没有早点告诉你我的心里话,在我心里,我喜欢的人是你,不管你是不是薛宝钗,或是其他任何人!我都不在乎!”胤禩流着眼泪说道。

     宝钗轻轻睁开眼睛,直直的看着胤禩,“你果真什么都知道了?你知道我不是我?你也知道我知道你不是你?”

     若是任何一个人,听到这番话都会不知所措,什么你知道我知道,什么我不是我,你是不是你的,忒绕口了。

     可胤禩却听得明明白白,“我早就知道你不是你,只是我不在乎。宝儿,我们该早就说清楚的!这样的话,这个孩子就不会”胤禩说的最后,痛苦的说不出话来,“说到底,还是我没用,让你这样担心!都是我的错,是我对不起你和孩子!”

     宝钗坐了起来,眼泪喷涌而出,“都是我的错,我早该和你说清楚的。胤禩,这辈子,我只瞒了你这一件事!我很害怕,我害怕你会觉得我是个怪物,我害怕你会就此丢开我。我不敢赌,我也赌不起。对不起,胤禩,对不起。”

     夫妻二人抱头哭了起来。有了这个契机,夫妻二人总算真正的坦诚相见,彼此之间没有任何秘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