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89|
        胤禩想了想,也就坦然受之了,反正自己这也算是无妄之灾吧!当然怎么舒服怎么来了,总不能委屈自己吧!自己得保养好身子,以后还得好好陪着宝儿和孩子们呢!

         胤禛见状,干脆移开了视线,不忍继续目睹了,本来是来坐牢的,虽说自己也知道只是走个过场,可给弘昭这么一拾掇,搞得好像来度假的。这若是让有心人知道了,还不知道会说出什么话来呢!

         弘昭见收拾好了,四下里看了看,鼻子嗅了嗅,“这味道实在不大好闻,小路子,咱不是带了些苹果来吗?拾掇出来,熏熏屋子也好啊!”

         小路子点点头,赶紧找出那一瓮苹果来,弘昭指着苹果说道:“阿玛,这是舅舅使人送来的苹果,共送了三瓮,额娘进了一瓮给乌库玛嬷和皇玛法,还有一瓮孝敬了玛嬷和其他娘娘们,这一瓮额娘一个没留,全给阿玛送来了,阿玛和四伯若是想吃了就吃,不想吃,就摆着熏熏屋子。”

         弘昭见胤禩这边收拾的差不多了,看了看胤禛那边,“来人,把四伯那边也收拾一下,就按阿玛的来。”

         弘晖前些日子来的时候,也给胤禛带了不少东西,只是没有弘昭今儿个这么齐全就是了。胤禛刚要拒绝,弘昭已经不由分说让人将胤禛拉到胤禩这边,让人收拾去了。胤禛想要说些什么,胤禩劝道:“四哥这是何苦来呢!错又不在咱们,你何苦委屈了自己,这也是孩子们的一片好心罢了!这寒冬腊月的,若是冻坏了身子,可怎么好!我可想长命百岁呢!”

         胤禛听后,没有再说了。

         弘昭听后,朝着弟弟们挤眉弄眼了一番,那边小路子带着人也收拾了起来。弘晅则让人将那些大毛衣裳全摆了出来,“阿玛,四伯,天冷了记得穿衣服啊,千万别冻着了。阿玛,额娘说你的伤还没好,让我们带了许多药呢,你记得用啊!还有炭盆,额娘让我们带了好些银丝碳,你记得加碳啊!大哥,要不让小路子留下了伺候阿玛吧?”

         雅尔江阿一直站在一边当壁花,听到这后笑了,“这是二阿哥还是三阿哥呢?放心吧,底下人会伺候好八贝勒的。小阿哥放心。”他多次在乾清宫见到万岁爷和这两位小阿哥谈笑风生,这两个小阿哥和康熙之间的相处也宛如普通祖孙一般,自然知道康熙有多喜欢这两个小阿哥,精明如他,自然不会轻易得罪。

         “既如此,就拜托王伯了。”弘晅认真的拱了拱手。

         弘早则拉着胤禩的衣服,“阿玛,你什么时候回去啊?额娘很担心你,额娘脸色也不好。”

         胤禩立刻紧张的问道:“果真吗?哎呀,怎么说呢?你额娘前些日子受了凉,要知道女子的身子最怕受凉的!这样,你回去后,立刻请太医过去给你额娘看看,找张太医吧,他是常给你额娘看病的,你额娘的身子他清楚的很。算了,你去给皇玛法请个旨吧,这样也好些。你这些日子就不要和哥哥们一起回去了,哥哥们要念书,你就在家里看着你额娘啊,你额娘怕吃苦药,你要盯着她服药,让今央嬷嬷多熬些补品给你额娘补补身子,我记得你舅舅送来了些阿胶,那是最补身子的,还有什么燕窝啊,你每日都要盯着你额娘,要不她该犯懒不吃了。”

         胤禩絮絮叨叨的叮嘱着,弘早一一听着,也记在了心里。弘曈见状,“阿玛,要不我们也回去陪着额娘吧!”

         “不用了。你们若回去了,你额娘又该操心你们了,而且上书房的功课也不能拉下了。你们不比弘早,他年纪还小,没到念书的时候。你们好好的读书,就是你们的孝顺了。”胤禩耐心劝导着。

         弘晅拉着弘曈说道:“阿玛说的对,咱们回宫找皇玛法去,多给额娘要些补品,皇玛法哪里什么都有!还有阿玛这里,咱们也得注意着。”

         弘曈眼珠子一转,立刻就明白了哥哥的意思,“恩,哥哥说的对,我听你的!”

         弘昭笑着说道:“阿玛,你照顾好自己就行了,弟弟们有我呢!哪个不开眼的该得罪我们,哼!小爷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胤禩满意的点点头,“说的好!这才是当大哥的样子!”

         胤禛白了一眼,“你就是这样教儿子的。如今这时候,不是该让他们安分点才好吗?”

         胤禩不赞同了,“犯错的又不是咱们,弘昭他们为何要安分?宫里那起子小人们,惯会的就是落井下石,见风转舵,若是让弘昭他们安分,岂不是让他们欺负?这个时候,弘昭他们越张扬越好,无论如何,皇玛法也不会让弘昭他们吃亏的。太后还在上面看着呢!”胤禩这方面和宝钗的想法是一样的,就许你随便迁怒吗?我非要给你添堵!

         “受了什么委屈,或是有人欺负你们,尽管去找你皇玛法做主去!记住了,找你们皇玛法!”胤禩又特意叮嘱道,弘晅弘曈齐齐点头,不用阿玛说,他们也会这么做的!嘿嘿,这是他们做惯了的。

         一时东西都收拾好了,弘昭小大人似的背着手四处检查了一遍,满意的点了点头,“恩,仓促之间还是简陋了些,不过好歹可以住人了。阿玛,四伯,若有什么缺的,尽管使人回府说一声,弘早听到了,会告诉我的。我再给你们准备啊!只一样,千万不许委屈了自己。尤其是阿玛,你可得好好养伤,不许让额娘担心。”

         雅尔江阿站在一边,看着弘昭的样子,心里觉得好笑极了,可笑完后却又是深思,自家永谦比弘昭可还大几岁呢,可为人处世却没有弘昭一半机灵,而四贝勒和八贝勒却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想是弘昭平时就是这样子。世人都说八福晋极会养子教子,今日一见,果然不凡啊,是不是找个时间让瓜尔佳氏去和八福晋说说话,讨教一番啊。

         弘昭等人走后,胤禛看着焕然一新的牢房,又看看正围着大氅,坐在太师椅上悠闲品茗喝茶的胤禩一眼,“你是个好福气的。才多大,就享到了儿子的福了。”

         胤禩放下手中的茶,探身拨了拨炭盆中的炭,还真别说,被儿子们这一拾掇,这牢房和府里也没什么两样了,真是温暖如春啊!胤禩得意的笑了,“呦,四哥这是嫉妒了!其实弘晖也不差啊,只是成熟谨慎了些,这是他的好处。不必弘昭,打小胡闹惯了。”

         “哼!少得了便宜还卖乖!弘昭是放肆了些,可皇阿玛和太后就喜欢他这样放肆!”胤禛喝了口茶,恩,祁门红茶?里面还加了姜片?怎么不是绿茶?胤禛向来喜欢喝绿茶,对红茶则感觉一般。

         “我福晋说过,绿茶虽好,到底阴凉了些,冬日里喝点红茶加姜片,最好不过了。这里不比家里,四哥还是多喝些红茶暖暖身子吧!”胤禩笑着说道。

         弘昭等人去‘探监’的经过,康熙很快就知道了。他叹了口气,颇有些哭笑不得,“这几个孩子可真是?他们现在在哪?”

         李德全低着头回道:“弘昭阿哥带着几位小阿哥们回了府,据说八福晋身上不大好,弘昭阿玛正着人去太医院请太医呢。只是几位太医都有差事,所以弘昭阿哥发了好大的火,正准备进宫找万岁爷呢!”

         康熙叹了口气,“罢了,你亲自去太医院传旨,让张炳泉去给八福晋看病。你也去,看张炳泉怎么说。若无大碍便也罢了,若缺什么,尽管进宫来拿。待事情完了后,你再亲自护送弘昭几个进宫读书。弘早就罢了。去吧。”

         李德全心中一惊,看样子,万岁爷这是打算给八爷府撑腰了啊!“嗻,奴才这就去。”李德全刚欲退下。

         “且慢,你先去储秀宫跑一趟,朕今晚去看良妃。”康熙沉吟了片刻后说道。

         李德全头低的更低了,万岁爷前些日子留宿了永和宫两回,还亲自抱了十四阿哥家的灿星格格,让人知道德妃并没有失宠,如今,这又明摆着告诉大家,良妃一脉也不曾失宠啊!

         “嗻,奴才知道了。”

         果然,康熙这一系列动作下去,大家都知道了康熙的态度,因此将那准备落井下石的心思都收了回来。弘昭等人在上书房也不曾受到影响,再加上众人见康熙和太后对弘昭兄弟的态度始终如一,甚至更加疼爱,更是不敢对弘昭做些什么了。

         宝钗得到消息,这才放心了。左右再过一个月就要过年了,老爷子总不会让他们在牢里过年吧!于是安心的养病去了。

         果然,十二月二十日这一天,太子亲自给四贝勒和八贝勒求情,康熙看在太子的面子上,将四贝勒和八贝勒放了出来,这一场莫名其妙的牢狱之灾就这样结束了。

         胤禛和胤禩看着坐在上首笑的得意张扬的太子一眼,低眉顺眼的谢过太子的求情之恩,然后退下来。

         站在毓庆宫门外,胤禩回头看了一眼毓庆宫,冷哼一声,真是不知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