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1|
        皇子大婚的礼节繁琐而又精细,从指婚到初定再到耀妆,最后才是正式成亲,薛家被折腾了个人仰马翻,这时候才意识到兄弟多的好处,薛蟠不无感慨的和薛蝌说道:“咱俩以后一定要多生几个孩子,将来有什么事也可以互相帮助,你看看这几天,咱们家都快忙死了!”

         薛蝌也感慨的点着头,这几天他和大哥累的觉都没工夫睡,薛家还是人丁单薄了点,得力的亲戚们又不在京城,比如贾琏王熙凤等,在京城的亲戚们又都是不能帮忙的,比如偏瘫的王夫人等。还有梅家那种自以为是讨人厌的。

         “大哥哥,你说梅家人脸皮怎么那么厚呢?居然还有脸上门来?”薛蝌不由得冷笑道。

         “切,提他做什么,梅家如今和咱们家有什么关系吗?”薛蟠翻了个白眼,“得了,再过两个时辰就是大婚的正期了,也不知道妹妹现在怎么样了?”

         薛蝌也沉默了,看向薛宝钗闺阁的方向。

         薛宝钗此时正处在水深火热中,今央嬷嬷正看着她沐浴,还时不时的往水里加着什么。薛姨妈和薛宝琴本来是找宝钗说话的,看到这个情景不由得也愣住了,薛宝琴有些后怕,抓着薛姨妈的衣袖,“伯母,难道成亲都要这么繁琐吗?”

         薛姨妈也紧张的拍了拍薛宝琴,“应该不会吧!”算了,还是回去吧,本来怕宝钗紧张所以想来陪陪她的,如今看样子还是免了吧!别耽误她了。

         薛姨妈刚想说话,今央嬷嬷笑着说道:“太太和二姑娘先坐坐吧!福晋还有两刻钟就泡好了。”

         薛姨妈愣了愣,依言坐下了,薛宝琴有些好奇,“嬷嬷,大姐姐泡的这是什么啊?”

         今央嬷嬷笑着看了薛宝钗一眼,然后含蓄的说道:“这个汤药是为了明晚的洞房准备的,可以让福建少受点罪。”

         薛宝琴懵懂的哦了一声,可薛姨妈和薛宝钗都已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薛姨妈还好点,毕竟是过来人了,闻言只是笑嘻嘻的看着薛宝钗,而薛宝钗则羞的满面通红,恨不得将头埋在水中。

         薛宝琴见状,似乎也明白了什么,将头藏在薛姨妈身后不说话了。

         薛家这边气氛正好,与此同时的八贝勒府中也是灯火通明,人声鼎沸,九阿哥十阿哥带着一帮小阿哥们嚷嚷着要庆祝一下,于是在八贝勒府中大开宴席,闹个没完。

         胤禩举着杯子敬了一圈下来,觉得头有些晕,于是绕在亭子边想要醒醒酒。

         “八弟,你还好吗?”四哥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胤禩回头看去,只见四哥有些担忧的看着自己,只见他走过来,夺取自己手中的酒杯,“九弟他们胡闹,你也跟着他们胡闹吗?再有几个时辰就是你大婚之期了,还有很多事要忙呢!你喝多了可怎么办?”

         胤禩无声的笑了,就是上辈子他和四哥关系最好的时候,四哥也不曾对他这样亲昵过,上辈子斗的你死我活的两个人,这辈子竟能这样兄友弟恭,不知道是命运的玩笑呢,还是命运的恩赐!

         “你笑什么?成亲了就这么高兴?”胤禛看着胤禩笑的合不拢嘴,有些意外,“等你成亲了就知道成亲其实没你想象的那么好。遇到了合心意的还好,若是像五哥那样,那可真是”

         胤禩见四哥很有长篇大论下去的趋势,不由得有些头疼,其实和四哥关系近了之后他才知道,四哥其实是个隐形话唠,真不知道上辈子四哥是怎么变成最后那样的,真是个历史谜题。

         “四哥,你不去看看弘晖吗?我好像看见十四拿筷子沾酒在喂他。”胤禩提醒道。

         胤禛一听,猛地瞪大了眼睛,回过头去,果然看见十四正一脸坏笑的拿筷子在自己碗里沾了沾,然后往弘晖嘴里喂去,弘晖被辣的直伸舌头,可还是张着嘴想要继续吃。旁边的十三阿哥正左右为难,想哄着弘晖不要继续喝了。

         胤禛怒了,这个老十四,他才多大就偷喝酒,这还不算,居然还要带坏弘晖!果然,今晚听福晋的话把弘晖带来就是不对的。

         胤禛板着脸走了过去。胤禩见状笑了笑,转身又靠在栏杆上,抬头看着天上的一弯新月,脸上浮现出梦幻般的笑容,明天起,自己就要开始一段崭新的人生了,宝儿,你就要是我的福晋了。

         皇子成婚的当天,需要穿着蟒袍进宫去给太后皇上皇后面前行三跪九叩礼,胤禩也不例外。太后或许是因为淑慧长公主的缘故,对胤禩态度很和蔼,拉着胤禩的手说了好些子话,胤禩满脸笑容的一一应着。

         到了康熙那里,康熙只是淡淡的嘱咐了几句,便说道:“去给你额娘叩头吧!”

         胤禩今日心情好,即使康熙态度冷淡,他也不以为意,笑容满面的转身去了储秀宫,良嫔早就翘首以盼了,说来也讽刺,明明是她的儿子成亲,她却是最后一个见到的。

         “胤禩!”胤禩一进门,就听见额娘高兴的呼唤声。

         “额娘!儿子给额娘请安,叩谢额娘生养之恩!”胤禩规规矩矩的跪在良嫔跟前,郑重的行了二跪六叩之礼。

         良嫔笑的既满足又幸福,“快起来,你快起来。胤禩,额娘很高兴,你终于要成亲了。宝丫头是个好的,有她照顾你,额娘很放心。胤禩啊,以后让她多来陪陪额娘。”说起来,她和宝钗也好久没见了。良嫔本就喜欢宝钗,尤其在得知宝钗救了胤禩一命后,这种喜欢更甚了。

         “人都说娶了媳妇忘了娘,到了儿子这,却反了过来,额娘您是娶了儿媳就忘了儿子了!”胤禩笑着扶着良嫔的胳膊说道。

         “你啊,眼看着是要成亲了高兴的,居然也会跟额娘说笑了!”良嫔笑着用手指点了点他的额头,然后目光一转,“惠妃姐姐那里你去了吗?皇上怎么说?”

         “没去。皇阿玛让儿子来储秀宫。”胤禩笑了,回答道。

         “这样啊!你赶紧的,去延禧宫给惠妃娘娘磕头去!养恩和生恩一般大,你也要好好孝顺你惠额娘!”良嫔笑着说道。

         “是,儿子明白,额娘放心,儿子待会就去。”胤禩也想过要去给惠额娘磕头的,只是怕良嫔多想。

         良嫔笑了,“只要你好好的,额娘就放心了,至于别的,都是些身外之物,不必放在心上!额娘也不会在意,额娘只要你好好的,知道吗?”良嫔殷切的看着他,希望儿子能明白自己的心思。

         胤禩的眼眶有些湿润,是啊,一直以来,额娘的愿望都那么简单,她只要自己好好的,只是上辈子自己走错了路,额娘为了自己,不得不逼着自己去争,去抢,结果一败涂地,抑郁而终。

         胤禩快速眨眨眼睛,将眼里的湿润眨去,他抬起头,握着良嫔的手,“额娘,儿子不会辜负你的期望,儿子会好好的,您和惠额娘以后就等着儿子好好孝顺吧!”

         良嫔幸福的点点头,笑了。

         延禧宫内,惠妃正端坐在上首,她穿着礼服,梳着旗头,端庄的坐在那里。旁边的嬷嬷有些犹豫,“娘娘,您说八阿哥会来吗?皇上可是什么话都没说啊!”

         惠妃忽然淡淡一笑,“胤禩回来的。本宫教出来的孩子我心里清楚,他一定会来的。”

         嬷嬷低头撇了撇嘴,没有说话。或许是万岁爷怕直郡王和八阿哥走的太近,此次八阿哥大婚,惠妃娘娘作为八阿哥的养母居然一点都不让她插手,今天八阿哥进宫磕头,延禧宫这边也没得到吩咐要准备一下,偏娘娘还穿的这样郑重,万一八阿哥最后没来,娘娘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嬷嬷想到这,不由得在心里拜起了佛,菩萨保佑,八阿哥今天一定要来延禧宫啊!

         恰在此时,门外传来了小太监的回报声:“八贝勒到。”

         整个延禧宫的人都仿佛被按下了开关,瞬间活跃起来,嬷嬷喜气洋洋的说道:“娘娘,八阿哥来了!八阿哥来了!”

         惠妃却显得很淡定,她知道,胤禩一定会来的。

         胤禩穿着皇子蟒袍,带着一脸和煦的笑容走了进来,宫女将蒲团放在惠妃跟前,胤禩郑重的行了二跪六叩之礼。惠妃的脸上这才露出了笑容,她点点头,“胤禩,你过来。”

         胤禩恭敬的来到惠妃跟前,“惠额娘,您有什么吩咐吗?”

         惠妃伸出左手,旁边的宫女赶紧将一个木盒双手奉上,惠妃将木盒递给胤禩,“这是你的那份,你大哥的那份,他成亲的时候我也给了他了。”

         胤禩没有推辞,而是双手接过木盒,郑重的道谢,“多谢惠额娘!”

         惠妃很满意胤禩的动作,笑着点了点头,“你既然已经成了亲,就是个大人了,以后万事小心,别牵扯进那些乱七八糟的事里去。不要让你额娘和你福晋跟着担心!”老大虽是她生的,可却是在臣子家养大的,和自己不是很亲近,反而更相信明珠。左右老大已经是挽回不了了,希望老八可以有个好下场吧!也不枉费自己抚养他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