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76|
        胤禩府里,宝钗看着满满一屋子的西洋物件,不由得有些目瞪口呆,“这是要开铺子吗?怎么这么多东西?”宝钗一一翻看,东西既多又杂,什么都有,望远镜、怀表、金鸡纳霜等等都有,她莫名其妙的看着胤禩,这是要做什么啊!

         胤禩不自然的摸了摸下巴,他的记忆里就在今年,罗马教皇十一世派遣使节多罗到达大清,干涉天主教大清教民尊孔祭祖,把大清习俗视为异端,干涉大清内政。皇阿玛最后倾向于禁教。一旦禁教,这些东西也就变成了稀罕物,不一定十分常见了。

         所以他才想着,拣喜欢的、能用的着的买些回来预备着,比如这金鸡纳霜,就是治疟疾的特效药啊!这东西还是多备些的比较好。

         “罗马教皇不是派使节来大清了吗?我听着这些所谓的教会很不像样子,竟不许教民尊孔祭祖。这样下去,后果可不是闹着玩的。皇阿玛圣明,必不会袖手旁观。我看着会禁教也说不定。到时候,虽然能买的,可也不像现在这样常见了。这些东西,都是日常能用得着的,你看这怀表,多精美啊,又方便,我买了十来块,咱家人一人一块!你看看这,据说这叫音乐盒,漂亮吧?留着以后给咱们女儿把玩。还有这座钟,厅里的那个不是被弘昭他们给拆了吗?刚好换上。还有这是香水,喷一点点就香的很。不过你用不上,你身上的香味正好。不过用来送人也是不错的。还有这西洋望远镜,也是不错的,我还让人买了火铳,你看看。还有金鸡纳霜,这可是治疟疾的神药啊,咱们家也得备着”

         胤禩还要再说,宝钗挥了挥手,“好了,我知道了,这些东西的确不错,我这里还有些闲散银子,你看着喜欢的,再买些来。我听说还有些西洋乐器,挺新鲜的,买些回来看看。比如钢琴什么的。”

         胤禩眼前一亮,“哦?宝儿会吗?”

         宝钗笑了,“你忘了我外祖家以前就是负责这个的吗?我小时候在外祖家见到过。”其实她钢琴弹得不错,只是来到大清这么久,早已融入了这里的生活,不敢拿出来现。如今,应是无事了吧!

         “好,宝儿既喜欢,我说什么也要给你弄来。至于银子,你是在打我的脸吧!我给你买东西,还要你拿银子?”胤禩笑着说道,“刚好我那日还看到了一套精美的俄罗斯套娃,还有什么十二星座的鼻烟壶,虽然漂亮,但有些不伦不类的,不过买回来以后送人也好。”

         “我是怕你的私房钱用完了。不过你既然不领情,那就算了。”宝钗瞥了他一眼,眉眼间的妩媚风情看的胤禩火热,刚想上去抱着好好温存一番,屋外就传来了弘早的魔影穿脑。这四个孩子,一个比一个恋母,尤其以这个小儿子为甚,一刻见不到宝钗就要哭闹,说是哭吧,一滴眼泪也不见,只是扯着嗓子干嚎。可饶是这样,也听的人心疼。

         宝钗早已经推开了胤禩,迎上前去。胤禩右手扶着额头,一脸的痛苦,真是,古话说的一点都没错,儿子都是前世讨债的孽障!他家的尤其如此!不生了,这样的孽障四个就够了,多了就真受不了了!还是女儿贴心啊!有心再生一个吧,怕又是个儿子,那可如何是好?

         弘早正被乳母抱在怀里,仰头哭嚎着,他一醒来就没看见亲亲额娘,这个委屈啊!

         “呦,我家小四这是怎么了啊?哭的这样伤心?”宝钗听见弘早的哭声心中一紧,可看着弘早脸上干净的很,便知道这家伙又是在干嚎。刚想生气,可眼神触及可怜兮兮看过来的弘早时,心又软了。

         宝钗伸手从乳母怀里抱过弘早,弘早连忙依偎在额娘身前,两只小手紧紧抓着宝钗的衣领,一副生怕被人抱走的样子,既可怜又可笑。

         “你这个小人精,这么点子大,就这样多的心思,可真拿你没办法。”

         “唉,你说咱家这几个儿子,怎么个个都向着你啊!弘昭不必说了,弘晅弘曈也是这样,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全惦记着你,现在这个小的也是这样。唉,我这个当阿玛的也是可怜。”胤禩故意感叹道,手里却拿着一个玫瑰花样的怀抱逗着弘早。

         弘早一副想要伸手去摸,却又担心额娘跑掉的样子让胤禩看了直乐。

         “都说儿子和额娘亲,女儿才和阿玛亲,你看四哥和珠珠儿就知道了,四哥府上,也只有珠珠儿不惧怕四哥的黑脸了,连四嫂都不敢在四哥心情不好的时候打扰他,可珠珠儿却敢爬到他身上撒娇。”宝钗笑着说道。

         “是吗?可还有句话叫女儿是额娘的小棉袄呢!我再生了个女儿出来,又不和我亲近,只管恋着你!”胤禩语气微微有些含酸。

         “怎么了?你这是和我吃醋呢?”宝钗白了他一眼,抱着弘早坐了下来,拿了一把梳子塞到弘早手里,由着他把玩。

         “吃醋倒不至于,只是有些感慨罢了。孩子们这样依恋你,咱们的相处时间竟越来越少了,唉,可怜啊!”胤禩故意长叹道。

         宝钗羞红了脸,啐了他一口,“你个没脸没皮的,既如此,我进宫给你讨几个人来伺候你如何?”

         胤禩笑着凑了过去,“凭她是什么天仙,我只守着你一个人。”

         两个人正歪缠着,门外,云露回禀道:“贝勒爷,福晋,荣国府来人送了帖子,说他们家宝二爷下个月初六成亲,请福晋前去观礼呢!”

         宝钗奇道:“咦,贾宝玉成亲了?和谁啊?”她很好奇,贾母和王夫人的角力到底是谁赢谁输?

         “是贾家老太太的娘家侄女史氏。”云露回道。

         “奇了怪了,贾家几位姑娘出阁的时候,也不曾邀请过你,怎么如今倒想起你来了?”胤禩笑着走了过去,接过帖子看了看。

         宝钗凝神一想,“许是那位贾贵人的意思吧!听说她最近和荣妃走的很近啊!这又是想闹出什么幺蛾子啊!我那姨妈也是,都已经这样了,还钻营什么呢!”宝钗不屑的说道。

         胤禩想了想,“许不是那位王夫人的意思,而是贾家那老太太的意思。你不也说了吗?那位王夫人瘫在床上,她如何能帮贾贵人运作,肯定是贾家老太太的注意吧!”

         宝钗叹了口气,“真不知道老太太是怎么想的,你若说她不疼爱那贾宝玉吧,可贾府阖府上下都知道,宝玉是她的心头肉,连站在灯下都担心穗子上的灰落下迷了他的眼睛,可若你说她是真心疼爱宝玉吧,如何不为宝玉的前程着想,还给宝玉找了这门亲事!如今史家举家在外地赴任,和史湘云不说彻底断绝了关系吧,也是不打算继续往来了。没见他们连史湘云的嫁妆都留下了吗?”

         胤禩接过弘早,看着儿子不耐烦的张嘴欲哭,从怀里摸出一个小老虎的木雕,上面的颜色都是特意调的,完全可以吃的那种,又用滚水煮过,在太阳底下暴晒过的。所以看着弘早将它放到了嘴里啃,也不管他。

         “在我看来啊,贾家老太太就是把那个贾宝玉当做了人形玩具,虽然心疼,不过闲时招来玩玩,至于前途什么的,她才懒怠管呢!”

         “或许吧!不过老太太也曾想过的,她当初想把林妹妹和贾宝玉凑成一对,未尝不是在替贾宝玉打算。将来袭爵的是贾赦一脉,贾宝玉不过五品员外郎的嫡次子,二房的家产他也不过一半而已,而林妹妹家世代书香,人脉财力显赫,老太太也是在为贾宝玉铺路了。不过我那姨妈鼠目寸光,不喜欢林妹妹,处处加以阻挠。如今,老太太也算是明白了,一切不过是她的妄想罢了。如今她年纪也大了,还有几年的福好享,得过且过罢了。”宝钗摇着头说道。

         “那你会去吗?”胤禩问道。

         “去吧,到底是我的表哥,虽说如今远了些。权当看在姨妈的面子上吧!”宝钗叹了口气说道。说实在的她对那个史湘云没什么好感,说起来豁达大方,其实不过是个假象而已。如今心愿得偿,她说不定怎么高兴呢!

         宝钗猜的很对,史湘云如今真的高兴的不得了。她终于要嫁给爱哥哥了,这是她从小到大的理想和愿望,今日终于实现了。小时候她和爱哥哥青梅竹马,感情融洽,那时候,爱哥哥眼里心里只有她,后来,来了个林姐姐,又来了个宝姐姐。她也彻底明白,自己的小心思是指不上了,不光叔叔婶婶,就连姑祖母,也没那个意思让自己和爱哥哥在一起。

         她虽然不高兴,可无奈她无父无母,无人为自己做主,只能随波逐流。

         可是后来事情却一夕之间有了变化,先是宝姐姐进宫了,后来林姐姐也家去了,更有甚者,宝姐姐入了皇子的眼,成了皇子福晋,而林姐姐也成了在旗的秀女。别人或许会嫉妒她们二人的好运气,可史湘云却只高兴,这下好了,没人和自己抢爱哥哥了。

         果然,爱哥哥的身边又只有了自己一个。她好开心,无奈自己还有婚约在身。就在她以为这辈子无法得偿所愿的时候,卫家却忽然退婚了。史湘云在得知这一消息的时候,竟然没有一丝丝的伤心难过,她只知道,自己又有了和爱哥哥在一起的资格。

         现在,她终于要得偿所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