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9|
        胤禩想的是,上辈子德妃娘娘不喜欢四哥,一心辅佐十四弟,所以给十四弟挑选的是侍郎罗察之女,完颜氏,十四弟的侧福晋、庶福晋也都是满族大姓。而四哥,除了嫡福晋乌拉那拉氏,其余的侧福晋庶福晋们,都是汉军旗的。只是折腾到最后,还是让四哥登上了那个位子。可是这辈子,太子目前还立的好好的,四哥也目前没有那方面的心思,再加上德妃现在明显更倚重四哥这个长子,或许这辈子十四弟的福晋不会再是完颜氏了。

         宝钗问道:“你在想些什么啊?”

         胤禩将宝钗按在椅子上,帮她捏着肩膀,“我是在想,不知德妃会给十四挑个什么样的福晋。”

         宝钗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再重一点,捏的好舒服。”

         胤禩依言换了个位置,手劲加重了些。

         与此同时,千里之外的紫禁城中,也有人聊着同样的话题。

         永和宫中,德妃和温宪公主刚从良妃的储秀宫回来,康熙不在,儿子们也不在,德妃和温宪公主每日差点泡在储秀宫了,实在是弘昭太可爱了,温宪公主又初有孕,正是母爱泛滥的时候,每日恨不得十二个时辰都陪在弘昭身边。

         “昭昭真是太可爱了,睡觉时都要抱着八嫂的衣裳,嗅着八嫂的味道才肯睡,可爱极了。若是我肚子里的孩子,有昭昭一半可爱就好了。”温宪公主放下手里的燕窝粥,摸着微微凸起的小腹说道。

         德妃正由宫女们伺候着换下衣裳,闻言笑着说道:“哪有人嫌弃自己的孩子的。哪怕生下了的是个丑八怪,在做额娘的眼里,也是自家儿子最好了。”德妃说着回头看了看温宪公主的气色,“你别说,老八家的说的挺有道理的。你如今不吃那些药,每日喝一盏燕窝粥,又在御花园里走上一个时辰,气色真的好多了。”

         温宪公主笑了,“是啊,额娘,我如今感觉呼吸畅快多了,晚上睡得也好了。听今央嬷嬷说,八嫂怀弘昭的时候,也是每天一盏燕窝,吃好多水果,每天都要在花园子里走上一两个时辰,就连生产前大冬天的都在屋子里走上半个时辰呢!我要和八嫂学习,希望生出来的孩子也和弘昭一样健康可爱。”

         德妃见女儿如今心心念念都是腹中孩子,不由得莞尔笑了,当初生下来那般小的一团,如今也是要当妈的人了,自己生了六个孩子,三男三女,如今活下来的就是这二男一女。老四和九儿都有了归宿,现如今就剩下老十四了。

         “九儿,你说老十四也大了,明年皇上大概就要给他指婚了。该给老十四挑个什么样的福晋才好呢!他整日里就跟个猴子似的,上蹦下跳,没个安静的时候,老四还惯着他,事事依着他,真是!”德妃说起小儿子,一脸的无可奈何。

         温宪公主想着四哥和十四弟相处的样子,也笑了,“依我看,十四弟的福晋很不必从满族大姓里挑选,免得让皇阿玛多疑。十四弟性子跳脱,额娘不如帮他找个文静一点的福晋,当然了,颜色绝对要好。不是有句话说,叫柔能克刚嘛,或许找一个柔情似水的福晋,反而能克制住十四弟呢!”

         德妃有些犹豫,“这样能行吗?十四喜欢习武,我还想着帮十四找一个武将家的千金,这样的话,两个人也比较有话说。”

         温宪公主笑了,“额娘,如今,四哥才是咱们这一房的指望。若有那样的人选,倒不如指给四哥。四嫂的阿玛费扬古在军中虽有些威望,但到底已经不在了。对四哥的帮助到底有限。上次额娘给四哥选得富察氏就很好,不但给四哥生了个庶子,她阿玛如今在户部做的也算不错。十四弟的福晋,不如从文官清流里选吧!文人的力量也是很强大的。”

         德妃沉吟了片刻,点了点头,“恩,你说的很对,明儿我在文官里看看吧!”

         温宪公主喝完了手里的燕窝粥,拿帕子擦了擦嘴,“对了,额娘,我听我乳嬷嬷说了,礼部侍郎林如海大人家的千金不错。她有个好友在林大人家做教养嬷嬷,另一个教养嬷嬷还是额娘的同族呢,据她说,林大人的千金十分不错,文采飞扬,性情也很直率,最重要的是,她可是个绝色,我想十四弟应该会喜欢吧!”

         德妃有些犹豫,“林如海?他也是满洲老姓,只是人丁单薄,好像膝下只有这一个女儿吧!那老十四将来的子嗣?”

         温宪公主漱了漱口,“额娘,您忘了八嫂家不也只有八嫂和她兄长两个吗?可八嫂和八哥成亲才多久就有了弘昭。弘昭生下来多健康啊!还有啊,额娘,据说林大人的千金和八嫂可是闺中密友,只是林大人为官谨慎,因此她们的关系才没有被外人知道。”

         说起八福晋,德妃心中有些动摇,在她看来,八福晋做的一手好药膳,极会调理身子,若林家小姐真的和八福晋交好,将来不愁子嗣问题。“只是,那林家千金多大了?”

         “好像比十四弟大上几个月吧!”温宪公主想了想,说道。

         “恩,明儿我让你外祖家问问她身边那个乌雅嬷嬷,若真是个好的,就考虑她吧!”德妃想着林如海为官谨慎,也是件好事。有这样精明的岳父,将来老十四也能少折腾点。

         草原上的十四阿哥不知道自己的额娘和姐姐已经初步商定好了他的福晋人选,此时的他正羡慕的看着自家恶趣味的皇阿玛,明知道自己想吃,就是故意不松口,还当着自己的面,吃的一脸高兴的样子。

         康熙在儿子垂涎欲滴的眼神中,吃的很是香甜。本来夏天吃这样清爽的吃食就十分爽口,再加上旁边还有个人惦记着你的吃的,这感觉就更畅快了。康熙吃了一大半的凉面,又将拌黄瓜也吃了个精光,其实康熙对这个什么沙拉不是很感兴趣,可他看了半天,也知道老十四的最终目的就是这个什么沙拉。本着调戏儿子要调戏到底的康熙还是坚持着将蔬菜水果沙拉吃了一小半。

         胤祯顿时失望不已!太过分了。他被四哥揪回去后想了半天到底还是不足,那什么沙拉一看就很美味的样子,十五十六吃完后赞不绝口,偏偏自己没有吃到。八嫂虽然答应明晚给自己再做一份,可明晚的事谁知道啊!于是他想着如果皇阿玛要吃的话,八嫂说不定会多做一点,那样的话自己岂不是可以蹭一点尝尝了。

         可谁知道八嫂竟也那么促狭,居然每样只做了那么一点点。皇阿玛也好过分,自己都吃了,明明不喜欢吃也不说留给自己!太过分了!自己等了这么半天,结果什么也没吃到。

         康熙端着茶水漱口,顺便看着老十四失望的表情,觉得啊世界真的太美好了。

         此时,帐外传来太监的通报声,“启禀皇上,四贝勒求见。”

         康熙一个眼神,李德全扬声叫道:“传。”

         胤禛匆匆走了进来,抬眼看到十四阿哥,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儿子给皇阿玛请安,皇阿玛吉祥。”

         康熙点点头,叫起,“起来吧,有什么事吗?”

         “无事,儿子听到十四弟这么晚了还在打扰皇阿玛,太不懂事了,所以来领十四弟回去。”胤禛恭谨的回答道,然后怒瞪着十四阿哥,这个不争气的东西,不就是一点吃的吗?至于嘛!“十四弟你也太不懂事了,皇阿玛操劳国事,日理万机,你这么晚了还打扰皇阿玛休息,太不应该了。还不跟我出去。”

         胤祯垂头丧气的哦了一声,跟在胤禛身后,“皇阿玛,您好好休息,儿子告退了。”折腾了半天,自己什么也没弄到,太失望了。

         康熙脸上的笑容怎么也止不住,好歹还知道顾忌十四儿子的面子问题,忍住了没笑出声,直等到老四老十四两人走远了,才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胤禛带着老十四出了康熙的大帐后,终于忍不住训道:“就那么喜欢吃那个沙拉,一晚上都等不了?”

         十四阿哥沮丧的垂着头,没有说话。

         胤禛无奈的叹了口气,“好了,赶紧滚回去睡觉,等明天早上我让人去跟你八嫂说,让她给你做一份!”

         十四阿哥顿时抬起头来,闪闪发亮的眼睛比天上的星星也差不了多少。“真的吗?四哥,八嫂会答应吗?”

         胤禛翻了个白眼,转身离开了,“这点面子你八嫂还是会给我的。”

         十四兴奋的跳了起来,向天上挥了一拳,“太好了,四哥你最好了!呵呵呵!终于有十哥也没吃到的好吃的了!四哥你不知道,十哥一天到晚在我面前说八嫂做了哪些好吃的,可惜我吃不到。这次出巡,我可在十哥面前说了,我也能吃到好多他没吃过的好吃的!哈哈!”

         胤禛无奈的摇摇头,真是不知道现在的小孩子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以后还是让弘晖离十四弟远点,吃货加吃货不知道会不会传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