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4|
        康熙来不及反应,怔怔的看着胸前的潮湿,和炕上正哭的很大声的罪魁祸首。

         众人也都愣住了,薛宝钗捂着脸,一脸的羞愤,胤禩努力板着脸,只是眼中的笑意怎么也掩饰不了,而胤禟、胤俄两人低着头,拼命忍着笑。胤禛则抬头看着天花板,一副我什么也没看到的表情。

         良妃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是该惊还是该恐!

         太后看看康熙,又看看重孙子,到底舍不得哇哇大哭的重孙子,再加上弘昭哭的伤心极了,大颗大颗的眼泪从肖似太黄太后的眼睛里流出来,太后心疼极了,感情的天平也彻底往重孙子这边倾斜了,“快,老八家的,快抱着弘昭哄哄。肯定是醒来后看不见额娘伤心呢!快!李德全,你快伺候皇上换衣裳去啊!天冷,别冻着了!没事,童子尿,去火辟邪呢!”

         康熙无奈的摇摇头,由李德全伺候着去隔壁换了衣裳。

         薛宝钗听太后这样说,赶紧跑过去,将弘昭抱了起来,轻声哄道:“宝贝乖哦!额娘在呢!”果然,弘昭听到了额娘的声音,又感受到了额娘温暖柔软的怀抱,渐渐停止了哭泣,只是还小声的抽噎着。看起来,可怜极了。

         最起码太后见了满心爱怜。“哀家看他应该是饿了吧!老八家的,给他穿好衣裳,让乳母抱到后殿喂奶去吧。”

         薛宝钗将弘昭的衣裳穿好,襁褓也包裹起来,然后交给乳母,准备让乳母抱去后面喂奶。只是弘昭一到乳母怀里,原本已经健止的哭声又渐渐大了起来。太后笑了,“老八家的,你也一起去吧,可能是到了陌生的地方,弘昭害怕了吧!”薛宝钗忙对太后行了一礼,从乳母怀里接过弘昭,一起去了后殿。

         等薛宝钗抱着吃饱喝足的弘昭出来后,德妃、宜妃已经回去了,四阿哥、九阿哥十阿哥也走了,殿里只剩下太后、康熙、良妃、胤禩四人。看见弘昭来了,康熙先笑着伸出手来,“来,给朕抱抱,这个臭小子,敢在朕这个皇玛法身上尿尿啊!你二伯当初也不敢呢!”

         薛宝钗将弘昭送到康熙怀里,然后站到了良妃身后。

         弘昭吃饱喝足后,情绪很好,此时也很给康熙面子,虽然他认为这个老头子的怀抱又硬又僵,但他胸前挂的那些圆咕隆咚的东西很好玩。弘昭伸手抓住了康熙胸前的朝珠,然后就往嘴里塞去。

         康熙还没说什么,胤禩先紧张了,他顾不得其他,忙不迭的跑到康熙身边,抓住弘昭的手,拿出朝珠,“弘昭乖啊,这个好脏的,不能吃啊!乖!”

         弘昭似乎听出了这个声音是阿玛的声音,立刻松开了朝珠,抓住胤禩的手往嘴里塞去,胤禩又急了,“哎呀,你怎么又吃这个啊,阿玛虽然洗了手,可还是很脏,不能吃的。福晋,你说他这是怎么了?”

         胤禩差点将在家时的称呼叫了出来,好歹最后记起了这是在宁寿宫。

         宝钗见太后和康熙没有怪罪的意思,便迟疑着开口了,“弘昭该不会是要长牙了吧?”

         康熙来了兴趣,“他才多大啊,就要长牙了?”说着还朝正抱着胤禩手指啃的一身劲的弘昭仔细看了看。

         薛宝钗记得每个孩子长牙的时间不一样,正常的是四个月以后,早一点的也有,迟的甚至□□个月才开始长牙的。“应该是吧,这段时间他总是喜欢抓东西往嘴里塞。估摸着应该是要长牙了,牙板痒呢!”薛宝钗示意乳母从包里拿出一根她自己做的磨牙棒,上前去将胤禩的手指拿了出来,然后将磨牙棒递到弘昭手里。

         弘昭立刻就被转移了注意力,把磨牙棒塞到了嘴里。

         康熙若有所思的看着这个,“这是?”

         “这是儿媳自己做的,将面粉、蛋黄、胡萝卜泥,加了些牛奶,活在一起,蒸熟了,再切成手指粗的片状,烘干了就可以了。小孩子磨牙可以用这个,既干净又有营养。”薛宝钗赶紧回答道。

         “恩,挺不错的。”康熙点了点头,撇来薛佳氏对老八的救命之恩和淑慧长公主的喜爱来说,这个薛佳氏还有些可取之处,最起码在吃食方面,她挺有心思的。

         康熙又待了一会,见太后面有疲色,便告辞了。良妃一行人则回了储秀宫。

         良妃等了一上午,终于可以抱到自己的孙子了,高兴的不知该如何是好。胤禩和宝钗见了都有些心酸,尤其是宝钗,她看着良妃抱着弘昭喜不自胜的样子,不由得感慨万分,明明良妃才是弘昭的亲祖母,却是最后一个抱到弘昭的人,真是让人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弘昭似乎也知道抱着自己的这个人是自己的亲人吧,乖巧的很,即使想要睡觉了,可还是乖巧的不吵不闹。最后在良妃的轻哄声中慢慢睡去。

         弘昭睡着了,良妃也舍不得放开他,宝钗一向是不许乳母抱着弘昭睡得,怕养成习惯了以后不好改。可看着良妃这样依依不舍的样子,宝钗也不好说些什么,低头不语了。胤禩见宝钗不说,自己更不会说些什么了。

         后来还是良妃自己笑着将弘昭交给了乳母,乳母赶紧将弘昭放在炕上。良妃又坐在边上,盯着弘昭微笑。

         胤禩见了,不由得叹了口气,“唉,额娘!您今日一眼都没看过儿子。全盯着弘昭去了,儿子有心想要吃醋吧,可一想这是自己儿子,和儿子吃醋也太跌份了,可额娘您若再盯着弘昭,连午膳都不用,那儿子可真要吃醋了!弘昭就真那么好看?”

         良妃在儿子的打趣声中也回过神来,她站了起来,回头又留恋的看了几眼弘昭,嘱咐了乳母几句,才笑着走到胤禩身边,拧了拧他的下巴,“油嘴滑舌!”转身温和的看着宝钗,牵着她的手问道:“累不累?我让芳草给你打些热水来,待会泡泡脚吧!”

         薛宝钗笑着摇摇头,“哪里就累着了!额娘别担心,我好着呢!额娘用膳吧,别担心弘昭,他这一睡,估摸着要睡上一个时辰呢!”

         胤禩也挽着良妃的另一只胳膊,“就是!日后天气暖和了,儿子让宝儿天天带着弘昭进宫给您请安。到时候您别嫌烦就好了。”

         “尽胡说!额娘怎么会嫌烦!”良妃明知道这是儿子在哄自己开心,还是忍不住辩解道。如今在她心里,谁也比不过弘昭去。

         用完了午膳,良妃看外面天色阴了下来,赶紧催促着胤禩、宝钗回去。胤禩点点头,用大氅将弘昭紧紧的搂在怀里,宝钗也披上了披风,一行人出了储秀宫,往宫外走去。良妃依依不舍的站在门口看着,直到胤禩一行的背影消失在了转弯处。

         芳草拿了件披风,“主子,直到您舍不得小阿哥,可您也要注意身子啊,这天气眼看着又要变了,您就这样站在风口处,您不怕生病啊!要知道,您要是病了,可得好长时间看不到小阿哥了啊!”

         原本正在抹泪的良妃听了这话,立刻从芳草手里把披风抢了过去,披了上去,“哎呀,我觉得身子有些发凉,给我熬完姜汤来去去寒。”

         芳草忍俊不禁,在良妃身后偷偷笑了,然后应着去了。

         胤禩和宝钗靠在马车上,马车里暖和极了,厚厚的车帘阻隔了外面有些阴冷的天气,虽然已经开了春,可天气还是有些阴冷。

         “皇阿玛今年有意去塞外巡视,本打算带着你一起去的,可弘昭还小,我舍不得让他来回颠簸。所以今年我们就不去了,等下次再说吧!好吗?”胤禩忽然说道。

         薛宝钗正低头看着弘昭的情况,听了胤禩的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胤禩笑着摇摇头,“人都说一孕傻三年,原来你也是一样啊。你忘了,南巡时我答应过你的。”

         胤禩这么一说,薛宝钗总算想起来怎么回事了。她笑了,“这还用你说啊!我也舍不得弘昭啊!他才这么点点大。”这次去不了还有下次呢,她记得康熙六次南巡,巡视塞外就更别说了,多的很,机会有的是呢!等弘昭大点了,再一起去领略一下草原风光吧。

         可是还没等到巡幸塞外,四月份,胤禩就随着康熙一起巡幸永定河去了。薛宝钗抱着弘昭送走了胤禩。

         没有了胤禩在家,宝钗在府中一人独大,今央嬷嬷和乳母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宝钗对弘昭小阿哥各种调戏,画了好些个弘昭阿哥的裸*画,进宫请安的时候,还拿着和良妃一起欣赏,逗得良妃合不拢嘴。

         宝钗还给弘昭做了好些个奇形怪状的衣服,弘昭穿后可爱是可爱,可怎么看怎么觉得怪异,偏偏宫里上到太后,下到良妃都觉得可爱极了。发展到最后,惠宜德荣四妃也加入进来,研发新款式的衣裳,当然了,自家孙子她们没让穿,因为怕儿媳妇不高兴。可宝钗却觉得无所谓,横竖都是穿在家里,给长辈们看的,逗得长辈们高兴,也算是替他阿玛尽孝啊。二十四孝里不是还有彩衣娱亲这一说嘛!

         当然了,以太后为首的长辈们也不是白玩的,每每宝钗出宫,身后总是跟着一大堆各宫各妃的赏赐。而且闲话时提起八福晋和小阿哥,总是极尽赞美之词。

         一时间,宝钗和弘昭刷尽了皇宫诸妃嫔的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