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6|
        即使再舍不得,离别的日子还是到来了。

         康熙四十年五月三十日,康熙再次巡幸塞外。一大早,胤禩夫妇俩就将弘昭连同乳母嬷嬷们一起送到了储秀宫,今央嬷嬷也留了下来。趁着弘昭还未睡醒,胤禩夫妇俩咬牙先行离去了。

         宝钗坐在马车里,心里难过的不行。虽然这些日子,她经常也会将弘昭留在宫中过夜,希望到时候自己离开时弘昭可以顺利适应。可是到底还是担心不已。云烟倒了杯茶,递给宝钗,“福晋,喝点茶吧!弘昭阿哥不会有事的。”

         “我知道。可是我这心里就是惦记着,不知道弘昭这会子怎么样了,睡醒了没有,有没有哭啊?”宝钗喝了一口,就放下了。

         云烟微微叹气,说实话,她也很舍不得小阿哥。说起来,她们很羡慕*、云雾,自梳成了嬷嬷,跟在了小阿哥身后,日后的荣辱就和小阿哥是一体的了。小阿哥是贝勒爷的嫡长子,将来的前程怎么也不会差,*、云雾姐姐作为打小就伺候小阿哥的人,小阿哥长大后,自然不会亏待了她们,说不定以后养老送终都有人管了。

         至于自己,福晋虽然答应了她们将来会为她们选个好婚事,可是她们的生母都是蒙古奴隶,自幼跟着生母被辱骂磋磨,好几个姐妹的生母都被活活打死,有的还被辗转卖给了别人。她们几个,若不是公主善心大发,恐怕也早已经化成一副枯骨了。

         她们对于男女情爱,都没什么信心,只是安逸的日子过久了,福晋又是个省事的,不想随便换环境而已。若是她们也像*、云雾姐姐那么积极,下辈子就不用麻烦了。不过,福晋身边又离不开人,再者说了,福晋以后又不是不生了。只是时间早晚而已。到时候机灵点就是了。

         六月份的天已经渐渐热了,宝钗和一干女眷还好,坐在马车里,稍微舒服点,那些阿哥们就有些够呛了,通常一天下来,胤禩脸上都晒起了皮,还因为经常骑马,屁股上起了痱子和湿疹,一大片,密密麻麻。

         宝钗只好每晚吩咐人用金银花加薄荷熬水给胤禩洗,效果还不错,最起码第二天就不痒了。胤禩见有效果,便吩咐宝钗给其他几位阿哥那也送一点去。宝钗有些奇怪,“他们身边伺候的人不会不知道这个吧?”

         胤禩笑着穿上衣服,“别人也就罢了,十三弟那里,你肯定得去送。十三弟送了,十四弟你也不好不送,还有十五十六弟也是。”

         宝钗明白了,胤祥生母已逝,身边的人难免会疏忽些。见胤禩穿上外衣,“你还要出去吗?”

         “恩,我怕皇阿玛晚上还有吩咐。”胤禩点点头说道。

         “好,知道了。我让人给你泡了壶金银花茶,里面还加了莲子心,你记得喝,下火的。”宝钗嘱咐道。

         “恩,记得给十三弟他们也送一点去。”胤禩笑着摸摸她的头发,“我可能回来的玩,你先睡吧,不用等我了。”

         “知道了。去吧。”送走了胤禩,宝钗吩咐人将那两样东西分别给几个小阿哥那送去,想了想,小的既然已经送了,大的几位阿哥也不能忘了啊,毕竟这次出巡的几位阿哥中只有自己这一个嫡福晋,其余的都是侍妾跟着一起来了。

         因为天气原因,再加上思念弘昭,宝钗也没心思吃东西,只吩咐人拌了份凉面。刚准备吃,就听见十四阿哥在帐外叫道:“八嫂,吃什么好吃的呢?”

         宝钗抬头看时,胤禛、胤禩、胤祥、胤祯几个都进来了,她慌忙站了起来,“爷,不是说有事吗?怎么又回来了?”

         “太子正和皇阿玛说事,我们几个就先回来了。正赶上十三十四弟来道谢,说多谢你送的那些,十四弟吃不下东西,就想着来我们这蹭点吃的。”胤禩笑着解释道。

         宝钗笑了,“那爷陪着兄弟们先坐着,我下去准备准备。今儿个吃的是拌面,简陋了点,十四弟别嫌弃啊!”

         十四阿哥早就盯上了桌子上那一盆拌面,闻言咽了咽口水,“那会嫌弃什么!八嫂您别客气了,您先忙您的啊!”然后就摩拳擦掌想要先吃。

         胤禛咳嗽了一声,宝钗忙命人将那盆拌面端了下去,笑话,虽然她没吃过,可也不能让十四阿哥吃啊!

         “十四弟稍等,这拌面简单的很,马上就好。”宝钗笑着退下了。胤禩捉了出来,“我让人叫十五弟十六弟也来,你多做几分,我让人给太后、皇上那边也送去,省的被人说嘴。”

         “恩,我知道,你进去陪着吧!”宝钗笑着说道。

         “辛苦你了。”胤禩左手一划,往宝钗头上簪了个簪子,宝钗微微抬头,“什么啊?”

         “以前给你买的小礼物,混忘了。刚才想了起来,这簪子真好配你今天这身衣裳。”胤禩笑着解释道。

         “好了,别耽搁了,快进去吧!再耽搁下去,十四弟该闹了。”宝钗看着周围站着的人,不好意思的说道。

         胤禩这才笑着进去了。

         其实这拌面很好做,不过是烧水下面,等水开后再加点冷水,再次开后,把面捞出来,拿凉白开过一遍,最后浇上实现调配好的酱汁,拌一拌就好了。

         因为人多,而且众口难调,所以宝钗没有替他们拌,直接把酱料往桌上一摆,吃辣的就加辣酱,不吃辣的就加甜酱,喜欢吃酸的就加醋,最后撒些葱丝,拌拌就可以吃了。

         这吃法倒有些新鲜,十三十四干脆不要人伺候,自己上阵调酱料了。最后拌出来的面味道虽有些奇怪,但是自己亲手拌的,吃的倒也有滋有味。

         送给皇上、太后那几分拌面倒是宝钗自己亲手调的酱汁,微微有些酸辣,宝钗想着酸辣开胃,太后是肯定会喜欢这一口的,不知道皇上觉得怎么样,应该也会喜欢吧,比那些油腻的吃食应该好多了吧!

         果然,皇上和太子等人对这个新鲜的拌面很感兴趣,皇上吃了一盘,太子在皇上那也吃了一盘,回来后有些不足,又让人过来端了一盘。紧接着,这拌面在队伍中也流行开了。模仿的人很多,还有人在里面加了各种各样的东西,比如蔬菜、肉丁等等,口味也越来越多变。

         宝钗有幸吃到了太子送来的一盆拌面,里面加了西红柿、青椒、鸡肉丁、猪肉丁等等,味道虽然不错,可宝钗却感觉没有原来那么好了。

         对此,胤禩说道:“过分追求新鲜,失去了原来的纯粹了。”说的也不知道是面还是人。

         康熙巡幸塞外,不仅仅是为了避暑,更多的是为了联系和蒙古各部的关系。这不,喀尔喀、四子部落、阿霸垓部、苏尼特部、翁牛特部、奈曼部、扎鲁特部、鄂尔多斯部、吴喇特部、科尔沁部、蒿齐忒部、喀喇沁部等各和硕亲王、郡王、贝勒、公、台吉等,分别前来朝见。

         康熙也很大方的赏赐这个、赏赐那个。什么袍挂、缎匹、银两等物都有。

         这些和宝钗没什么关系,宝钗这些日子一直跟在太后身边,陪太后接见各位公主、蒙古亲王福晋等等,也见了不少人。当然了,也见到了淑慧长公主的其他两个儿子,格勒尔图、纳木扎。格勒尔图、纳木扎身上都有一等台吉的封爵,自然富得流油。因为鄂齐尔的介绍,所以对陪伴了额吉最后一程、长相又肖似额吉的宝钗都很有好感,再加上她现在的身份是八福晋,所以很大手笔的给了很丰厚的一份见面礼。

         这一晚,胤禩没什么事,见外面夜色很好,漫天星空璀璨,便牵着宝钗的手漫步在草原上。二人携手走到一处湖泊边坐下,宝钗看着远方,不由得叹了口气。

         胤禩打趣道:“怎么了?可是嫌两位台吉给的见面礼太少了?”

         宝钗白了他一眼,“我就是那样眼皮子浅的人?只不过心中挂心弘昭而已,也不知道弘昭现在好不好?在做些什么呢!”

         胤禩笑了,从袖子里抽出一封信,在宝钗面前晃了晃,“我这里可是有你儿子的消息呢!”

         宝钗眼前一亮,伸手就要去抓,胤禩躲闪开,眨眨眼睛,“你预备拿什么谢我?”

         宝钗翻了个白眼,“你随便挑!快把信给我!”说着就要去抢,胤禩将手高高扬起,不让宝钗抢到。

         “我要那些身外之物做什么!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把信给你。”胤禩坏笑着说道。

         宝钗怎样也抢不到,气的不行,“真该让那些蒙古少女们看看你的真面目,看看还有没有人上赶着给你做妾!”器宇不凡的胤禩很受蒙古少女的喜欢,这些日子,已经有不少蒙古少女大着胆子毛遂自荐了。

         “瞧你这话酸的。享受这样待遇的可不止我一个,你没看连四哥那张冰块脸都有人喜欢吗?当时四哥脸都黑了呢!”胤禩笑着说道,转而想起自己的目的来,“你还没答应我呢!你到底想不想看信?”

         宝钗无奈了,只好妥协了,“说吧,你要我答应你什么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