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4|
        宝钗醒来的时候,就听到耳边胤禩惊喜的声音,“你可算醒了?宝儿,你吓死我了,你都睡了三天了,咱儿子的洗三礼都过去了。若不是张太医他们再三保证你只是累极了睡着了,我都以为你要丢下我们了。”

         宝钗茫然的眨眨眼睛,张张嘴想要说话,只觉得嗓子里干的要命,胤禩见状,赶紧扶着她坐了起来,靠在他身上,端着杯温水,一口一口的喂她喝下,“慢点喝,慢点喝。”

         宝钗一连喝了四杯水,这才觉得嗓子稍微好了点,“我睡了这么久吗?”

         胤禩爱恋不已的拿帕子擦着宝钗嘴角的水渍,“是啊,你睡了三天了。皇阿玛给咱儿子起了名字,二阿哥名叫弘晅,三阿哥名叫弘曈,都有光明、明亮的意思。”

         “孩子呢?”宝钗混混沌沌的脑子里这才想起了自己的孩子,“弘昭回来了没有?”

         “弘昭回来了,听见动静,云烟已经去叫了,弘晅、弘曈刚吃了奶睡了。你这次生产,身子受损了,奶水稀少,索性就不喂了啊!乳母虽是内务府挑好的送来的,可我提前就让四哥;老九帮我调查过了,身家清白的很!你放心啊!”胤禩知道她记挂孩子,也不阻拦她,只耐心的说道。

         正说着,门外就传来了弘昭的声音,“额娘,额娘!”弘昭已经十七个月了,能说会道,走起路来就跟一阵风似的。

         宝钗抬起身子,笑容满面,朝弘昭伸出双手,“弘昭啊,快到额娘这来。”

         弘昭站在床前歪着脑袋,盯着宝钗看了半天,然后才七手八脚的往床上爬,*、云雾想要帮忙,他扭了扭身子不乐意,好容易爬上了床,踢掉鞋子,他小心翼翼的趴在宝钗身上,“额娘,坏,一直睡觉,不陪昭昭玩。”说完还委屈的掉起了泪珠子。

         宝钗心疼不已,刚要说些什么,胤禩先笑了,“好了好了,弘昭不哭了啊!额娘刚生完小弟弟,不能劳累啊,你别让额娘担心啊!看过小弟弟了吗?”

         弘昭看着宝钗脸色不大好,小手摸上了宝钗的脸,“额娘,昭昭乖,昭昭不哭了,你别睡了。”

         宝钗心都要被儿子融化了,“好好好,是额娘不好,额娘不睡了啊!”

         今央嬷嬷笑着走了过来,“福晋睡了这样久,应是饿了,奴婢让厨房煨着粥呢,鸡汤撇干净了油熬得,福晋用点吧!弘昭阿哥要不要也一起用一点。”

         胤禩连连点头,“对对对,赶紧端上来吧!”

         宝钗摸摸肚子,也觉得有些饿了,“弘···”她想问问今央嬷嬷孩子现在怎么样了,可她没记住儿子的名字,怎么会这样,她什么时候起这样健忘了?难不成一孕傻三年这说法确有其事?

         “弘晅、弘曈。”胤禩笑着提醒道。

         “对,嬷嬷。弘晅、弘曈要是醒了,你抱来给我看看。”宝钗不好意思的说道。

         今央嬷嬷笑着点点头,“放心吧!”

         片刻后,云烟、云霜抬着一张炕桌,直接放在了床上,上面摆着几碟小菜、几样点心,还有两碗粥。

         胤禩不假他人,亲自喂着宝钗,暖和和的粥一入口,宝钗就舒服的眯起了眼睛,感觉整个肠胃都被暖起来了。

         弘昭见宝钗吃的香甜,忍不住也抬头示意*他也要吃,*嘴角含笑端了另一碗粥,喂弘昭吃了起来。

         胤禩笑着说道:“弘昭胃口极好。有时候额娘带他去宁寿宫给太后请安,恰好撞见太后在用早膳,明明在储秀宫是吃饱了出门的。可他看着太后吃,他也要吃。太后也乐意惯着他,说见弘昭吃东西香甜,自己也能多吃半碗饭呢!后来,宁寿宫的人只要一见太后胃口不好,就去储秀宫请弘昭去陪太后用膳。太后也果然比平时多用一点,这一招百试不爽。”

         宝钗看着弘昭的样子,笑着摇摇头。难怪呢,她觉得弘昭好像大了一圈啊。

         吃了一碗粥,今央嬷嬷就将炕桌收拾走了,宝钗其实没有吃饱,不过她也知道,嬷嬷是怕她吃多了伤了肠胃。

         没多会,几个嬷嬷抱着两个襁褓进来了,笑着说道:“福晋,二阿哥三阿哥来给福晋请安了。”

         宝钗坐直了身子,迫不及待的伸出手去,“把小阿哥给我。”

         一个圆脸皮肤有些白皙的乳母抢先将手里的襁褓递了过去,宝钗微微蹙眉,接过孩子,又对着另一个抱着孩子的乳母说的:“你怀里的是几阿哥?”

         那个乳母恭敬的说道:“奴婢怀里的是三阿哥。”

         宝钗点点头,“将三阿哥也抱过来吧!”然后一手抱着一个,目光触及孩子的时候,脸上的表情迅速柔软下来,她的儿子啊,生下了三天才见到的儿子啊,此时此刻,什么也没她儿子重要。

         刚刚的那些情况也被胤禩看在了眼里,他凝眉看向那个圆脸乳母,好像是叫乌苏氏吧!在自己和宝钗面前竟这样大胆,不管她本意如何,这样的人是断然不能留在弘晅身边,将来会挑拨他们兄弟之情的!

         胤禩回过头,看了今央嬷嬷一眼,今央嬷嬷点点头,表示自己记下了。

         宝钗头也不抬的说道:“你们先下去吧!”

         那乌苏氏一听顿时有些慌,“福晋,二阿哥饭量大,待会该饿了!还是让奴婢在这伺候吧!”

         宝钗冷笑一声,“我记得内务府共派了八个乳母吧?小阿哥一人四个,你凭什么认为小阿哥只乐意喝你一个人的奶?还是说小阿哥离了你就不喝奶了?”

         乌苏氏虽说是乳母,不过也才二十岁上下,年岁正好,也颇有些姿色,她本就抱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一心想着伺候好二阿哥,可福晋这话一说出口,她立刻意识到形势不妙了。

         “福晋恕罪,奴婢只是担心二阿哥,福晋恕罪啊!”

         “还不快把她拉下去,愣着做什么呢!”胤禩不想让宝钗伤神,立刻厉声说道。

         另外几个乳母很有眼色的围了上去,一个人上去堵住她的嘴,另外几个人上去七手八脚的扭着她,退下了。

         胤禩搂着宝钗的手说道:“好了好了,只是底下人一时不察而已!这个乌苏氏资料上说她身家清白的很啊,怎么会这样!”

         宝钗叹了口气,“知人知面不知心,若今天换做一个老成一点的,说不定就被她蒙混了过去,等到咱们发现的时候,说不定就迟了。”宝钗想了想,“可是我一个人也真的看顾不过来。这样吧,爷,你让人将剩下的那些乳母们的孩子全都抱过来,和弘晅几个一起养,将来若有好的,也算是有个玩伴。”

         胤禩仔细一琢磨,点了点头,这个主意可行。“好,我待会就吩咐下去,你好生养胎,如果实在担心孩子,就让孩子和你在一块吧!不过,你不许亲自动手,凡事都有嬷嬷们呢!坐月子最是要紧的时候,万不可马虎大意了。你们几个,好生照顾福晋,不许她任性。”

         云烟几人赶紧低头应了。

         宝钗此时就算是想亲自动手也是有心无力,更何况,自己的身体也要紧啊!她将弘晅弘曈放在身边,回头看着弘昭正盯着两个弟弟,笑着问道:“弘昭,你喜欢小弟弟吗?认识谁是弘晅谁是弘曈吗?”

         弘昭笑嘻嘻的点点头,“喜欢。我知道,十叔说了。”说着伸出手想要摸摸弟弟的脸。*眼中闪过一丝担忧,但旋即掩了下去。

         弘昭小心翼翼的拨开他们的耳朵,“额娘你看,这个是弘晅弟弟,另一个是弘曈弟弟。”

         宝钗有些吃惊,“你怎么知道的?他能认得出来?”这话是问胤禩的。

         胤禩将宝钗按在床上,笑着说道:“他哪里知道,只不过咱家弘曈耳后有颗细不可见的黑痣,他们都是靠这个区分的。光看外表,还真认不出来呢!”

         宝钗听后,好奇心来了,顿时想去认证一下。胤禩看着弘曈脸色不大对劲,赶紧阻止,“得了,你可千万别折腾了。你是不知道,这两小子脾气忒大了点。稍微有点不如意就扯着嗓子大哭,这几天,府里上下可被他们折腾坏了!”

         弘昭也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弟弟,哭,好吓人!”边说还边用右手拍着胸口,一副我好怕怕的样子。

         宝钗眨眨眼睛,“真的假的?我怎么没听到。”

         胤禩说到这里,脸上泛起一抹苦笑,“你还说,我怕你不是睡着而是······让人将弘晅、弘曈放在你身边,可他们哭的再大声,你都无动于衷。宝儿,你真的吓坏我了。”说着握紧了宝钗的手。

         今央嬷嬷等人见状,立刻将头低的低低的,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只留下两个人站在门口,随时等着爷吩咐。

         宝钗反握住胤禩的手,“让你担心了,对不起,以后不会了。”

         胤禩长叹一口气,“你是不知道,今天看见你醒过来我又多高兴!竟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宝儿,我们这几年先不要孩子了好不好?等过几年你身子养好了再说。我本想着从此后都不要孩子了,横竖我们有弘昭他们三个也够了,可是我还是想要一个和你一样的女儿,这样的话也能堵住别人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