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6|
        康熙一听,对着镜子看了看,果然在自己右边嘴角处看到了一个浅浅的梨涡,心中大慰。若不是太后真的将自己放在了心上,如何会观察到这个连自己都没发现的事。自己是个没有父母缘的人,太后就和自己的亲额娘一般,现在看来,太后果然是真心心疼自己的啊!

         得出这个事实的康熙看向太后的眼神更加孺慕了,而看到和自己肖似的两个孙子时,原本只有五分的疼爱之情顿时也有了□□分。“这两个小家伙也是个有福的。恩,弘昭也不错。李德全,赏!”

         这话一出,德妃和宜妃脸上顿时都有些不大好看了。皇子们也就不说了,诸皇孙中,除了太子家的弘皙,别的皇孙皇上一直都淡淡的,更别说得到皇上这样的夸奖了。这良妃的运气也太好了。

         可这份嫉妒在看到两个小阿哥后也化为了羡慕。与其说良妃运气好,倒不如说八福晋能生,会生!大婚不过两年,就生了三个阿哥,全都站住了不说,还个个伶俐的很。大阿哥弘昭不用说了,长得漂亮的不得了,就跟观音身边的金童似的,太后的心头肉,每每太后哪里来人了,都要把弘昭抱去显摆。弘昭那一张嘴也能说会道,哄得人心花怒放,连自己都心疼的不得了。每每暗恨自己的孙子怎么没这份机灵劲!

         现如今又生了一对双生子,这也罢了,居然还长得像康熙,这可是经过太后亲口认证过的。看万岁爷这表情,很明显,这对双生子也入了万岁爷的眼,进了万岁爷的心了。唉!对比自己的儿媳妇,德妃也罢了,四福晋好歹也生了一儿一女,而宜妃就悲催了,她养大了两个儿子,可不管是老五媳妇还是老九媳妇,都没这样的本事!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弘昭三兄弟在后宫里非常得宠,宝钗在一边,接赏赐接的手软,临出宫的时候,看康熙那样子,差点要将弘晅弘曈留在宫里。幸好他没抽风。

         宝钗坐在回家的马车上心有余悸的想着。然后看了看正躺在柔软的毛毯上呼呼大睡的兄弟俩,不由得叹了口气。

         车子忽然停了下来,宝钗诧异的抬头看去,帘子被掀开了,胤禩钻了进来,云烟立刻退了下去。

         “你怎么来了?”宝钗问道。

         “我来接你回家啊!刚才好像听到你叹气了,怎么了?宫里有人为难你了?”胤禩举起宝钗的手放在嘴边吻了吻,问道。

         “没人为难我。只是,我想以后还是少带孩子们进宫比较好。弘昭一个人就够担心的了。”宝钗又叹了口气。

         “你是在担心皇玛嬷说的弘晅弘曈像皇阿玛的事吗?”胤禩笑着问道。

         “你怎么知道的?”宝钗坐直了身子,一脸的惊诧,话问出口后才知道,自己问的又多傻,这宫里,还能有什么秘密吗?估摸着康熙前脚说了些什么,后脚满宫里都知道了。

         胤禩看着宝钗懊恼的样子,笑了,他摸摸宝钗的头,“没事,这事该知道的都知道了!宝儿,你不必担心,我如果连儿子也保不住,就白活这么些年了。”胤禩这话并不是无的放矢,这辈子的他,虽然无心于大位,也无心和任何人争,但这并不代表他一点手段都没有。上辈子的他在四哥登基后,还是给四哥制造了那么多麻烦,从这里就可见一斑了。

         宝钗点点头,“胤禩,我不是不信你,我只是担心。皇阿玛的看重,有时候并不是什么好事。其实说来也是的,我生了三个孩子,每一个像我的。弘昭小时候还有些像我,现在大了之后是越来越像你和额娘,弘晅弘曈更是如此!我觉得好冤啊!”

         胤禩愣了片刻,他还以为宝儿要说什么呢,结果说到最后竟是这件事,顿时哈哈大笑起来,然后又看到了旁边呼呼大睡的孩子们,赶紧忍住,忍得好辛苦才忍下去。

         等到情绪平复了下来,胤禩看着宝钗皱眉看着自己,笑着摇摇头,“你可真是。差点憋死我了。你若真觉得冤,过几年,再过几年,咱们再生个女儿,儿子不像你,或许女儿就像了。好不好?”

         宝钗白了他一眼,站着说话不腰疼,看着弘晅似乎又要想的趋势了,赶紧俯过身去,轻轻拍了几下,弘晅咂咂嘴,又睡着了。

         六月初九,康熙奉仁宪皇太后往塞外避暑,皇太子胤礽、直郡王胤褆、四贝勒胤禛、十三阿哥胤祥、十四阿哥胤祯、十五阿哥胤禑、十六阿哥胤禄随行。京里的事交给了三贝勒胤祉、五贝勒胤祺、八贝勒胤禩共同协理。

         说是共同协理,可胤祉想要大包大揽,胤祺向来独善其身,胤禩也没耐心和胤祉争权夺利,有什么必要呢,不过几个月而已,皇阿玛回来后还不是要交上去,有这个时间,倒不如回家陪儿子玩。胤禩也就顺势将所有事情推给胤祉。

         因此,在胤祺、胤禩每日悠闲自在的时候,胤祉忙的团团转。

         就在胤祉忙的脚不着地的时候,府里出事了,他的嫡长子,福晋董鄂氏所处的弘晴夭折了。胤祉被叫回府的时候,看见的就是福晋董鄂氏抱着弘晴的尸体无声的哭泣着,胤祉眨眨眼睛,“怎么会?昨儿个见的时候不还是好好的吗?”

         自弘晴死后一直痛哭只哭到浑身无力的董鄂氏此时忽然有了反应,她抬起头来,肿的跟个核桃似的眼睛直直的盯着胤祉,“昨儿个?哼哼!爷您真会开玩笑!您上次见弘晴已经是十天前了。”

         身边的嬷嬷劝道:“福晋,您不能再哭了,您还有三阿哥和大格格呢!”董鄂氏生了二子二女,其中长女是康熙三十九年生的,两岁不到就去了,还没来得及序齿。如今的大格格是康熙四十年生的。

         “我生了二子二女,如今只剩下弘晟和怡儿了!”提起儿女,董鄂氏总算有了反应,这都是报应,她害死了田氏、王氏还有富察氏的儿子,如今,也轮到她的儿子了。她知道,她儿子的死,跟府里的那些女人们脱不了关系,可那又如何,三爷惯是个爱怜香惜玉的主,更别说王氏如今又生了儿子,而田氏肚子里揣着一个。三爷未必会信自己的话。更何况,自己也拿不出直接证据来证明是她们干的。

         胤祉伤心不已,弘晴是他的嫡长子,他寄托了很多希望在弘晴身上,可现在弘晴······

         董鄂氏看着胤祉的样子,冷笑了几声,看吧,指望他是没有任何用的!自己的孩子还是得靠自己来保护!

         胤禩听说了胤祉府里的大阿哥夭折了之后,按规矩让人送上了奠仪,转身却若有所思起来,记得上辈子,弘晴是康熙四十年夭折的,这辈子怎么往后拖了一年。不过,最终还是夭折了。只是可惜了,都已经熬过了种痘的年纪,也不知道是三哥后院的那群女人做的还是别的兄弟们插手的。

         胤祉在弘晴死后,很是低迷了一阵子,原本清闲的胤禩也被迫分担了一些他的事情。惹得胤禩烦躁不已,直言自己的时间被占用了。

         天气渐渐热了起来,弘晅弘曈虽然出生的时候只有四斤多一点,可后天营养好,如今不过才四个多月,居然已经十二斤了,就跟个白玉团子一样,可爱极了。不过可爱虽然可爱,可看着圆滚滚的他们,尤其是跟莲藕一般一节一节的胳膊,虽然伺候的乳母嬷嬷丫鬟们不少,每日也勤给他们擦洗换衣,可宝钗还是不免担心。

         索性只给他们穿着大红色绣着年年有余的肚兜,随他们去了。

         弘晅弘曈对这样光着屁股,很可能成为黑历史的穿着很喜欢,只要一有机会,就乐呵呵的掰着小脚丫往嘴里塞。胤禩有一次见到了,很惊奇这样高难度的动作自家儿子都能做的出来,我儿子真是天才啊!

         宝钗则是一边看着一边将这副画面画了下来,然后快马加鞭让人送到热河行宫良妃处。当然了,随之带来的还有良妃关于弘昭近况的回信。

         乳母们则有些担心,小阿哥这样是不是不大好,可宝钗觉得无所谓,这是每个孩子都会必经的过程而已,只要卫生什么的做好了,啃脚丫就啃脚丫呗!

         乳母嬷嬷们有了之前乌苏氏的教训,再加上乳母们自己的孩子也被接进府了,所以都不敢说些什么。只好经常给小阿哥洗脚洗手什么的。

         弘昭跟在太后身边,一应待遇都是最好的,完全没有一点不适应,反倒是太后旅途劳累,到了热河行宫就病了一场。良妃索性带着弘昭住在热河行宫伺候太后了,没有随着康熙的大部队继续前进。

         胤禩和宝钗听到这个消息后心里都咯噔一下,两人都想到了康熙四十一年,太后生病了,温宪公主在热河行宫侍疾,结果太后好了,温宪公主却没了。可现在温宪公主因为才生了孩子没多久没去成,而侍疾的人却换成了良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