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7|
        胤禩神情慎重,康熙此次出巡带走了太医院一半的太医,按说太后的病也不是什么大病,良妃的身子这些年被调理的也不错,或许历史不会在良妃身上重演。可是事关自己的亲人,胤禩和宝钗还是没办法镇定下来,尤其是弘昭还在良妃身边。他们二人都没有将心里的担忧说出来,但却不约而同的想着该怎么做才好。

         胤禩凝眉,在屋子里来回转圈,宝钗也心中担忧不已,偏偏弘晅弘曈还毫无所知的自顾自玩的开心,像个翻了壳的小乌龟一样扑腾着手脚。宝钗坐在他们身边,握住了弘晅弘曈的小手,逗着他们哈哈直笑。

         孩子的笑声唤醒了沉思中的胤禩,他走到榻前,俯下身子,亲了亲弘晅弘曈的小手,“宝儿,我得去热河行宫一趟,我不放心。”

         宝钗咬着嘴唇,“恩,你去吧,这样我能放心些,府里你不用担心,我会照顾好孩子们的。”

         胤禩点点头,“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和三哥、五哥商量去。”说完胤禩就大步往外走去,宝钗深吸了一口气,吩咐云烟和乳母们进来看着小阿哥,她得提前准备一下胤禩的行李。

         很快的,胤禩就和胤祉、胤祺商量好了去热河行宫的事,原本打算和宝钗说越早启程越好的胤禩发现宝钗连行李都收拾好了,不由得露出得知太后生病良妃侍疾后的第一个笑容,他能说他和宝儿真的是心有灵犀吗?

         宝钗报以笑容,夫妻二人并没有多说什么,胤禩叮嘱道:“待会五哥可能也会派人送来些药品什么的,你记得收好。若是有什么要紧事,记得去隔壁找四嫂或者五嫂,她们都会帮忙的。照顾好自己,照顾好弘晅弘曈,府里若有什么不开眼的奴才,尽管打发了。我会带着弘昭和额娘平安回来的。”

         宝钗笑着点点头,“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和孩子的,你也要照顾好你自己。太后那边,或许没那么严重呢,额娘身边毕竟还有弘昭呢,太后是不可能让弘昭也身涉险地的,放心吧!”宝钗安慰道。

         胤禩笑了,帮宝钗理了理衣裳,“我知道的,你等我的消息。”

         胤禩走后,宝钗开始闭门不出,只除了偶尔去隔壁四爷府里和乌拉那拉氏聊聊天。这次巡幸塞外,胤禛带的是侧福晋富察氏,因此弘时便被移到了乌拉那拉氏的院子里,弘晖、弘昀年长些,再加上每日还有功课,倒也罢了。珠珠儿和弘时两个小家伙没有了阿玛的束缚,整日闹腾的不得了,那一日,在乌拉那拉氏院子里见到了弘晅弘曈,顿时一见如故,也不知道年龄不一的四个人是怎么玩到一起的。只是珠珠儿和弘时对两个小弟弟心疼的不得了,弘晅弘曈显然也很喜欢这两个小哥哥小姐姐,一见到他们就吚吚呜呜的叽咕个不停。

         为了不打扰弘晖、弘昀,宝钗干脆让乌拉那拉氏将珠珠儿和弘时送到自己府上来,她收拾了一个大房子,将里面的家具什么的全都搬走了,地上让人铺上光滑的木板,再铺上一层薄薄的毯子,屋子的四角摆上几个冰盆,窗子全部打开,透风。屋子中央堆放着一堆宝钗特意让人做的玩具,有女孩子喜欢的玩偶,男孩子喜欢的木马什么的,还有拼图之类的。

         果然,珠珠儿和弘时一见就喜欢上了,弘晅弘曈也喜欢这五颜六色的房间,在里面学着怎么化身为爬行动物。

         乌拉那拉氏来看了一次,就很放心的让珠珠儿和弘时每天来报到了。

         安顿好了孩子们,宝钗开始担心远在热河行宫的人了,不知道胤禩到了没有,不知道太后病的如何,不知道良妃和弘昭现在怎么样了?唉!果然,孩子多了就是麻烦,要不然的话,此时她就可以跟着胤禩一起去了,省的在这里担惊受怕。

         胤禩一行人一路马不停蹄的赶往热河行宫,总算在六月二十九日赶到了热河行宫。胤禩匆匆换了身衣裳,就立马去给太后请安,看到太后神志清楚,只是脸色稍显病态,而弘昭正坐在太后床边,七嘴八舌的和太后说着话。

         胤禩没看到良妃,心里有些发慌,先给太后请安问好之后,又抱起了激动的向自己扑来的弘昭,太后笑呵呵的说道:“你怎么来了?哀家没什么事,都是良妃她太过紧张了。”

         胤禩笑着说道:“消息一传回京城,孙儿和三哥五哥商量了一下,还是不放心,总得找个人来看看。三哥五哥体恤我,就让孙儿来了。不过三哥五哥都让孙儿带了好些东西来呢!皇玛嬷今日感觉如何?太医怎么说?”

         太后由嬷嬷扶着做了起来,“哀家不过是中了些暑气,再加上老了,看着比别人格外严重些。幸好有良妃和弘昭在,弘昭又孝顺,又懂事,每天都亲自盯着哀家服药,还心疼哀家吃药太苦,把自己的蜜饯都贡献出来了。每天陪哀家说话,哀家一看到他啊,心情就好了不少,这心情一好啊,病也好的快多了。”

         太后笑呵呵的夸着弘昭,弘昭也扭着身子从胤禩身上下来,偎到太后怀里,甜甜的叫了声,“乌库玛嬷,昭昭很棒对不对?”

         胤禩含笑听着,只是不见良妃,心中难免不安。

         太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你是在担心你额娘吧!说来都是哀家的错,良妃每日给哀家侍疾,哀家这又不能用冰,良妃又孝顺,事必躬亲,自己也累着了,如今她歇在偏殿呢,你去看看吧!”

         胤禩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口,可是在太后面前又不能表现出什么,只好继续笑道:“孙儿再陪玛嬷说说话,玛嬷别急着赶孙儿走啊!不要让弘昭专美于前啊!”

         太后搂着弘昭笑了,“你别跟哀家在这打马虎眼,你当哀家不知道呢!好了,去吧,哀家知道你孝顺。弘昭也去看看你玛嬷,哀家说了这么长时间的话,有些累了,想歇一会。”

         胤禩见状,也不再推辞,笑着点点头,“既如此,孙儿就先下去了,待会再来给玛嬷请安。”

         弘昭也跳了下来,“玛嬷,你要乖乖哦!待会昭昭陪你用膳。”说完还贴心的帮太后掖了掖毯子。

         太后看着弘昭的眼神柔和的仿佛能滴出水来,若说以前太后心里重孙辈中弘皙算是排在第一位的,现在弘昭已经跃居第一,弘晅弘曈第二,弘皙已经排到了第三。弘皙胜在身份,弘晅弘曈则是胜在长相和康熙相似,弘昭则全是因为他的乖巧贴心!

         “好,乌库玛嬷等着你一起用膳啊!”

         胤禩带着弘昭去了偏殿,还没进门,就闻到了一股中药味,胤禩心中一紧,大步走了进去,屋子里,良妃正靠在榻上看着什么,“额娘!”胤禩叫道,“儿子给额娘请安了,额娘现在可好?”

         良妃惊讶的抬起头,“胤禩,你怎么会在这里?”因为良妃喜静,又在病中,因此没人告之她胤禩会来。

         弘昭蹬蹬蹬的跑到良妃榻前,就想要往上爬,良妃急了,“弘昭乖啊,玛嬷不是跟你说过了吗?玛嬷生病了,不要离玛嬷太近了。”

         弘昭站在原地扁扁嘴,“玛嬷,你到底什么时候才好啊!昭昭好想玛嬷。”

         良妃笑了笑,“玛嬷很快就好了啊,弘昭乖,这几天先陪着乌库玛嬷玩啊!”然后又嗔怪的看了看胤禩,“你也是的,带弘昭来做什么,我没事。都快好了,太医也照顾的很精心,很快就好了。”

         胤禩仔细打量着良妃的脸色,觉得还不错,悬着的心这才放下了,“额娘,你真的担心死我了。”芳草牵着弘昭的手去了隔间,拿点心什么的给弘昭吃。胤禩见屋子里没了别人,这才说道。

         良妃笑着摇摇头,“与其跟在皇上身后,鱼龙混杂,防不胜防,倒不如跟在太后身边。横竖当初出来的时候,弘昭就是跟在太后身边的。太后虽不是皇上亲母,可皇上对太后是真心的敬爱。再加上当初太皇太后去世之前,宫里的人脉关系也给了太后一半,弘昭能得太后喜欢,对弘昭,对你对我都有好处。你不必担心额娘,额娘没事。”

         胤禩心中微微酸涩,他何尝不知道额娘这样做都是为了自己好,自己母族不显,妻族也没什么实力,这样虽然成功让皇阿玛和兄弟们不再防备自己,可自己身后还站着老八、老九,又和四哥等人交好,这也是一股隐形的实力。太子今日受索额图影响,行事也有些无所顾忌起来,弘昭那样得太后皇阿玛看重,难免有人不会做些什么。自己在京中,想做什么也望尘莫及啊!

         “你这样出来,留下你福晋和两个孩子,都安排好了吗?要知道,有时候有谁想做些什么,不必亲自动手,稍微示意一下,一大堆人抢着帮他出手。”良妃抚摸着画像说道,她刚刚看的就是保持让人送来来弘晅弘曈的画像。

         胤禩笑了,“额娘放心吧,我都安排好了。相比于宝钗他们,我更担心的是额娘和弘昭。”胤禩不会说出自己心中的担心,只是笑着安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