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5|
    宝钗也叹了口气,顺势歪在胤禩怀里,胤禩索性脱了鞋,翻身上床,将宝钗整个人都搂在自己怀里。宝钗见弘昭正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向他招了招手,弘昭便顿时欢喜无限的扑了过来,“你别说傻话了,他们也是我的孩子,为了他们,我心甘情愿。我身份比不上别的妯娌们,如今也算是有个能说的出去的优点了。不过你说的也对,我也要好生保养身子了,我还想多陪着你,陪着孩子们些日子呢!让太医给我开些药吧!”

     胤禩一手搂着宝钗的肩膀,一手逗着儿子,笑着说道:“我哪里舍得让你吃药,那些药再怎么着对身子都有些不好,年轻时或许看不出来,可年纪大了之后,就十分明显了。”

     宝钗还纳闷呢,不吃药,难不成这时候就有那啥避孕套了?

     或许是宝钗的表情太明显,胤禩笑着说道:“是我吃的药。”

     宝钗有些震惊了,这就跟后世男女避孕,男人舍不得女人受苦,避孕药吃多了对内分泌不好,避孕套不是很保险,上环也有风险,所以男人自己选择结扎一样。这在开明的后世都是很少见的事,更别说在这个相对来说封建落后、男女地位更加不平等的清代了。胤禩能为她做到这一步,这真的很让宝钗吃惊。

     宝钗愣了半天,一句话也没说,只含泪笑着在他脸上吻了一下,然后紧紧偎在他的怀里。胤禩也笑了,亲了亲她的额头,将她和弘昭搂的更紧了些,一家五口就这么窝在这个方寸之地,心里居然出奇的平静。

     最后这样温馨和睦的气氛被弘晅弘曈打破了,或许两人是饿了吧,先哼唧了几声,见没有人抱起自己喂奶,两个人顿时不乐意了,扯着嗓子开始嚎起来。

     胤禩和宝钗都被吓了一跳,弘昭更是舒服的睡着了。胤禩赶紧叫人,乳母们听到了哭声,已经在门外候着了,只是没听到贝勒爷和福晋吩咐,刚刚又被今央嬷嬷等训了一顿,不敢轻举妄动而已。

     现在听到了贝勒爷的吩咐,赶紧进来了。两个乳母一人抱着一个阿哥,进了屏风后面喂奶,小家伙喝上了奶,总算闭嘴了。宝钗又将弘昭交给了*,*拿着毯子将弘昭裹好,送回自己房间睡去了。

     宝钗看着胤禩的眼睛都眍䁖了,心疼的不得了,推着他去沐浴休息,“好了,我也累了,要休息了,你也赶紧休息吧!看你都憔悴了不少。”

     胤禩见宝钗确实面有疲色,便笑着答应了,“不许费神,孩子还是先抱到隔间睡吧,只隔着一道帘子,免得吵你不能休息。想他们时就让人抱过来好不好?”

     “恩,都听你的。你去吧。”宝钗笑着说道。

     胤禩转身又叮嘱了几句,才离开了。和上次弘昭出生那会一样,胤禩都是歇在前院书房的。胤禩走后,宝钗觉得肚子又有些饿了,拿红糖泡了几块鸡蛋糕,吃完后拿茶水漱口的时候,她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她三天没刷牙没洗脸,刚才居然就这样的状态和胤禩抱在一起!

     我的天啊!宝钗这下才觉得胤禩对她是真爱了,居然一点嫌弃的意思都没有!她嗅了嗅自己的衣裳,还好,还好,味道不是很重,否则的话,她真的要羞愤欲绝了。

     因为宝钗生的是双生子,再加上生产时身子受损,所以月子足足做了两个月。这期间,康熙虽然很高兴,疼爱的女儿给他生了个外孙,儿媳妇又给他添了对双生子,据宁寿宫看过的嬷嬷说,长得和自己有几分相似,康熙又格外疼爱几分,赏赐了不少。

     可这些都没有阻止康熙巡幸塞外的步伐。本来胤禩也在此次名单之内,可胤禩这个时候哪里肯去,主动推掉了。后宫中,太后也去了,因为温宪公主孩子还小,不能一起去,太后便想着将弘昭带着,于是康熙又大笔一挥,将良妃也带着去了。

     胤禩不高兴了,你说都不说一声,将我老娘儿子都带去了,我不放心啊!幸好四哥、十三弟、十四弟都去了,小十五、小十六也在,胤禩就拜托了这几位兄弟,多照顾着弘昭些。

     其中,胤禛是不用说了,胤祥也是很爽快的就答应了。胤祯还有些想拿乔,胤禩说了等你回来,你八嫂可以告诉你林姑娘的一些事情,胤祯立刻很没出息的答应了。十五十六两个小阿哥和宝钗一向交情不错,没等胤禩开口,就拍着胸脯表示他们一定会照顾好小侄子的。至于良妃,身在后宫,也轮不到他们照顾。

     宝钗是六月初八出的月子,康熙等人是六月初九从京城出发的。这一天一大早,宝钗在浴池里泡了一个多时辰,然后才意犹未尽的出来了,只觉得整个人轻松无比,自我感觉最起码轻松了两三斤。

     宝钗这个月子调理的不错,脸色红润,身形丰腴,胸部又大了一个罩杯,目测一下,最起码是c了,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宝钗自我感觉十分良好。

     宝钗穿戴好,浩浩荡荡的带着一堆人进了宫,她要送弘昭去宁寿宫太后身边,顺便带着弘晅、弘曈进宫请安。

     宝钗到宁寿宫时,不但太后,良妃德妃宜妃都在,甚至连康熙都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待在宁寿宫里。宝钗一见这阵仗有些惊讶,但还是规矩的下跪请安了。弘昭也有模有样的行了个礼,然后就扑到了太后怀里,“乌库玛嬷,昭昭好想你!”

     哄得太后合不拢嘴,抱着他亲香了好一会,然后弘昭又扭了扭身子,从太后怀里出来,先是康熙,然后是良妃、德妃、宜妃,三妃面前都分别刷足了好感,获得香吻拥抱无数。

     宝钗看的目瞪口呆,再一次确信,弘昭在宫里混的如鱼得水这句话不是虚的。

     康熙笑呵呵的看着孙子调戏自己的小老婆,还看的一脸高兴。看着宝钗身后,笑了,“皇额娘身边的李嬷嬷回来说你们家二阿哥三阿哥长得像朕,快,抱来给朕看看。”

     恰好弘晅弘曈此时已经醒了,因为是六月份,天气有些热了,所以两人穿着一模一样的大红绸衫,越发衬得肌肤雪白粉嫩,看着可人极了。

     太后听后也感兴趣的看了过来,“哪个是弘晅?哪个是弘曈?”

     乳母将两个孩子分别递给了康熙和太后怀里,良妃在底下看着,悄悄挺直了腰,抬着头张望着。

     太后看见了,笑着招招手,“你来!你自己的孙子,你不想看吗?”良妃看了看康熙,见康熙没有反对,才不好意思的站了起来,“臣妾也是好奇来着。想看看两个小阿哥是不是真的一模一样。”

     宜妃笑着说道:“太后偏心,只叫良妃妹妹去看,显是嫌弃臣妾呢!”

     太后看着在怀里扑腾着小手小脚的孩子,高兴的笑眯了眼睛,“我是偏心呢,谁让你没一个能生出双胞胎的儿媳妇呢!该,馋死你!”然后小孩气的和良妃说道,“咱们两个看,不带她看啊!”

     宜妃故意做出一副吃醋的样子,哄得太后眉开眼笑。

     良妃看着两个孙子,真的是一模一样,只是像不像皇上,她一时还看不出来。“哪个是弘晅啊?”

     弘昭正坐在太后身边,很自来熟的啃着点心,听到玛嬷问这个问题,自告奋勇的说道:“我知道,我知道!”然后在座位上站了起来,“乌库玛嬷,玛嬷,昭昭知道。三弟弟耳朵后面有颗黑痣,二弟弟没有。左边耳朵,左边耳朵。”

     良妃一听,拨开太后怀里的孙子的耳朵看了看,没有,二人顿时看向康熙怀里的孩子,康熙见翻了翻,果真有颗黑痣,“这么说,你就是弘曈了?”康熙笑着对怀里的孩子说道。

     太后乐了,“这两个小家伙,长得真是一模一样啊,眼睛像良妃,其他地方长得和皇上小时候一模一样。”

     康熙将弘曈和弘晅放在一起,仔细看了看,真的是一模一样啊。又听太后说两个孩子除了眼睛像良妃,其余地方和自己小时候一模一样,不由得问道:“真的吗?”

     “当然了,你小时候,我可没少抱你。你看看,连笑起来右边嘴角有个浅浅的梨涡都一样!你不信,自己照镜子看看,你笑起来,右边嘴角也有个浅浅的梨涡,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太后乐呵呵的指着正无意识笑起来的弘晅说道。

     康熙仔细一看,弘晅和弘曈笑起来的确有梨涡,他愣了愣,将手里的弘曈交到良妃手里,然后吩咐李德全,“拿镜子来。”

     李德全应了一声,转身下去,没一会拿了快西洋镜进来,康熙对着镜子笑了笑,没有啊!太后见了,“你笑的太假了。只有你真心笑的时候才能看得见那梨涡。只有右边有。”

     康熙愣了愣,还有这回事?真的假的,然后笑着摇了摇头。一直盯着他看的李德全惊喜的叫道:“万岁爷,真的有。在这里,您看看,右边,右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