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0|
        对于康熙在想些什么,胤禩真的一点都不在乎,他将弘昭亲自送进了储秀宫,又听了良妃说了好些子话,然后将全部注意力放在了宝钗身上。额娘也说了,双胎啊,要多注意啊!

         于是今年的年宴,八福晋又没去。其他人不知道是该羡慕呢还是该嫉妒。过年期间大宴小宴的,各府里排的上号的主子都要进宫去。不过,去过的人都知道这虽然是件荣耀的事,可滋味并不好受。在府里你是主子,在宫里你就是个奴才!

         跪来跪去不说,吃的菜还是冷的,油浮在上面一层,看着都吃不下去。冰天雪地里,还要吃这样的饭菜,那滋味可真是。

         宝钗一连两年都不用进宫参加年宴,真的算得上是件幸运的事啊!要知道,这年宴可是得从年三十一直吃到正月十五呢,天天都有,一个年过下来,别说长胖了,说不定还得瘦上几斤。

         宝钗这一胎已经快五个月了,可肚子挺着像是七八个月一般,行动也有些困难,等闲身边伺候的人是不能少于四个人的。这几天天冷,外面又下了雪,宝钗只好让人夫者在屋子里一圈圈的转着。只希望多动动,到时候生产的时候容易些。

         胤禩这几日有些忙,康熙在京里又待不住了,准备去五台山玩玩,胤禩和胤禛几人正忙前忙后的准备着。胤禩格外忙些,因为康熙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了,居然想要带弘昭一起去,太后和良妃哪里舍得,好说歹说才劝住了。胤禩吓了一跳,生怕康熙又抽了。

         宝钗有些无奈,也不知康熙怎么想的,他这次巡幸五台山,只带了太子、四贝勒、十三阿哥三人,太子就不说了,这几年,康熙去哪都会带着太子在身边,四贝勒和十三阿哥也是成年阿哥了,可弘昭一个小孩子家家的,带去干嘛啊!他是会念经啊还是会拜佛啊!

         胤禩私下里和宝钗说,康熙就是小心眼,记恨弘昭在他身上尿尿的事呢,不好意思和弘昭计较,只好吓唬我们!其实弘昭在康熙身上尿尿不止那两次,后来在宁寿宫太后哪里又尿了几次!说来也怪,弘昭一向乖巧,太后那么喜欢他,每天都要吩咐良妃带着弘昭去宁寿宫,一待就是好几个时辰,太后精神好的时候也抱他在怀里逗弄,弘昭一次都没在太后身上尿过,其他妃嫔也是,阖宫里就只有康熙享受过这样的待遇。真是奇怪呢!

         胤禩当时很小声的窃笑道:“儿子这是在给阿玛报仇呢!”

         宝钗对此很无语。

         正月二十八,康熙带着太子胤礽、四贝勒胤禛、十三阿哥胤祥巡幸五台山。胤禩也忙碌了起来,胤禛内务府的差使被胤禩接了过来,每日早出晚归的,而宝钗每日睡得早,起得迟,细细想来,自己竟有好几日没和他打过照面了。

         宝钗扶着腰,想着这样下去可不大好。于是吩咐人准备了锅子,想着晚上等他一起吃饭。

         可有些意外的是,天才刚刚擦黑,胤禩就回府了,与他一起回府的还有十四阿哥。宝钗有些意外,十四阿哥不是一向是四阿哥的跟屁虫吗?怎么今日和胤禩走到一起了。

         幸好早有准备,宝钗又让云露去厨房吩咐多添些菜,然后问道:“要不将九弟十弟也叫来,大家一起热闹热闹?”

         胤禩脱下大衣在炭盆前烤着火,听宝钗这样说时抬头看了看胤祯,胤祯有些害羞,微红着脸,“听八嫂的,反正九哥十哥也不是外人。”

         宝钗有些意外的看了胤祯一眼,心道这位小霸王是怎么了?然后吩咐人去请九爷十爷来。

         因为都是自家人在一起,也没讲究什么男女之别了,宝钗便和他们坐到了一起,胤禩细心的帮宝钗剥好虾子放在她面前的碟子里,又帮她涮好了羊肉,蘸好酱料送到了宝钗嘴边。宝钗笑着谢过了,然后吃了下去。

         胤禟和胤俄对着胤禩挤眉弄眼,然后又看着胤祯,胤祯反倒红了脸,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宝钗有些奇怪,“十四弟这是怎么了?今晚怎么话这么少,吃的也少了?”

         胤禟哈哈大笑起来,“八嫂不知道,十四弟这是害羞呢!十四弟今儿个来,是想跟八嫂打听些什么吧?”

         胤祯爆红着脸,抬头看了看胤禟,又看了看宝钗,“九哥不要胡说。”

         胤禩笑着摇摇头,“九弟别取笑老十四,咱们也是从这上面过来的。”然后笑着帮宝钗夹了些金针菇,“是这样的。温宪公主不是要生了吗?德妃娘娘担心温宪公主,就让十四弟去公主府看看。谁知道温宪公主打趣他,说到底是要选福晋的人了,懂事不少。十四弟一听就急了,又不好歪缠着温宪公主,就跑回永和宫折腾德妃娘娘身边的人,最后知道大概人选,所以想来问问你。”

         宝钗诧异道:“问我,我可不知道什么闺秀啊!”

         胤禟笑了,“别的八嫂不一定知道,可十四弟的那个八嫂肯定知道。”

         宝钗更糊涂了,“到底是谁啊?”边说边在心里搜索着自己知道的人,忽然脑子里冒出一个念头,该不会是她吧?

         胤禩笑了,“礼部侍郎林如海的千金。宝儿你认识的!”

         宝钗忽的笑了,林妹妹和大将军王,这可真是一个让人感觉意外的组合啊!不过,凡事都有意外,就像她和胤禩,若不是走到今天,谁也不会想到他们会在一起啊!再加上,德妃既然有意,而且也肯透露给胤祯,肯定是得到康熙的默许的,那这件事就已经没什么转圜的余地了。她再不放心,也只能尽力为林妹妹多争取些胤祯的好感,好让林妹妹将来嫁进来不会太难过。

         宝钗想了想,笑着说道:“原来是林妹妹啊!这我倒熟得很。只是,我估摸着十四弟未必会喜欢林妹妹的性格。”

         胤禟很捧场的问道:“为什么啊?八嫂怎么知道的?”

         宝钗笑了,“我可不是说林妹妹配不上十四弟,我是觉得十四弟配不上我林妹妹。”宝钗这话一说,在场的几位阿哥,除了胤禩,脸上都有些不平之色。宝钗接着说道:“我倒不是说别的,林妹妹秉绝代姿容,具稀世俊美,又有着旷世诗才,性格清高孤傲,目下无尘,可骨子里又是个最最质朴的人。十四弟喜欢武事,我怕你们到时候没有共同语言啊!”

         胤祯一听八嫂对林家格格外貌上的描写就已经心动不已,又听得八嫂对林家格格人品的推崇,心中更是心动几分,可听到后来,不由的愤愤不平起来,“瞧八嫂说的,也太小瞧我们了吧!”

         宝钗暗笑,“呦,真的假的?不过八嫂还是要多劝劝你,如果真想和我林妹妹好好过日子,就像我和你八哥这样的话,那你可得注意啊!我那林妹妹最是品行高洁之人,眼里也容不得沙子。以真心换真心,你拿真心对她,她自然拿满腔真心对你,可你若跟她虚情假意,那她冷心冷清,自然别指望会对你交心。十四弟,八嫂说的话你听着即可,不必当真。毕竟人和人都是不一样的,可八嫂私心想着,有一个知心知情的福晋陪着,总比一个离心离情的福晋要好,你说是不是?”

         胤祯低着头,心里触动很大,他知道,八嫂这是在点拨自己,其实他也很羡慕八哥和八嫂之间那种插不进任何人的感情,有机会的话他也很想体验一下这样的感情。八嫂的意思他明白,看来,他要找个理由和借口推了额娘给自己指的女人了。

         说完了正事,除了若有所思的胤祯,其余人都敞开肚皮吃了起来,胤俄边大口大口的往嘴里塞着羊肉,边不住的夸赞着:“八嫂,这锅子我素日里也吃过不少,可怎么就感觉八嫂家的锅子好吃些呢!比别人家格外鲜美一些。”

         宝钗掩嘴笑了,“十弟真会说话,来,既然喜欢吃,那就多吃些。”

         胤禟不乐意了,“八嫂,你可不能偏心啊!你家弘昭现在已经彻底收服我额娘的心了。哼,我额娘现在眼里已经彻底看不见我,就算见到我也是责怪我怎么没给她生个像弘昭一样可爱的孙子!我这心灵可受到了不少的伤害啊!八嫂你可得弥补我啊!”

         胤禩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手里夹了块年糕放在宝钗面前,“你想要怎么弥补?嗯?”

         最后那个尾音拖得尤其长,胤禟不由得扭头撇了撇嘴,知道您媳妇怀了双胎,正是要紧的时候,我又没打算天天到您家蹭吃蹭喝,不过隔三差五的来一次罢了。

         胤俄此时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好爽啊!这酱调配的不错,八嫂,下次我们来的时候,还用这个啊!八哥你也别瞪眼睛,嘿嘿,我们也不多来,三五天来一次。八嫂也不用忙别的,就这样的锅子准备一下就好了。我们很好打发的,是吧九哥?”

         胤禟顿时赞同的直点头,“十弟说的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