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62|
        胤禛本来凝重的脸听了最后一句,忍不住笑了,“老十你可真是”同时心中也是暗中松了口气,即使八弟多次隐晦的表白了自己无心相争的心思,可他还是会忍不住怀疑,尤其是他身后还站着胤禟胤俄两个人。两个阿哥代表了什么?郭络罗氏和钮祜禄氏两大家族,还有着无数的姻亲,这可是一股很大的势力啊!

         就算胤禩因为母家势微,没有那个心思,可难保九弟十弟没有。胤禩就真的能代表九弟十弟的意思吗?

         今日听胤俄这样说,他不但没有被冒犯的怒意,反而心中高兴的很。

         胤禟见胤禛眼中带着笑意,心中嘀咕四哥可真是个小心眼、疑心病!不过都已经走了九十九步了,也不差这最后一步。他面上不显,“四哥,你说索额图在劫难逃,那太子就这样坐视不管吗?那可是他的亲叔外祖啊!”

         胤俄鄙夷的切了一声,“切!索额图只不过是索尼的庶子而已!说来也怪,太子不亲近他的嫡亲的舅舅、叔外祖,偏偏对索额图言听计从啊!”索额图乃是索尼的庶子,索尼的嫡长子噶布喇虽然在康熙二十年就去了,只不过他还留有两个嫡子长泰和伦布呢!那可是太子的亲舅舅啊!可太子和他们也没有多亲近,甚至亲外祖父活着的时候,太子和他也不是很亲近。

         “这你还不明白吗?不过是因为索额图有能力罢了!赫舍里氏自索尼死后,也只有这索额图能拿出来看看了。这索额图也不过是个绣花枕头,面上好看,内里还是草包一个!”胤禟不屑的说道。

         胤禛咳嗽一声,“好了,私下里说说可以,到了外面可不许胡说。赫舍里氏再有不是,可人家还是仁孝皇后的母家!”

         胤禩点点头,“四哥说的没错。而且,索额图有今天也是皇阿玛抬举出来的。可你看如今索额图一脉的下场,莫非皇阿玛是有意为之?仁孝皇后一脉的嫡支可都还好好的呢!”

         胤俄发散性思维又从赫舍里氏想到了佟佳氏,“哎,四哥,那个舜安颜最近咋样了啊?”

         提起舜安颜,胤禛一肚子火气又上来了,赶紧喝了几口花果茶压一压,胤禩白了胤俄一眼,“好好的,你提他做什么?真是扫兴!”

         “他不是削职回家呆着了吗?我前儿在怡红院还看见他了!”胤俄嘟囔着。胤禟一听怡红院,立刻紧张的掐着胤俄让他别说了。

         “怡红院?好好的你去那种地方做什么?”胤禩皱着眉问道。“万一被人捅到皇阿玛那,是闹着玩的吗?”

         “嘿嘿,怡红院新来位胭脂姑娘,据说唱的一手好曲儿,我不过是去捧捧场而已,那个舜安颜也在。居然还想跟我争,哼!老子借这个理由抽了他一顿,保证他回去还不敢明说。”胤俄得意的说道。

         “做得好!”胤禛忽然说道,虽然温宪现在已经有了福安,太后和德妃娘娘也心疼温宪和福安,经常接她们进宫小住。皇阿玛或许知道一些舜安颜的不妥之处,碍于佟佳氏是自己的母族和妻族,不好直接出手,只好对温宪更好一些,明里暗里多照顾着一些,对温宪一年有十个月住在宫里,剩下两个月住在公主府,从不招幸舜安颜也只当做看不见。

         可是胤禛还是为自家九妹觉得委屈!堂堂大清公主,却只能落得个形同守寡的地步,虽说皇阿玛明里暗里照拂不少,可不能亲手那个舜安颜那个畜生,胤禛还是深以为恨。同时,他也在心里为皇阿玛对佟家的优待有了一定的了解!

         “嘿嘿,听见了没有?四哥也说好!按我说,舜安颜那家伙,就是死了也是应该的,敢欺辱皇家公主!哼,若不是他投了个好胎!不过这样也好,我可是听说了,那舜安颜一向自诩聪明有为,对佟家将宝压在隆科多身上不以为然,现在好了,皇阿玛将他撸成了白板,哼哼,据说现在在佟家,他基本上是绕着隆科多走的。”胤俄越发得意了。

         “你都是哪听来的这些话啊!”胤禩还是有些担心,要知道,虽然四哥讨厌舜安颜,可佟家毕竟也算是四哥的半个母家吧!孝懿仁皇后可是四哥的养母呢!

         “当然是在妓馆茶楼听人说的了!八哥你可别说,这里面可有意思极了,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事,那里面都知道。我还听说关于隆科多的一件事,四哥你听了可别发火啊!据说隆科多极其宠爱一名小妾,连名字都知道,叫李四儿。本来这宠妾灭妻也不算是什么新闻,满京里多的是。可奇就奇在这李四儿原是隆科多岳父的侍妾。隆科多不知怎么的,和这李四儿看上眼了,隆科多便向他岳父索要李四儿,可隆科多的嫡妻不许,多番阻拦。李四儿深以为恨!后来隆科多强取豪夺,最终还是抢了李四儿来。对李四儿那是言听计从,百依百顺,他的嫡妻被折磨至死,据说仿佛人彘一般的死去。”胤俄说的越发兴起。

         胤禛早已听的怒不可遏,“你说的是真的?为何我们一定风声都不曾耳闻?”

         胤俄被四哥的反应吓了一跳,“是佟家的一个下人说的,他妻子在那个李四儿身边当差。只是他当时喝多了酒,大多数人只当做是酒后胡话。我也只是随口说说,至于为什么没有传扬开来,我想以皇阿玛对佟家的宠幸,以及佟家的权势,无人敢说些什么吧!”

         胤禩则有些不自在,上辈子隆科多和李四儿的事他们是知道的,之所以不说,一来是因为佟国维是支持自己的,这个面子要给佟家的,二来,隆科多当时保持中立,最起码表面上这样没错,自己为了支持隆科多的支持,还煞费苦心的帮他隐瞒真相。但是,最重要的原因还是皇阿玛对佟家的宠信!你没看,鄂伦岱都敢梗着脖子和皇阿玛当庭吵架吗?皇阿玛对他的惩罚也不过是撤职,可没过几个月就恢复原职。换个人你试试看!早就被诛九族了。

         正因为这样,所以前世无人敢对隆科多和李四儿的行为置喙什么,直到四哥登基后,隆科多失势,这段事实才被揭发出来。

         砰的一声,胤禩被吓了一跳,原来是胤禛越想越生气,忍不住砸了茶杯!胤禩顿时顾不得什么李四儿李五儿的了,心疼的看着那个在四哥的怒火下粉身碎骨的茶杯了。好可惜啊,这套茶杯可是宝儿亲手画的花样啊,就这么少了一个?

         胤禟本来被四哥突发的怒火搞得有点胆战心惊,可一看八哥那心疼不已的样子又觉得好笑,好不容易才忍着没有笑出声。他可不敢在这个时候触四哥的霉头啊!

         胤禛气的在屋子里来回转悠,因为孝懿仁皇后,他对佟家还有一点点残存的好感,尽管这丝好感在得知舜安颜是个什么样的货色后已经消失无几,可对于隆科多,他还是很有好感的。因为隆科多为人虽然狂放,但对自己还是颇为礼遇,明里暗里也曾有过投效之意,自己当时还颇为自得。

         可是现在看来,真是太可笑了!这样宠妾灭妻,不顾人伦的人即使再有本事,也不堪重用!胤禛在心里合计着,不能就这样放过这件事。隆科多的所作所为佟国维那个老狐狸不可能不知道,可却什么也不做,就这样看着隆科多的嫡妻被污至死!佟家身负皇恩,却如此胡作非为,他们把皇家当做什么了,太狂妄了。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四哥消消气啊!隆科多的事以后再议,再议啊!”胤禩赶紧打着圆场,他实在怕四哥盛怒之下再砸些什么!四哥也真是的,如果真的生气,回家砸你自己家东西去,干嘛砸我家东西!

         胤禟和胤俄也很有眼色的上去劝着。

         胤禛连做了个几个深呼吸,才勉强将怒火压了下来,想到孝懿仁皇后死前留给自己的一份名单,他想着是不是该动用他们了,好好查清楚这件事,如果确有其事,绝对不能瞒着皇阿玛,否则皇阿玛的一世英名岂不被这等小人葬送了!

         正在此时,下人进来回报说:“贝勒爷,几位小阿哥在园子里看到了萤火虫,闹着要捉萤火虫呢!福晋害怕,不敢去捉,让奴才问问贝勒爷此时可有空?”

         胤俄顿时来了兴趣,卷着袖子一脸的跃跃欲试,“捉萤火虫?这个好玩。好嘞!我来帮他们捉去,这个我可最拿手,九哥,走,一起去!”

         胤禟也很感兴趣,“四哥、八哥你们先聊着啊,我们去帮弘昭他们捉萤火虫吧!”

         胤禛脸上也带了点笑意,“你们都多大的人了?还玩这个?走吧,一起去看看!”

         待众人去了花园子里,都被眼前的一幕看呆了,只见花园里,到处都是萤火虫,星星点点的绿光萦绕着,好看极了。弘昭弘晅弘曈高兴的跳着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