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68|
        宝钗听后不免有些感叹,“姨妈难道就此丢开宝玉不管不顾了吗?”

         薛姨妈摇摇头,“到底是你姨妈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哪能真的丢下不管呢!虽说如今在珠儿媳妇的潜移默化之下,你姨妈如今已经将对宝玉的心移了一大半到兰哥儿身上,到底宝玉也是她心疼了这么久的宝贝蛋。哪能说丢就丢。她这样做,不过是笃定老太太不会看着不管而已。再者,贾常在不知怎么的,居然升了答应,虽说只升了一级,可到底也是件喜事。你姨妈是她的亲娘,如何不惦记,早早的就让人送了好些药材,经此一事,你姨妈自觉在家中地位又起来了。”

         宝钗感慨的摇摇头,“真是一团乱啊!不过,珠大嫂子算是熬出头了。”

         “可不是这么说嘛!你姨妈信里对珠儿媳妇满口的称赞,说她不愧是书香之家教养出来的,懂事孝顺,这几年因为珠儿媳妇孝顺,你姨妈的私房可给了不少。信里也不再只说宝玉如何如何,更多的倒是在说兰哥儿聪明,知道上进什么的。上次还写信说下面有人送了一块怀表,兰哥儿读书用得着,偏偏老太太给了宝玉,兰哥儿虽然孝顺不说,可心里必定委屈着。你姨妈心疼孙子,写信来找我要呢!正好你哥哥得了一块,我见你姨妈这些年也可怜,索性加了些东西,当做年礼送去了。”薛姨妈说着摇了摇头。

         宝钗听后只想发笑,“姨妈还是这样不客气?我以为她病了这些年,应该好些了。”

         薛姨妈嗤笑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人的脾气秉性还能轻易改了!不过是我如今事事顺遂,她又是那个样子,我懒得和她计较罢了。”然后想起了什么,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们说这些家长里短的事,倒委屈了姑爷。蟠儿蝌儿你们也是,也不提醒我一句。好了好了,蟠儿媳妇你去忙你的,蝌儿媳妇你也是。蟠儿蝌儿不如陪着姑爷四处走走看看!”

         宝钗瞅着胤禩笑了笑,胤禩抿了抿嘴,他能说他其实听的也挺高兴的吗?不过岳母既然这么说了,他也就听话的起身了。

         等到屋子里的人都走了以后,宝钗坐到了薛姨妈身边,“母亲,后来呢?”

         薛姨妈闻言又是好笑,又是好气,“你啊,都三个孩子的妈了,怎么还是这样好奇?”宝钗不依的拉着她的胳膊撒娇,薛姨妈只觉得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舒畅,既然女儿喜欢听这些,她多说些又何妨。

         “史湘云退亲后,史家忍着羞恼之情要将史湘云带回去,预备举家去外地赴任。其实这样也好,到了外地,没人知道这些过去,或许史湘云还能找个好婆家。谁知道三言两语间说恼了,史湘云哭着喊着说不走。老太太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也帮着史湘云。史家人怒了,说既然如此,就将史湘云父母留下的嫁妆什么的都留了下来,随史湘云去了。史湘云也不以为意,就由着贾母做主,派人接收了嫁妆,自此心安理得的在贾家住了下来。”薛姨妈鄙夷的说道,“都说那个史湘云行为豁达,我看她就是脑子不清楚!这样名不正言不顺的待在贾家算怎么回事。我看啊,那老太太就是给她的宝贝孙子找了个玩具呢!若是真的有心,将她们的事定下来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啊!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拖着!真是!”

         宝钗心中暗笑,若不是自己换了个芯子,自己也是和湘云一样的处境啊!“那姨妈也不管吗?”

         “她现在如何管的?横竖老太太就没明说将史湘云配给宝玉,你姨妈也乐的装糊涂!”薛姨妈叹了口气,“只是可怜了云丫头,无父无母的,自己又是个没脑子的,没人为她做主。白白耽误了终身。”

         宝钗却蹙眉道:“依我看啊,湘云是个聪明的,未必不知道这些,只是她心中是愿意的。哪怕只有一丝机会,她也想试一试的。母亲可记得素日里湘云和宝玉相处时的情景?我看啊,她对宝玉早就有意,不过以前谁都不曾想到她身上而已。”

         薛姨妈一想,是啊!当初老太太中意林妹妹,而姐姐中意钗儿,虽然最后都是空想。可仍谁也没想到史湘云身上,如今好容易初见端倪,那史湘云如何能不孤注一掷?

         “也是个痴心人啊!”

         宝钗点点头,“宝玉今年也十五了吧?文不成武不就的,难道老太太和姨妈也不管管?”

         薛姨妈鄙夷的笑了,“管?如何管?自小在女儿堆里长大的,娇惯的不得了,但凡有了咳嗽头疼的,老太太就心疼的不得了。每每读书没几天,就这疼那痒的,你姨夫倒是想管吧,可稍微严厉点,那边老太太就亲自替他告假。如今十五岁了,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在女儿堆里厮混!他身边的那些丫鬟,比如袭人,都十八了,还没说人家,若说是收房了吧?也没个明确说法,如今就这么主不主奴不奴的混着。唉!这样的宝玉,哪个正经人家愿意将女儿许给他哦!我看啊,闹到最后,史湘云说不定会如愿也不一定!”

         宝钗长叹了口气,“罢了,别人家的事,听听就罢了,管是管不了了。母亲,不说贾家的事了,说说咱们自家的事吧?如今家里可还好?”

         薛姨妈爱怜的点了点宝钗的额头,“明明是你好奇心作祟,还来说我。罢了,咱们家什么都好,你不用记挂着,只要你好好的,我和你兄弟们也就能放心了。如今你已有了三个儿子,又有了蒙古巴林部的支持,在皇家也算站住脚了,我这心啊,才算能放下了。否则的话,我一直担心,担心我的钗儿会被人苛责。”说着说着,薛姨妈又红了眼眶。

         宝钗也有所感触,她笑着说道:“母亲快别这样,若是被颜儿看见了,以为我欺负了您,更不待见我这个姑姑了。”

         薛姨妈破涕为笑,“你啊,就会胡说。我们颜儿哪里是这样的孩子!”说着自己也忍不住笑了,以颜儿那小霸王的脾气,说不准还真会这样呢!

         母女俩又依偎在一起说了好些悄悄话,无非是薛姨妈问宝钗和胤禩平日里相处的如何啊,妯娌们好不好相处啊,宫里太后良妃对她好不好啊之类的,宝钗也不厌其烦的一遍遍的耐心回答着薛姨妈的问题。

         一直到用晚膳的时候,胤禩才又见到了宝钗,只见她眼底微红,眉宇之间虽有些疲惫,可深情却欢欣无限,便知道此次带宝钗出来是来对了。他一直想好好宠着宝儿,无奈他的身份注定了他受了这样的拘束,如今好容易找到个较为合理的借口和理由,终于可以让宝儿高兴高兴了。

         宝钗看到胤禩包容的眼神,也是心中感动不已,她如何不了解胤禩的一番心意呢!

         晚饭后,薛蟠笑着说道:“今日妹妹和妹夫辛苦了,先早点休息吧!房间都已经安排好了。明晚,咱们去秦淮河赏月去如何?咱们一家人都去,颜儿、顺哥儿都去,包上一艘船,既清静,又方便,如何?”

         胤禩笑着点点头,“好啊!早就听说秦淮风光,只是一直没有机会领教一番,这次托了大舅兄的福了!”

         薛姨妈见女婿高兴,哪有不愿意的理,当即就点头同意了。

         英莲见状,面上不显,心中却微微叹气,一家子出行,岂是容易的事,明日少不得要忙了。这时候,只见薛蝌的妻子章佳氏冲自己笑着点了点头,示意她也会帮忙的。英莲这才安心了不少。这个弟妹虽家道中落,可据说和宫里已逝的敏妃还有些联系呢,自己一开始以为她是个不好相处的人,又加上她是正经的旗人,自己身份比不上她,怕妯娌间相处不融洽。

         谁知后来才知道,章佳氏竟是个再温柔和煦不过的人,从不自恃身份,也不插手家务争权夺利,每日只悉心照顾小叔,伺候婆婆。英莲这才放心了,后来孩子多了,自己也忙不过来,回禀了婆婆之后,才约定妯娌二人一同管家。

         饭后,胤禩和宝钗先回房休息了。宝钗晚间喝了点酒,此时酒意上来了,脸颊微红,看着胤禩的眼神柔和的似乎要滴出水来,胤禩见了,心中一动。虽然此间乃是岳家,还有其他人在,可这样也是别有一番滋味啊!

         胤禩搂着宝钗,宝钗这次也意外的配合,两个人衣衫未褪,便以吻到了一起。胤禩情难自已,抱着宝钗滚到了床上,接着灯光,想要好好的看看宝钗。无奈宝钗也已情动,此时见胤禩没了动作,难受的绞着双腿,双手攀上了胤禩的胸前,揽着他的脖子吻了上去,一只手则胡乱的解着胤禩胸前的衣扣,胤禩见宝钗这样主动,惊喜坏了,哪里还顾得了其他,胡乱撕扯着宝钗的衣衫,找到那个温暖的所在,捅了进去,大力的动作了起来。

         宝钗借着酒意,终于放肆了一回。结果把胤禩高兴坏了,趁着机会好好折腾了一番,素日里不曾用过的姿势,今天通通试了一遍,一直折腾到四更天才算歇下来了。二人搂着昏昏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