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1|
        这样想来,胤禩或许明白了上辈子为什么佟家放着曾在孝懿仁皇后膝下抚养过的四阿哥不拥护,反而倒入自己的阵营。当然了,除了隆科多那个脑子不清楚的。而且,隆科多之所以投靠四哥,或许就是因为他和他爱妾的那点破事吧。胤禩恍惚记起,仿佛有一次他府中宴客,隆科多家来的不是他的福晋赫舍里氏,而是他的爱妾李四儿,明月那次好像还发了很大的火吧!或许,这就是隆科多暗中投靠四哥的原因?

         胤禩想起隆科多对那位李四儿的种种举动,觉得自己真相了。

         只是,这一点,胤禩目前还不能对胤禛明说。他只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将佟家的心理说给了胤禛听。

         胤禛眉头紧锁,原来如此。他就说为何佟国维那个老家伙对自己态度冷淡,原来如此啊!只是,知道真相后的胤禛反而更担心了,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九妹妹还依旧嫁给佟家,岂不是送狼入虎口!

         胤禛背着手来回踱步。胤禩见了也有些眼晕。他思索了一下,“四哥,不如你将你的担忧什么的和德妃娘娘商量一下吧!一来,德妃娘娘毕竟是当事人,有什么事她应该知道,二来,圣旨一下,这门婚事再无更改的可能,九妹妹的态度就成了关键,德妃娘娘和九公主毕竟是母女,她可能更能了解九公主的心思。”

         胤禛一下子顿住了,他转过头看向胤禩,眼睛里闪过一丝光亮,“八弟说的对!看来是我自误了!”

         胤禩笑着站了起来,拍拍他的肩膀,“四哥不是自误了,四哥只是习惯将一切都扛在肩上,我理解四哥,可是四哥啊,你也别忘了,你不是一个人,比如十三十四弟,比如我,我们都会帮你的。”

         胤禛扬起嘴角,“好,我记住了。事不宜迟,我这就进宫去找额娘!八弟,多谢了!”胤禛拱了拱手,不等胤禩说些什么,快速转身离去。

         胤禩站在原地,看着四哥来去一阵风,不由得摇头叹息,这样毛躁的四哥多久没看过了。

         转身想要去卧室,又怕打扰了宝钗休息,胤禩摸了摸下巴,怎么办?爷现在没地方可去啊!唉!回书房吧!虽然儿子的名字爷是没可能自己取了,可万一是个女儿呢!女儿的名字爷还是可以自由发挥的。该给爷的宝贝女儿起个什么名字呢?四哥的珠珠儿大名娴雅,小名珠珠儿,这名字一看就是四哥取得,一点新意都没有!爷的女儿一定不用这些贤啊雅啊慧之类的,忒俗了!

         得,爷去翻翻诗经楚辞,一定要给爷的女儿起个好听又有寓意的名字!多起几个名字备用吧!到时候再一一挑选!爷的女儿,一定要用最好的。

         胤禩乐淘淘的往书房走去,准备翻翻书,给女儿选个好听的名字。只是他没想到的是,他精心为女儿挑选的名字,直到很久之后才用上了。

         一边的胤禛则没有胤禩的好心情,他直接起着马,往宫里疾驰而去。

         永和宫里,德妃也是眉头紧锁,自从九儿指婚的圣旨下来以后,她经常都是这样愁眉不展。想着过去的那些事,德妃又是一阵叹气。好容易把儿子从佟佳氏手里夺了回来,如今自己的女儿又要落到佟佳氏的手里了吗?皇上他到底有没有心啊!德妃眼眶一红,赶紧拿帕子捂住,生怕自己无端哭出来。

         此时,下人忽然禀报说四贝勒来了。德妃赶紧抬起头来,示意宫女给自己补补妆,不能让胤禛发现自己哭了。

         “额娘,儿子有事要和额娘说。”胤禛看见德妃走了出来,恭敬的行了一礼。

         “什么事啊?”德妃笑嘻嘻的说道,“什么样的事值得你这样急匆匆的赶来,看看你额上的汗,去,打盆水绞个帕子让四贝勒擦擦汗。”

         胤禛看着德妃的眼睛也冷静了下来,“儿子府上的富察氏有了身孕,儿子知道额娘一直担忧儿子子嗣不丰,所以特来给额娘报喜。”他们母子都是一样的人,谨慎小心,绝不会让任何人抓住他们的把柄。

         果然,德妃惊喜的说道:“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你福晋是个好的,为你添了一堆嫡子嫡女,只可惜你府中孩子还是少了些,如今就好了,额娘也可以放心了!”说着念了几句阿弥陀佛。

         胤禛笑而不语,接过宫女手中的帕子擦了擦脸,然后德妃让宫女退下了,只留下心腹宫女伺候。

         胤禛看去,宫门大开,宫女内侍们各司其职,表面看上去一切如常,德妃招手道:“你来,我这里有些好东西,你带回去给你福晋,还有弘晖、珠珠儿,珠珠儿可好?上次听你舅妈说她长得有点像我,可是真的?”

         胤禛走上前去,扶着德妃的左手臂,笑着说道:“明儿我就让福晋带着珠珠儿进宫给额娘看看。舅舅来看过了,都说像额娘小时候呢!”

         母子俩往内室走去,宫女安静的跟在身后。

         德妃面无表情的听胤禛说了自己的猜测,胤禛最后说道:“额娘,我们该怎么办?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皇阿玛取消指婚!九妹妹绝对不能嫁入佟家!”

         德妃抬起手,制止胤禛继续说下去,“胤禛!你不必再说了!额娘很高兴,你为九儿想了这么多,可是,你要知道,圣旨以下,你皇阿玛绝对不会做出自打嘴巴的事来。你皇阿玛一心期望的就是看到我和孝懿仁皇后和睦相处,所以才会促成这门婚事。”说到这里,德妃闭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仿佛这样就可以让自己平静下来。

         “这件事我心里有数了!我原以为他们会看在孝懿仁皇后的面子上,对你好一些,可是没想到他们连你也不曾放在眼里!我以为只要我退让了,他们就可以”如果胤禛不说,德妃一个后宫妃嫔,如何能知道前朝的一些事情,如何能知道佟家对胤禛的态度如何。原来这么长时间以来,都是她在粉饰太平。

         德妃压抑住内心的激动,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这件事你就不要再管了,额娘心中有数。既然无论如何,佟家也不会对九儿好!那我也没必要再忍让了!佟家可千万别忘了,我的九儿不仅是我乌雅氏的女儿,还是万岁爷的女儿,是在太后身边养大的大清公主!这件事我会跟九儿商量的!”

         胤禛不知道德妃会怎么和九妹妹说,可是凭着德妃的三言两语,他似乎又知道了一些他不曾知道的事,似乎皇额娘曾和额娘关于自己达成了一些协议,至于协议的内容是什么,看额娘的反应他也能猜到一些,无非是额娘用不认自己这个儿子来换佟家对自己的全力支持。可是自己先和额娘和解了,额娘说不定还因此对佟家心存愧疚,所以在皇阿玛提出将九妹妹嫁给舜安颜的时候,额娘才会默认了,可是现在额娘才发现佟家根本就不曾遵守约定。或者说,那个约定根本就不能代表佟家。

         胤禛深吸一口气,心中被一种复杂的感情包围着,让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德妃发现了他的不对劲,走到他身边,抚摸着他的头,“别这样,胤禛!过去的事都过去了,以后咱们好好的就好了!至于你九妹妹,胤禛,不要小看她!我相信我的女儿会做出最合适自己的决定的。公主的身份,不仅仅是一种束缚,同时也是一种保护!”

         刹那间,胤禛就明白德妃的意思了。是啊!如果公主和额驸感情好,公主府的设立和嬷嬷的存在就是一种束缚,可如果公主和额驸感情并不和睦呢!那些束缚则会反过来是一种保护,更何况,额驸是不许纳侧的,侍妾虽然可以,可侍妾所处的庶子是没办法继承公主和额驸的任何爵位财产的。

         胤禛点了点头,虽然没有说话,可是却用行动表明了他对德妃此举的赞同。“九妹妹的陪嫁就要十分注意了,儿子从明日会开始留意的。”

         德妃也笑了,“恩,我也会让你外祖父留意的。放心吧,只要自己想开了,在哪里都会过的很好的。”而她的女儿绝对不会想不开的。德妃对此很有信心。

         胤禛此行,结果还是满意的。作为对八弟信任自己的回报,胤禛将这件事告诉了胤禩。胤禩听后有些诧异的看着胤禛,脑子里却迅速转开了,德妃有此想法并不奇怪,他们的四姐姐恪靖公主嫁给了博尔济吉特氏喀尔喀郡王敦多布多尔济,婚后夫妻二人感情不是很和睦,四姐姐干脆独自居住在归化城内,和敦多布多尔济半年才见一次面,以前或许还和敦多布多尔济同房,有了孩子之后干脆直接推拒了。

         胤禩奇怪的是,德妃若真有此决断,为何上辈子九妹妹还是会落到那样的地步。或许改变的不仅仅是自己,还有很多人吧!

         “德妃娘娘能这样想,再好不过了,只是委屈了九妹妹!”

         胤禛自负的一笑,“怎么可能!我大清的公主怎么会委屈!”